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零二章比你快一厘米


    第一卷 第五百零二章 比你一厘米

    小說名:最強棄少

    作者:鵝是老五  收藏:加入我的書架

    第五百零二章比你一厘米

    任平川看著跳出山洞的葉默,臉上露出怒色,他沒有想到葉默竟然絲毫都不理會自己說了半天的話,甚至連先天都不在意,還對自己動手。聖堂最新章節

    “你竟然不想要晉級先天?”雖然盡量壓抑自己的怒火,可是任平川依然怒不可遏。

    葉默彈了一下手的飛劍,冷聲說道:“先天?我也見識過,也沒什麼了不起的。燕京就有一個先天高手,到時候我去問問他是怎麼回事就好了。何必留在這個烏煙瘴氣的地方,惡心也惡心死小爺了。好好的一個風景勝地,被你們這群垃圾弄得如此肮髒。”

    似乎根本就沒有在意葉默的後半句話,任平川皺了一下眉頭說道:“絕不可能,外界天地元氣稀薄,根本無法將內氣修煉到大成境界,怎麼可能出現先天?除非他有食屍水狼。可是食屍水狼除了葫蘆穀的雪山之水可以養活之外,別的地方都沒有辦法養活。”

    還有一點任平川沒有說出來,就算是有食屍水狼,如果不能領悟先天規則,一樣的無法晉級先天。他閉關十八年一樣的沒有辦法晉級先天,最後還是從葉默的飛劍當中領悟了先天奧妙。當然,這些話,他是不可能告訴葉默的。

    “可是燕京有一個叫潭角的就晉級了先天,雖然修為不如你,不過他也算是一個高手了。”葉默沒有說他和譚角動過手,他很想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任平川冷冷一笑,“無知,那叫先天?如果我沒有預料錯誤的話,那個潭角晉級先天後最多隻是和項名王差不多吧。而且他的壽命還無法提升,晉級先天後,壽命會提升一個甲子。如果我上次晉級先天不是因為被炸彈炸傷,我的麵孔會年輕很多,因為我的壽命會提升一甲子。”

    不等葉默繼續詢問,任平川繼續說道:“先天晉級辦法有很多種,第一就是靠不斷的修煉,打通任脈和督脈,將自己的內氣提升化為大成境地。聖堂最新章節這種辦法我用了十八年,甚至還有食屍水狼的幫助,依然沒有成功。第二就是在內氣已經接近大成境地之後,尋找頓悟機緣……”

    似乎感覺到自己透露了依靠葉默飛劍頓悟的秘密,任平川忽然改口說道:“沒有食屍水狼之血的幫助,想要到內氣接近大成是絕無可能。那個潭角采用的很可能是外界遺傳下來的一種殘缺辦法,就是偽先天。偽先天也算是先天的一種,一旦穩固下來,確實遠遠高於地級巔峰修為的高手。”

    看了一眼還在聽的葉默,任平川的手慢慢的伸進了蓋在身上的布下,見葉默絲毫沒有在意,任平川仍然繼續說道:“先天高手的主要標識不是任督二脈已通,而是形成氣海,而偽先天因為無法形成氣海,隻能將內氣存儲在任督二脈之中,所以說偽先天其實和地級武者沒有多大的區別……”

    任平川話音未落,手就按了下去,葉默站立的地方突然塌陷了下去。同時任平川雙手在椅子上麵一按,整個人飛身而起,雙手對葉默的頭頂拍了下去。強大的內氣拍在了葉默的頭頂之上,緊接著就是‘哢嚓’一聲,猶如鐵籠合攏一般的聲音響起。

    任平川肯定這一下暗算,葉默絕對逃不了。隻要將葉默關在籠子麵,葉默就是天大的本事也是自己的盤中餐,他就不相信抓住葉默了,在自己的酷刑之下,葉默還敢不說出來。

    可是任平川的內氣剛剛全力而發,就感覺不大對勁。因為剛才那一瞬間隻有十分之一秒還不到,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一股淩厲的殺意就直接朝他的肋下而來。

    任平川暗道不好,自己剛才拍中的應該是葉默的殘影。他來不及細想葉默是怎麼逃出去,甚至還對自己進行反偷襲的,趕緊在空中改變了身形,想要躲過這一劍。

    可是葉默既然動手了,哪還會讓任平川躲過去,這是他唯一的機會。任平川現在身在空中根本就沒有辦法得力,而且他還是重傷。萬一讓他再次落在地上,自己就肯定處於逆勢。

    “轟”的一聲,任平川哪怕在空中,他依然一拳崩飛了葉默的劍氣,隻是讓葉默的劍氣在他的肋下劃出一道血痕而已。

    可是這完全在葉默的預料之中,他前麵兩劍之所以隻用了八成的真氣,就是為了這最後的一劍。葉默根本就沒有打算這空中偷襲的一劍就可以殺了任平川,如果先天真的如任平川這麼厲害的話,哪怕是沒有雙腿,身受重傷,一樣的是一個恐怖的存在。

