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九十二章慘烈一戰


    第四百九十二章慘烈一戰

    任平川手長棍帶起的狂暴勁氣似乎將整個廣場都帶的震動起來,就算是旁邊已經退到很遠的葫蘆穀弟子都被這種勁氣壓的有些無法喘息,更何況首當其衝的葉默。(《綠色小說網》)

    龍卷風一般的狂暴壓來,葉默心一沉,他知道任平川是想讓他兩條腿徹底的廢掉。可以肯定如果被這種狂暴勁氣襲中自己的雙腿,就算是自己馬上成了築基修士,也無法恢複。

    此時的葉默再也顧不得自己的殺手了,明知道此時祭出飛劍不能傷害任平川分毫,可是葉默還是毫不猶豫的祭出了飛劍。同時聚結起全身的真氣,雙拳對著席卷而來的龍卷風勁氣轟了出去。

    他祭出飛劍襲擊任平川的目的就是阻斷這源源不斷的內氣,他看的出來任平川這次的怒火,如果不將他的雙腿化成粉碎,他的勁氣是不可能收回去的。如果任平川的勁氣不收回去,這樣源源不斷的對他壓下來,他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擋住。

    這還是任平川不想殺他,如果要殺他的話,他整個人都會被壓成肉餅。

    “轟……”

    葉默的真氣和任平川的勁氣撞擊在一起,卷起漫天的碎石和巨大的爆裂聲。這種動靜對修真者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可是對世俗武者來說已經是聲勢驚人了。

    “禦劍……”任平川驚駭出聲,他竟然看見了葉默手的飛劍帶著詭異的路線朝他刺來。他不是汪冷禪,他當然看的出這飛劍是一種配合內氣的力道控製的。

    竟然有東西可以控製自己的兵器按自己的想法攻擊對手,任平川心已經是驚濤駭浪。他瞬間就收回了繼續發出去的勁氣,手的勁氣變換成數道和葉默的飛劍不斷的撞擊在一起。

    葉默的飛劍帶著真氣在神識的控製下攻擊敵人,不要說此時葉默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是全盛的時候,他的飛劍也無法傷到任平川。《綠色小說網》

    任平川的內氣不斷的撞擊在葉默的飛劍之上,他感覺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力量和控製能量。最後任平川竟然閉起了眼睛,一種明悟從他的心頭升起,兩手更是不由自主的和葉默的飛劍交鋒。

    很顯然他隻是在葉默的飛劍上麵領悟一種東西,如果不是這樣,也許葉默的飛劍早就被他抓住了。

    “蹭蹭蹭……”葉默給這股強大的勁氣衝擊出更遠的地方,再次撞擊在石壁之上。

    葉默感覺自己的雙手要承受不住的開始斷裂,盡管大部分勁氣被擋住,他的雙腿也依然被壓的蹲了下來,一種骨骼斷裂的脆響再次傳來。

    葉默大駭,連忙拿出‘蓮生丹’再也顧不得是多少,全部倒進了自己的嘴。

    “哢嚓……”葉默剛將丹藥倒進嘴,他的手就立即全部斷裂,手的玉瓶落在地上。又是幾聲‘哢哢’作響,葉默再也控製不住腿骨的斷裂,坐倒在地。

    雖然‘蓮生丹’療傷的一流丹藥,但是畢竟不是仙丹,‘蓮生丹’的藥效迅速的發揮出來,隻是剛剛開始修補葉默的骨骼,就立即又被壓斷。

    葉默心暗自慶幸自己的飛劍出的早,那股勁氣已經沒有了後繼的威力,如果不是他當機立斷出飛劍,隻要任平川不斷的湧出內氣,他的雙腳和雙手已經完全粉碎了。

    飛劍,葉默剛想到這,臉色就變得很難看。他的飛劍不是在對任平川造成威脅,任平川明顯的閉上眼睛坐在地上,在從他的飛劍麵領悟什麼東西。這個老東西,葉默想也不想,立即就收回了飛劍。

    可是任平川卻依然不變的坐在那兩手不斷的劃動,這老東西頓悟了。葉默想到這,心一驚,如果任平川頓悟晉級先天,他那還有命在?

    葉默再也不願意讓任平川繼續頓悟下去,顧不的他依然斷裂的手腳,控製飛劍,強行的急刺而出。(《綠色小說網》)飛劍快速的穿過任平川的肩膀,帶起一蓬血跡。可是任平川卻依然不顧的坐在那,兩手不斷的比劃。

    一股強大的氣勢突然從任平川身上湧起,葉默心一驚,他開始晉級先天了。原來晉級先天的聲勢是這麼大,看樣子潭角應該不是先天,或者有別的原因。

    就在葉默想繼續祭出飛劍的時候,項名王一聲大喝,“穀主要晉級了,葉默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我們一起衝上去殺了他。”

    不要說葉默現在已經是身受重傷,就算是他沒有受傷,麵對這麼多的高手,他也很是夠嗆。葉默看的出來,這些圍攻他的葫蘆穀弟子比起汪冷禪帶的那兩個地級高手要強多了,更何況還有一個不亞於汪冷禪的項名王。

