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七章黑衣男子


    “前輩,晚輩,晚輩兩人都是‘玄都門的弟子,請前輩看在晚輩師門的份上,饒過我們一次……”那名玄級的男子立即顫聲求饒,語氣竟然沒有了那種陰冷的語調。

    玄都門?葉默感覺這個名字好熟悉。他想起了自己當初殺了閑道人後,得到的一個印有‘玄都,兩個字的牌子來,原來他們和那個閑道人是一個門派的。

    想到這,葉默再也沒有舟問下去的心情,隨手就是兩個火球,兩名男子在火球麵沒有絲毫聲息的被葉默殺掉。

    殺了這兩名‘玄都門,的弟子,葉默立即再次轉身前往那清冷女子的住處。

    葉默一來到這女子的房間就感覺到不對,這個女人根本就沒有回來,也就是說,自己救了她後,她直接跑路了。

    難道她知道自己想要看她昨晚得到的東西?這不可能啊,昨晚她肯定不知道是誰帶她回來的。葉默皺起眉頭,心情大大的變差,好一個奸猾的女人。葉默總感覺這個女人對他有些敵意,但是為什麼這樣,他又想不到原因。

    葉默搖了搖頭,沒有繼續想下去,以這個女人的修為還無法對他構成任何威脅。退一步來說,就算是她得到的東西和修真有關係,沒有資源她一樣對自己沒有威脅。

    又等了一會,葉默確認這個女人不會再回來了,這才失望的回到了‘西嶽酒店”

    葉默回到酒店樓頂的閣樓時,卻發現張嘩正坐閣樓前麵的院子和韓嫣說話。兩人看見葉默回來都站了起來。

    “張嘩你怎麼會在這?”葉默奇怪的問道。個二十多歲左右的青年專了進來,並且直接走向了擂台。看樣子剛才的話就是他說的。

    這男子走到擂台前麵抱拳說道:“聽說華夏所有的英雄豪傑今天都聚集在了這,本人不才,也帶著弟子想要前來比試一場。看看華夏所謂的高手是不是自吹自擂,還是真的厲害。”

    封武眉頭一皺,這人可以從容自若的走到這來,說明外麵阻攔他的人都被他打倒了,這應該不是一個簡單角色。隻是他憑什麼要用這種挑釁的語氣說話?

    不過封武卻不相信什麼人都可以和葉默一樣的變態,想到這他立即拒絕道:“很抱歉,我們的比賽是有名額限製的,而且今天也是決賽了,如果你想觀看比賽就請坐在台下,如果你是來搗亂的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封武這幾句話說的不亢不卑,葉默也暗自點頭。這人口口聲聲你們華夏,一看就不是華夏的人,不過這人的華語卻是非常流利。

    “這就是說你們畢夏的武者不敢接受我的挑戰了?”這黑衣男子依然不緊不慢的說道。

    “原來你是來找茬的,報上你的名來,無論你是那個角落來的東西,我封武都接下來了。”封武聲音一冷,寒聲說道。

    “好,有氣魄,至於我是從哪來的不重要。聽說今天你們的決賽還有十二人,現在我的弟子就是一人。

    你們的十二名天才可以輪番上場,隻要是可以將我的弟子打下擂台,我就認輸。如果你們十二人都不是我弟子的對手,那麼,我的要求也很簡單……”這黑衣男子傲然說道,似乎他的弟子已經穩贏一般。

    封武眼神一眯,冷冷的說道:“你的弟子沒有資格上台比賽,我們的比賽名額已經定好。如果閣下想比一下,我倒是可以和你過幾招。”

    “你……”這黑衣男子眼睛瞥了一下封武,帶著些許的藐視,淡聲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一定要比也可以,我需要彩頭。”

    “就是你剛才說的要求嗎?”封武不屑的說道。

    這黑衣男子哈哈一笑,“不錯,就是我剛才的要求,如果今天我們隱了,我也不要什麼東西,我隻要那四顆晶石。”

    “你做夢……”原本一直冷眼旁觀的項名王忽地站起,竟然是來打寒潭晶石主意的家夥。

    這黑衣男子依然沒有絲毫的變色,而是慢悠悠的說道:“這麼說來,你們是沒有信心贏我了?哈哈,華夏號稱古武傳承的國家,竟然連和我比賽的再氣都沒有,可笑,實在是可起…

    “好,果然是狂妄之徒,老夫今天就來領教領教你這個厲害之人。”封武說完將衣擺一甩,就要動手。

    一名中年男子忽地躍出,他來的封武麵前說道:“師兄,這種跳蚤哪還用的上你出手,交給師弟來就好。”