    任平川心憤怒無比,本來是他暗算葉默的,沒想到這小子奸猾似鬼一般,竟然沒有落入陷阱。而且還反過來暗算他任平川,甚至還趁他沒有落地的時候來暗算他。

    葉默沒有理會任平川怎麼想的,他是不可能再給任平川落地後機會的。任平川沒有腳,而且還受傷,現在又在空中擋了他一記偷襲,可以說在落地前的這短暫眨眼的時間,是他最虛弱的時候。

    這個機會身經百戰的葉默怎麼可能不抓住,他聚結了十成的真氣,手的飛劍帶起一道巨大的劍練,卷起漫天慘白的劍光,殺意無限的連人帶劍同時朝任平川劈了過去。

    葉默知道這一下是他孤注一擲,如果任平川還留有後手的話,他葉默今天就葬身此地。他現在賭的就是任平川根本沒有後手,他肯定不會想到自己等的就是這一瞬間。

    任平川氣的七竅生煙,此時他當然知道葉默的想法,就是想在自己落地借力之前要幹了他。不過這也太小看他任平川了,他一個先天高手,就是在空中沒有辦法借力,就算是先力已去,或者就算是已經受了內傷,也不是葉默這樣一個普通武者可以對付的。

    任平川以最的速度聚結起一拳,再次對葉默席卷而來的人劍轟去。他留有了部分的餘力,這部分的餘力就是等他和葉默這一下交鋒後,他肯定會落在地上,那麼他就可以借助這餘力再次借力,給葉默致命一擊。

    他相信,葉默這一劍和他的前兩劍一樣,都是孤注一擲,用了全身的力氣,沒有任何的後繼之力了。

    “轟……噗……”葉默帶起的飛劍再次和任平川的拳頭撞擊在一起,可是這次飛劍這次卻並沒有被拳頭擊飛,而是直接削斷了任平川的手臂,在任平川的腰部劃出數寸深的一條血口。

    不好,任平川臉色一變,落在地上同時再次一拳擊出,葉默被擊飛,任平川臉色蒼白如紙的坐在原地。

    丹田一陣陣的翻湧傳來,葉默立即吐出一口鮮血,不過他卻鬆了口氣,雖然他也已經受傷,但這次的計劃可以說百分之百的完美成功。

    “好奸詐的小子,你竟然保存了實力。上次你都麵臨被殺了,你竟然還沒有拿出百分之百的實力,難道就是為了今天一下嗎?”任平川沒有去止血,他知道就算是止血,今天他也是輸的一遝糊塗。他沒想到葉默竟然如此奸詐,冒著被殺的危險還留有了兩成實力。

    葉默冷冷一笑,沒有說自己最近實力再次上了一個階梯,隻是提著飛劍冷冷的盯著任平川。他留了兩成的實力終於在最後的時刻建功了,雖然這一戰險之又險,但是畢竟成功了。

    想到任平川的可怕,葉默依然心有餘悸,可以說如果任平川不是想要偷襲他,將他自己置於空中,今天一戰他葉默不一定就可以贏。沒想到這老東西沒有了雙腿,甚至還受了重傷,依然如此厲害。

    如果他不偷襲自己,或者是自己沒有晉級一小層,那麼今天一戰不容樂觀啊。想到這葉默倒是有些感謝宋映竹了,不是她自己說不定還真的難以晉級。

    任平川眼閃過極度的不甘,他才晉級先天幾天時間,竟然從斷腿到喪命都是和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有關。這年輕人心機竟然如此深沉,幾天前就隱藏了實力,直到今天才突然爆發,讓他根本就想不到。

    如果他知道葉默隱藏了兩成的實力,最後就算是受傷,也不會丟了一隻手,而且還到了致命的地步。

    任平川吐出一口鮮血,盯著葉默說道:“你是怎麼知道我要偷襲你的,如果我不知道這個,我死不瞑目。”

    葉默遠遠的離開任平川,雖然自己受傷不重,但是萬一這家夥臨死前拚命一擊,吃虧的是自己。現在隻要和這老家夥消耗時間就行,然後不時的一個火球和一個風刃過去就好了。

    聽到任平川問起這件事,葉默淡淡一笑,“你知道我有精神感應力,還敢如此大意。我就在想你椅子上麵的那個灰色按鈕是做什麼用的,而且我一隻盯著那個灰色的按鈕。哦對了,我還有一個小法術叫禦風術,你的手距離那個灰色按鈕還有一厘米的時候,我已經施展了禦風術,同時對你動手了。”

    看見任平川臉色越來越難看,葉默心情越來越開心,他忽然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笑著說道:“要說剛才的偷襲,我比你還要那麼一厘米哦。我一直在等著你按那個按鈕,還好,你總算是聽話,按下了那個按鈕,嗯,並且成功偷襲了我的殘影。”

    任平川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口烏血噴出。

    葉默看見任平川吐血,臉上的笑容愈發開心了,“任穀主,你放心的死吧,葫蘆穀我會讓它在隱門中除名的,這點你別擔心。對了,先吃我一個火球。”

    聽了葉默的話鬱悶無比的任平川再次看見一個火球過來,眼露出更是驚駭的目光,竟然有這種法術?他眼睜睜的看著火球穿過自己的胸口,依然還不敢相信。

    (距離前十五隻有三十多張月票了,我們繼續努力!!!)

    ......

Snap Time:2018-01-19 13:33:19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