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五十九章華人後街的一個女人

  
  葉默再次來到華人後街的時候,還以為可以立即找到艾妮,可是他卻發現艾妮並不在這媯孕L。不過葉默倒也沒有在意,既然已經來到這堣F,以他的神識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媊悇d遍整個華人後街。
  梅西卡小鎮的華人後街隻有這麼點大,葉默想要找一個人倒也不費什麼事情。這華人後街充其量也不過一兩千個人而已,對他的神識來說確實不費什麼事情。況且他要找的隻是一個女子,這讓他尋找的範圍更加的縮小了。
  沒有人會去在意葉默,雖然葉默的麵孔比較生,畢竟這堻ㄛO華人。當葉默沿著這條街走到街角的時候,他的神識卻停留在了一間平房媊恁C
  平房媊悁酗@個暗淡的燈光,在平房的一角有一個破舊的靠椅,一個又醜又瘦的女人躺在那堙C
  可是葉默看見這個女人,他卻停住了,這個女人易容了。她並不是真的這麼醜,而是因為她的臉上被塗了一層易容的藥物。
  葉默第一次用神識查看一個女人衣服媊悛滷〞p,果然,這個女人的頸部和手雖然黑,但是她衣服媊悛漸祧妨o異常雪白,葉默沒有繼續查看下去。知道她已經易容過的就行了,不過此人無論是不是顏姐,都應該和他沒有關係。
  因為葉默的神識看見了這個女人的眉毛收緊,而且耳後還有少女特征的細絨。這明顯就是一個處女,這點葉默還是可以看出來的,怎麼可能是他的親人。但是既然這個女人已經易容過,他就有必要去看看。在一個貧民窟的地方,一個並不年輕的女人要易容成這麼醜幹什麼?
  這個女人是誰?葉默皺了皺眉頭,走了過去,推開門進入了平房媊恁C
  此時靠椅上麵的女人剛剛醒來,她忽然發現思思和艾妮都離開了,而自己的屋子媊悗o進來一個陌生的男子,她心堣@驚。下意識的拿了一件衣服擋住了自己。這完全是一種潛意識的保護行為,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這個動作有些不妥,就放下了手堛漲蝒A,看著葉默問道:“你是誰?怎麼來我家堙H”
  語氣竟然有些沙啞,似乎有些年歲了一般。
  葉默忽然坐了下來,他上下打量了眼前的這個女人一下,這才問道:“我來是找一個人,別人都叫她‘顏姐’。你認識這個人嗎?”
  葉默的神識清楚的察覺到這個女人渾身顫抖了一下。她心頭的不安,就是葉默都可以感覺到。
  “你不用擔心,顏姐可能和我有些關係。我沒有惡意。我叫葉默,是來自華夏。”葉默看見了這個女人的顫抖和擔心,心堜艙M又一種感覺。也許這個女人就是他要找的那個顏姐。
  “你就是葉默?是幫了思思的那個人?‘黑手’沒有留下你?”這個女人的聲音忽然變得清脆起來,沒有了剛才的沙啞。
  葉默點了點頭,“是,我就是葉默。黑手?”不過葉默說完立即就猜到了黑手就是埃德爾,原來這個女人是殷思的家人。
  說完後,葉默再次補充說道:“埃德爾沒有留下我,他讚助了我一些美元,我就離開了。”
  這女子沉默了下來,她的顫抖已經平靜下來。他上下打量了葉默好久,有些顫顫巍巍的想站起來。
  “你病了?”葉默忽然上前扶住了這個女人,他感覺自己扶住這個女人的時候,她渾身再次顫抖了起來。
  “你不要扶我,思思的事情謝謝你了。”這女人雖然說讓葉默不要扶她,可是卻沒有力氣推開葉默。
  估計她已經明白葉默說的埃德爾讚助他是什麼意思,她在‘漢文幫’呆了那麼些年。對那些打殺卻並不陌生。
  葉默拿出一個手鐲遞給這個女人說道:“我是根據這個手鐲找過來的。”
  拿女人看見葉默手堛漱牄N,忽然一把抓住,眼埵A也忍不住流下了淚水,竟然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葉默看見這女人的樣子,心堣w經猜出她應該就是那個顏姐。手鐲就是她的。看見顏姐的樣子,葉默毫不猶豫的拿出一顆‘蓮生丹’送到她的嘴堙C並且抓住她的手。開始幫她調理經脈。
  十幾分鍾過去後,這靠在葉默身上的女人忽然吐出一口淤血,身上也開始滲出了一些汙垢。在葉默的真氣滋潤下,又因為‘蓮生丹’的功效,她直接暈了過去。
  葉默歎了口氣,他知道這口淤血是因為長年心媃{結造成的。幸虧他來的及時,如果再拖個一年半載,也就完了。
