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零五章一吻中的思念


    八一中文 › 都市小說 › 最強棄少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一吻中的思念

    一秒記住【八一中文網】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個小時後,被打斷雙腿的麥灑帶著外麵一個營的士兵倉惶而去。麥灑雖然是這次事件的負責人,但是他也不敢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就真的動武。他隻是來威脅和施壓的,卻沒有想到流蛇的這個葉董事竟然如此果決,毫不猶豫的殺了他們十幾人。

    他為了威脅‘洛月藥業’就範,還殺了一個人立威。可是轉過來自己這邊的人立即就被人家殺個精光,如果不是留著他回來傳話,說不定現在他就不是斷手斷腳了,而是一個死人。

    當然這不是讓他最害怕的,他最驚駭的卻是那個葉董事是怎麼殺了他這邊十幾個人的?他甚至連看都沒看到,這太詭異和恐怖了,這種事情必須要盡報告給總統大人。

    直到許平拎著麥灑走了好久鬱妙彤都沒有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雖然她知道葉默厲害,但是卻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厲害到這種地步,抬抬手就殺了十幾個人,連眨眼的時間都沒有。

    葉默比起當初自己剛遇見的時候,又不知道厲害了多少倍了。

    當然,這還不是最讓她震驚的,最讓她震驚和擔心的是葉默竟然真的敢殺盧瑟國的士兵,還這樣光明正大的殺。

    “葉總,這樣會不會讓盧瑟國憤怒,和我們流蛇來一個魚死網破?可是我們沒有戰鬥力啊。”鬱妙彤總算是清醒了過來,她雖然沒有明說,但是那意思葉默卻是明白,就是你一個人再能打,可是人家要是來一個國家的軍隊那又怎麼辦?或者別人發動空襲又怎麼辦?

    葉默淡淡一笑,雖然鬱妙彤說的有可能,但是他絕對不會讓這種可能發生。至於去殺了邊境一個團的人,也算是威脅麥灑。這不是他殺不掉,區區一個團,他還是可以殺掉的。隻是這不是他的目的,就算是要殺,他也可以輕易殺了這個團的團長,甚至直接殺上盧瑟國的最高指揮室。

    “不用擔心,流蛇的事情我自己去處理,到時候月華姐要購買大量的材料,你和藏總配合一下就可以。”葉默決定還是自己去一趟盧瑟。

    這種事情宜早不宜遲,葉默也不想真的打起來,那樣對流蛇沒有任何好處。這種事情最好是在不驚動任何國際組織的情況下辦妥,否者對流蛇並沒有多大的好處。‘洛月藥業’隻是一個商業機構而已,這樣一個商業機構和一個國家進行糾紛,很明顯是不智的行為。

    如果葉默真的強大到一定的地步還好,哪怕隻是築基,這這種不利就完全可以忽略了,但是葉默現在卻沒有這麼大的實力。

    葉默因為晚上要去盧瑟國,所以回來有些事情要問一下寧輕雪。他一回來就被各種事情絆住,連和寧輕雪親熱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是問她一些事情了。

    吩咐鬱妙彤和虛月華全力準備建城後,葉默回到了住處。寧輕雪似乎早就知道他會回來一趟,已經等他多時了。

    “輕雪……”葉默剛進入房間說了兩個字,寧輕雪就衝上來摟住了他,同時用嘴堵住了他的嘴唇。

    葉默更是摟緊了寧輕雪,兩人一直分多合少,寧輕雪早已遏製不住內心對葉默的思念。那柔軟和潮濕讓葉默沉迷在了其中,那溫暖和有力讓寧輕雪無法去自拔......這一吻整整吻了半個小時,兩人才喘了口氣,呆呆的互相凝視著。

    “你又要走麼?”寧輕雪眼盡是不舍,她不想葉默總是跑來跑去,她想葉默一直和她在一起。她雖然喜歡有一個安逸自在的地方,但是如果為了建城讓葉默太過辛苦,她寧可不要。

    “對不起,輕雪……”葉默想起了自己陪寧輕雪的時間如此至少,還有宋映竹的事情,一時間他的內心充滿了愧疚。

    寧輕雪伸手攔住了葉默的嘴唇,搖了搖頭說道:“其實我隻要和你一起就好了,如果建城的事情太過辛苦,就算了吧。”

    “不是,建城對我來說並不辛苦,而且我也希望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地方。我總不能帶著你去深山隱居吧,所以建城勢在必行。”葉默堅定的說道。

    寧輕雪沒有繼續勸說,隻是點了點頭,既然葉默決定了,她就不能拖後腿。

    “其實,我說對不起你是另外一件事,那天我……”葉默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將他和宋映竹的事情說了出來。

    “她人呢?”出乎葉默預料的是,寧輕雪問起的竟然是宋映竹。

    葉默搖了搖頭,“她應該走了,我想她以後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我隻是感覺對不起你和洛影……”

