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二十三章治病


    閱讀設置 收藏感覺到睡意蒙朧。小曦慢慢的昏睡了過去。看著小曦已經睡下,小雲替小曦整理好被子之後,便出了房門。

    小曦以為自己會開心。右手的手指停留不動。,可是當看見他繞過自己的身旁離開時,那心竟然會陌名的出現一陣哀傷和心痛。本是有些微笑的臉,現在已經沒有微笑。而是有些難過。

    聽了小雲的話。枝生和於絲容的臉上苦楚。“難道小曦真的要恢複記憶了?”

    “小姐,想不起來就別想了。睡一覺。睡一覺,醒來之後就會好起來。”小雲心有些驚心動魄,因為小曦好像已經漸漸的在恢複記憶。可是現在看著小曦痛苦的樣子。小雲溫柔的眼神下,也替小曦揉著額頭/。“小姐,睡吧。”

    和小曦已經進了房門的小雲,扶著小曦躺在了床上。“小姐,會好起來的。別再難過,有一天會好運起來的。”小雲輕輕的扶著小曦睡下。一時間手有些控製不住,在小曦的耳旁輕輕拂袖那發絲。

    齊葶放不下的當然是自己的兒子李夢君。現在自己剛與自己的相子相遇,自己受傷昏迷,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現在生死。心有著這一種意念。一直要讓自己活下去,不能放手。不能停止呼吸。自己還有一個女兒還在,如果自己死了。女兒又要怎麼活下去。現在自己找到了失去二十年的孩子。他們兩兄妹不能成為仇人。

    “小雲姐姐,為什麼我看著他會心疼,為什麼他是陌生人,可是當他在離開我身邊的時候,我感覺到那失去的痛是那樣深深的刻在心。痛得自己好似已經無法呼吸。他是誰?為什麼我會對他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小曦像是自語,像是在問小雲。臉上暗暗的悲苦之下,有些若有所失的難過。

    “老爺,你說小曦她,會不會記起他。”於絲容此時不得不得擔心。因為從小曦那苦楚的臉上便可以看出,小曦現在很不開心。

    看著小曦現在已經沒事。狼也放心。看著她現在開心,狼的心雖然在痛,可是卻也在為小曦開心。自己要做的事,真很高興。狼對小曦點了點頭。便繞過小曦,托著重傷的身體,一步步的離開。

    他從自己的身旁離開。/小曦停了一下身子。便轉身看著他離開的背影/。那背影有些婆娑、有些淒迷。在眼前那背影越來越淡。越來越淡。直到看見的是一片白色。看著他已經離開。“好熟悉,好心痛。為什麼會這樣,看著他。我的心真的好痛。”小曦在心自語的說道。臉上也滿是那佘留的憂愁。

    看著小曦因為高興但卻又有些疼痛的梯狀了。小雲也有愕然。難道小姐她真的恢複了些記憶?“小姐,你想起了什麼?”

    “小姐,你還好嗎?”小雲追上了已經離開的小曦。在小曦的身邊,看著小曦的臉上那苦雨淒風般的神情。心也為小曦擔心。

    “沒什麼,爹。我忘記了。記不起來,我想睡覺。”小曦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已經疼痛到無法止境。憂心忡忡的臉上,苦苦的道了一句。便慢慢的轉身離開。

    “小曦她怎麼了?”於絲容接口問道,看著小雲臉上的難過和愁容。“老爺,夫人。剛才小姐睡下時,她說好像回憶起了以前的某些畫麵。隻是一閃而過,看不清。”小雲回道。

    大夫再次的認真診斷。許久之後,大夫又點了點頭。“可能會昏迷很久,現在是她自己在與死亡掙紮。她想活下來。”

    “小曦,找我們什麼事?”在房,三人都還有些驚魂未定。剛才小曦與狼的相遇。讓三人都已經有些驚恐萬狀。枝生見狼已經離開。而在小曦的臉上卻是難過。

    “沒事,但可能要昏迷一些日子。”大夫邊寫藥方邊回答了小雲。而在一旁枝生和於絲容看著小雲,欣慰的樣子點了點頭。

    “沒,沒什麼。隻是一些畫麵閃現的很,根本看不清楚。隻記得好像有人也像你一樣,曾經拂曉過我的發絲。記憶很模糊,隻能看見他的手,卻看不見他的樣子。不知道他是誰。我的頭現在好疼。”小曦有些揉著自己的額頭。讓自己可以減輕一些疼痛。

