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五十八章靈氣的來源


    “啪”看見埃德爾有些走神,葉默一拍靠背椅的扶手,靠背椅的扶手立即被他拍碎,“埃德爾,我問你話,你沒有聽見?”

    “啊,聽見了。”埃德爾下意識的想爬起來,可是看見葉默的樣子又坐了下去。卻再也不敢想別的事情,開口說道:“那是因為幾年前,我得到了一個可以尋寶的動物。”

    “尋寶的動物?”葉默聽到這站了起來,還有動物可以尋寶?怎麼聽起來和修真界麵的靈獸一樣?

    “是,是……”看見葉默站了起來,埃德爾嚇得連忙說是。

    葉默擺擺手說道:“你繼續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尋寶的動物,說清楚點。”

    埃德爾連忙繼續說道:“那是一個類似狐狸一樣的小動物,哦,或者說它就是狐狸。據送那個小東西給我的人說,這是華夏梅內雪山的雪絨狐。”

    見葉默沒有接口,埃德爾接著說道:“原本我隻是因為雪絨狐可愛,倒也沒有在意,就將它留在了莊園麵。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它有尋寶的能力。有一天,因為我在朋友麵前顯示我的槍法,結果我一槍將雪絨狐殺了。”

    說完埃德爾還偷偷的看了葉默一眼,葉默心卻在想著他在梅內雪山遇見的那個純白色的小狐狸,不知道那個小狐狸是不是雪絨狐。

    正想到這卻發現埃德爾不說話了,他瞪了一眼。“埃德爾,既然是可愛的小狐狸,你這個蠢豬為什麼要殺掉?再說了,這和你的莊園有靈氣有什麼關係?再廢話。我馬上給你一個火球。”

    靈氣?埃德爾當然不知道什麼是靈氣,現在看見葉默發火,他嚇的連忙說道:“不是,不是,當時我就讓人將雪絨狐拎走,可是我的人說在雪絨狐的旁邊看見了一堆鑽石。我連忙去看了看,卻發現不是鑽石,沒有鑽石那麼硬。不過卻很是漂亮的乳白色晶體。後來我發現放這些晶體旁邊的植物好像更加的漂亮,而且那附近的空氣也要好很多,我就……”

    “你就怎麼樣了?”葉默心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埃德爾又是一個哆嗦,趕緊說道:“我就讓人將那些白色的晶體全部磨成粉末。然後和水攪拌在一起灌溉了我莊園其餘的植物。結果我莊園麵的植物都變得很漂亮,而且這麵的空氣經過測試也變得質量很高。甚至我在這住的時間長了,連頭痛的毛病也消失了。我就知道那白色的晶體是好東西了,可惜……”

    “啪”葉默再次拍壞了靠背椅另外一邊的扶手,怒聲說道:“可惜什麼?是不是你將所有的晶體都弄掉了?”

    “是。是……”埃德爾趕緊說道,冷汗已經落在了地上。

    葉默此時已經肯定那乳白色的晶體就是靈石了,真是可惜了,一個世界上如此的異物。竟然被一頭豬打死了。而那些靈石竟然被一頭豬研磨成了粉末。

    看見葉默的臉色非常難看,埃德爾連忙說道:“其實雪絨狐還有。在華夏的梅內雪山。我知道雪絨狐的能力後,立即就讓埃克森去梅內雪山了。”

    梅內雪山。雪絨狐?難道自己當初遇見的那個白色的小狐狸真的是雪絨狐?如果雪絨狐有這種本事,那麼就是在修真界也是一等靈獸啊,或者說這根本就是尋靈獸。

    可以尋找靈石的靈獸,這簡直太逆天了。葉默想到了他在梅內雪山殺掉的那個白人老外,好像他真的叫埃克森。幸虧自己殺了他,不然那個小狐狸落在他的手,可就糟了。

    想到梅內雪山,想到了雪絨狐,葉默立即就想起了那個讓自己失去第一次的宋映竹,想到了那火熱的帳篷,還有宋映竹火熱雪白富有彈性的肌膚。難道自己竟然一直沒有忘記她?甚至這個時候想起她,可是那個真的怪不到自己啊。不知道那個宋映竹現在怎麼樣了,葉默搖了搖頭,努力的拋開了這些想法。

    此時葉默已經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自己看見的那個小狐狸就是雪絨狐,第一因為雪絨狐很怕生人,卻不怕他。那因為他是修真者,在地球修真者沒有,唯有他是的,所以雪絨狐肯定是感受到了自己和別人的不同。還有就是那個山洞的靈潭,因為爆炸的原因,靈潭的石門被打開後,出現了裂縫,而雪絨狐也是第一個找到麵去的。

    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珍寶,如果這個雪絨狐跟隨了他,他找遍全球,誰就敢肯定他找不到更多的靈石呢?

