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零九章價值百億


    梁石國的臉色很是難看,這個葉默實在太囂張了。隻是他還不能不按照葉默說的話去做,葉默敢這樣,就說明他已經吃定了自己這邊幾人,或者說他完全有把握殺了餘下的三人。

    雖然很是不甘心自己的人被殺了,談判權還要落在葉默的手,但是梁石國此時卻沒有辦法選擇,最後還是按了一下桌子前麵的按鈕,對著上麵說了一句,“馬上將葉子峰帶過來。”

    做完這些,梁石國再次說道:“葉先生,我們誠心請你來談判,可是你一來就殺了我們二十七名精英,難道這就是你行事的方式?我‘北沙’也不是任人魚肉的存在,你葉默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但是也不能一個人將你整個葉家和你整個流蛇保護起來吧?”

    雖然表麵上已經妥協,可是梁石國心實在是不舒服。

    葉默淡淡一笑,“你誠心請我談判就不要動別的心思,我再說一句,不要威脅我。你‘北沙’厲害,但那是你們的事情,我葉默無意和你‘北沙’為敵,可是也不會怕了你們。”

    葉默明白,梁石國根本就不是一個服軟妥協的人,他之所以會這樣,不是怕死,而肯定是因為他們要和自己談的事情很重要。

    “你很囂張,不過如果你以為殺了夭四可郎就可以在我‘北沙’耀武揚威,你就錯了,夭四可郎根本算不上什麼,我陳墜同樣可以在極短的時間殺了他。葉默,我們‘北沙’無意和你成為死仇,不是怕了你,而是我們沒有利益糾紛,有一個盟友總比多一個仇人要好。”出乎葉默預料的是,這次說話的是那個中等身材鷹鉤鼻的男子,有著地級巔峰修為。

    梁石國聽了身邊這名男子的話,眉頭稍微皺了皺,卻沒有說話。在他看來。這話當然有些吹牛的成分,那個夭四可郎的厲害據說可以輕易殺了地級巔峰高手。

    葉默卻有些驚訝的看了看叫陳墜的男子。他不認為陳墜在說謊。因為夭四可郎確實隻有身法厲害而已,第一次和他戰鬥的人容易吃虧。但是一旦琢磨透了他的身法,他最多也隻是相當於一個地級中期的武者而已,甚至還不如。遠遠不如汪冷禪或者封武等人的底蘊深厚。

    葉默此時已經知道葉子峰進入了‘域外休閑’。他不讓讓葉子峰進來看見血淋淋的場麵,隻是掃了一眼梁石國說道:“讓你們的人現在就放了葉子峰,讓他單獨離開。”

    梁石國知道葉默的想法,毫不猶豫的再次按了一下通話的地方,放了葉子峰。葉默已經在這。留住葉子峰沒有任何意義,他明白這個道理。葉默當然也知道‘北沙’的主要目的在自己的身上,現在他沒有事情,‘北沙’還不敢講其餘的人怎麼樣。

    “好了,現在你弟弟已經離開。現在葉先生是不是可以和我們談判了?如果葉默先生願意和我們進行公開談判,就請進入見密室。”梁石國站起來說道。

    葉默微微一笑,也沒有點破梁石國不敢再居高臨下的意思。而是說道:“既然如此梁先生請吧。”

    連殺了二十七個人。包括四名玄級武者都沒有讓梁石國發怒,可見如果不是這件事非同小可,就是‘北沙’太過龐大,這些小損失根本就沒有放在眼。或許兩者都有。

    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好像外麵血淋淋的大堂更是和葉默無關。梁石國再次恢複了風輕雲淡的摸樣,將葉默引進了麵的小包間。

    小包間不大。充其量才十幾個平方而已。葉默一進來就掃到了三個攝像頭,確切的說是三個非常隱蔽的攝像頭,甚至還有一個針孔式樣的攝像頭。但是再隱蔽也無法從葉默的神識下逃過,他毫不猶豫的拿起三根金針直接將這三個攝像頭給毀了,這一切隻是發生在瞬間,和葉默一起進來的三人沒有一個人可以發現。

    雖然葉默不知道梁石國要將自己帶入這個有攝像頭的地方來談判幹什麼,但是他無論做任何事情,不喜歡留下尾巴。既然不知道,就直接毀了好了。

    “葉先生,我介紹一下,本人梁石國你已經知道。這兩位是陳墜和皮爾,希望接下來的談話大家愉快。”梁石國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身邊的兩人,並沒有說出他們的身份。不過葉默卻可以看出來,這兩個人在‘北沙’應該也有一定的地位。

    葉默直接坐了下來,開門見山的說道:“梁先生有話就直說吧,沒有必要浪費時間。”