  一些汙垢被排出來,葉默沒有嫌棄,無論這個顏姐是不是他的親人,這個女人和他都有一定的關係。
  葉默沒有弄醒她,他知道這個時候她體內的經脈正在急速的重新煥發生機,這個時候不弄醒她是對的。
  又過了幾分鍾後,這個女人自己醒了過來,看見自己身上發出的氣味,驚叫了一聲。竟然沒有來的及和葉默說話,就衝入了浴室,絲毫沒有想到她怎麼可以行動自如了。
  葉默暗自好笑,女人不論年紀是大的還是小的,對這方麵還是注重的。
  不過葉默很快就聽見一聲尖叫在浴室傳來,他想也沒想立即就衝了過去。卻發現那個女人頭上冒著血跡,昏倒在狹小陰暗的浴室媊恁C
  葉默不知道她是怎麼摔倒的,甚至還將自己砸暈了,這種事情也許隻有她自己知道,不過她既然暈了,自己要不要幫她。
  葉默糾結了一會,不知道應不應該幫忙。
  忽然葉默想到,這還糾結什麼?現在殷思和艾妮都不在。她的衣服都已經自己脫了,這個女人應該至少四十多歲了吧,還是一個老女人,他又沒有什麼別的想法,這有什麼關係?再說了現在自己看也看了,要是弄醒她反而尷尬,還不如快點幫她洗了,穿了衣服就過去了。
  可是葉默用水球開始幫她清洗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完全錯誤了。在葉默想來,就算是一個沒有結婚的女人,但是四五十歲了,也肯定老了。可是現在看來,她哪堿O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她的肌膚甚至比宋映竹的還要白皙三分,胸前沒有絲毫的下垂,而且渾身上下除瘦了一些外,就好像是一個最標準的女人曲線模板一樣。
  葉默不敢再看,趕緊三下五除二的幫她清洗過後,拿出寧輕雪的一套衣服給她穿了上去。就連她頭上被撞破的地方,葉默也幫她去了傷疤。
  雖然她的臉上有一些易容的藥水,可是在葉默的神識控製下,那些藥水簡直太簡單了,三下五除二,全部清洗幹淨。
  葉默幫這個女人弄好後,再次將她抱到外麵放在靠椅上麵。然後一邊等她醒來,一邊卻在打量著這個平房的結構。
  這是一個很老式的平房,客廳很狹小,媊悗o分成了三個房間。看樣子她家還有兩個人,另外兩個人應該就是殷思和殷家了。如果不是知道這個女人還沒有結婚,葉默甚至都將殷思和殷家當成她的兒女了,現在看來,他們兩人應該不是她的兒女。
  思家,原來是這個女人起的名字,應該就是她思家了。葉默暗歎,這個女人也算是不容易,不知道她因為什麼原因流落到了美國。後來又因為種種原因,她過得並不是很好。
  葉默再次看向這個女人的時候,忽然呆住了。這不是顏姐?他有顏姐的相片。顏姐清秀恬靜,眉毛猶如月牙一般,可是這個女人的美不是這種。眼前的這個女人有一種憂鬱的讓人心碎的美,是嬌花照水還是弱柳扶風?
  剛才他急急忙忙的幫她洗浴完畢,根本就沒有注意別的,現在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美貌,竟然不下於洛影。或者說葉默竟然從她的容顏中隱約看見了洛影的影子,難道她和洛影有什麼關係?這不可能的。
  葉默正在猜測的時候,這個女人忽然睜開了眼睛。她抬頭看了看葉默,忽然想到了什麼,伸手一摸自己的衣服,立即臉上大變。一陣紅,一陣白,可見她內心是如何的不平靜。
  她在浴室看見自己腰部有幾個傷痕消失的時候,一時不敢相信太過驚駭,這才驚叫摔倒。可是自己現在竟然被洗幹淨了,還穿了衣服,不用想她也知道這肯定是葉默做的。
  “對不起,剛才事急從權我就幫你做了。”他看這女子仔細的盯著自己的衣服,隻好再說道:“我一時不知道你的衣服在哪堙A隻能拿了一套我妻子的衣服。”
  “你已經結婚了?”這女人的臉色漸漸的緩和下來,忽然問起了葉默的婚事。
  葉默點了點頭,“雖然還沒有舉行婚禮,不過也算是吧。”
  這女人明顯的誤會了葉默的意思,她以為葉默說的是沒有打結婚證,不過已經同居的意思。知道這事情後,她似乎忘了剛才浴室的事情,而是再次拿起那個手鐲看了又看,最後又忍不住落下淚來。
  

Snap Time:2018-10-24 13:44:28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