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六十三章隱忍陰狠的劉羅四

  
  第五百六十三章隱忍陰狠的劉羅四
  葉默沒有等多久,一名華人大漢和羅斯就被叫了過來。-< 書 海 閣 >-網
  竇月笙很是見機,他主動將房門關上。他在葉默的眼看見了濃烈的殺機,他不是傻瓜,他自己本來就是一路拚殺,才走到今天的位置,哪不知道葉默的想法。現在唯一的保命機會就是拚命討好眼前這個年輕人,隻有討好了他,自己才有一線生機。
  葉默看了一眼那名華人大漢,冷聲問道:“就是你將殷家打傷的?”
  “你又是誰?竇哥,這是怎麼回事?”這大漢看見地下黑拳的老板金恩竟然坐在地上,而竇月笙卻對坐在前麵的那個年輕人如此恭敬,頓時眉頭大皺,就有些不滿的問了出來。
  見竇月笙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這大漢有些不好的感覺,他忽然對葉默說道:“不錯,殷家就是我打的,埃德爾先生吩咐了……”
  葉默根本就沒有聽他後麵的話,隻是對竇月笙說道:“殺了他。”
  竇月笙沒有想到這個年輕華人會讓自己殺了這個大漢,不過就算是他沒有想到,這些念頭也是一閃而逝。他立即就兩步來到這大漢的麵前,抬手就是一拳。
  這大漢根本就想不到竇月笙會突然來殺他,就算是他想到了,他也不是竇月笙的對手。他隻能目瞪口呆的看著竇月笙一拳擊中他的心髒部位,他隻感覺自己的心髒猶如一道鐵錘被錘了一般,頓時炸開來。
  他不甘心的看著竇月笙,然後倒了下去,卻沒有立即死去,而是瞪大眼睛看著竇月笙:“你竟然敢殺我,我是埃德爾的人,你,你……”
  他還想再說幾句,可是他實在是說不下去了。(-< 書 海 閣 >-網)竇月笙目無表情,不要說他是埃德爾的人,現在自己生死難保的情況下,就算是要殺埃德爾他也不會猶豫半分鍾。
  羅斯進來後就感覺到不對了,他看著坐在上麵的葉默,心頓時就開始打鼓,他不是被埃德爾帶走了嗎?怎麼會在這?可是他的小鼓還沒有打完,自己的堂侄就被竇月笙殺了。
  “竇月笙,你敢殺我堂侄。他是埃德爾的人,你敢殺他……”羅斯憤怒起來,他之所以可以進入埃德爾的法眼,就是因為自己的這個堂侄很能打,而且幫助埃德爾做了不少的事情。可是現在竟然被殺了。
  羅斯憤怒無比,可是他卻發現竇月笙低眉順眼,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他的聲音漸漸的小了下去,他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他相信,隻要眼前的這個年輕華人一句話,竇月笙下一刻要殺的就是自己。
  “你怎麼可能在這?埃德爾先生,他,他怎麼可能……”羅斯忽然打了個寒顫,他感覺到有些冷,似乎什麼地方自己沒有想到。他羅斯可以從貧困無比的華人後街混到一個開酒店的人,那會是一個心思單純之輩。他感覺到了不對,一種強烈的不安在他的心湧起。
  “埃德爾嗎?我當然是殺了他。”葉默的聲音猶如寒冰一樣,徹底的讓羅斯癱瘓下來。雖然他很不相信眼前這個青年所說的,可是他知道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如果不是殺了埃德爾,他怎麼可能從埃德爾的手逃出來?
  他連埃德爾都可以殺掉,那麼要殺自己?羅斯背後的冷汗猶如水漿一般的湧了出來。
  竇月笙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他想不到這個年輕人連埃德爾都殺了,這種殺神。他忽然感覺到了極度的害怕,要是這個年輕人走的時候滅口,自己那還有生的希望?
