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八十九章連蒙帶騙


    淡淡的清香和暖暖的柔軟抵住了葉默的胳膊,葉默這才明白過來,自己剛才的舉動似乎有些失禮。《》他感激的拍了拍蘇靜雯的手,意思自己沒事,心對蘇靜雯有些感激。他明白蘇靜雯的意思,就是說你安凝放心好了,你那種緊張根本就是可笑。

    想通了蘇靜雯的目的,對一直都很矜持的蘇靜雯做出這種舉動,葉默心更是感激,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表達出來。

    安凝也想通了,葉默應該不是要對她無禮,先不說蘇靜雯這麼漂亮的女孩任他動作,加上這這麼多人他也不可能對自己怎麼樣的。

    看見葉默的動作誌壤立即就站了起來,不過他還沒有說話,就被韓丹拉了下去,並且對他做了幾個眼色。章來彬卻眼神失去了光彩,有些垂頭喪氣。他跟著蘇靜雯跑了這麼多路,可不是來看蘇靜雯抱情郎的。

    葉默拍拍蘇靜雯,讓她稍等一會,然後對安凝說道:“安凝,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單獨談談,你放心,我沒有惡意。”

    安凝此時也知道剛才葉默是別的事情失神了,應該不是對她有什麼想法。再說了,她也想問問葉默去洛月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有這個本事,借他的手去洛月也不錯,因為現在的她實在是找不到什麼關係了。

    “好……”安凝想明白過來,立即就同意了葉默的話。

    這樣她和葉默再次來到對麵的包廂,所不同的是,這的菜已經移走了而已。

    “韓丹,你幹嘛拉住我,那個小子竟然敢對安凝無禮,我不教訓他……”誌壤的話還沒有說完,韓丹已經捂住了他的嘴,然後擔心的看了看蘇靜雯和祟媛媛,再小心的將他拖到一邊。

    “壤少,我看你不想活了。你知道剛才那個和安凝一起出去的人是誰?”韓丹低聲冷冷的說道。

    “是誰,難道還能殺了我不成?”誌壤冷笑說道。

    韓丹嘿嘿一笑,冷哼了一聲說道:“我說丘誌壤,別怪我不夠朋友,我提醒過你了,你要找死別拉上我。不要說他不敢殺你,我敢說,就是現在他殺了你。你丘家也跳不出來一個天。”

    叫誌壤的年輕人打了個激靈。華夏還有誰敢殺了他,他丘家還跳不出來天的?韓丹說話未免太不中聽了。

    “我隻告訴你,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葉默。當初在燕京讓你丘家老頭親自去賠禮的人。你如果還敢去找他,我韓丹佩服你有種。”韓丹不屑的說道。

    丘誌壤聽到葉默兩個字,忽然背後冷汗刷的一下就下來了。他才明白韓丹的意思。如果對方真的是葉默,要殺了他丘誌壤還真的是猶如殺一隻雞。可笑他竟然還打算找葉默的麻煩,這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韓兄弟,多謝你了,這次不是你,我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韓丹輕輕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現在所有燕京的那些紈少們,第一個不能得罪的就是一個叫葉默的年輕人了。

    他想不到這個葉默到處亂跑,竟然跑到壇都這個地方來了。自己運氣真是太差了,簡直差無可差。好在他還記得老爺子的話。在外麵沒有太過囂張,不然的話在點菜的櫃台,就已經得罪那個葉少了。

    “不用多謝我,你自己救了你自己,如果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我估計現在你已經躺在外麵了。”韓丹今天賣了一個人情給壤少,心很爽。

    “韓丹。現在我是不是要立即就走?”丘誌壤因為已經得罪過葉默,現在心沒有底,不知道葉默會對他怎麼樣,他現在隻想離開壇都越快越好。

    韓丹立即拍拍他說道:“我曾經聽張倔大哥說,葉少一般不喜歡惹事。隻要你不惹到他,他是不會主動找你麻煩的。所以你現在離開。說不定葉少還以為你看不起他,等會隻要低調就好,和我一樣要低調。”

    說到這,韓丹壓低聲音說道:“上次你們丘家的丘誌哲,就是因為囂張的要對付葉少的朋友,結果……嘿,我不說,你懂。”

    見丘誌壤不停的點頭,韓丹再說道:“那個安凝雖然是個美女,可是你看葉少一來就將她拉到對麵的房間去了。你說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讓別人聽見的?肯定是對她有想法,所以你千萬不能在葉少麵前對她露出豬哥摸樣。還有那個靜雯,你是千萬看都不要看一眼。”

    韓丹已經完全忘了是誰第一個露出豬哥摸樣的了,隻是他最後那句話卻是借勢了。葉默的妻子很漂亮,應該不會對安凝動心。真正對安凝動心的是他韓丹,所以他必須要止住丘誌壤對安凝的念頭。

