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百章你來了


    最強棄少-正文 第五百章 你來了

    剛才葉默為了救她竟然沒有出來,現在宋映竹用腳趾頭都可以想到葉默被山石塌方埋了。這種山石坍塌,再加上那個河恐怖的惡心魚,葉默不用想也出不來了。

    按說葉默死了自己應該高興才對,可是宋映竹心沒有絲毫的高興,她站在這雪山腳下,看著前麵依然在咆哮的山石流,心竟然有了些淡淡的哀傷。她不想為葉默哭,可是她卻無法忍住自己的眼淚。

    為什麼要為一個仇人哭泣,為什麼?她不明白。

    體內似乎還殘留著葉默的溫度,手還有一顆夜明珠。昨夜兩人還在一起纏綿,今天就隻有她一個人了。

    仇已經報了,恩沒有辦法再報。雖然沒有他自己活不了,可是他終究是自己的仇人。雖然他是自己的仇人,可是他終究還是自己的男人。

    宋映竹想到自己的男人,她有些呆滯。她在這山腳整整坐了一天一夜,她在這山腳整整哭了一天一夜。她不知道是哭她宋家的仇總算是報了,還是哭那個死去的男人。也許兩者都有吧,她此時已經沒有辦法明白自己的心思。

    直到第三天白天,她才蹣跚的離開了這。饑餓對她來說已經不是最折磨的事情,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做的是對還是錯。

    如果她不整天想著報仇,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事情?

    過去的就過去了。最好永遠不要想起來。宋映竹喃喃說道:“以後再也沒有宋映竹,宋家的仇我已經報了,我要走了。”

    一個蹣跚的身影漸漸遠去,慢慢的消失在梅內雪山的外圍。

    ……

    那轟隆隆的巨響傳來,葉默立即就知道不好,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那土石落在頭上的狀況葉默還是非常的清楚。

    他知道如果這個時候還不走的話,就沒有機會再走了。葉默抓起木板,剛想丟下去,可是他卻發現那個下來的石梯已經被泥土沙石頭淹沒。

    葉默想也不想。立即沿著相反的方向扔下木板,果然和他預料的沒錯,他剛踏上木板,那些怪頭尖牙的魚類就將木板吃的一幹二淨,不過此時葉默已經在木板上借到了力氣,落在了對麵的石壁之上。同時他飛的用手的飛劍插入石壁,控製住了身體。

    土石不斷的落下來,有很多打在了葉默的身上,有些巨大的石頭落了下去。砸在河麵上,濺起的水花甚至都可以打到葉默身上。

    葉默趕緊再爬了一些距離。拿起飛劍速的在石壁上挖洞。如果是平時,他肯定舍不得用飛劍挖石壁,可是這個時候,他已經顧不得了,小命要緊。

    葉默剛剛挖好一個存身的石洞鑽了進去,更多更大的石塊就落了下來,從他眼前擦過,可以想象隻要他慢了一點點,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要被這潑水一般的山石打下去。

    又是一陣“轟隆隆……”的巨響,越來越多的石塊落了下來。葉默心一沉,他知道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了。他感覺整個山體都在震動,再過一會,他都懷疑自己的這方石壁是不是一樣的會坍塌下去。

    不行,這樣下去肯定不能自救,葉默速的拿起飛劍在山壁當中挖著。他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外麵坍塌的聲音似乎小了一些。但是轟隆隆的聲音仍然不斷的傳來。葉默估計自己此時應該在山腹的中間了,真是晦氣,一個古墓竟然是這樣一個機關。不知道宋映竹是不是已經出去了,葉默歎了口氣,最好以後兩人不要有交集。可是內心深處又有另外一種糾結,宋映竹好歹也算是他的女人了,他根本就不想自己的女人和別的男人有什麼瓜葛。

    “是不是太霸道了點。”葉默自語的說了一句。不過立即就拍了拍頭。現在他的小命還不知道怎麼樣,想這些有的沒的做什麼?

    外麵的聲音似乎小了不少。葉默正想停下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挖的石壁竟然已經穿了。眼前是一個居然是一個巨大的峽穀。或者說是一個四麵甚至頂上都是石壁,中間是地下河一小段的峽穀。

    好古怪的一個地方,葉默小心的爬了下來,他沿著這段地下河轉了一圈,發現這地下河麵也偶爾見到一些那種惡心的魚類,隻是沒有外麵多而已。這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竟然有這種醜惡的東西?