    葉默說的是自己心想的,他確實感覺對不起洛影和輕雪,至於宋映竹,葉默有一種感覺,她應該不會再來找自己報仇了。說不定她都以為自己死在那個墓地麵了,雖然想起和她之間的恩恩怨怨有些唏噓,可是葉默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嗯……”寧輕雪沒有繼續詢問宋映竹的事情,隻是趴在葉默的懷不說話。葉默不知道寧輕雪心在想什麼,是不是生氣了,一時竟然找不到應該說的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色已經昏暗的時候,葉默耳邊才傳來寧輕雪輕柔的猶如一片雲彩一般的聲音,“我晚上想陪你……”

    葉默心頓時流過了一條暖流,他怎麼能不明白寧輕雪的意思。以她的矜持可以說出這種話,是因為在她心隻有葉默而已。宋映竹的事情她甚至提都沒提了,她的話已經表明了她的心思。

    葉默捧起寧輕雪的臉再次吻了下去,“輕雪,我說過,一定要風光的將你迎娶上門。如果找不到洛影,我們‘洛月城’建好的時候,就是我們洞房的時候。”

    “嗯……”寧輕雪已經迷失在了這夜色之中。

    其實還有一句話葉默沒有說出來,他不是不想和寧輕雪同房,而是太想了。可是他心還隱隱有一絲希望,就是那一天可以找到大量的天材地寶,甚至是靈石,這樣他和身邊的人就都可以修煉到築基了。

    可是築基之難葉默很清楚,在洛月大陸一千個修士麵最多隻能有一個可以築基而已,更別說地球了。築基的機會本來就少,而寧輕雪的資質又好,如果有機緣很有可能築基。但是一旦他在寧輕雪築基之前拿走了她的純陰之氣,再築基就更難了,他不想讓寧輕雪這細微的機會丟失掉。

    不過這些話他卻不想跟寧輕雪說,他怕她有了心理負擔。葉默估計‘洛月城’沒有個幾年是建不好的,如果幾年後他還是沒有找到可以晉級的藥材,那麼就不用再等了,還是安安穩穩的和心愛的人廝守一生罷了。

    “對了,輕雪我想要問你的是後麵那些國外的異能者有沒有找過你?”葉默想起了今天來找寧輕雪的主要事情。

    “沒有,又一次好像有一個人去渝州了。後來被薏霏發現,但是薏霏卻沒有抓到他。”寧輕雪回過神來,搖了搖頭說道。

    葉默點了點頭,這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結束,但是既然自己已經回來了,就不用擔心了。

    和寧輕雪在一起吃過晚飯後,葉默離開了流蛇,他去邊境看了一下盧瑟駐紮的軍隊。那些人沒有絲毫要撤走的痕跡,甚至還有十幾個偵察兵要潛入流蛇偵查。對這些偵察兵,葉默毫不猶豫的殺了。

    ……

    此時盧瑟國總統海默單的辦公場所外麵戒備森嚴,麵更是氣氛緊張,盧瑟的陸軍總司令默罕傑,國防總管尤金、還有那個被許平廢了的麥灑也躺在一副擔架上參加了這次小範圍聚會。

    尤金身材矮小,兩眼微微鼓出,隻是頭頂已經凸了一半。他盯著麥灑鼓著眼睛說道:“你說的是真的?他真的在一秒鍾時間不到可以殺了我們十二名士兵?而且還說晚上要來這?”

    躺在擔架上麵的麥灑額頭不斷的有冷汗冒出,可是現在他卻無法擦去。他聽了尤金的話,連忙急切的說道:“我一個字也沒有撒謊,他真的是這種人。我懷疑他是傳說中的巫師,雖然我知道這很荒唐,可是事實是他真的給了我這種可怕的感覺。”

    “哼,讓我二十四小時退兵?我盧瑟國雖然小,但也不是一個普通商人可以欺負的。敢殺我的兵,我不但不退兵,而且明天我就直接駐軍流蛇。尤部長,難道你也相信有巫師這種事情……”說話的是默罕傑。他身材高大,是盧瑟國的陸軍總司令。而且他說話的口氣也很強硬,最後一句話已經有些不滿,在他看來這沒有什麼好商量的,直接駐軍就好。

    對尤金問來問去他甚至有些煩了,區區一個打架比較厲害的家夥而已,聽說華夏有很多這種單打獨鬥都很厲害的人。但是他再厲害,能厲害過軍隊嗎?

    海默單聽了幾人的話,眉頭皺的很厲害,半晌才說道:“那個葉董事應該來自華夏吧……”

    尤金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那個葉默正是出身華夏,現在有關他的資料還在調查之中。”

    (第二更,月票依然沒有到前十五,我繼續努力!)

Snap Time:2018-06-24 15:32:29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