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八十七章看見了

  
  “來彬和我不同,我是一個二世祖,來彬可是社會精英。如果不是因為急事,今天他也不會來壇都。來彬好不容易來一趟,我當然要一盡地主的本分啊。,沒想到還能在‘金珠真味’遇見壤少,走吧,大家一起,今天我請客了。”韓丹回過神來,立即知道自己有些走神了,趕緊補充說道。
  誌壤一拍腦袋,立即對章來彬伸手說道:“我想起來了,你就是04年的高考狀元章來彬,你爸爸是寧海市委書記章治國。和你比起來,我和韓丹實在是二世祖了些,嘿嘿……”
  章來彬連忙伸手說道:“一些小成績,不值一提,能認識壤少,也是我章來彬的榮幸。”
  幾人一見如故,一邊說,一邊走向包廂。
  在包廂麵幾句話一聊,就說到了安凝想要去洛月的事情。韓丹卻立即來勁了,他心本來就對安凝驚如天人,有這種機會當然要表現一下。
  “要說洛月,別人沒有辦法,我還真的有辦法。我一個堂姐現在就在洛月定居,而且住的還是好大一塊地方。”韓丹得意洋洋的話,讓在座的幾人立即豎耳聆聽。就是一肚子心思的章來彬,也被韓丹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樣子吸引住了。
  洛月和華夏不同,就算你是華夏的首長,也不能對洛月提出任何要求。所以無論你是官場紅人還是富二代,想去洛月純粹靠關係是沒有用的。華夏官場的關係再牛,也沒有辦法牛到洛月去。
  看見眾人都在認真聽自己的話,安凝聽的更是仔細,韓丹心就愈發得意了,不緊不慢的說道:“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洛月有一個負責人和我大爺爺是很好的朋友。不然你們以為我堂姐可以定居在洛月嗎?不是吹牛,我要是想要去洛月,隻要求我大爺爺打個招呼就好了。”
  其實韓丹知道他這話還真的是吹牛,他大爺爺韓在辛雖然可以將他弄到洛月去,可是以他大爺爺的秉性,是絕對不會幫這個忙的。不要說他了,就是他堂姐韓嫣據說也是靠自己的本事早期移居洛月的,如果是現在,估計也不行了。
  “那韓丹,我想要去洛月,你可以幫我這個忙嗎?”安凝第一個忍不住站出來說道。
  隻要安凝自己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她太想去洛月了,她絕對不會對一個剛見第一次麵的二世祖提出這種要求的。
  可是她是真的沒有辦法了,她認識的人沒有一個有能力將她弄到洛月去,而洛月她現在越來越想去。
  因為洛月和別的國家不同,洛月是一個華人主權的國家,移居到洛月和居住在華夏一樣,沒有那種外地的陌生感。
  韓丹沒有想到自己吹牛吹過頭了,安凝竟然找他幫忙。這個時候,他當然不能說我是吹牛的,隻能咬牙切齒的回答道:“這當然沒有問題,我回去就去我大爺爺家一趟,你的事情我肯定會提出來,我相信我大爺爺不會拒絕的。”
  他話是這樣說,可是他心卻是一點底也沒有。大爺爺的脾氣,他太了解了,不過在安凝麵前,他是絕對不能丟了自己的麵子。
  “那謝謝你了,韓丹,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可以的話,你記得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安凝聽了韓丹堅決肯定的保證,心愈發對這次出來感到滿意,竟然認識了韓丹這種有能量的人,立即又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
  叫誌壤的青年看見安凝接連送出去兩張楓葉紅的名片,可是一張都沒有他的,心頓時有些不平衡起來。可是說實在的,他還真的沒有辦法幫到安凝。如果安凝想要在國內做點什麼,他誌壤毫不猶豫的可以幫她辦的妥妥的,可是洛月,他真的沒有這個本事。
  不過就算是好朋友,也不能半路來搶哥們的對象吧,誌壤有些苦澀的說道:“我說韓丹,你大爺爺那個臭脾氣,就像茅坑的石頭。我看你這個許諾有些危險啊。”
  韓丹何嚐不知道誌壤說的是實話,可是他大話已經放出去了,聽了誌壤的話隻好說道:“我會盡力而為,一定會讓大爺爺同意我的要求的。”
  雖然回答了誌壤的話,可是那種不怎麼自信的語氣,就連章來彬都聽出來了。
