《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六百章借水逃

  
  第六百章借水逃
  可惜葉默隻知道逃走,不然葉默肯定會雙手抱拳感謝這個黑熊的。
  “畜生……”這道姑憤怒黑熊阻擋她追葉默,從包拔出一把短刀,再也不顧保留實力,全力對著黑熊的身上就是一刀。
  蠢笨的黑熊那知道它不是這女人的對手,被這一刀頓時砍出一道深深的血槽,嗚咽一聲轉身就走。
  道姑沒有心思去追黑熊,她看見葉默已經上了摩托車,立即就追了上來。
  雖然皆慍道姑的速度很快,可是葉默已經發動了摩托車,而且比她還先走數分鍾。
  “你給我停下來,不然我馬上就殺了你。”皆慍道姑在葉默身後大聲叫道,她剛剛和黑熊大戰一場,消耗了好不容易才聚集起來的大部分內氣,現在要追上葉默,還真的有些困難。
  她想不到這個小子這麼奸猾,竟然看準了這個時機逃走,還借助了這原本有的摩托車。此時她心也是懊惱這個摩托車沒有被她處理,早知道當初就將這個摩托車處理掉了。
  雖然懊惱,但是皆慍道姑依然毫不猶豫的跟著葉默後麵追去,她相信在這山穀之中,要追上葉默,隻是一個時間問題。
  忽然皆慍心想到了一個問題,就是眼前的這個逃走的小子難道早就知道自己要殺他?不然他為什麼要逃?還有就是他選擇的時機竟然如此準確,難道他知道黑熊要來?這怎麼可能?
  最奇怪的就是他竟然在逃走之前,還將自己的氣機石拿走了。如果這一切都是他預先知道,然後在他的算計之中,這個年輕人也太可怕了。-< 書 海 閣 >-網這種可怕的人,如果得罪了,必定要殺了,不然遲早有一天她會吃虧。
  那小子臨走前騙走她的氣機石,難道他是隱門古武修煉者?想到了葉默可能是古武修煉者,皆慍差點一個趔趄。她心暗暗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來,她猜測出來葉默可能真的是古武修煉者。
  因為如果他是修煉古武的,一切就解釋的清楚了。他受傷是因為和自己一樣,被那個陣法反噬。想清楚了這件事,皆慍的心愈發憤怒起來,她恨自己沒有早一步想清楚事情的關鍵。
  這小子來到這,說不定就是和《羅經》有關係。要知道她已經有一張《羅經》的金頁了,卻少了另外兩張。而有另外兩張的那個人,卻少了她身上的這一張。
  如果不是為了回去尋找落喧,她說不定都不會再回內隱門了。因為這經書第一個經手的就是落喧,麵少了兩張金頁,絕對和她有關係。
  落喧這個小騷蹄子看起來什麼都不懂,沒想到她一來外麵的花花世界,就被人騙了。如果她不是將兩頁金頁自己留下來了,就是偷偷將《羅經》的兩頁最主要的金頁給了別人。
  而對落喧她很了解,是絕對不會偷偷瞞著兩位師姐和師門,將這金頁藏起來的。所以她隻可能將金頁留給了別人。早知道是一個小騷蹄子,自己當初就不應該留情,直接將她們三姐妹全部殺了。
  那個落霏也不是一個好東西,為了那個騙她的男人,也想動《羅經》的主意。可惜她現在找不到落霏,如果她可以找到落霏,早就逼供了。
  她是真的不懂,這些後輩們為什麼要一個個都這麼輕浮。難道就一定要找一個男人不成,為了男人竟然連師門也敢騙。雖然她也欺騙了師門,可是她為的是自己,可不是為了男人。找個男人不就是為了那點破事嗎,那點破事真的有這麼留念?
  葉默當然聽見了皆慍道姑在他身後的叫喊,心冷笑,老子又不是白癡,這個時候停下來,找死嗎?幸虧算準了這個時機,不然這老道姑還不知道要怎麼折磨他。葉默已經下定決心,一到市區,馬上就趕到寧海,讓北薇幫他。
  隻要他恢複了實力,第一個要來教訓的就是這個皆慍道姑。
  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摩托車上麵的油標已經見紅了。葉默回頭看了看,皆慍道姑竟然還在死追不舍。
  雖然焦急,但是卻沒有任何好辦法。眼看這女人越追越近,葉默卻知道如果他再不想辦法,他就死定了。要不要再和這個道姑虛與委蛇一番?
