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九章有些奇怪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精彩小說盡在【著筆中文網】記住我們的網址:

    黑衣男子的臉色愈發難看起來,他手的兩根鐵尺忽然撞擊在一起,正當所有人不明白他的意思時,他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原來剛才他兩根鐵尺撞擊在一起是一種吸引別人注意力的做法,當別人注意到他的兵器時,他已經消失。

    那間,觀戰的人都感覺渾身一陣的冰冷,這是什麼功夫,竟然可以讓人短暫的消失。這給任何人也防不勝防啊,葉默雖然厲害,他能夠躲過這種沒有任何痕跡的攻擊嗎?

    就連對葉默無比信任的曾震俠也擔心起來,這個天四可郎的攻擊也太詭異了點,似乎有些像傳說中的忍術,而且是最高境界的忍術。

    在場眾人的念頭還沒有完全轉過來,“啊……”的一聲慘叫就傳了過來。

    剛才讓眾人眼花的擂台又恢複了兩人對峙的局麵,葉默卻站在原地動也沒動,天四可郎的一條手臂卻落在了擂台之上。斷臂處還有血跡不斷的滴落,打在擂台上顯得有些陰森。

    沉寂片刻之後,擂台下麵爆發出一陣陣的掌聲。雖然會場的人大部分都是自私自利的隱門武者,可是天四可郎來的態度太囂張了,而且他說的話幾乎將整個華夏武者都帶了進去。他的弟子甚至還連殺了兩人,現在他葉默被砍斷了一條胳膊,竟然讓在場的人高興起來。

    雖然沒有人看清楚,葉默是怎麼砍斷天四可郎胳膊的,但是這些現在都不重要。唯有項名王的臉色更是陰沉了,他想不到葉默竟然這麼厲害。

    這個天四可郎他肯定很難是敵手,沒想到葉默竟然可以眨眼間就砍斷了他的胳膊。項名王不知道,其實真正對敵起來,在葉默的眼他比這個天四可郎要厲害太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離開了好久的嚴凱忽然走了過來他在項名王的耳邊說了好一會。項名王聽了嚴凱的話,臉色變得更是難看了。不過好一會,他長籲了口氣,點了點頭。

    天四可郎絲毫沒有注意自己的胳膊已經被砍斷一條,而是死死的盯著葉默說道:“你竟然可以識破我的真身所在,你能看出我的動作?”

    葉默冷笑,就是陰魂在他的神識之下也無所遁形,這個使用一種身法的倭鬼竟然還想在自己的麵前躲避。

    “我不是你的對手,你叫什麼名字?我天四可郎日後一定會來報答你的。”天四可郎嘴角現出一絲冰冷的狠戾。

    葉默淡聲說道:“你沒有以後了,既然來了就不用走了。”

    “你華夏也是大國,難道就這樣對待客人,比賽隻是一種交流,難道比賽輸了的對手你就要留下來?這樣如何稱得起一個禮儀……”天四可郎還是喋喋不休的時候,葉默已經隨手一個風刃過去。

    “聒噪”葉默的這一下就是想將天四可郎砍成兩半,上次輕雪乘坐的飛機被倭人劫持,他一直沒有時間去算賬遇見了倭人,他那會放過。

    天四可郎忽然一聲冷笑,“想殺我,做夢去吧,黑陽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話音消失的同時,天四可郎竟然也在擂台上麵消失了。會場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著隻有葉默一個人的擂台,目瞪口呆。

    這是什麼武技?竟然可以直接玩消失的?

    葉默依然不緊不慢的說道:“一個倭人,也敢在我麵前玩這一套。”

    說完葉默一腳踢在擂台上麵的一個鐵尺之上,鐵尺猶如流星一般的飛了出去直接將逃到會場的大門口的天四可郎釘在了一根木頭柱子上麵。

    鐵尺從天四可郎的後頸穿入,將他釘在木柱上後後半截兀自晃動不停。

    會場所有的人都震撼的盯著這根木柱,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天四可郎竟然跑到會場的門口了,這才多少時間啊?

    天四可郎被鐵尺釘住,兩隻手緊緊的抓在木柱子上麵,他的咽喉處嗚咽掙紮著想要說一句什麼話,可是隻能聽見“呃、呃……”的聲音。

    葉默走到他的麵前,冷冷的說道:“你借土這麼厲害,我看你最好將你名字的第一個字去掉才好。”

    天四可郎聽了葉默的話,兩眼一翻徹底氣絕。

    葉默伸手從他的脖子上麵拽下一個黑色太陽的徽章心已經知道這天四可郎來自什麼地方。沒想到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去找他們,他們倒是先找上門來了。

    葉默沉吟片刻,將這黑色太陽的徽章收了起來。隻是心的疑惑更深了些,他不知道這些人要靈潭的晶石做什麼?還有他們是怎麼知道靈潭有晶石的?