  安凝作為當事人,肯定更是聽出來了,她感覺自己有些急躁了。她站了起來對韓丹說道:“韓少,如果不行就算了,也沒有關係的。我去一下洗手間,你們先聊。”
  看著安凝走出去,誌壤嘿嘿一笑,“韓丹,這次你似乎有點將牛皮吹破了吧。我對你的話深表懷疑啊,你大爺爺,嘿嘿……”
  韓丹知道誌壤的意思,心也是有些鬱悶,如果不是堂姐聯係不到,他寧可去找堂姐幫忙。
  走出包廂的安凝,忽然感覺有些好笑,自己真是幼稚的可以,隨便聽別人一番話就竟然相信了,甚至還送了一張名片出去。
  加上不久前,她今天已經送出去兩張名片了,要知道她的名片有的時候大半年也不見得會送出去一張的。
  “還是太急了……”安凝喃喃的說了一句。忽然她停下了腳步,一個包間門口的垃圾簍麵有一張楓葉紅的名片,她彎下腰將名片撿起來,那張名片還有些淡淡的清香,明顯就是自己的名片。
  今天她總共隻是送出去兩張名片,而韓丹還在房間麵沒有出來,肯定不是韓丹丟的。想都不用想,就是那個混吃混喝小白臉的。
  安凝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憤怒。她緊咬著牙齒,心真是恨不得將那個丟名片的家夥拎出來,然後將他整個人也塞到垃圾簍麵去。
  自己的名片一直都不會輕易送出去,可是今天竟然被人丟到垃圾桶麵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時的安凝完全忘了她給名片給葉默的初衷是什麼了,想也不想,就推開了葉默和祟媛媛的包廂門。
  ……
  葉默和祟媛媛的菜已經上來了,葉默雖然對美食沒有太大的興趣,可是不得不承認‘金珠真味’的菜確實是貨真價實的好東西。無論用料還是配料,甚至是廚師的手藝都到了一流水準。
  但是葉默認為這的菜相對於價格來說,還是太貴了點。這家店麵的老板銷售策略倒是有些像他,都是搞昂貴銷售。不過葉默認為他的產品還真的-< 書 海 閣 >-屋最快更新值那個錢,這的東西卻有些不值那個錢。也許那些來這吃飯的,也就是吃一個唬頭罷了。
  兩人一邊吃一邊說,倒也過得很快。這個時候,祟媛媛的手機卻響了起來,葉默立即停了下來,他不知道電話是不是北薇打過來的。
  祟媛媛隻是說了幾句話,就放下了電話,有些奇怪的看著葉默說道:“是靜雯,她也是找北薇的,下飛機沒有多久,可是在學校麵沒有找到。她聽說你在這,就過來了。”
  蘇靜雯?葉默心想幾個小時前,自己還看見她在寧海的‘西湖人家”怎麼轉眼就來到壇都了?
  葉默正想到這,他的思緒再次被打斷,包間的門被推開了。
  看見臉色不愉的安凝,葉默有些莫名其妙,說起來他和媛媛與這個安凝還有些小別扭,她突然來到自己的包間想幹什麼?葉默忽然想到自己丟在外麵的名片,立即將神識掃了出去,果然那張名片已經不見了。
  “你怎麼來了?”祟媛媛站了起來,不過沒有責問,隻是很普通的問了一句。她也很奇怪,這個安凝看起來就不是一般的人,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坐在歐陸gtc跑車上麵的。而且她長的又這麼漂亮,要跑到這邊來幹什麼?
  如果說她看中了葉大哥,祟媛媛是不相信的。葉大哥雖然有一種難言的氣質在其中,但也沒有到讓安凝這種女人倒貼的地步。更何況,安凝還這麼優秀。難道剛才的事情她還沒有釋懷?就算是沒有釋懷,也不會事後來算賬吧。
  “我覺得你真的沒有風度,我給你名片,你不想打電話約我也就算了,但是又何必將我的名片丟在垃圾桶麵?
  葉默老臉一紅,實在是有些尷尬,心不由的暗歎自己做事不牢靠,就算是要丟也要換一個地方丟吧。自己的戒指這麼大,丟一張名片進去也不占多大的地方,誰知道這個女人還有看垃圾桶的習慣?
  “那個,有可能我不小心掉下去了。”葉默剛說完就有些後悔了,丟就丟了吧,何必找理由。
  “那你不小心掉的還真是地方,竟然連不小心也那麼環保。”安凝冷笑一聲。
  葉默忽然想到,不就是丟一張名片嗎,也沒有什麼的,自己的名片不知道丟了多少了。就算是莫康的名片,自己不一樣丟了。不過不同的是,那些名片麵的內容都在自己腦子麵記著,而這個女人的名片自己沒有看而已。
  “安凝,你在那幹什麼?”一個聲音打斷了葉默些許的尷尬。
  

Snap Time:2018-12-19 11:17:17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