    葉默知道,他已經和‘北沙’有了隔閡,就算是他再客氣也不會讓‘北沙’放棄對他的報複。但是他肯定,就算是‘北沙’要報複,也必須要殺了他葉默再說。

    ‘北沙’這個組織,葉默不但聽聞冬說過,而且韓在辛也說過。是一個野心非常大的組織,至少比他葉默的野心大的太多了。絕對不會因為區區二三十個無關緊要的人,去得罪葉默這樣一個高手。

    如果葉默沒有本事,梁石國早就拿下葉默了,哪還有轉彎抹角的綁架葉子峰。或者說如果葉默沒有本事,以‘北沙’的囂張,說不定都直接殺上流蛇了。

    ‘北沙’是一個國際組織,不是個人組織,不會以個人的熱血衝動去觸怒一個對他們組織沒有好處的厲害對手。就算是要滅了這個對手,他們也要在保證利益的情況下動手。

    所以葉默現在倒是不擔心北沙會報複他身後的人,至少在這個談判沒有結束之前,在葉默沒有被殺之前,應該不會報複。

    “那我就直接說了,葉先生,前段時間河封遠家的事情,我想葉先生應該知道吧?雖然葉先生沒有出麵,可是我們知道那件事應該和你的‘洛月藥業’有關係。”梁石國說完盯著葉默看著。

    葉默心冷笑,這件事沒有必要否認,以‘北沙’的實力要在背後查出這件事是他葉默一手策劃的肯定沒有任何疑問。

    “不錯,遠家是我做掉的。”葉默淡然說道。

    “好,我就欣賞葉先生這種敢作敢為的性格。”梁石國拍了怕手說道。隻是他的話鋒立即一轉,“遠智容也算是我‘北沙’的一個外圍成員,當然他要和你的‘洛月藥業’作對,是死有餘辜。我們有一樣東西因為一些原因當時暫時放在遠家,後來我們卻沒有在遠智容身上找到這件東西。”

    梁石國說完直接盯著葉默,他想從葉默的表情當中看出葉默心的所想。

    葉默冷冷一笑,心說以老子曾經築基期的神識修為和堅強心智,如果讓你看出來了什麼東西,我也不用修真了。

    果然看了一會梁石國發現並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隻好繼續說道:“後來我們以為那樣東西落在了政府的手,可是經過我們調查,那東西並不在政府的手,就是說這東西肯定是被人拿走了。所以,我們今天將葉先生找來,想要問問葉先生是不是看見了這件東西。”

    葉默心一動,他大致猜測到梁石國說的東西,應該就是他在遠智容的飛機殘骸邊找到的那個金黃色箱子的東西。不過他聽了梁石國的話,心立即就明白了,為什麼當初錢方翰看著遠智容坐飛機離開卻不阻攔了。原來高層麵,也有‘北沙’的人,不然梁石國怎麼會說他們知道這東西不在政府的手?這‘北沙’果然是可怕之極,簡直是無孔不入。

    “不知道梁先生說的是什麼東西?”葉默皺了皺眉問道,他的表情表現的不但是絲毫不知道,甚至還有些不耐煩了。

    梁石國心一沉,他可以說閱人萬千,心機深沉之極,不然上麵也不會將他派來負責這件事。可是他卻沒有從葉默的表情上麵得到任何答案,其實隻要他從葉默的表情上得到了答案,就算是葉默不交出來,他們肯定有別的辦法。怕就怕這東西根本不在葉默的身上。

    如果是別人,直接抓起來強行逼供,但是此時梁石國才明白上麵為什麼不這樣做,而是讓自己通過別的辦法了。想抓葉默,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想到當初自己以為要殺葉默實在是太簡單了,葉默修為再厲害,也不過才二十來歲而已。可是經過不久前的事情,梁石國才感覺自己太幼稚,甚至他感覺自己綁架葉子峰給葉默施壓也不是一個好辦法。如果再來一次,他梁石國肯定是直接去流蛇和葉默開城談判。

    隻是機會隻有一次,現在他聽到葉默問過來,隻好說道:“那個黃金箱子麵有一個拳頭大小的三角晶石,看起來有些像鑽石,但是那絕對不是鑽石,而是一種礦石樣本。這東西對別人沒有任何用處,隻對我們‘北沙’有用。如果葉先生可以找到這塊礦石,我們‘北沙’願意出一百個億的美元購買。”

    葉默心一驚,就算是鑽石也遠遠不值這個價錢啊,這晶石竟然這麼值錢?到底是什麼東西?當初自己得到這晶石的時候隨便就丟在戒指麵了,也沒有去查,看樣子倒是要好好的查看一下了。

    既然這東西這麼值錢,就必須要從梁石國這弄清楚這個晶石到底是做什麼用處的。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07-17 00:47:13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