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零四章誰在威脅


    第五百零四章 誰在威脅

    “盧瑟在流蛇邊境再次增加了軍隊,並且在軍隊的護送下派來了兩名企業管理人員。聖堂最新章節http:// 要求全麵接收我們的‘洛月藥業’,限令‘洛月藥業’原來的管理人員二十四小時之內離開流蛇,但是技術人員必須留下來,現在是方南和鬱總在和他們周旋。”虛月華擔憂的說道。

    竟然這麼不講道理?葉默甚至不相信虛月華所說的。

    “你是說他們收回流蛇的同時,還要沒收我們的公司甚至連帶技術人員?”葉默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虛月華點了點頭,剛才盧琳說的很清楚。

    葉默冷笑,如果盧瑟國隻是要他們讓出流蛇還說的過去,畢竟這是別人的地盤。可是他們竟然連自己的人員和公司都要接收過去,這也太霸道了。這明顯的就是知道他‘洛月藥業’不是在華夏注冊的,或者說‘洛月藥業’的老總沒有資格和他們盧瑟國扳手腕了。

    “這件事就交給我了,月華姐,你和輕雪商量著建城的事情。二哥和我去就可以了。”葉默立即站了起來,心不怒反喜。他當然不會認為盧瑟真的敢如此霸道,這種條件騙誰呢,這擺明了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啊。

    很顯然盧瑟對‘洛月藥業’覬覦了,他們要奪回流蛇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洛月藥業’。但是他們先將價格開的高高的,然後等‘洛月藥業’還價。葉默估計最後說不定他們還會同意和‘洛月藥業’分紅股,然後軍隊撤出流蛇。

    但是他們同意,不代表他葉默也同意。既然他們要立威,我就來個反立威。

    看著葉默走出去,虛月華有些不大明白,她對葉默的了解沒有寧輕雪對葉默的了解多。寧輕雪卻明白了葉默的意思,而且她也知道葉默的手段,隻是有些話她不能說出來,隻能對虛月華說道:“月華姐,葉默既然讓我們商量建城的事情,我們就聽他的吧。”

    ……

    葉默還沒有走到樓下,一聲槍響就打破了這棟大樓的寂靜。

    ‘洛月藥業’一樓的大廳,兩邊的人正在對峙。盧瑟國的人不多,隻是來了十來名武裝的士兵,和兩名看起來似乎是談判的代表,或者是領頭的人。鬱妙彤這邊除了她和方南、藏家嚴等人外,羊九也帶著十幾個人護住了這。

    地上躺著一名治安隊的成員,小火正一臉悲憤的盯著對麵十幾名拿槍的盧瑟國士兵。

    不過從這些士兵不屑一顧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們根本沒有將手無存鐵的‘洛月藥業’的人放在眼。就算是打死了一個人,也沒有被他們放在心上。

    “不要開槍。”一名沒有拿武器的盧瑟男子連忙舉手說道,但是表情卻完全沒有在意他們已經開槍打死了一人。

    也許在他們眼,他們代表的是軍隊,‘洛月藥業’哪怕生意再好,也不過是一群商人或者是普通的民眾而已。這些人在他們的威懾下,還不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了。打死一個人隻是立威而已,又不是有意的。

    “葉董……”

    “葉哥……”

    葉默一來,鬱妙彤和方南等人紛紛上前打招呼,不過每個人臉上都很是憤怒,但是他們沒有槍,隻能將憤怒表現在臉上。葉默心暗怒,他知道這些人來立威,然後增加談判籌碼,但是沒想到他們敢殺人立威。

    “閣下就是‘洛月藥業’的葉董事長嗎?我叫麥灑。聖堂http:// 剛才我們的士兵槍走火了,我表示非常的抱歉,但是我們肯定會給遇難者一個交代。這件事我代表盧瑟國軍方表示歉意。”為首的那名盧瑟男子語氣很是誠懇的說道,似乎他的人真的是不小心走火的。

    葉默心冷笑,立即就知道今天這些人果然是來立威的,是來探測‘洛月藥業’底線的。一旦‘洛月藥業’太慫,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派士兵強行占領這個地方,真的是要強行收取‘洛月藥業’了。如果‘洛月藥業’強硬,就商討合作的事情。之所以先殺一人,還口口聲聲代表盧瑟軍方,其實就是為了表達自己的實力和決心,爭取更大的利益而已。

    說白了,他們不是怕‘洛月藥業’,而是怕‘洛月藥業’將事情鬧得太大,在國際上造成影響。

    葉默表情平靜,不置可否,沒有說應該或者不應該的事情。雖然‘洛月藥業’這邊很多人知道,這是盧瑟國的施壓,而且就算是他們處於葉默這個位置,也沒有辦法說什麼,畢竟別人都是全副武裝的士兵。而‘洛月藥業’卻沒有任何武器裝備。

