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九十二章粗神經男女


    第五百九十二章粗神經男女

    陰魂?葉默正站在門口的背光處,恰好可以看見那個白色的影子緩緩的跳了上來,遠遠看去就好像飄上來一般,在月光下顯得格外清晰。-< 書 海 閣 >-網他愣了一下,有了實質的陰魂可不多見。可以說有了實質的陰魂,基本上就有了一定的攻擊能力了。

    陰魂,民間也叫鬼,其實這種東西是看不見的,不過葉默卻可以用神識掃到。但是這種東西一般的都存在一些獨特的環境下麵,比如上次葉默遇見的天坑,還有墓穴等等地方,不會到處都是。而能用肉眼可以看見的陰魂,更是少見,就算是當初葉默在淳安遇見的那個九月觀紅衣女子故意養的,也隻是看見淡淡的影子而已。

    這不是陰魂,葉默用神識掃了過去立即看的清清楚楚。這是一個頂著白色被單的男子,隻是他走路的方式有些奇怪,又將頭也蒙了起來,遠遠看起來,就好像一個陰魂一般。

    葉默不了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半夜三更的,來一個破敗的山神廟,有必要弄成這樣嗎?這男子看起來似乎三十不到,左手少了一根手指,一看就知道不是個狠人。

    “咦,怎麼不在了?”這男子在廟門口沒有看見人,下意識的放下被單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

    不過說完後,他立即就從腰間拔出一把尖刀,還是在一覽無餘的廟麵查看了一番。最後一腳踢到一個更是破敗的蒲團上麵,狠狠的叫了一句,“媽的,竟然被這***跑了。”

    說完這男子又拿出一個手機,撥通電話,說了幾句後,很快又有一人跑了上來。和前麵這男子一樣,這後來的人手同樣拿著一把開山刀,還夾著一塊白布。讓葉默驚詫的是,這人竟然是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健壯的女人。

    “咋回事?”這女人一上來就問道。

    “跑了咧,虧了……”這男子恨恨的說道。

    “我就說要早點來,你要到這個時候。那個男的一看就是有錢的人,肯定是被仇人逼到這來的。你看他在鹹山買東西,一拿出來,那都是一紮紮的紅票子,都不還價。”這女人有些埋怨的意思。

    葉默隻是聽了這幾句就明白過來了,他們說的應該就是魏永乾。那個魏永乾應該是今天白天走的,他白天走之前可能在鹹山采購了一些東西,慌忙之下,結果露財了。

    而這一對男女估計是看見魏永乾是個肥羊,就動了心思,結果跟蹤到這個山神廟。可能是因為白天不好動手,再加上魏永乾進了山神廟就沒有出來,所以他們估計魏永乾應該是躲避仇人才會在這。兩人準備晚上再來動手,沒想到來晚了,那個魏永乾已經走了。

    他們用那個白布,估計也是恐嚇魏永乾的。至於那個女人留在下麵,葉默猜測應該是怕魏永乾逃走,攔住了他的去路。

    是兩個做沒本錢買賣的家夥,真不知道是他們幸運,還是魏永乾幸運。葉默肯定如果魏永乾沒有走的話,這兩個家夥加不住那個道姑隨隨便便一掌。這兩個家夥可沒有唐北薇的手段,讓那個道姑顧忌的。

    “媽的,好好的一單生意跑了,不然做了這單生意,可以快活好久了,草……白跑了一條大魚,心不爽快,大咪,我們快活快活好了。”這男子說完收起手的刀,看著那個健壯的女人嘿嘿直笑。

    葉默一陣惡寒,這家夥還真是一個粗神經,在這種地方竟然還有這個心思。

    果然那個健壯的女人冷哼了一聲:“滾,錢沒弄到,今天老娘不給你搞。”

    “嘿嘿,大咪,這又何必呢。你看每次我不都是分了大半給你,以後賺錢了,我還不是給你大半……”說完這男子又去拉那個健壯女人。

    那女人不知道是不是相信了那男子的話,這次竟然沒有拒絕。

    看著兩人快速的脫了衣服,然後就按著山神廟麵唯一的破桌前麵,就開始喘息著動起來,葉默按罵晦氣。

    竟然有這種人,來準備搶劫殺人不說,還有心思做這種事情,看他們喘息的樣子,似乎情緒還很是高漲。葉默想起了水滸麵開夫妻黑店的兩個家夥,估計這兩人和他們有的一拚吧。

    可是那男的看起來很是凶猛,但是做起來卻不行,隻是三五下就繳槍投降。那個健壯女人很是不滿的說了一句,“下次隻有這幾下,別找老娘搞。”

    說完,還很是不滿意的踢了一下前麵的破桌子。

    本來要走的葉默忽然停了下來,他清楚的聽見那女人的一腳提到桌子上後,這桌子下麵帶著空空的聲音,這桌子下麵是空的?

