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八章為晶石而來

  
  沒有人看見這黑衣男子是用什麼招式將鄭潮踢下去的,封武更是不敢相信的看著這黑衣男子。他肯定就算是他對鄭潮知根知底,也無法這麼簡單的就將他踢下去。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他看的很清楚,這黑衣男子的招式很詭異,而且內氣也很詭異。他的內氣不一定有鄭潮深hou,但是這種詭異的打法鄭潮明顯的不適應。剛才這黑衣男子全身擰成了麻花,時間非常短暫,別人沒有注意,但是在葉默的神識下卻無所遁形。.lvsexs.
  葉默肯定,如果鄭潮熟悉對方的招式和打法,勝負就很難預料了。不過如果換成自己,這黑衣男子對自己的威脅遠遠不如汪冷禪。因為在自己的神識下,這黑衣男子的任何詭異招式都是浮雲。根本比不上汪冷禪深hou的內氣對自己威脅大。
  但是對別人就不同了,哪怕汪冷禪對手這黑衣男子,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勝負依然很難預料。除非汪冷禪一上來,就是那種壓箱底的殺招。但是那有人一上來就用對自己也有後遺症的壓箱底招式的?
  “就這點本事也敢上來獻醜。”這黑衣男子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拍了拍手,語氣盡是不屑。
  封武眼神一冷,就算他不是這人的對手,也必須要上。不然他九明書院的麵子還往哪放?
  見刮武要來和他比試,這黑衣男子淡淡說道:“既然閣下同意要和我比試,就是說你已經同意了如果輸了就要交出晶石了?”
  封武冷聲說道:“你的消息很靈通,不過晶石不是我一個人的,想要晶石是絕無可能。”
  如果在鄭潮上場之前,封武還沒有將這個黑衣男子放在眼,但是現在鄭潮如此簡單的就被打下了擂台,他不得不謹慎一些。
  這黑衣男子嘿嘿冷笑一聲“莫非華夏號稱古武傳承最大的國家,連一個賭注都不敢下?我今天就直說了,我來這就是為了晶石而來。如果不願意比試也可以,隻要你說一句,你們華夏武者不是我的對手就行了。”
  “不要臉的東西,我來試試你,到底有多厲害。”曾震俠霍地站起來,拔出從葉默那得來的短刀就要上場。
  “哼,本人隨時恭候,不過無論是誰上場我就認為成接受我的挑戰了,輸了就必須拿出晶石。”這黑衣男子一擺手的兩根鐵尺,絲毫不懼怕曾震俠。
  封武一擺手說道:“既然閣下對自己這麼有信心,就先讓你的弟子上台來吧,我們這邊也選一名弟子上台。”
  “好,溪湖,你上來領教一下華夏的天才弟子到底怎麼樣一個天才法。”這黑衣男子冷笑一聲說道。
  封武攔住了曾震俠,小聲說道:“這人有些詭異,剛才他是怎麼將鄭潮打下去的我們都沒有看見。我建議先看看他徒弟的招式,然後我們再出手。”
  曾震俠見封武已經同意了讓弟子先比試,他也不能再出爾反爾,隻能退了下來。
  葉默卻暗自歎道,既然這招式這麼詭異,這黑衣男子的徒弟上來,估計贏麵占了大部分。別的人也就算了但是曾震俠有一個親傳弟子在上麵萬一有個什麼問題,自己倒是要幫襯一二。
  想到這葉默再次開始製作風刃符籙。
  此時那叫溪湖的弟子走到擂台之上大聲說道:“有沒有人敢上來一戰?”
