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九十一章破敗的山神廟


    葉默心一沉,竟然有這麼厲害的道姑?自己留給北薇的火球符可是他練氣三層的時候煉製的,那火球符的威力雖然不說有多厲害,但是殺一個普通黃級初期都沒有多大的問題。雖然說火球符的靈活度還不行,可以輕易的避開,但被一個道姑抓在手還變成了飛灰,這也太離譜了點。

    避開火球符和將火球符抓在手是兩回事,火球符抓在手沒有一定的真氣立即就將手給化成飛灰,而北薇卻說化成飛灰的是火球符。

    “你親眼看見的?”葉默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唐北薇點了點頭:“是的,她將我的火球符抓成灰後,好像過了半天才說話,她說,我的符籙不錯,她還說她不想殺生,讓我丟下身上所有的符籙然後滾。我沒有丟下符籙,我轉身就跑,我知道我不是她的對手。我打定主意,一旦她追我,我立即將身上所有的火球符都砸向她。”

    “她沒有追殺你?”葉默更是奇怪的問道,他不相信那個道姑有那麼好心,竟然不追殺唐北薇。就衝著唐北薇的符籙,那個道姑說不定都要追殺唐北薇了。

    唐北薇搖了搖頭說道:“我也很奇怪,她是真的沒有追殺我,隻是我心慌之下,竟然迷路了,一直到今天天亮了後才走出來。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我死了就見不到你了……可是我竟然又讓仇人從自己的手逃走了,我真是沒用……”

    唐北薇說著說著,又後怕的撲在葉默懷哭了起來。她想到要是那個厲害道姑真的要追殺她,現在她就見不到哥哥了。相比之下,和哥哥在一起更重要一些。

    葉默拍了拍唐北薇的肩膀,他知道唐北薇一個是害怕見不到自己了,還有一個是因為那個魏永乾就好像一根刺一般的讓她不舒服。所以她一定要殺了這個魏永乾,當然後怕見不到自己或許才是她最擔心的。雖然北薇很少表達出來,也很少去主動打擾他。可是葉默知道,每次他看見北薇的時候。她眼的對自己的依戀一眼就可以看的出來,隻是她從來不說而已。

    “北薇,你不用擔心,既然發現了魏永乾,我就不會放過他。這個仇哥哥幫你報,隻是那個道姑既然這麼厲害,就沒有理由放過你,你仔細想想是不是漏了什麼。”葉默安慰唐北薇說道。

    “是啊。北薇。你仔細想想看,再說鹹山那我也知道,才那麼點大。怎麼可能迷路呢?”蘇靜雯也出聲說道。

    蘇靜雯一說,唐北薇才想起來了,是啊。鹹山外圍並不大,她怎麼會在山麵迷路一天時間?

    葉默點點頭說道:“我也認為靜雯說的對,我剛才仔細查看了你的真氣和丹田,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害。”

    “對了,我想起來了,今天天亮的時候,我感覺我走的地方並不遠,似乎還在那個山神廟的外圍啊。按理說那個老道姑要殺我,應該完全可以抓到我的。”唐北薇立即回答道。

    葉默沉吟片刻。這才說道:“雖然我不大相信,但是很有可能是事實。那個老道姑可能在山神廟的外圍擺了一個**陣,或者是一個別的陣法,將你困在麵了。至於為什麼沒有下手,我也不明白。北薇,你在陣中的時候,是不是有受到了攻擊?”

    唐北薇想了一會才說道:“攻擊倒是沒有。可是我轉了一會就感覺到頭暈想要睡覺。我馬上真氣進行周天運轉,那種想睡覺的感覺立即就沒有了。可是過了一會又有了,然後我又開始進行周天運行。所以一直沒有睡下去,難道……”

    葉默已經明白過來,他暗歎好險。如果不是他教給北薇一些修真的辦法。昨晚唐北薇已經著道了。隻是他想不明白的是,那個道姑那麼厲害為什麼不親自動手。

    唐北薇也明白過了。她後怕的問道:“哥,你說我想要睡覺是因為困在了一個陣中,外麵的人就等著我睡覺?”