    雪絨狐?尋靈獸?想到這,葉默恨不得立即就飛往梅內雪山。

    埃德爾見葉默不再說話,心更是惴惴不安。正當埃德爾為自己的命運感慨的時候,葉默忽然開口說道:“看在你說了這麼多對我有用的東西……”

    埃德爾心一喜,還沒有等他說別的話,一個火球就飛了過來。他臨死前最後聽到的一句話就是,“我就賞你一個火球,讓你少點痛苦。”

    離開埃德爾的莊園,葉默深感此行不虛,幾千萬美元對他來說是小事情,可是卻得知了雪絨狐的價值,這對葉默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收獲。

    不過領走的時候,葉默卻忘了問一下埃德爾為什麼要和殷思過不去了。

    ……

    梅西卡小鎮的華人後街,這一直是梅西卡小鎮最貧窮的地方,當然這也出過幾個富翁。大部分混出名堂的華人,有時候還會來華人後街支援一下這曾經的同伴們。

    不過也有例外,羅斯就是一個例外,他原本就是出身華人後街。後來混的有點樣子後,就直接忘了自己的根本了,不但將自己原來的名字劉羅四改成了羅斯,而且對華人後街的那些窮鬼很是看不起。

    雖然礙於華人後街一些熟人的麵子,他不得不招收一些在華人後街生活的雇工,可是這不是他的本來意思。

    此時的羅斯躺在梅西卡小鎮最好的醫院麵,接受補牙的手術。他知道葉默既然去了埃德爾那,就是有死無生的局麵。他也沒有辦法指望葉默能賠償他一點什麼,雖然他不指望葉默能賠償點什麼,可是因為葉默的出現,將埃德爾的事情攪渾了,這讓羅斯很是不安。雖然出了一百萬美元,可是羅斯還是決定派個人去表示一下歉意,並且保證肯定會讓埃德爾心滿意足的。

    ……

    華人後街一處低矮的平房麵,雖然有低瓦電燈的昏暗光芒,可是角落處依然看的不大清楚。

    平房麵的一個破舊的靠椅上麵,一個很瘦很醜的女人斜斜的靠在那。在靠椅的兩邊,還有兩名少女。

    一個金黃頭發的女孩,還有一個清秀的華人女孩,她們就是從‘meto’酒店趕回來的艾妮和殷思。

    現場顯得很是沉默,似乎沉默了已經好久了。

    殷思似乎感覺到那種沉默有些沉重,她主動開口說道:“姑姑,如果葉默出了什麼事情,我就是投訴到州長那,我也要投訴。如果不能投訴,我就和劉老四拚了。我現在想起來,肯定是他故意和‘黑手’埃德爾串好的,就是拿一個不值錢的東西訛詐我們。我真不知道我們家還有什麼好被他訛詐的。”

    靠椅上麵斜靠著的女人歎了口氣,好一會才說道:“思思,我們鬥不過人家。那個葉默、葉默……”

    這女子的聲音竟然猶如黃鸝般的動聽,聽她的聲音,她好像還是一個二八的少女,可是她的容顏卻已經是一個又老又醜的女人了。

    隻不過這女人說了幾個字後,似乎想起來了什麼,聲音越說越低,最後好像陷入了回憶麵。

    “思思姐,你說那個白玉神像真的沒有摔壞嗎?那為什麼別人要說你摔壞了白玉神像?”艾妮忽然說道,她心一直想問出來,隻是因為一直沒有機會,現在她有機會了,這才問了出來。

    艾妮不問,殷思還想不起來,現在艾妮一問,她立即就想起來了。是啊,那個白玉神像不管是真是假,自己親眼看見上麵一道裂縫的,怎麼經過葉默的手後,那些人都認為沒有了呢?

    “我也不知道,我是真的看見上麵有一條裂縫的啊,我肯定我沒有看錯。”殷思堅定的說道。這個裂縫關係到她無法賠償的一大筆錢,她怎麼可能看錯?這件事太詭異了。

    “對了,艾妮,你原先說去地下黑拳市場做什麼?”殷思因為姑姑的事情忘了問了,現在倒是想了起來。

    雖然艾妮打算等殷家得到獎金後再說的,可是現在殷思已經問了,她隻好說道:“家家要去黑拳市場參加梅西卡金腰帶拳擊比賽,所以我們去報名的……”

    “什麼?”殷思忽然站了起來,她臉色立即就變了。竟然讓弟弟殷家去打黑拳,那是要死人的,這個艾妮和殷家怎麼想起來的。她不敢繼續想下去,想也不想就衝了出去,艾妮看見思思姐衝了出去,趕緊帶上門,也跟了上去。

    (月票雖然很無奈,我缺還是不想放棄,繼續求一下月票!)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8 04:12:56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