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一十九章再臨塞納


    您的位置:百書齋 > 最強棄少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臨塞納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臨塞納

    “靈潭入口本來在葫蘆穀的後麵的一處山穀之中,隻是我和封武到那的第二天,山穀忽然發生坍塌。而且是大規模的坍塌,我們趕緊避開,等再次去看的時候,那處山穀已經完全被遮蓋住。可以想象就算是靈潭還在,也被完全壓破了。”曾震俠有些遺憾的說道,從他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不能進入靈潭的遺憾。

    葉默心一動,立即就想到那山穀的坍塌應該和任平川有關係,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就是那次自己被困在古墓麵的時候發生的,想到這他再次問道,“難道挖不開嗎?”

    曾震俠有些奇怪的看著葉默說道,“那個山穀都已經完全坍塌,就算是挖開,靈潭也肯定是被壓的坍塌了。靈潭坍塌,就算是挖開了也沒有辦法進去找到那個晶石,更何況挖開一個山穀,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那個山穀盡在懸崖峭壁之下,機械設備根本就進不去,完全要靠手工才可以挖出來的。”

    葉默點了點頭,沒有繼續糾結這件事,隻是說道:“那曾兄你將那山穀的位置畫給我,如果有機會我倒是要去看看。”

    對這點小事曾震俠當然沒有任何疑問,立即將靈潭的位置畫給了葉默。

    “葉兄弟,你這邊沒有事情,我就放心了,我也要回去了。我留一個聯係方式給你,如果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的,葉兄弟你盡管吩咐。”曾震俠臨走的時候留下了自己的聯係方式。

    曾震俠離開後,葉默找到了許平。

    許平最近很忙,而且還顯得有些擔憂,他是古武修者,他當然知道葉默得罪過一些什麼人。

    “二哥你不用擔心,隻要再有一兩年時間給我,我完全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勢力。”葉默看出來了許平的擔憂。

    “可是我聽曾門主說你得罪了葫蘆穀,他們可都是一幫狠人啊。”許平的擔憂明顯的沒有因為葉默的寬慰而好多少,依然顯得有些擔心。

    葉默知道許平的擔憂在什麼地方,作為一個出身隱門的人。葫蘆穀確實讓他有擔心的理由。許平還不知道葉默已經滅掉了葫蘆穀,這才表現出對葫蘆穀的忌憚。

    “二哥你不用擔心,因為我最近得知了洛影的蹤跡,所以我要去找找看。我將你找來就是想讓你在流蛇建立一支軍隊,至於葫蘆穀,現在肯定不會來打擾我們,因為我已經滅掉他們了。”葉默之所以放心將流蛇的安全交給許平,一個是許平現在已經是地級初期修為。第二個是許平和他是結義兄弟。算是實實在在的自己人。

    “什麼?葫蘆穀被你滅掉了?”許平的反應和曾震俠一般,幾乎不敢相信葉默說的話。如果他是一個普通人,也許對葫蘆穀被滅掉還沒有什麼概念。可是他卻深知葫蘆穀的厲害。

    葉默沒有說話,許平反應過來立即就想起來了葉默的第一句話。馬上更是震驚的問道,“你說你要在流蛇建軍?”

    葉默點頭說道:“是的。流蛇沒有自己的軍隊是無法保護這的。流蛇我隻是建立一支守護軍隊,我真正建軍的地方現在還沒有確定。我今天會去看看一個地方,如果確定了,我再和你說。”

    對葉默來說真正建軍的地方應該是塞納,而且,他還想去塞納看看那個地方是否可以建立城池,是否適合居住。如果塞納可以建立城池的話,他不介意將流蛇的設施全部搬走。

    從內心深處來說,葉默不想將自己的城池建立在華夏的周邊。雖然他來自洛月。可是他的父母親人,甚至血液都是華夏的人。他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但是他建立城池的目的就是讓自己的人過的很好,生活的很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安靜地盤,沒有那些貪官汙吏。

    而葉默也知道一旦他的地盤繁榮昌盛了,各種問題肯定會接踵而來。有些強大國家的眼紅病也會犯了,甚至要找他的麻煩。除了這些。還有一點就是流蛇和華夏接壤,肯定有各種各樣的摩擦,最後禍起蕭牆也是有可能的。

    葉默是一個殺伐果斷之人,但是也是一個念舊的人。就算是建立起來了自己的城池,可是他身上的華夏烙印肯定已經烙下。所以他不願意和華夏起摩擦,更何況老韓和他關係還不錯。如果是建立在別的地方。他的地盤繁榮了,有人敢打他的注意,他就敢滅人的國家。

    可現實是他除了流蛇這個地方,竟然沒有好地方可去。地球發展了這麼多年,好的地方都已經被人占領了。從心底來說,流蛇這個地方可以建廠,但是作為城池的建立地,從一開始葉默就不是很滿意。不滿意歸不滿意,但是他還必須在這建城,他沒有地盤啊。