    葉默嚴肅的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不過北薇你做的很好,你幸虧沒有睡覺。如果我沒有想錯的話,那個陣法應該需要人控製,那個控製陣法的人見一晚上沒有奈何你,或者又因為別的原因,所以才放了你。”

    “北薇,我看看你的項鏈。”說著葉默已經伸手將唐北薇胸口的項鏈拉了出來。

    項鏈還是溫熱的,可是葉默已經明顯的看出項鏈已經被攻擊不是一次了。唐北薇昨晚因為緊張,或者想要急著出去,所以才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攻擊了幾次。

    “昨晚除了那個催眠陣法,還有人攻擊了你好多次,隻是都被你的項鏈擋住了。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個老道姑不是不想對你動手,而是她肯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沒有辦法動手。最大的可能就是受了重傷,沒有把握對付你眾多的火球,這才遲疑著沒有動手。從對項鏈攻擊的力度就可以看出來,這個攻擊力度並不是很強大。”葉默放下項鏈說道。

    “啊,竟然是這樣?早知道我就連續發火球好了。”唐北薇忽然有些後悔起來。她摸了一下項鏈,對哥哥愈發感激,如果不是哥哥送給自己的項鏈,她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葉默搖了搖頭,“你沒有連續發火球符是對的,那個老道姑或者隻是受傷,不敢肯定是不是你的對手而已。萬一她可以對付你的火球,等你的火球符發光了,你就危險了。有的時候,對別人有威脅的東西不一定要打出去,留在自己的身上對別人的威脅更大。”

    “哥,你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我打了第一個火球符的時候。那個道姑雖然用手捏住了,可是她的臉色很蒼白。而且,而且……我明白了,原來她真的受了重傷。”唐北薇似乎想起了什麼。

    “是什麼?”葉默立即問道。

    唐北薇回憶著說道:“她的臉色蒼白的有些可怕,在月光的照射下很滲人。我看了她一眼後,就不敢再看,然後我低著頭下意識的後退。後來我好像看見她地上的影子在晃動,我當時心很緊張,以為是風吹影響的。現在想來風怎麼可能讓影子晃動?那肯定是她受傷了,然後強行接住我的火球符,最後用內氣壓住自己的傷勢。對,肯定是這樣。”

    唐北薇越想覺得自己想的越對,那地上的晃動是因為老道姑在壓製自己的傷勢。

    葉默和蘇靜雯也覺得唐北薇的猜測是對的,三人又說了一會話後,唐北薇和蘇靜雯才去休息。唐北薇很疲倦,倒在床上就睡著了。倒是蘇靜雯,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葉默和唐北薇的事情,她現在已經知道,北薇都告訴她了。她想不到葉默還真的和唐北薇是兄妹關係,而且葉默對唐北薇近乎溺愛,她忽然有些羨慕唐北薇了。

    蘇靜雯想到葉默這次來找北薇似乎要離開一段時間,她忽然很想和葉默單獨聊聊。她一想到自己今天竟然有勇氣站出來抱住葉默的手臂,心就怦怦亂跳。如果在之前,她是肯定沒有這麼大的勇氣的,可是隨著和葉默見麵的次數越來越少,蘇靜雯心越來越覺得有些失落。

    看看旁邊的唐北薇已經睡著,蘇靜雯猶如做賊一般的爬了起來,躡手躡腳的走到葉默的房間門口。

    葉默的房門虛掩著的,蘇靜雯小心的推開房門輕輕的叫了一句:“葉默……”

    蘇靜雯感覺自己的嗓子都要跳出來了一般,她忽然有些後怕,萬一葉默真的將她抱住了怎麼辦?這半夜三更孤男寡女的,自己還穿著睡衣來著。她過來卻沒有別的想法的,是純粹要和葉默說幾句話而已。有很多事情她都必須問葉默才會明白,可是自從葉默離開寧海後,她一直沒有和葉默單獨麵對的機會。

    咦,蘇靜雯感覺到不對。葉默的敏覺她知道,絕對不會在她進來後,再叫了一句還沒有聽到的。

    蘇靜雯在門邊打開了燈,卻發現葉默房間麵沒有人,床上是空的。她下意識的跑到洗手間看看,也沒有人。葉默根本就不在房間,他出去了。

    蘇靜雯看了看鎖好的門窗,不知道葉默是怎麼出去的,不過她失望的同時,又暗暗的舒了口氣。

    這麼晚他還出去,不知道去哪了?蘇靜雯坐在葉默的床上想著,過了一會竟然倒在床上睡著了。

    ……

    葉默當然是去鹹山了,妹妹唐北薇在這遇險,他如果不來找回場子,他根本就睡不著覺,無論是誰,想要動北薇都不行。

    鹹山的外圍果然如唐北薇說的一般,有一個山神廟。葉默走進這個破敗的山神廟,麵卻沒有一個人。除了不遠處山林麵偶爾傳來一兩聲不知名的動物的叫聲,什麼也沒有。

    葉默的神識在山神廟的麵掃了一遍,一灘有些發黑的血跡讓他明白,北薇猜測的沒有錯,這住的人果然曾經受傷很嚴重。

    正當葉默想看看外圍是不是有陣法布置的痕跡時,一個猶如鬼影一般的白影緩緩的向山神廟飄了過來。

    (第三更,求月票!)

    

Snap Time:2018-04-24 18:12:46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