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四章算計韓嫣


    第四百八十四章算計韓嫣(求月票)

    此時擂台上麵的那名少年已經緩過神來,他知道如果不是葉默,他就是不死也要殘廢。《綠色小說網》這少年走下擂台,來到葉默麵前施禮說道:“晚輩武當廣藥寺張驊,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嗯,你繼續準備下一場比賽吧。”葉默點了點頭說道,他知道很多的地方都不出名,但是並不代表沒有傳承。雖然他聽說過武當山,隻是這個廣藥寺還是第一次聽說。從這個名字葉默也大致能猜測出來,這個地方應該和藥有關係,難怪他有恢複內氣的丹藥。

    雖然葉默沒有看項名王的臉色,他也知道葫蘆穀吃了這樣一個悶虧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隻是不知道他們要怎麼下手。

    盡管封武站出來說了,要大家下麵的比賽盡量溫和一些。但是因為名額已經隻有二十人,所以比賽不但沒有溫和點,反而更是激烈了。隻要是能用上的手段統統用上來了,等這輪比賽賽完,已經有七人輕傷,五人重傷,甚至還死了一人。

    不過對這些沒有人去在意,葉默當然更是不會去在意。雖然有些門派巴不得葉默跳出來管一下,但是葉默猶如沒有看見一般。他要管也是要管葫蘆穀,至於別的門派,既然選擇了參加,就要自己負責。

    ……

    中午休息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左右了。

    “葉大哥,我感覺你好像特意針對了葫蘆穀,你和他們有仇嗎?”韓嫣吃飯的時候小聲的問道。

    葉默點了點頭,“我殺過隱門不少的人,他葫蘆穀要出頭,項名王這人肯定是不想放過我。同樣我也不會放過他,不過今天項名王忍住了。所以我估計就算是他們要動手,也是這次大比之後的事情。”

    “葉大哥,你要小心點,我師父說葫蘆穀是外隱第一門,門內的高手很多,遠遠不是合流派可以比的。(《綠色小說網》)”韓嫣擔心的說道。

    “你不用擔心,如果他不忌憚我,今天上午比賽的時候就要動手了。你隻管好自己的比賽就可以了,嗯……”葉默說到這停了下來。

    韓嫣擔心的看著葉默問道,“怎麼了?葉大哥。”她知道葫蘆穀的厲害,葉默就算是再厲害也隻是一個人而已。

    葉默皺了皺眉頭,忽然說道:“葫蘆穀的項名王脾氣暴躁,今天葫蘆穀大失麵子,他們奈何不了我……韓嫣,我懷疑他們下午可能會對你動手。”

    “對我動手?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他們怎麼動手?”韓嫣詫異的問道。

    葉默慎重的說道:“以葫蘆穀的能力,肯定可以安排一個葫蘆穀的高手和你對陣。如何真的是這樣,你下午的比賽不容樂觀。他們對我懷恨在心,說不定對你會下狠手。你或者可以選擇退出比賽……”

    韓嫣搖了搖頭說道:“葉大哥,我來鬼城幾天已經看的清清楚楚,這個世界說白了還是實力為尊。我可以退一次不能退兩次,有些事情遲早要麵對。本來我的目的是‘升玄丹’,可是現在我已經晉級玄級了,丹藥倒是不需要了。隻是如果怯戰,對我以後的修煉沒有什麼好處。況且我有把握就算是對上葫蘆穀的弟子,我也不一定會怎麼樣。”

    韓嫣這話不是一味的說大話,葉默教給她的三式劍招她已經可以初步施展了。

    葉默點了點頭,他認為韓嫣說的很對。在不知道對手的情況下就怯戰,這樣確實不好。

    想到這葉默拿出材料,現場製作了兩個風刃符遞給韓嫣,“這兩個符籙你拿著,萬一情況危急的時候,就將這兩個符籙扔過去,然後說一個‘臨’就可以了。聖堂”

    葉默怕火球符造成的動靜太大,所以就弄了兩個風刃符籙。

    韓嫣一臉疑惑的接過葉默的符籙,有些尷尬的說道:“葉大哥,這個會不會太迷信了?”