    對這種接勢韓丹玩的比他丘誌壤轉多了,他利用了丘誌壤對葉默的恐懼威脅了這個壤少。至於說到蘇靜雯,完全是欲蓋彌彰,蘇靜雯不用他說,丘誌壤也不敢動任何念頭的。

    ……

    葉默關上房門,盯著安凝說道:“我想要你胸口的那一串項鏈,你開個價吧。”雖然知道自己的嘴臉有些像一個暴發戶,可是葉默對那串項鏈下麵的掛墜實在是必須要得到。

    “你?”安凝臉一紅,又想發怒。這人怎麼這樣?自己的珍珠項鏈雖然貴重,可也不是買不到吧,這個家夥到底是什麼意思?看他的表情又不大像泡妞的樣子。再說了,就算是要泡妞,剛才那個靜雯絲毫不比自己差吧。

    “你知道問一個女孩要胸口戴著的項鏈是多麼無禮的事情?還有你知道我這串項鏈多少錢?口氣倒是不小。”安凝的語氣沒有原先那麼好聽了,在她眼,葉默坐著一個女孩的polo車,能有多少錢?

    葉默微微一笑,“我不知道多少錢,但是我出一千萬,我想你這個項鏈最多也不過是這點錢而已。”

    安凝愣了一下,她想不到葉默竟然還這麼有錢。一千萬,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的。不過就算是一千萬,她也不會賣,自己這項鏈本來就價值三百多萬,再加上那個掛墜,爺爺說加起來也值到差不多小七八百萬了。

    “我說的是美元……”葉默補充了一句。他戒指麵有幾個億的美元,隨便拿出一千萬,根本就不算什麼。

    “你,你竟然這麼有錢?”安凝這次是真的震住了,一千萬美元。就算是有錢的公子哥,如誌壤也沒有辦法拿出一千萬美元出來。據她所認識的人,沒有一個可以隨隨便便拿出一千萬美元的。不要說一千萬美元,就是普通一千萬華夏幣也沒有人可以輕易拿出來。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這麼有錢?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讓你保留那串珍珠項鏈,我出一千萬美元,隻要你項鏈上麵的那個陰陽魚的眼睛。”葉默見安凝不說話,又加了一句。

    安凝似乎才反應過來,她立即站起來有些驚異的盯著葉默說道:“你怎麼知道我項鏈下麵的掛墜是陰陽魚的眼睛?”

    葉默愣了一下,對啊,自己怎麼知道的?難道說神識掃到的?

    看著安凝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善,他立即說到:“剛才你彎腰的時候,我不小心看見的。”

    什麼?自己什麼時候彎腰了?難道真的是不小心?可是這家夥要是看見了自己的掛墜,豈不是說別的東西他也看見了?

    見安凝不說話,葉默隻好又忽悠道:“其實女孩戴那個掛墜不好,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可以給你一顆稍小點的鑽石當掛墜,比這個漂亮多了。”

    “你說什麼?”安凝再次被葉默的話震住了。

    可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葉默已經拿出一顆比黃豆還要大許多的鑽石來。鑽石在葉默手隨便轉了一下,就已經被煉好,猶如一顆晶瑩剔透的明珠一般被葉默丟在了她的手。

    安凝呆呆的看著手碩大的鑽石,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鑽石。這麼大的鑽石就比她的項鏈要貴了,更別說其餘的了。而且這確實是一顆鑽石,是一個等級很高的鑽石,甚至看不到人工雕飾的痕跡。

    從心底麵說安凝更喜歡這個鑽石,這個鑽石比那個魚眼要好看太多了。可是魚眼是她爺爺送給她的,這要是送出去,讓她又有些舍不得。

    見安凝還在猶豫,葉默卻說話了,“這個魚眼是陰陽魚的眼睛,一個女孩戴一個陰陽魚的眼睛,晚上你不會害怕嗎?聽說很多這種古老的東西都有一種奇怪的魔力的,我倒是不怕,但是你一個女孩家家的,嘿嘿……”

    雖然知道葉默在忽悠,也在連蒙帶騙的,可是安凝還真的有些害怕。如果葉默不說也就算了,但是現在葉默說了,她晚上睡覺的時候,勢必會想到一個陰陽魚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想想也有些滲人。

    正當葉默繼續準備下猛藥的時候,安凝忽然收起了鑽石,看著葉默說道:“看樣子你很不簡單,竟然可以拿出一千萬美元甚至還可以拿出這麼大的鑽石……”

    葉默冷笑,如果你再不同意,這鑽石算什麼,我還有夜明珠呢。甚至口袋麵還有一塊一斤多的鑽石,拿出來還不讓你認為我更不簡單?至於美元,一千萬連戒指麵所存美元的一個零頭都沒有。

    ......請你們記得-< 書 海 閣 >-,-< 書 海 閣 >-為您文字。

    

Snap Time:2018-07-17 19:58:28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