    封武看見來的人是鄭潮,立即點了點頭,這個師弟雖然性子喜歡出風頭,但是身手確實不錯。就算是自己要拿下他也需要費些手腳。想到這他收回了要動手的勢子說道:“你小心點。”

    見封武退下擂台,這黑衣男子對那少年說道:“溪湖,你在邊上看看為師是怎麼教訓人的。”

    “是師父。”這叫溪湖的少年也退下了擂台,站在了一邊。

    鄭潮看著這黑衣男子冷笑一聲,拔下背後的長刀,“不敢說來曆的縮頭縮尾的烏龜蛋,給老子看刀。”

    內氣加持之下,鄭潮的長刀卷起淩厲的刀氣,鋪天蓋地的就朝這黑衣人殺去。竟然剛動手就是殺招,如果不是鄭潮對這黑衣男子動了殺機,就是他天生喜歡表現。

    這黑衣男子再次傲然一笑,兩根尺長的鐵尺出現在手上。正當所有的人奇怪這天下還有這種兵器的時候,這黑衣男子的鐵尺和鄭潮的長刀已經密集的撞擊在一起。

    一陣火花和叮當的脆響之後,這黑衣男子的身體竟然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擰成了一個麻花,然後一鐵尺拍打在鄭潮的後背上。

    鄭潮哪想得到這黑衣男子竟然可以在這種角度出招,當即就被這一鐵尺打在背上,立即狂噴出一口鮮血,還沒有等他倒在地上,就被這黑衣男子一腳踹下了擂台,生死不知。

    現場頓時寂靜起來,才兩招不到,一個地級後期的高手就被打的吐血落下擂台,這黑衣男子也太厲害了點吧。

    (感謝訂閱支持,感謝晴雪萬幣砸飄,謝謝!)

    張嘩趕緊施禮說道:“前輩,因為我得到了‘升玄丹”我知道如果我不來這,今晚我沒有地方可去。

    葉默立即就明白過來,剛才那個叫映竹的清冷女子不就是因為這個丹藥,被人盯上了嗎。不過這個張嘩卻很是聰明,竟然想到了要來到自己住的地方,他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沒有誰敢來搶東西。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那好,你就留在這吧。”他倒是不介意被這個少年借勢,這對他來說沒有絲毫影響。

    “葉前輩,晚輩原本是武當廣藥寺的弟子,隻是師父已經離去。晚輩估計現在回去,肯定有人對晚輩的刀法凱覦,所以現在晚輩是無處可去。如果前輩門派需要弟子,晚輩願意加入前輩的門派。”張嘩恭敬認真的說道。

    原來又是一個單幹的,這個張嘩倒是不笨啊,他知道自己這次雖然出了風頭但是風險也是很大。這個聰明的少年倒是一個好苗子,自己的流蛇正需要這種人才,想到這葉默隨即說道:“我沒有什麼門派,不過我有一個製藥公司叫‘洛月藥業”如果你想加入的話,可以去流蛇。不過我年紀比你大不了幾歲,就不要叫什麼前輩了。”

    “是,葉大哥,我願意加入流蛇的‘洛月藥業,而且我對煉藥也很精通。”張嘩立即回答到,看他回答的果斷,葉默就知道他應該是早就知道流蛇‘洛月藥業,是自己的了。

    “好,既然這樣,你們明天就走。張嘩去流蛇,韓嫣直接回燕京好了。我估計明天應該有些事情發生,我可能無法照顧到你們,你們早點走也好。

    ”葉默當即就決定讓兩人先走,既然他們都不需要參加大比了,繼續留在鬼城沒有任何的意義。葉默怕項名王直接動手一旦動手他倒是沒有辦法照顧到韓嫣兩人。

    第二天一早,葉默將張嘩和韓嫣送走,這才回到斷頂山頂。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寒潭,他說不定根本就不會再回來。

    第三天的比賽會場,人數明顯的減少了一些,葉默估計是那些得到‘升玄丹,的門派都連夜離開了鬼城。

    葉默掃了一眼葫蘆穀的長老,發現人並沒有少口不過想來也正常,如果葫蘆穀沒有殺了他葉默,是不可能去對韓嫣等人動手的。

    封武站起來走到擂台之上抱拳說道:“今天是我們隱門大比的最後一天,能參加這最後一天比賽的都是門派的精英,天才中的天才。每一個天才都是我們的財富,所以我希望大家點到為止,不要造成不必要的損傷。好了,廢話不說,比賽現在開始。”

    “且慢……”封武還沒有從擂台上麵下來,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幾乎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這個打斷封武話的人,都想知道這是誰。昨天有一個葉默出來和葫蘆穀的項名王作對,今天又出來一個人和九明書院的封武作對,這一下就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一名黑衣男子,帶著一(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13:34:41  ExecTime: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