    這個地方就好像一個箱子一般,如果找不到出去的路,隻能在這種地方被活活閉死。

    葉默又沿著地下河的四周轉了兩圈後,找了一個地方,繼續開始挖掘。他知道,如果不將這挖穿,他是無法出去的。

    隻是葉默沒有用自己的飛劍挖了,雖然飛劍不可能挖壞,但是葉默還是以防萬一。這可是他唯一的法寶,甚至是他半條小命所在。萬一挖到另外一個峽穀,說不定他還要靠飛劍飛出去。

    好在戒指麵的長刀短刀,長劍短劍多的很,都是不錯的兵器。一般玄級武者的兵器葉默都懶得收,他收回來的都是一些地級武者的東西。

    一邊療傷修煉一邊挖掘,這對葉默來說已經成了習慣。好在他戒指麵吃的喝的都有。一個星期後,葉默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同時他的修為果然和他預料的一般,再次晉升了一個層次,來到了四層中期,隻差一步就可以直接跨入後期。

    心情愉悅之下,葉默更是加緊了挖掘的速度,又是一天後,他再次將這一處石壁挖穿,來到了一個新的峽穀。

    所不同的是這處峽穀竟然可以看見天空,葉默心一喜,現在他已經可以踏劍飛行,隻要看見天空,說明他已經脫困了。他隨時可以踏劍飛了上去。

    葉默站在所挖的懸崖邊,長長的籲了口氣,總算是活下來了。雖然沒有得到晶石,畢竟也沒有送掉小命,而且修為也晉升了一個小層次。

    可是葉默還沒有踏上飛劍,他就呆住了,自己站的懸崖下麵一片狼藉,甚至還有些許的磚石瓦片,眾多的殘肢斷臂。

    這個地方他太熟悉了,就是幾天前剛剛逃離的葫蘆穀。挖來挖去竟然挖到葫蘆穀的地盤了,葉默的神識掃了下去,葫蘆穀麵全是屍體,甚至他連項名王的腦袋都看見了。

    葉默心一喜,那個炸彈真的是厲害,葫蘆穀果然被他給滅了。

    不過葉默立即就再次頓住了,他沒有看見任平川,就是說任平川走了。沒有炸死任平川?葉默的驚喜立即就消失不見,任平川才是他的大敵。他寧可葫蘆穀隻炸死一個人,那個人就是任平川。

    可是任平川又不會飛行,他怎麼走的?隻是任平川不會飛行他葉默怎麼知道?先天的本事他沒有見識過,那個潭角肯定不是真正的先天。

    葉默雖然猜測任平川不會飛行,但一個先天高手想要從這處懸崖深穀麵逃出去,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吧。

    葉默一個禦風術落在了葫蘆穀狼藉一片的廣場上麵,他的神識再次仔細的掃了一遍,確實是沒有發現任平川的屍體。不過葉默也同樣沒有發現一個活人,這不可能啊。

    當初葫蘆穀的弟子雖然大部分都在廣場,但是依然有一些沒有出來,那些沒有出來的弟子,就算是要死也要等到以後餓死吧?怎麼這才幾天就一個沒有了?難道這還有別的出路?

    葫蘆穀的大殿被炸彈炸坍塌了一半,可是麵依然可以進去。葉默拿著飛劍走進了大殿,同時神識全部外放。任平川不死,他心就有一個疙瘩。

    而且他沒有辦法修煉到練氣五層甚至練氣六層再來找任平川的麻煩,因為這沒有資源,不是想晉級了就可以晉級的。這次之所以可以晉級一小層,還和宋映竹有關係。

    葫蘆穀的大殿顯得有些蒼老,葉默走進大殿,一個人都沒有。看樣子葫蘆穀的弟子確實是一個都沒有了,葉默心愈加的疑惑,難道這還有一個出口不成?

    大殿的正中間正中是一個約兩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麵放著一個普通的黑漆木椅,木椅背後卻是雕龍圍屏。這個圍屏比起木椅來要豪華的太多了,方台兩旁有六根高大的普通木柱,每根大柱上盤繞著一個非常古怪的動物。

    葉默看見這種動物,心立即一動,他見過這種動物。這木柱上麵雕刻出來雖然顯得很是威風,可是這東西真正看起來卻是非常的惡心。就是他幾天前和宋映竹在那個河水麵看見的那種怪魚。

    這種惡心極了的怪魚竟然被葫蘆穀公然刻畫在了大殿麵,葉默實在是想不通。難道這怪魚是葫蘆穀養的?還是這怪魚代表什麼東西?

    葉默的神識掃了出去,大殿後麵兩百米的地方是一處石洞,石洞似乎有些古怪。葉默轉入後殿,直接朝著石洞走過去。

    忽然他停下了步伐,甚至想立即轉身就逃。

    “你來了。”一個蒼老無比的聲音傳來,葉默隻感覺頭皮再次發炸。竟然是任平川那個老家夥,這老家夥不但沒炸死,還在這等他。他是怎麼知道自己要來的?要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逃不出去,他根本就不會來這。

    可是自己的神識一直外放,依然一直到了距離他隻有幾十米的地方才發現,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第四更送到,老五今天夠意思吧......)

    ......

Snap Time:2018-01-18 04:15:32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