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九十七章路窄


    第五百九十七章路窄(求月票)

    “哢嚓”一聲傳來,葉默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靠……”

    重重落在碎石上麵的葉默,不但左腿斷了,而且胸口也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現在隱隱作痛。(-< 書 海 閣 >-網)其實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他竟然提不起來真氣。

    葉默心一沉,怕鬼有鬼,自己的丹田是真的出問題了。剛才他全力想擺脫那個恐怖無比的吸力,他身體第一個要麵對反噬真氣的就是他的丹田了。

    幸好他身上的‘蓮生丹’還有不少,葉默下意識的就要從儲物戒指麵拿出‘蓮生丹’。可是他立即冷汗就出來了,他的神識竟然絲毫都不能動。

    吐血和斷骨,對葉默來說這根本就是小問題,唯一的大問題就是丹田破損。可這些相比起他的神識來說,又完全不算是問題了。

    而現在他的神識竟然不能調動,這不是和要他的命沒有任何區別嗎?他所有的東西都在戒指麵。無法調動神識,他根本就拿不出來任何東西。

    葉默得知自己的情況糟糕到這種地步時,心也有些擔憂了。這他還看見一隻黑熊,萬一跑來一個什麼野獸的,現在他的狀態隻能等死。

    好在他是一個修真者,神經堅韌。很快就看清楚了事實,同時也想到,相比起被吸成肉幹,他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最好的了。

    又看了看遠處已經成了肉幹的魏永乾,葉默很是懷疑,他難道也是用內氣去試探,這才被吸成肉幹的?或者是那個老道姑將他找來,故意讓他被吸成肉幹,然後就可以進入陣法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附近到處都是人,何必要找到這個魏永乾?

    忽然葉默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當初他問妹妹北薇的時候。(-< 書 海 閣 >-網)從北薇的嘴得知那個老道姑似乎受傷了,而且傷勢還很嚴重。

    是不是那個老道姑也不知道這個天樞位的凶險,然後她用內氣試了一下,結果和自己一樣同樣受傷了?之後她又找到了進入陣法的辦法,讓魏永乾來喂飽這個吸陣,這樣才可以進入呢?

    如果是這樣,雖然可以解釋的通,但是她偏偏找到魏永乾就解釋不通了。

    葉默再次想到,自己練氣五層中期,按照落玥的說法她的師叔才半步先天。為什麼自己受傷這麼嚴重,那個道姑還能到鹹山去?

    難道那個道姑是先天不成?這絕對不可能,如果那個道姑是先天,那麼落玥就不會不知道。或者因為那個道姑被吸住後,她脫困的辦法比自己厲害吧?葉默一時找不到原因,隻能這麼想。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那個道姑根本就不是在這個陣法麵受傷的,她也是被別人打的。但是這個可能,葉默自己都不看好。因為在這可以將半步先天的老道姑打傷的人,確實還沒有。除非那個任平川,可那家夥已經被他殺了。

    休息良久,葉默恢複了一些力氣,可是他的真氣依然沒有辦法調出來。

    他掙紮著爬了起來,跳到一邊,折了一個稍粗點的樹枝,用來當拐棍。

    想到將自己弄成這摸樣的七星陣法,葉默心很是不舒服。但是這個陣法太厲害了,他到現在還沒有看出來什麼問題。

    在慢慢移到這個巨大的石頭上麵,葉默仔細的又查看了許久,依然沒有看出問題來。他歎了口氣,就算是他之前有神識的時候,也沒有看出來,現在他已經受傷了,神識還不能用,肯定就更加看不出來了。

    葉默又走到魏永乾的旁邊,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魏永乾身上的東西,在他的口袋麵拿出了幾百塊錢。

    卻沒有找到手機,葉默原本想,如果可以找到手機的話,他可以打個電話給輕雪或者北薇,隻要她們兩人知道自己在這,就可以過來。她們都有神識,可以拿出自己戒指麵的東西。

    葉默感覺自己還是第一次這麼狼狽,就算是上次遇見任平川的時候,都沒有今天這麼困難。

    好在這是人跡罕至的深山之處,葉默很容易找到了幾株藥材,他將腿骨斷裂的地方綁定之後,敷上草藥,這才鬆了口氣。

    就算是沒有辦法取出戒指麵的東西,隻要他恢複了普通人的力氣,他就可以回到寧海北薇住的地方。

    可是葉默剛走到峽穀的那個一線天出口,準備出去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得極度難看起來。

    一個藍衣老道姑拎著一個小包走了進來,而且那個道姑同時看見了盯著她看的葉默。

    兩人對看了半天,都沒有說話。

    不過葉默反應還是快點,他裝著一副驚訝的樣子看著那個老道姑問道:“師父,我和幾個同伴在雲海探險,沒想到遇見了熊瞎子,我是被熊瞎子追到這來的,你是怎麼找過來的?”