  他話音剛落,就有一名玄級初期修為的青年跳上了擂台,“一個不敢說來曆的縮頭烏龜,竟然敢來我華夏挑戰,不知死活。”
  這青年也是最後的十二名決賽中的一人,他一上來譏諷了一句,手的長鞭就帶起一陣風嘯砸向了那個溪湖。
  溪湖聽了這青年的話,臉色立即就變得陰沉無比,同樣拿出兩根鐵尺。此時上台的青年手的長鞭已經斜著掃過來如果避不開的話說不定隻是這一下就會被這一鞭掃成兩半。
  葉默的神識注意到那叫溪湖的青年卻忽地沿著鞭子倒在地上,看起來就好像被鞭子抽倒一般。可是葉默卻知道這鞭子絕對沒有碰到他,葉默心暗歎,這拿鞭子的青年壞了。
  果然這拿長鞭的青年還沒有來得及大笑出聲,臉上就露出驚恐的表情。然後撲通一下栽倒在擂台之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葉默卻清楚的看見這叫溪湖的青年,倒在地上後他的身子似乎變長了許多,甚至猶如水銀一般的靈活,然後延伸扭轉到拿長鞭武者的背後,一尺直接砸進了他的後心。
  “尉師弟……。”擂台下一聲悲叫,一名男子跳上台來,拔出長劍就要殺了這個叫溪湖的男子,隻是他的長劍還沒有刺出,這溪湖就再次消失不見。
  等所有的人看清楚的時候,這跳上擂台的男子已經氣絕,他的致命之處是後腦勺的一個大洞。
  太詭異了,沒有人看的清楚這個叫溪湖的青年是怎麼動手的。就是封武和曾震俠也隻是看出來一點點端倪。
  現場沉默下來,這對師徒實在是太詭異了,別人動手至少可以看出招式和動作。可是這師徒兩人的招式根本就無法看清楚,而且被殺了還不知道怎麼死的。最主要的是這師徒兩人下手狠毒,絲毫不容情麵。
  曾妥俠雖然嫉惡如仇,可是他卻沉默下來,確實不如別人。封武也沉默下來,就算是憤怒無比的項名王也沉默下來。
  “怎麼,隻有兩個人上來嗎?難道華夏武者真的沒人敢上了?”黑衣男子站在擂台下麵的一方空地上麵冷冷的說道。
  “我上去。”一個英俊帥氣的年輕人站了起來,臉上盡是怒意。這個年輕人葉默認識,是九明書院的石仲之,是排名第一的種子選手。
  封武冷哼一聲,“沒有我的命令,九明書院不允許出戰。”
  葉默對曾震俠說道:“曾兄,將你的親傳弟子曾希候叫來,我教他一招,然後讓他上去好了。”
  曾震俠絲毫沒有猶豫的就讓人將曾希候叫來,如果是別人說這話,他肯定會認為這是想害了他的弟子。但是葉默不同,他相信葉默,既然葉默說了這個話,他就有把握。
  曾希候本來就躍躍欲試,現在師父讓他上去,更是毫不猶豫的就要衝向擂台。不過卻被葉默攔住了。
  葉默拿出一疊風刃符交給曾希候說道:“你上台不要和他廢話,他的修為沒有你深hou,隻是仗著一套詭異的身法。你直接將這一疊符籙砸過去,然後說一個‘陣,字就好了。”
  “是,師叔。”曾希候很恭敬的接過葉默交給他的符籙,因為師父的關係,整個‘三十六江,的人對葉默都非常的尊敬。
  葉默這次做的是一組風刃符籙,遠不是一個符籙可以比擬的。他對這個心狠手辣的溪湖動了殺機,讓曾希候去殺了這家夥是最好不過的。
  曾希候走向擂台,溪湖冷冷的看著他,“不錯,有勇氣來受死,比懦夫要強一些。華夏總算是有一兩個武者。”
  曾希候伸出兩根手指在空氣中輕輕一捏,就猶如捏死了一個螞蟻一般的動作。
  看見自己被曾希候輕視,溪湖臉上立即現出一絲戾氣,“我先殺了你,看你是不是還敢晏張。”
  幾乎在同一時間,曾希候將手的組符砸了過去,同時大聲喝道,“陣”。
  曾希候隻能感覺到無數道刀芒和刀氣在他的眼前縱橫,此時他心隻有一個感覺,好厲害的刀氣啊。
  “噗……。”接連數聲,整個擂台之上血箭四射,就連曾希候都愣住了。他知道葉默給他的符籙有用處,因為他見過韓嫣用過。沒想到竟然如此厲害,這個叫溪湖的家夥絲毫沒有反抗的就被殺了,他不要看溪湖怎麼樣了,隻要看看這濺起的血箭,就知道這人絕對逃不了好。
  血箭過後,曾希候更是幾欲作惡,剛才還玉樹臨風耀武揚威的溪湖,竟然被大卸數塊,頭手腳全部分離開來。
  曾希候怔怔發呆,他知道這符籙應該有用處,但是從來都想不到這符籙竟然如此凶狠。
  “啊……”在擂台下的那名黑衣男子好一會才醒悟過來,他的心愛弟子竟然被大卸八塊了。
  憤怒交加之下,這男子衝上了擂台,舉起手的鐵尺就對曾希候砸了下來。隻是他砸下後,才發現這一下竟然打空了。他反應了過來,看著將曾希候拉走的葉默,卻沒有繼續衝上去動手。
  葉默冷冷的看著這黑衣男子,“你這幾下,就想出來囂張,還想要晶石,一個倭寇什麼時候入了夜郎國的國籍了。”
  這黑衣男子平靜了下來,臉色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種悲怒。他緩緩的抬起手的鐵尺,語氣冰冷無比的說道:“我天四可郎現在向你挑戰,你如果輸了我可以不殺你,隻要將他交給我就可以。”說完一指曾希候。
  葉默淡淡說道:“你贏了再說吧,光靠嘴巴是贏不了的。”
  

Snap Time:2018-12-14 06:43:00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