    “我沒有問題,這的事情就交給我吧,隻要隱門中人不出動,我相信我還是可以擺平的。”許平慎重的點頭說道,他知道自己的這個三弟不是簡單的人,就算是他要建立一個國家,他也會毫不猶豫的跟隨葉默去做了。

    ……

    葉默離開流蛇去塔克拉瑪幹沙漠之前,先去了一趟塞納。他很想知道獨狼在‘南青’的鬥爭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將權力緊緊的抓在手了。

    第一次葉默來這是坐飛機從斯蘭卡轉機的,這次葉默是自己過來的。第一次來的時候,塞納的外圍已經形成了一些簡單的商貿區,很多雇傭兵的家人都在這生活,而且還有滋有味。

    可是當葉默再次來到塞納的時候,他幾乎不相信這是第一次來的地方,這早已沒有了當初千龍頭在時的繁華。四處都破敗無比,殘牆斷壁淩亂不堪。

    葉默皺了皺眉頭,狼極搞什麼東西?這麼久了,竟然連一個區區的‘南青’都控製不了?

    “什麼人?站住。”葉默雖然早已看見兩名衛兵站在破爛的哨崗前麵,他還是走了過去,果然他剛到這就被攔住。

    “叫狼極出來見我。”葉默倒也沒有為難這兩名哨兵,直接報出了狼極的名字。

    聽了葉默的話,兩名哨兵倒是死死的盯著葉默看了好久,這才有些疑惑的問道:“你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這的機場已經關閉了,而且船隻也被控製了。”

    這兩個哨兵倒真的是很疑惑,到塞納除了飛機就隻有海路。如果從陸地過來,不說要經過幾片大的原始森林,而且還要經過土著的居住地。可以說這很難,更不可能和葉默這樣,身上連一根草都沒有的散步到這來。

    葉默正想將兩名囉嗦的哨兵踢開,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的小跑了過來。他走到近前,立即將兩名衛兵拉走,甚至連讓他們退後的話都沒有來的及說,就對葉默彎腰抱拳說道:“李三刀見過葉前輩。”

    “李三刀?”葉默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立即就想起來了。他是千龍頭的心腹,也是千龍頭雇傭軍的軍長,沒想到他還活著。當初葉默走的時候並沒有殺他,隻是交給了狼極而已。可是今天來沒有見到狼極,第一個居然見到了李三刀。

    葉默記得這個李三刀當初可是憨厚的很,現在看來也學會彎彎角角了啊。

    “狼極呢?怎麼沒有看見他過來?”葉默來就是想找狼極的,他很想知道塞納是不是適合居住,一旦塞納適合居住,而且地皮沒有問題的話,他很有可能將流蛇的設施遷移到塞納來。

    李三刀的神態恭敬的說道:“狼幫主已經在兩個月前去世了。”

    狼極死了?葉默心想狼極雖然被他打傷,可是他的修為在這也算是最高的,怎麼會突然死去的?

    看見葉默的臉色有些不愉,李三刀連忙說道:“狼極和另外幾個‘南青’的長老互相爭鬥,在一次打鬥中再次受了內傷,最後重傷不治。”

    葉默暗自搖頭,這狼極果然是誌大才疏之輩,竟然被別人打死了。既然狼極死了,葉默也沒有繼續去在意,而是問李三刀道:“狼極死了,現在‘南青’是哪些人在管理?”

    李三刀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小心的說道:“葉前輩請到麵一敘。”

    葉默立即就知道現在李三刀似乎還不是話事人,好像還有別人在管製他。

    葉默今天來是想考察一下塞納的,如果這不適合居住,他就在這練兵,如果這適合居住他就將流蛇的事業遷移過來。所以他現在不是很急,既然來了,就必須考察清楚才會離開。

    李三刀將葉默帶入一個很普通的磚瓦結構房子,外麵倒也有十幾名士兵在守護著。

    葉默有些奇怪的看著李三刀問道,“既然狼極走了,你也算是一個管理階層,‘南青’的會議大廳不是前麵的一處豪華大殿嗎?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李三刀歎了口氣說道:“南青’其實早就名存實亡了,現在的塞納被一個叫費南的葡萄牙人控製了,狼極也算是他打死的。如果我可以離開塞納的話,我早就走了。我不願意投靠費南,結果被打壓的很厲害。要不是我李三刀還有幾個心腹弟兄的話,費南早就殺了我了。不過就算是這樣,我如果不早走,遲早也會落在他的手。”

    (感謝古靈鳳凰50000幣打賞,晉級掌門,謝謝!!!感謝我是風沙沙萬幣砸票,謝謝!!!)

    ......

Snap Time:2018-07-20 13:11:34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