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五十五章這件事還沒有完


    歡迎訪問【文趣吧-提供小說作品免費閱讀】 請牢記我們的域名: ,以便隨時閱讀小說《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第五百五十五章 這件事還沒有完

    葉默來到酒店的二樓,對著艾妮說道:“艾妮,你拿了我的錢,為什麼不幫我帶路呢?”

    艾妮本來就是處於惶急無助之下,正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現在葉默突然上了,她才想起了葉默是她的雇主,心更是著急。

    “對不起,葉先生,您先在外麵等我一會,我很就來……”艾妮知道自己很去不了,可是她卻知道那名白人男子是誰,最後說不定連葉默也被連累進來。

    “什麼事情?”葉默看了看艾妮和那名被打的女孩,走了過來,並且還問了一句。

    艾妮見葉默沒有離開,反而過來問什麼事情,隻好說道:“思思姐打壞了客人的東西,她賠不起,她,我……”

    葉默一聽就明白了過來,這個女孩果然就是那個殷家的姐姐叫殷思。看她身上穿的衣服,她似乎在這工作,隻是不知道怎麼將客人的東西打了,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還賠不起。”

    葉默突然插了上了,原本罵人的白人男子和那名中年男子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們反應過來後,葉默已經和艾妮說了好幾句話了。

    “你是誰?”那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葉默一下,有些不屑的問道。

    “我和艾妮認識,算是朋友吧,不知道她打壞了你們什麼東西,你們要打人?”葉默掃了一下這名白人男子和眼前的中年華人男子,隨意的說道。

    葉默很就發現了這白人男子的口袋麵還有一把手槍,而且在不遠的地方還站了兩名形態彪悍的家夥,估計是這個白人男子的保鏢或者跟班之類的。

    聽了葉默的問話,這中年男子忽然嘴角露出一絲譏諷,他放平緩了語氣說道:“殷思是我酒店的員工,埃德爾是我們尊貴的客人。殷思打裂了埃德爾先生的白玉神像,你說要不要賠?因為殷思是我的員工,所以我隻是需要她賠償十分之一而已,多餘的算我酒店倒黴。可是她連十分之一都不賠,你說我怎麼辦?如果她不願意賠償,我隻能讓她去坐牢了。”

    “羅斯先生,你明知道思思姐拿不出來錢,你還要讓她賠償一百萬,再說了,一個白玉神像能值一千萬?你這不是故意的是什麼?你是……”艾妮忽然大聲的辯解道,最後想說一句訛詐,可是看了看那名白人男子,這句話硬生生的被吞了下去。W  /

    “拿不出來錢?”叫羅斯的華人男子斜著眼睛看了一眼艾妮和殷思,隻是冷笑,卻不說話。

    葉默來了後,那名白人男子倒是沒有繼續罵殷思了,而是做了個眼色,站在角落處的兩名保鏢忽然擋住了下樓去的路。

    “什麼東西的十分之一就值一百萬了?”葉默忽然再次開口說道。

    羅斯冷笑一聲,“客人說值多少,就值多少。打了客人的東西不賠償,連下跪也不會嗎?”

    說完這句話,羅斯似乎感覺他不應該回答葉默,葉默算是什麼東西,敢讓他主動回答?他又掃了一眼葉默說道:“你和殷思是什麼關係?你是不是想賠償?如果不賠償,你問這些有個屁用?”

    葉默淡淡一笑:“我是想賠償,可是我還沒有看到東西,如果你說的東西確實值一百萬,我或許會賠償給你的。”

    “你……”羅斯不屑的樣子就更盛了,隻是他一句譏諷的話還沒有說完,就頓時卡住了。

    葉默手正拿著兩三疊嶄新的美元,一看至少是兩三萬。在他沒有反應過來之前,葉默手一揚,就好像變魔術一般,手的美元已經消失不見。

    羅斯的眼圈綠了起來,這個年輕人隨便就拿出了兩三萬美元,他肯定還有更多的。他那美元肯定是剛從銀行麵取出來的,還嶄新無比。

    那名叫埃德爾的白人當然也看見了葉默手的美元,眼同樣的一動,不過他很就將自己的貪婪掩蓋下來,隻是眼珠不停的轉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默看了這兩人的表情,心冷笑。就是兩三萬美元就讓這兩個家夥這麼貪念,他要說有一個值錢一千萬的白玉神像,就是用腳趾頭都可以想到那絕對不可能。

    艾妮看見葉默手的錢同樣的眼睛一亮,她想不通葉默衣服單薄,這些錢是放在什麼地方的。她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有這麼多錢,不過現在美國的大街上手有這麼多現金的人可不多了,別人都是用各種信用卡,隻有這個華夏人才會傻傻的拿這麼多的現金出來。

    不過艾妮很就知道這並不是好事,因為埃德爾也看見了葉默身上有錢。埃德爾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他在梅西卡小鎮的臭名可是無人不知。

    殷思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艾妮,艾妮的朋友她都認識,她不知道艾妮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一個有錢的主。