    葉默一看這道姑,立即就知道她很有可能就是北薇口中要殺她的那個老女人,也就是落玥的師叔。沒想到她竟然沒有走掉,還在這。葉默心暗罵晦氣,如果他晚來個三個小時,那麼這道姑就是盤中餐了。隻是現在,他變成了這個道姑的盤中餐。

    現在他和道姑麵對麵,而且也知道那張金頁就在道姑身上,卻沒有任何辦法。確切的說,現在他應該考慮的不是那張金頁,而是眼前的這個道姑會不會對他動殺機,要知道他現在可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道姑此時已經反應過來,她聽了葉默的話,心一鬆。無論眼前這個年輕人說的是真是假,聽他的口氣應該隻有他一個人知道這,萬一知道的人太多了,那就不好辦了。

    雖然這確實有一個不小的黑熊,她也已經遇見不是一次了,但是對葉默的話,她卻有些半信半疑。因為葉默逃的地方太巧了,竟然能找到這個地方來。

    “哦,我是匯鹽鎮盡言庵的。因為要采集一些不常見的藥材,這才找到這來。沒想到這麵竟然還遇見人了,所有有些驚訝。你看見黑熊了嗎?那可真是危險。”這道姑反應過來,看似有些擔心的說道。

    葉默仔細的看了看眼前的道姑,看起來也不過四五十歲的樣子,皮膚很白。或者用北薇的話來說,她的臉色有些蒼白,不過眉目卻有些清秀。如果不是她額頭和眼角些許的皺紋,還真的看不出來這是一個老道姑。

    盡管沒有神識,可葉默隻是稍稍打量了一下這個道姑,就知道她肯定和自己一樣,重傷未愈。隻是葉默想都不用想,她的情況絕對比自己要好的太多。

    如果翻臉的話,葉默相信他在這個道姑麵前根本支撐不了一招。

    “那個黑熊在什麼方位,現在出去會不會再遇見?”道姑說了一句話後,臉上的憂色反而愈發濃了。

    葉默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現在出去,可是我剛發現這麵也很詭異啊。我看見在麵的一處山腳,一個死人睡在石頭上麵。我一個人不敢繼續留在這,和死人比起來,我寧可麵對黑熊。”

    看著葉默心有餘悸的臉色,這道姑竟然覺得葉默這句話比剛才那話還要真實一些。

    “對了,師父,你叫什麼名字啊?一個人在這采草藥可是很危險的。我看你還是出去吧,正好我們兩人有一個伴。”葉默一副為眼前道姑考慮的摸樣,眼甚至還有些緊張。

    那道姑聽到葉默最後一句話,眼閃過一絲冷厲。不過她看見葉默眼的緊張,竟然笑了笑,“沒有關係,我們盡言庵麵的人都會一些簡單的武術,對付一般的危險還是可以的。”

    我早就知道你厲害,葉默心暗想,不過他的眼角忽然看見道姑的冷厲眼神,心一緊。心說難道自己露出破綻了不成?剛才他說話可是很小心的啊。

    葉默心念一轉,這道姑前後的話和神態明顯的矛盾,剛才明顯的看見她有些擔心的表情,現在又變成了沒有關係。這說明這道姑對他改變了策略,葉默也立即知道了他露出的破綻在什麼地方了。

    他立即抬頭一副驚喜的摸樣說道:“這位師父,你真的會武術嗎?我可不可以和你學?我聽說很多高人都是隱居在山林之中。你們盡言庵也是隱居在山中的嗎?”

    葉默說完這句話,立即期待的看著這道姑,但是他很明顯的注意到這道姑的眼神有些釋然了。

    果然她在試探自己,一般的在華夏這個地方,高人異士還是存在的。很多人都希望自己突然遇見了一個高人,這個人可以教給自己平常想都想不到的本事。

    此時葉默隱約有些明白魏永乾是怎麼會和這個道姑一起的了,他很有可能也想學本事,結果就拜倒在了這個道姑的石榴道袍下了。

    “我道號皆慍,如果你一定要拜師,我也可以給你引薦一下。但是我們盡言庵收弟子很嚴格的……”這道姑微微一笑,點頭說道。

    “皆慍師父,我願意接收嚴格的測試,隻要能學武……”說著葉默眼的急切表露無疑,隻是他心卻在暗自鄙視自己,也許他現在可以拿奧斯卡小金人了。

    ......

    

Snap Time:2018-04-26 23:41:55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