  “餘下的兩張金頁應該在你的手吧,幾天前去地下室的人也是你吧,如果你停下來,將東西交給我,我保證放你一條生路。如果你繼續跑,還是會被我追上,我回去後第一個要殺的就是落喧……”皆慍道姑的聲音在後麵傳來,讓葉默差點摔下了摩托車。
  他想不到這個女人這麼聰明,竟然全部猜對。可是因為這些話,原本葉默打算和這個女人虛與委蛇一番的心情立即就沒有了,既然她都知道了這些,自己再落在她的手,絕對是有死無生。
  葉默明白了其中的厲害之處,更是不會停下來,油箱麵的油一點點的就要消失一空。在一處岩石的轉角處,葉默小心的跳下摩托車。然後他一次性將摩托車的油門轉到底,這摩托車在強大的慣性下衝下懸崖。
  葉默知道老道姑馬上就會過來,他從岩石的後麵忍著疼也爬下了懸崖。他原本的意思是躲在一個看不到的地方,等皆慍道姑以為他墜崖了後,再想辦法逃走。
  可是葉默腿骨的斷裂處傳來的鑽心疼痛,加上他沒有絲毫的真氣,竟然沒有辦法固定住自己的身體,真的落了下去。
  葉默心一沉,上次在神農架,還有輕雪來救他。可是今天他落在了橫斷山脈的一處懸崖下,可以說沒有任何人知道,唯一知道的皆慍道姑是要他命的。或許他落下去直接摔死也有可能。
  就算是沒有摔死,那個皆慍道姑雖然已經受傷很嚴重,但是她絕對不會放過自己,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要找到自己的下落。自己可以知道金頁的作用,她肯定也知道。
  “噗通”一聲,葉默發現他滾下來被碎石和淩亂的樹枝掛了數下後,竟然落在了一個水潭麵。
  盡管因為東西的阻攔,葉默沒有被摔死,可是現在他身上全是傷痕。而冰冷的潭水讓葉默清醒的知道,他落入水潭更危險了。那個道姑絕對會很快就找到這來。
  “轟隆”的水流聲傳來,葉默看著水潭翻滾而下的流水,將心一橫,直接忍著疼痛衝入了湍急而下的水流。
  他知道自己被洪流卷走,還有幾分活的希望,一旦落入老道姑手,他半分希望也沒有。好在老道姑受傷很重,就算是要找到他葉默,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情,那個時候他已經被這種湍急而下的瀑布帶去很遠了。
  湍急而下的洪水不斷的衝刷著葉默的身體,將葉默在水中帶的翻滾不停。他的身體在水底凸起的石塊上麵早就撞的傷痕累累,就算是臉上也沒有一處好的地方。
  葉默盡量避免被石塊撞到眼睛,他此時的精神高度集中。他不敢讓自己有片刻的放鬆,更不敢讓自己昏迷過去。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昏迷,那麼就離死不遠了。
  好在他一直修真,精神意誌強悍無比,而那些在水下的石塊因為長期被水衝刷,也沒有什麼鋒利的邊角。加上冰冷的水的刺激,他依然強行堅持了下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葉默以為自己堅持不了的時候,身邊的水流已經緩和下來,他浮在水麵上,卻看見自己已經處於一條並不是很寬的河麵。河水雖然沒有瀑布湍急,可是依然向下遊流去。
  總算是挺過來了,葉默心稍稍鬆了一下,立即就再次緊繃起來。他發現自己完全沒有辦法聽到任何聲音了,不用想,說話也肯定不行了,應該是那個藥發作了。
  那個該死的老尼姑,葉默心雖然大恨,可是卻沒有辦法。他知道這個時候他還在危險期內,皆慍道姑絕對會在最短的時間來到這尋找他的蹤跡。
  雖然這條河看起來一個人也沒有,但是葉默卻不敢留在原處,他沿著下遊劃了一會。原本葉默是想遊出著條河,進入外河,然後看看有沒有輪船之類的。
  可是葉默隻是遊了幾百米就知道他的計劃根本就行不通。不說他現在失血過多,精疲力竭渾身疼痛,根本沒有辦法遊出著條內河。就算是他遊出了這條內河,他也逃不出皆慍道姑的手心。但要在這附近找一個地方躲避,同樣的不現實。
  正當葉默糾結的時候,一陣響亮的歌聲傳來。葉默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竟然從上遊下來一個竹伐。竹筏上麵有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竹筏上麵還有四個籮筐,麵裝的都是一些藥材。葉默立即就知道這是一個采藥的藥農,在雲中邊境,橫斷山脈的這一帶,經常有這種入山采藥的藥農。
  竹筏很快,葉默卻沒有求救,他看準了時機鑽入竹筏的下麵,立即就抓緊了竹筏下麵。竹筏前麵翹起的地方,還可以讓他換氣。隻是因為將頭放在竹筏前麵有些危險而已,一旦遇見石塊,他第一個撞上去。不過葉默相信這個藥農,既然他敢在山麵來采藥,就說明他肯定是非常熟悉這條水路,絕對不會往岩石上麵撞。
  “那位大哥等等……”葉默剛剛在竹筏下麵固定好自己的身子,他就聽見了岸邊皆慍道姑的叫喊。
  ......
  

Snap Time:2018-12-12 03:26:07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