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三十九章別人眼的葉默


    第五百三十九章別人眼的葉默

    “啊……我們已經到了武夷山?”顏雨抬頭看了看前麵的景色,忽然醒悟過來。(《綠色小說網》)怎麼一覺醒來,就已經到了武夷山?

    雖然顏雨有太多的疑問,可是她知道就算是她問,估計葉默也不會回答她的。昨晚她突然睡過去就有些古怪,盡管她涉世不深,但對一些奇人異事倒也了解一些,她也知道有些有本事的人不想別人刨根問底。

    所以顏雨醒過神來的時候,倒也沒有詢問什麼,隻是感謝了葉默一下,就帶著葉默前往武夷隱韻穀。

    隱韻穀很是偏僻,如果沒有顏雨帶路,葉默肯定他一個人找不到。就算是在武夷山,兩個人都走了好久。隱韻穀根本就不在景點區,好在兩人都不算是普通人。大約走了將近三個多小時,顏雨才帶著葉默進入了一處霧氣繚繞的地方。

    葉默來到‘蓮航靜齋’後,卻感覺這的環境比起靜一門來還不如,沒想到‘蓮航靜齋’的名頭比靜一門大,但是地盤卻這麼差勁。

    葉默看了一下,這果然有些敗落。弟子也顯得有些稀稀落落,可見兩個多月前的變故對這個門派還是有很大影響的。

    顏雨的師父是一個年約六旬的老婦,躺在一個木床上麵,臉色顯得有些蒼老和疲倦。她聽顏雨說梅師姐死了後,雖然沒有說話,可是葉默卻能感覺到她的悲傷情緒。

    “師父,這位是葉默前輩,是我請回來幫您治病的。”顏雨小心的擦了一下老道姑的眼睛,指著葉默說道。

    “葉默?”竟然是葉默,老道姑眼倒是多了一些光芒,雖然她掙紮著想坐起來,可是她的體力實在不允許她這麼做。《綠色小說網》顏雨連忙上前扶住了老道姑。

    葉默這個名字她聽過,對外隱門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鼎鼎大名的人物。雖然她重傷,但是參加大比的弟子和師妹回來後都說過隱門大比的一些事情,對葉默這個名字她不陌生。雖然她也知道葉默不能救她,可是對這樣一個連葫蘆穀都敬畏的人,她不可能不在意。

    “葉少俠,小雨不懂事,竟然勞煩你的大駕,老身實在是惶恐不安。”老道姑和顏雨不同,顏雨少不更事,竟然敢邀請葉默來幫她治病。要知道如葉默這種狠人,一旦不高興了,他隨時都可以滅掉‘蓮航靜齋’。

    可以說葉默這種凶名在外的人,不要說她‘蓮航靜齋’的底蘊根本比不上外隱六門。就算是‘蓮航靜齋’也是外隱六門之一,她也不願意招惹葉默這種人,況且現在她的門派還更加的沒落。可是現在當著葉默的麵,她總不能說不歡迎葉默。

    葉默有些無語,還少俠。他在外麵的城市呆的時間長了,實在對這些什麼少俠啊,前輩啊有些陌生了。

    葉默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不通人情世故的修真弟子了,他雖然不算是老奸巨猾,也可以看的出來老道姑對他似乎有些防備。

    同時他的神識也可以察覺到,這個老道姑受傷非常的重。如果不用‘蓮生丹’的話,要治療好她的內傷,肯定要耗費大量的真氣。葉默是一個不喜歡麻煩的人,再說已經從顏雨那得到了這麼多的藥材,還得到了‘天彤花’,到時候就給一顆‘蓮生丹’給她好了。

    “少俠這個稱呼不敢當,聽起來也有些別扭,如果你看的起我就直接叫我葉默好了。”葉默擺擺手說道。

    這老道姑卻依然說道:“葉少俠千萬不要這麼說,老身法號清言。清穗師妹,還不過來見過葉少俠……”

    葉默知道自己估計在清言的心已經定位成了一個隻靠武力解決問題的武夫了,隻好閉上嘴懶得去解釋。(《綠色小說網》)他也知道清言之所以要這樣對自己,不是她怕了自己,而是怕他葉默在‘蓮航靜齋’亂來。說不定此時她已經在埋怨顏雨不懂事了,連葉默這種人也敢帶回來。

    清穗這個道姑葉默見過,就是上次在鬼城參加拍賣會的一個四十來歲的道姑,地級初期修為。她見識過葉默的厲害,現在清言又這麼說,更是不會做出葉默不高興的事情,立即帶了兩名大弟子進來和葉默招呼。

    葉默歎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留在這的時間越長,這些道姑越不安。他看了看不知所措的顏雨,和站在一邊的清穗,隻好說道:“其實我這次來是因為得了小雨的好處,來幫一個忙而已。隻是為了幫助清言師父療傷,沒有別的意思。”