  “說說你為什麼要和殷思殷家姐弟兩人過不去,機會隻有一次。”葉默冰冷的聲音傳來。(-< 書 海 閣 >-網)
  羅斯打了個寒顫,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連‘黑手’埃德爾都可以殺掉,他在這年輕人眼就連一隻螞蟻也算不上。
  “我說,我說,隻要前輩饒我一命。我還有錢,我都給你……”羅斯知道他的小命已經不由自己掌控了,不要說這個地下黑拳市場,就算是梅西卡小鎮別的地方,隨便死了幾個人,也是死了幾個蒼蠅而已。更何況他還是一個華人。
  “你的廢話太多了,竇月笙,去了他一條腿……”葉默的話音剛落,竇月笙已經拔出短刀,一刀削下了羅斯的一條腿。
  砍下羅斯的一條腿後,竇月笙還幫他止住了流血,甚至還拿出金瘡藥幫他敷上了。看見竇月笙做的事情,葉默點了點頭,這個竇月笙倒也奸猾和老江湖。知道自己現在要問羅斯的話,沒有讓他暈過去。
  羅斯臉上露出驚恐,他這才知道一切條件在這個年輕人麵前最好是提都不要提,想要命,還是看看他是不是有給自己性命的心情吧。
  “還不說嗎?”葉默冰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我說,我說。”羅斯再也不敢提條件,趕緊說道:“我原名叫劉羅四,以前就在華人後街生活……”
  “說重點……”葉默一拍旁邊的茶幾。
  “是,是……”劉羅四嚇得打了個激靈,不敢有任何不滿,趕緊接著說道:“有一天,我去找殷思幫我一些忙。我來的殷思家,卻發現殷思和殷家都不在,可是我卻看見了殷思的姑姑。她,她洗掉了臉上的化妝品,竟然是一個絕世美女。”
  說到這劉羅四竟然感覺到了流利了許多,他不等葉默繼續催促,就接著說道:“我肯定,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動心了,我第一次對一個女人動心了。我才知道原來殷思的姑姑很少出來,就是怕被人認出來。還有她那麼醜也是假的,我不敢驚動她,可是從那天回去後,我心就無法平靜下來。”
  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劉羅四竟然語氣變得有些深沉起來,“我原本就在一個繪畫室幫忙,那天我就依靠著回憶將她的畫像畫了下來。可是我知道我畫的不如她本人千分之一漂亮,可是我對著她的畫像依然無法自己。從那天起,我就發誓,我要賺錢,我要賺很多的錢。我要賺了很多的錢後,全部送給殷思的姑姑,然後將她娶回來。”
  “哼,就你那豬樣也想娶顏姐。”葉默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可是劉羅四卻好像沒有聽到葉默的冷哼一般,他好像是真的進入了那種奮鬥當中。
  “沒想到我剛想到賺錢,機會就來了。艾妮爸爸的一個兄弟從香港找到梅西卡小鎮,他想要找艾妮的父親。結果問到了我,我看見他拿出來的大把美元,立即就心動了。我和我的堂侄悄悄的綁架了他,逼問出了他的銀行密碼,然後殺了他。”劉羅四的聲音漸漸的陰慘起來,猶如地底的惡魔一般。
  可是他依然不自覺的說道:“我籌集到了第一筆資金兩百萬,然後我盤下了‘meto酒店’。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在梅西卡小鎮隻有錢是不行的,我的酒店甚至一天都開不下去。我投靠了埃德爾,甚至讓我的侄子也給他做了打手。
  可是埃德爾這條吸血的螞蝗太狠了,我一個月的利潤幾乎要被他弄走一半。再去掉一些零七零八,我根本就餘不下來多少錢。好在埃德爾很好色,有一天他當著我們眾人的麵說,如果誰可以找到一個和夢露一般美麗的女人給他,他就給那人一半的財產……”
  就連竇月笙都感覺劉羅四有些不對了,他說話的語氣甚至有些瘋狂。
  可是劉羅四依然自顧自的說道:“我立即就想到了殷思的姑姑,在我的眼她比瑪麗蓮.夢露漂亮多了。”說完這句,他的臉上竟然顯示出來了溫柔的樣子,隻是別人看起來卻有些可怕。
  “我就說也許我真的可以找到…...埃德爾頓時就當真了,他立即就是說如果我可以找到這種女人,並且讓她自願的去陪他,他願意給我一個莊園。可是我不要他的莊園,我知道埃德爾的為人,就算是他給了我,我也拿不長。
  當我拿出不及她本人千分之一的畫像時,埃德爾依然一眼就看中了。我說我隻要‘meto酒店’的所有利潤,埃德爾毫不猶豫的就同意了,條件是隻要我可以找到這個女人,讓她心甘情願的跟了他……”
  “啪……”葉默再次狠狠的拍在茶幾上麵,“畜生,你剛才還說為了顏姐要賺錢,現在又要將她送人,敗類……”
  葉默的一聲暴怒讓劉羅四徹底的清醒過來,他這才明白自己的處境,麵對葉默的暴怒他趕緊說道:“我隻是想借著埃德爾的手賺取這第一筆錢,然後我打算慢慢的取代埃德爾,最後殺了他,讓我堂侄掌控他的遺產,我就可以給殷思的姑姑最幸福的生活……”
  後麵的話劉羅四雖然顫抖著沒有說出來,可是葉默和竇月笙都徹底的明白過來。什麼才是隱忍和狠人,這個劉羅四絕對是。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計劃,誰知道埃德爾會不會被他算計到?
  況且一旦他的堂侄掌控了埃德爾名下大部分的產業後,再偷偷幹掉埃德爾,劉羅四說不定還真的成了梅西卡小鎮新的‘黑手’。
  好狠,竇月笙這才明白要說隱忍陰狠,自己遠遠比不上這個劉羅四啊。從他的口中可以知道他對那個女人是多麼的在意,可是他依然毫不猶豫的準備拿出去做籌碼,隻是為了最後再得到她。
  “先給我去了他的四肢,然後殺了。”葉默對竇月笙一擺手,這種歹毒的家夥,葉默一句話都不想再問他。(今天第二更求票)
  ......
  

Snap Time:2018-12-14 06:17:55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