    大夫無賴的歎息,有些搖了搖頭。“老爺,夫人。現在情況還不好斷定。這位夫人的脈搏若有若無,可能會憂及性命啊。怎麼會有人下如此狠毒的手,將她打成如此重的傷。我想她能活下來,可能是因為心對一些事的堅持不懈。放不下一些事。”

    看著小曦和狼兩人都在在愛而苦腦痛苦。小雲知道這事情的一切原由。可是卻不能告訴小曦。隻能安慰著小曦。“可能是小姐你一時的感覺而已。如果過去一會,可能會好一些。小姐別多想了。”

    “這件事很能說會道說。如果真有一天小曦她恢複記憶,我們能做的也隻能盡量的減少小曦的痛苦。現在他們兩人相見就如同陌生人一般。剛才你也看出來了,小曦對他還是沒有任何的記憶。”枝生看著那門外,臉上愁緒的道。

    “如果有一天小曦恢複記憶,我真的害怕她會無法承受這打擊。”於絲容同樣的擔心,臉上苦澀。

    任誰也不會想到。小曦會出現在。而且與狼麵對麵的相遇。看著現在兩人的相見。可是小曦卻對狼毫無記憶。

    於絲容此刻也很提心。自己的女兒如果沒有他早就已經死了很多次。“是啊,大夫。她真的會有生命危險嗎?我們答應了他,要救活她。可若是她死了,我們可怎麼向他說啊。”

    “我沒有想,可是心卻不由自主的想要想起。曾經失去的那種感覺好像要找回來了。可是當要抓住時,他卻從自己手中的縫隙之間流失。這種感覺真的讓心很是不安。隻能放任他從自己的身邊擦肩而過。”小曦一步一步的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臉上像是失去什麼,很是痛苦。

    腳在身體,可是心卻不在自己的身體上。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離開。可是腳步卻不在自己的控製下離開。

    “大夫,她的傷勢如何?很嚴重嗎?”於絲容看著大夫已經診了這麼久,可是卻還沒有結果,心難免有些擔心。

    這一動作,小曦的腦中一片閃現。幾幕畫麵若隱若現的聘同在自己的眼。“我好像想起來了。”在腦海中閃現過的畫出,讓小曦心一驚。頭腦也有些疼痛。“哎,頭好疼。”

    狼繞過小曦的身子。在背對著小曦,眼落下了淚水。好想可以轉身擁抱著小曦。可是這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狼隻能將自己的心打碎,踏著破碎的心離開。

    “爹娘。我去照顧小姐。”小雲很的離開。看著小曦現在不高興的樣子。小雲有些不放心。便追上了小曦。

    小雲走進了這間客房內。“爹娘,這位夫人她沒事吧。”輕輕一聲問道,看著她受傷不醒,小雲同樣也替她有些擔心。

    “那,她會死嗎?”枝生不得不擔心的問道。這必竟是狼送來的人,“看他的樣子。她好像對他很重要。我們必須要救活她才行。這也算是報答他救我們小女之恩吧。”枝生無賴歎氣。

    “老爺,夫人。大夫來了。”在門外,一下人領著大夫走進了這客房內。然後便離開了這。

    “老爺,夫人。小姐她。”小雲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開口說小曦的事,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看著枝生和於絲容,臉上有些憂心如焚的愁皺的眉頭。

    “這麼說,她有救?”於絲容的臉上,有些言不出的高興,雙目看著床上躺著的齊葶。“命真的好脆弱,我們年紀相仿。可是命運待你卻是如此的殘酷無情。我們同是女人,你卻要經曆生死之痛。”【……第五百二十三章 治病 諾秋網文字更新最……】@!!

Snap Time:2018-07-17 19:58:25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