    “葉少俠,老身的傷勢,老身很清楚,也知道以現在的傷勢,是沒有痊愈的希望了。小雨和小梅執意要去尋找‘天彤花’,其實也不能徹底治好老身的傷。葉少俠是做大事的人,老身隻希望你能看在和小雨相識的份上,對我‘蓮航靜齋’照拂一二。”清言聽了葉默的話,趕緊說道。雖然她說話有些中氣不足,但是這幾句話還是一口氣就說了出來。

    葉默哭笑不得,難道自己的名聲在隱門就這麼差勁?這老道姑的話,他當然可以聽得出來。照拂一二是假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葉默是做大事的人物,不要來找我們‘蓮航靜齋’這個小廟的麻煩就可以了。

    我葉默就是大灰狼不成?可是和一個即將要死的老道姑有什麼好說的。她們怕自己,這很正常,隱門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自己在隱門的殺戮估計她也聽說過了。而且‘蓮航靜齋’比靜一門似乎還要活躍一起,很多的活動都參加了。不過葉默估計經曆了這次的事件以後,‘蓮航靜齋’應該學習靜一門的辦法了,就是不再多出山。

    顏雨也惴惴不安起來,她不是傻瓜,師父和師叔的表情已經充分說明,她似乎不應該帶葉默來到‘蓮航靜齋’。

    葉默也不想再多話,他拿出一顆‘蓮生丹’遞給顏雨說道:“小雨,這顆丹藥足以治好你師父的病了,拿著去喂你師父吃了。”

    “葉少俠……”清言不想自己的病沒有被治好,還欠了葉默一個人情。

    隻是她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來,就被葉默打斷了,“你經脈破損一半,而且丹田也有破裂的趨勢,如果不是我,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救你的命。”

    “……”聽了葉默的話,驚駭當中的清言強行將自己的話咽了下去,葉默碰都沒碰自己,就知道自己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敢說可以治療好自己。這也太離奇了吧,而且他的這丹藥又到底是什麼仙丹?

    顏雨心急師父的傷勢,已經將丹藥放到了師父的嘴。清言隻感覺到丹藥入口立即就化成了液體,然後自動的吸入了體內。

    “蓮生丹’入口後,清言立即就覺察到體內產生一種清涼之意,而且破裂的經脈自動的開始修複。在她心還在震驚的時候,葉默此時的話正好傳來,“清言師父,如果你現在可以進行周天運轉,我想你的傷勢最多隻有一個小時就可以恢複八成。”

    來不及細想葉默的話,清言已經開始運氣進行周天運行了。對於一個地級中期的古武修者來說,這點手段還是有的。

    大半個小時後,就算是不懂什麼的顏雨也知道師父的傷勢已經大大好轉了,隻要從師父的臉色就可以看的出來。

    一個小時後,清言長長的籲了口氣,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沒想到在這個傳聞中的葉默手,隻要一個小時,她的傷勢就全部去了,餘下來的隻是調養幾天而已。

    清言心更是震驚,沒想到葉默不但殺人厲害,救人同樣的厲害。可是此時她的傷勢已經去了,已經欠下葉默的一個人情,她趕緊下來對葉默說道:“多謝葉少俠救命之恩,老身倒是小人之心了。”

    葉默當然知道她說的小人之心是什麼意思,也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有什麼關係,隻要自己按照本心去做就好。

    顏雨和清穗連忙也來感謝葉默,葉默擺擺手說道:“既然清言師父的傷勢已經大好了,我也該走了,以後有緣再見吧。”

    看見葉默要走,清言和清穗卻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剛才兩人對葉默都很是防備,沒想到他真的是來幫忙的,沒有任何別的心思。

    “葉少俠,如果不介意,請用了午飯再走。這次幸虧你幫忙,可是我們也拿不出來什麼值錢的東西來,而且我們馬上就要搬走了,以後再要感謝少俠卻有些困難了……”清穗卻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葉默微微一笑,“我來是因為收到了顏雨的‘天彤花’,倒也不在意什麼報酬。不過這我看風景秀麗,也很隱蔽,為什麼要搬走呢?”

    “唉,我門兩個月前幾乎被人滅門,而且這次我弟子小梅出去也遭到了毒手。我想這個地方已經不適合我們居住了。”清言歎了口氣說道。

    葉默聽了這話心一動,自己的洛月城正需要大量的人口前去居住,不知道這個清言有沒有興趣帶自己的門人去洛月城。

    葉默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邀請,萬一被這些心驚膽戰的道姑又認為成自己圖謀不軌可就大大的不合算,想到這他隨意的問道:“不知道兩個多月前,貴門得罪了什麼人,竟然遭此橫禍?”

    ......

    

Snap Time:2018-04-26 23:41:09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