    葉默頓時將神識再次延伸了下去,果然剛才他查看的時候有遺漏。這桌子下麵依然是土石,但是這土石卻是一個很厚的土蓋。葉默的神識延伸下去,果然在土蓋的下麵發現了一個地洞,就是說這個土蓋的下麵還有地下室。

    兩名準備打劫卻沒有打劫到的男女,做完了事情後,開始快速的穿衣。那名男子忽地打了個冷戰,他下意識的說道:“大咪,我怎麼突然感覺後頸被人吹了口氣一樣的,好冷啊。”

    那女子一邊穿褲子一邊冷笑著說道:“隻能說你太沒用了,搞的老娘不上不下,怕冷就別碰老娘。”

    看樣子她還對沒有戰鬥力的男子心有不甘,語氣中帶著一些不高興。

    葉默聽了這男子的話,神識立即掃了過去,他愣住了。剛才他沒有發現,可是現在他是真的發現了一個陰魂。

    那個淡淡影子的陰魂站在男子的身後,咬牙切齒,隻是他的戰鬥力太弱小了,隻能吹一些冷氣而已。

    葉默隻要看看那個陰魂咬牙切齒的影子,就知道這人的死肯定和那個男子有關係。這種事情果然是做的多了總遇鬼,一點也沒有錯啊。

    對這種事情,葉默是不會出手的。那個陰魂不出現,葉默也不會隨便出手殺了這兩個人。但是那個陰魂出來嚇這兩人,葉默也沒有幹預的想法。他很想看看這個陰魂到底是怎麼出手的。

    他見過最厲害的一個陰魂就是在鬼城的斷頂山下,那個陰魂是九月觀的一個變態女人養的,不過那個陰魂被他殺了。如果是那個陰魂過來的話,葉默估計這對男女絕對活不過幾秒鍾。

    “是真的,我又感覺有股陰冷的冷氣吹我的脖子……”這男子這次的語氣沒有剛才淡定了,聲音甚至有些顫抖。

    女人剛想回答男子的話,忽然看著她剛才放在旁邊的那個白布發愣。今天晚上明明隻有月光沒有風,可是那塊白布卻緩緩的吹了起來,猶如被一個無形的人拿起來一般。

    “啊,布,布……”膽子很大的女人終於也沒有辦法淡定起來,她指著那塊白布隻知道叫布。她很想立即就跑,可是她的腿卻抬不起來。

    “不什麼啊……”那男子剛轉過身,就看見一塊白布忽然對兩人蓋了過來。

    “啊……”這兩人被這塊無風自動的白布嚇得一聲尖叫,頓時暈了過去。

    葉默暗自搖頭,這兩個家夥原先神經粗大,甚至在這山神廟就做這種事情,他還以為這兩個家夥膽子有多肥大,沒想到竟然如此不禁嚇。一塊白布就暈了過去,如果這兩人繼續保持膽大,完全可以無視這白布。

    葉默肯定,這兩人要是無視這白布,這陰魂絕對拿著兩人沒有辦法。

    這陰魂是受害者,葉默倒也沒有想過一個火球打發了,他走了出來,抬腳就是兩腳,將兩人踢出山神廟,他要做事,這兩人繼續留在山神廟,實在擋事。

    葉默踢走這一對男女,沒有理會那個陰魂,直接走到桌子旁邊,就要打開地道。

    可是那個陰魂卻飄了過來,葉默回過頭冷冷的看著陰魂說道:“我看你可憐,饒你一命,如果還擋我做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葉默說完這句話後,他竟然發現這陰魂渾身顫抖了一下。可是這陰魂卻沒有離開,而是散發出一絲親切感恩的意思。

    “你認識我?”葉默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陰魂身上看見這種感覺,就問了一句。

    果然那陰魂點了點頭,但是卻沒有辦法說話。葉默心一動,立即將自己的意思用神識傳了過去。

    讓葉默欣喜的是,那陰魂竟然可以通過葉默的神識傳回他的想法。

    “前輩,你果然是有大本事的人,沒想到我易久河竟然可以兩次見到前輩,雖然這次我已經是一個孤魂野鬼……”陰魂傳來的信息讓葉默一愣。

    易久河,他已經想起來了這個名字,是一個中年人。而且還是一個很豪爽的中年人,當初自己在洛倉法器交流會上麵認識的。當時自己的法器一個都沒有賣掉,後來還是這個易久河帶著兩個女兒來幫他打通了銷路。

    二十萬的價格,他甚至連價都沒有還。這人除了豪爽之外,對女兒的那種慈愛也表現出來了。

    “怎麼是你?”葉默也不由的有些黯然,這個易久河給他的印象很好,沒想到竟然被這對狗男女給害了,肯定是他來鹹山的時候暴露了什麼。

    (感謝朋友們的訂閱打賞和月票,謝謝!)

    ......

    

Snap Time:2018-04-26 06:01:54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