    不過葉默肯定的一點就是這些人現在和他一樣,都不知道靈潭到底在什麼地方。如果他們知道了靈潭在什麼地方也許天四可郎就不會直接來要晶石了,而是自己直接去靈潭了。

    蓮航靜齋那名叫小雨的道姑一臉崇拜的看著葉默,小心的對旁邊的一個女道姑問道:“依霜師姐,那個葉默為什麼要讓天四可郎將他名字的第一個字去掉?”

    她的師姐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封武發現,他已經盡量高估葉默了,可是他感覺自己還是低估了葉默。以天四可郎的詭異身法和招式,就算是自己上場,也不可能贏得這麼輕鬆,很有可能會輸掉這場比賽,甚至有可能連小命也要搭上去。而葉默,竟然如此輕鬆的就贏了他。

    見葉默坐回來,曾震俠大笑說道:“葉兄弟殺的好,區區一個蠻夷也敢來這囂張。”

    封武也隻能上來芥喜了一句,然後再次站了起來說道:“現在比賽繼續。”

    因為又死去了一個人,接下來的比賽波瀾不驚,很前三名就被決出,分別是九明書院的石仲之,三十六江的曾希候,還有一個是蓮航靜齋的依霜。

    本來前三名肯定有葫蘆穀的錄冉的,可是因為錄冉被韓嫣用符籙殺了。所以葫蘆穀竟然沒有弄到一個名額,這讓項名王對葉默更是恨之入骨。

    至於接下來的頒獎,葉默沒有在意,他在意的是頒獎結束後,怎麼去靈潭。這個靈潭到底在什麼地方,如果真的是有靈氣的地方,而且曾震俠說的那個晶石真的是靈石的話,就別怪他葉默吃獨食了。

    在這,資源匿乏,元氣不足。他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剛剛晉級到練氣中期,如果沒有機緣,僅僅靠不停的修煉,葉默肯定就是他再修煉十年也不一定能到練氣五層。

    所以有任何可以讓他修煉,甚至晉級的資源,他都會毫不客氣的占有。在這個地方雖然有些法製,國際上表麵上也顯得很太平,誰都可以發表意見。但是葉默知道,這隻是一個相對而言的現象而已。一旦有了利益衝突,最後還是要靠實力說話。沒有實力,你就是孫子,無論你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國家。

    在葉默看來,無論是那些強國富國或者是個人。絕大部分都是高舉牌坊的婊子而已,他們一邊賣著一邊還叫著公平和民主。

    所以在葉默的理念,隻有實力才是第一。沒有實力,他什麼都不是。他如果不是晉級到了練氣四層,有多少個葉默,也被人吞的連骨頭渣子都沒有了。

    隨著大比的落幕,各地的來賓紛紛離去,熱鬧非凡的鬼城再次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這次隱門的大比,是最波瀾轉折的一次了,中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而且這次的大比死去的人也是最多的,這給很多人增添了一些談資外,也折射出來了因為有限資源的殘酷鬥爭。

    盡管有很多人認為這次之所以這麼多的事情,和葉默有關係,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說什麼。而葉默更是不會在意這是不是和他有關係,此時他已經準備和封武、項名王、曾震俠幾人前往靈潭了。

    雖然大比已經結束,但葉默卻不知道靈潭的位置,項名王和封武絲毫沒有要說的意思。而且葉默也知道曾震俠應該也不知道靈潭在什麼地方,換言之,可以知道靈潭具體方位的隻有項名王和封武兩人而已。

    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現場隻剩下葉默、項名王、封武和曾震俠還有前三名的弟子,一共七人。

    沒過多久,兩架直升機直接落在了這。

    封武站起來說道:“無論大家是不是有些不愉,我希望這次以靈潭為主,靈潭是我們大家晉級的希望。我們四人必須要齊心合力,才可以打開靈潭。”

    封武剛說完,項名王已經安排曾震俠和三名弟子先上了一架直升機。

    等直升機離開後,封武正要上第二架飛機,項名王忽然說道:“封兄,我們在桂呈呆了這麼久,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走了,是不是有些不大禮貌?不管怎麼說,這次我們的大比,政府還是出了大力氣的,我想,是不是要去和他們打個招呼?要不封兄你們先走吧,我去打個招呼立即再趕來。”

    聽項名王這麼一說,封武倒是沉吟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說道:“項兄說的不錯,是應該去打個招呼,要不項兄和葉兄弟你們先走,這種事情我比你適合一些。”

    葉默心卻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如果是封武提出這種打招呼的話,他感覺還正常點,但是居然是項名王提出。

    封武走後,葉默才發現直升機上麵竟然隻有他和項名王兩人,加上一個是駛員。

    (第三更,求一張月票!)(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8-20 19:09:06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