    “噗噗……”數聲劍刺血肉的聲音響起,葉默帶起飛劍已經同時殺了五六名玄級和地級的高手,可是他的內氣和神識也消耗的太厲害。

    又是‘噗’的一聲響,項名王的長劍直接穿過葉默的胸口。

    葉默的真氣運轉之下,‘蓮生丹’藥效迅速的化開,可是他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哪怕有數顆‘蓮生丹’也架不住這種傷勢。更何況在戰鬥之中他的傷勢還不斷的增加,葉默知道當他真氣完全耗盡的時候,就是他喪命之時。

    飛劍八成是在對付項名王,隻有兩成在對付其餘的人,可是葉默身上的傷越來越重,而他體內的‘蓮生丹’藥效卻越來越稀薄。當他的一隻手可以動彈的時候,‘蓮生丹’的藥效徹底的消失不見。

    難道就要死在這嗎?葉默心閃過一絲絕望。

    此時任平川忽然一聲長嘯,身上的氣勢陡然攀升,葉默心更是一沉,就算是任平川不晉級先天,他都無法走脫了。現在任平川如果晉級了先天,他更是雪上加霜。更不要說他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

    梅內雪山啊,沒想到自己當初從付氏兄弟口中得知的地方,竟然要送掉自己的性命。

    剛想到付氏兄弟,葉默心忽然一動,他伸手從戒指麵拿出一個木箱,想也不想他就將木盒丟給了項名王,“我的傳承,你收好了。”

    葉默見項名王已經接下木箱,立即說道:“項名王你手的是炸彈,讓你的人住手,不然我就讓炸彈馬上爆炸。”

    葉默手拿著一個遙控器,這顆炸彈當初是他從付氏兄弟手搶來的,沒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場。雖然他不知道炸彈的厲害,但是這炸彈既然是付氏兄準備對付自己的,就說明肯定不差。

    就算是自己死了,也可以拉上整個葫蘆穀陪葬,至少不用擔心這些家夥去流蛇去找他的家人朋友報仇。

    項名王下意識的抓住了木箱,有些吃驚的看著葉默手的遙控器,幾秒鍾後才緩緩的說道:“你一個古武修者,竟然用炸彈這種低下的手段?”一時間竟然忘了問葉默他是從什麼地方拿出來這個小木箱的了。

    葉默坐在地上冷冷一笑,“你一放下手的炸彈我就按下引爆按鈕,不信你就試試。炸彈又怎麼樣?修煉古武就不能用先進點的手段嗎?”

    項名王不知道是因為擔心葉默真的按下按鈕,還是別的,他表情自若的說道:“葉默,如果你以為這顆炸彈可以奈何我項名王,你就錯了。就算是你有一個衝鋒槍,我也肯定你奈何不了我。如果你識時務,就交出你的傳承和手的遙控器,然後自盡。我保證不找你家人的麻煩。”

    葉默很想譏諷回去,可是丹田一陣的火熱疼痛傳來,他再也忍不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他知道就算是項名王不找自己的麻煩,他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可惜了,‘蓮生丹’已經用完。

    葉默也知道項名王沒有瞎說,如果這隻是一顆普通炸彈的話,也許最多隻是讓項名王受傷,或者說最多隻是殺了項名王一個人而已。此時他隻能希望這顆炸彈不一般了。

    見葉默沒有說話,項名王還以為葉默默認了,他正打算小心的要將炸彈放在一邊。不過他剛剛動作,葉默就冷淡的說道,“項名王,如果你敢將炸彈放在一邊,我馬上按下引爆按鈕。

    項名王臉上現出怒色,可是他還真的不敢不聽葉默的。萬一這炸彈不一般,他將炸彈扔出去,整個葫蘆穀的基業就毀了。

    葉默此時卻暗自聚結真氣,他隻要一點點真氣就可以了,可是真氣就是聚結不起來。

    “項名王,讓你們葫蘆穀的人全部都退到大門邊上去,不然我就不客氣了。”葉默一邊聚結真氣,一邊冷冷的說道。一旦項名王的人退到一定的距離,他就有機會飛劍遁走。

    項名王有心不想這樣做,可是麵對葉默的威脅,隻能恨恨的對旁邊的葫蘆穀弟子說了句退回來。他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和葫蘆穀的基業開玩笑。

    任平川的氣勢越來越磅,葉默心暗自著急,他知道,任平川突破在即了。急切之下,葉默一咬舌尖,噴出一口血跡,強行聚結了一口真氣。然後想也不想就召集飛劍落在他的屁股下麵,直接衝上了峽穀的頂端,從白雲間隙迅速穿出。

    在葫蘆穀的弟子還沒有醒轉過來之前,葉默已經按下了手的按鈕。他知道一旦任平川醒來,他就再也無法逃走了。

    “哈哈,我終於晉級先天……”任平川的驚喜大笑的話音未落,一陣滔天的巨響在穀中響起。

    “轟、轟、轟……”驚人的爆炸聲在葉默的身後響起,夾雜著刺眼的亮光,讓葉默感覺到一陣陣的暈眩。

    葉默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飛劍,直接在飛劍上麵暈了過去,飛劍猶如一個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墜入了瀾滄江。

    ps:感謝所有訂閱的朋友,感謝天山晴雪和火非離萬幣砸票,感謝無線朋友的訂閱和月票還有積分的支持,老五琢磨著明天應該加更了!順便求一張月票!

    ......

    

Snap Time:2018-06-18 21:29:38  ExecTime: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