    不等羅斯說話,葉默卻接著說道:“你說我如果要賠償你的東西,你是不是應該將東西拿出來看看呢?至少要讓我知道損壞在什麼地方吧。”

    如果不是因為怕連累了艾妮和殷思,葉默早就殺了這個羅斯,甚至連那個白人埃德爾也一起殺了,那還有這麼多的麻煩。

    “哦,當然可以。”羅斯說完,立即轉身就從後麵的房間麵拿出了一個白玉神像遞給葉默,“就是這樣,這是埃德爾花了一千萬美元在一家拍賣會競拍回來的。是古羅馬的遺跡。”

    葉默冷笑,甚至都不用看就知道這隻是一個工藝品,應該是一種新式的玻璃做出來的。最多也不過十美元而已,或者隻有兩三美元。

    接過羅斯遞過來的玻璃雕像,葉默立即就看見了那個玻璃雕像的後麵有一道開裂的細線,估計羅斯說的損壞就是這個細線。

    這明顯是訛詐,可是這個殷思一看也不是什麼有錢人,他們為什麼要訛詐殷思?葉默看了看殷思,雖然長得很是清秀,也算是漂亮,可也不能說是絕色美女。像埃德爾和羅斯這種人,應該不會因為殷思的長相動這種念頭吧?

    放下這個想法,葉默將神識落在了手的玻璃雕像上麵。

    葉默好歹也是一個可以煉製法器的修真者,這東西在他手隻是揮手之間就被修複。他將那道開裂的細線去了之後,將玻璃雕像拿在手看了又看,這才說道:“羅斯,我沒有在這上麵看見任何傷痕啊,隻是一根頭發被我拿走了而已。是不是你看錯了,這個白玉神像在我看來完好無缺。”

    “完好無缺?完好無缺我吞下去,再給一百萬給你。”羅斯冷笑說道,說完他隨手從葉默手接過玻璃雕像,掃了葉默一眼,就要指出開裂的地方,讓葉默睜開大眼瞧瞧,不要睜眼說瞎話。

    殷思也是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這種謊話馬上就要被戳穿的,有什麼好說的?那道裂縫她親眼看見的,確實是有一道不小的裂縫痕跡。

    可是讓羅斯失望的是,他看了又看,卻沒有看到任何的裂縫痕跡。他不相信的將手的玻璃雕像調過來轉過去,可就是沒有看見任何的痕跡。難道真的是一根頭發?是他剛才看錯了?不可能啊,就算是他看錯了,別人怎麼會看錯?

    這不行啊,羅斯想到這手似乎沒有拿穩,手的雕像直接落了下來。一塊玻璃從這麼高的地方落在大理石上麵,如果不碎才是怪事。羅斯心暗自陰笑,就算是剛才沒有,現在落下來也有了,我不承認,你有什麼辦法?

    “啊……”羅斯手的玻璃雕像落了下來,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識的驚叫了一聲。

    可是讓羅斯失望的是,那雕像還沒有砸到大理石地板上,就被葉默一腳勾了起來,穩穩地落在他的手。

    葉默拿著玻璃雕像,冷笑著看著羅斯:“羅斯先生,這個雕像沒有任何問題啊,如果你落在地上,你可是要賠的哦。”

    羅斯呆呆的看著葉默手的玻璃雕像,他沒有想到這必殺的一招竟然失敗了。

    葉默再次將玻璃雕像遞給羅斯,“羅斯先生,如果你再落下來,就是你故意的拉。”

    羅斯臉色鐵青的將玻璃雕像遞給埃德爾,埃德爾也看了又看,手的雕像一點點裂縫都沒有,難道剛才真的是看走眼了。

    “既然看錯了,就算了。”埃德爾哼了一聲,既然他的這一招不行,就再想辦法。殷思一家都在梅西卡小鎮,他不怕飛了。倒是眼前的這個華人青年,他看起來好像很有錢的樣子,等會倒是不能放過他了。雖然他不在意這個華人青年手的兩三萬美元,可是既然這個華人青年可以拿出兩三萬,就說明他肯定有更多。

    “啊,就這樣算了,沒事了?”艾妮差點的尖叫出來。殷思也感覺好像在做夢一般,沒想到這樣一件大事竟然就這樣算了,她一時間竟然忘了應該說些什麼。

    聽埃德爾都這麼說了,羅斯也隻好狠狠的盯了殷思一眼說道:“埃德爾說算了,是他大人大量,算你走運。”

    葉默卻忽然插口說道:“羅斯先生,你弄錯了,這件事還沒有完。剛才誤會的隻是埃德爾的白玉神像事情,可是你打了殷思小姐的事情卻還沒有開始說啊。”

    (求月票!如果0點之前總票可以達到600,明天還是四更。超出600,哪怕601,也是五更。說起來多,其實隻差140票而已,扣除雙倍其實隻要70票就到了600了。如果0點之前有600 ,我就不睡覺了,碼字而已!)

    ......

Snap Time:2018-07-16 12:41:10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