    見葉默沒有說話,鬱妙彤氣憤的說道:“他們好不講道理,明明故意殺人,還說是不小心走火。這些人不但要我們離開流蛇,還要我們讓出‘洛月藥業’。”

    “鬱總,流蛇本來就是我們的地方,現在我們要在這駐軍,你們當然要讓開。對於我方士兵的走火,我們已經公開表示道歉了,甚至還會做出一定的補償。”麥灑隻是說了給死去的那名青年一個補償,卻一句話都沒有說‘洛月藥業’的人離開也有補償。

    “放屁,我殺你們一個人,再給你一些補償行不行?”鬱妙彤很是憤怒,她感覺自從自己離開黑幫後,就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

    麥灑見葉默始終沒有說話,心開始冷笑,這個姓葉的原來是個慫包,這樣就好辦了。現在他聽了鬱妙彤的話,臉色立即一沉說道:“鬱總,話不是這樣說,這是我們的地方,我們的軍隊在這殺人其實也沒有什麼,我們隻是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提出補償。並不是做錯了什麼,如果你們一定要覺得我們做錯了,那就沒有話說了。我們在流蛇邊境有一個團駐紮,現在在流蛇外圍的也有一個營的士兵。隻是為了不引起流蛇的恐慌,這些人暫時沒有進入流蛇而已。”

    “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鬱妙彤冷冷的說道,葉默沒有說話,她是絕對不會退縮的。

    “如果你一定要這樣認為,也無不可。”麥灑流利的說道,就是連葉默也很是佩服這家夥華語的精通。

    鬱妙彤冷哼一聲:“流蛇是你盧瑟國的?我怎麼聽說這是無主之地。東漢末年這是一個叫光禾的部落生存的地方,後來因為這沒有良田,四處是荒山,又缺少水源,所以在這生存的人都漸漸的搬走。一直到一百年前,盧瑟的一個亡命之徒逃到了這,在這聚結了一群土匪開始在邊境搶劫,漸漸的形成了流蛇寨。估計你們說這是你們的地盤,也是因為那個土匪是你們流蛇的人吧。”

    “你強詞奪理。”麥灑明顯的不了解這些,甚至氣的有些無法說話,他身後的士兵更是將手的槍再次舉起。

    葉默眼睛一亮,竟然還有這個典故,鬱妙彤怎麼不說?不過葉默轉念就想清楚了。不是鬱妙彤不說,是因為那個土匪的事情,這已經被默認成為盧瑟的地方了。或者說如果不是‘洛月藥業’在這興起,這個地方沒有任何人會在意。

    想到這,葉默立即說道:“鬱姐留下來,其餘的人都退出去。

    雖然不知道葉默的意思是什麼,但是所有的人還都是退了出去。

    葉默見所有的人都出去了,這才譏諷的對麥灑說道:“你竟然敢在我的地盤殺人,你有種啊。”

    麥灑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葉默手已經飛出十幾根亮芒,一閃而逝。

    “這套金針我用了不少時間了,現在便宜你們這些垃圾了。用軍隊來威脅我,你盧瑟區區彈丸之地,還不夠資格。”葉默的語氣冰冷,如果不是怕將自己的地盤弄髒,他直接用風刃了。

    “撲通……”葉默的話音落下後,連續的倒地聲音才響起。

    麥灑呆呆的看著身後的十二名士兵,全部是眉心一點暗紅,竟然在瞬間就被眼前的這個葉董事長殺了。

    瘋了,這個人瘋了,麥灑心認為葉默已經瘋了。竟然敢公然殺了他們國家的十幾名士兵,這等於公開向他們盧瑟國挑戰了。他一時還沒有想清楚,葉默是怎麼殺的這些人,或者說一時還沒有想到這點。

    “你……”麥灑呆呆的指著葉默,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葉默坐了下來,抬手再次是一根金針射出去,麥灑身後的那名助手模樣的男子再次被射殺。

    “我什麼?我留你一命,回去告訴你們的主事人,今晚我會來拜訪他的。如果二十四小時之內你們不將邊境的部隊調走,就直接來收屍。滾吧!”葉默對這個耀武揚威的麥灑很是不屑。他知道這家夥就是來嚇唬‘洛月藥業’的,一般的一個普通的公司那還敢和一個國家對抗,哪怕是再小的一個國家。被他們這樣一威脅,還不乖乖就範。

    葉默感覺這個世界你不殺人就是別人殺你,你退了一步,逼迫你的人就進一步。如果這些盧瑟國的士兵沒有殺人,隻是來威脅一下,葉默也許隻是將這些人打殘廢扔出去,可是既然他們既然先殺人了,他就不客氣了。

    “二哥,等會麥灑離開的時候,讓他將盧瑟的那些垃圾屍體都帶回去,麥灑的雙腿和雙手一定要打斷了。”葉默不理呆滯的麥灑,直接對許平說道。

    ……

    @w

Snap Time:2018-01-18 18:10:59  ExecTime: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