    韓嫣修煉的是古武,雖然也知道道門的符籙,可是用符籙來對敵這簡直太兒戲了點。如果這不是葉默拿出來的,她甚至都以為自己遇見江湖騙子了。

    道門的符籙大都是一些平安符籙,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可以攻擊的符籙。

    葉默淡淡一笑,“如果你相信我,你就留著對敵。”

    韓嫣笑著收起了兩個符籙,“謝謝你了,葉大哥,除了我爺爺和我師父,我最相信的就是你了。”

    “如果葫蘆穀的弟子對你下殺手,你盡管殺了,不用擔心。”葉默忽然補充了一句。

    ……

    下午的比賽隻有四十人參加,而且這四十人還要經過一輪淘汰賽。韓嫣的比賽在後麵,葉默發現那名昨晚被他在墓室麵救出來的清冷女子似乎厲害了一些,很簡單的就將一個和她修為差不多的對手打了下去。

    而且葉默卻感覺到她的內氣似乎和昨天有些不大一樣,葉默皺了皺眉頭,難道和昨天她拿去的那個陰陽魚法器或者是那個玉簡有關係?不對啊,那兩樣東西他都仔細用神識查看過了,並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雖然有些疑惑,但是葉默也不好去問那個女子將東西拿來再看一遍。

    不過另外一個叫紫絮的女子運氣就不怎麼好了,她遇見了一個玄級修為的武者,最後在她飛刀盡出的情況下,依然被打下擂台,無緣前二十名。

    曾震俠這個時候在葉默麵前低聲的說道:“我剛拿到名單,韓嫣對陣的是葫蘆穀的錄冉,這人是排名第二的種子選手。我敢肯定葫蘆穀的有意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對韓嫣下毒手。錄冉玄級後期修為,即將跨入玄級巔峰,這一戰韓嫣不容樂觀啊。我說項名王昨天怎麼會沒有說話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葉默暗自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

    “曾兄不用擔心,就算是韓嫣不敵,那個錄冉應該也沒有辦法拿她怎麼樣。我就不信區區一個葫蘆穀和我拚家底……”最後一句話葉默等於自言自語了。他說的倒是真的,他給了韓嫣兩個風刃符籙,雖然這種符籙對付地級修為的高手沒有任何用處,但是對玄級修為還是可以出其不意的。

    更何況他還教了韓嫣幾招殺手,他肯定隻要韓嫣熟悉了這幾劍,就算是打不過,也不會輸得很難看。再者,韓嫣還有一個防禦手鏈,暗算韓嫣肯定是沒有辦法做到的。有這幾個保護,葉默就不相信那個錄冉有多厲害。

    接下來的比賽是那名叫張嘩的少年對陣一名黃級後期巔峰的武者,雖然那名武者很不錯,可是麵對張嘩瘋狂一般的刀影,同樣敗下陣去。

    張嘩下去後,下一場就是韓嫣的比賽。雖然葉默不認識錄冉,但是錄冉上場後,葉默立即就知道這是一個厲害的家夥。

    這幾天雖然他不知道這些人的名字,但是他們在場上的比賽,葉默還是看的清清楚楚。除了葉默原本不知道名字的錄冉外,還有兩個葉默知道名字的,一個就是九明書院的石仲之,還有一個是曾震俠的親傳弟子曾希候。這三人可以排在前五名之中。

    韓嫣一看到錄冉上場,她立即就知道葉默的猜測應該變成了現實。她在下麵觀看了兩天,當然也知道哪些人厲害。這個錄冉就是最厲害的幾人之一。

    原本韓嫣每次上台比賽的時候,都會抱拳打個招呼,但是知道錄冉是葫蘆穀的弟子。而且還是特意派出來害她的,她連抱拳都懶得抱了。

    錄冉盯著韓嫣冷冷一笑:“你叫韓嫣嗎?沒想到廣寒門一個巴掌大的地方,竟然可以闖入前二十名。這是你的幸運,但是也是你的不幸,你不幸是因為遇見我了。不過看在你是個女人的份上,你可以從我跨下鑽過去,我就放了你這一次。”

    韓嫣冷笑一聲,就好像絲毫都沒有聽到一般,手的長劍直接帶起了數奪劍花,朝錄冉刺去。

    見韓嫣話都懶得說,錄冉臉色一寒,“給你臉不要臉,你給我去死吧。”

    說完帶起手的長劍,同樣刺出了數道劍芒。韓嫣的劍花遇到了錄冉的劍芒紛紛散去,好像冰雪遇見了太陽一般的溶解。

    在評判席上觀看的曾震俠臉色一變,立即說道:“錄冉手用的是‘去塵劍’,這是葫蘆穀的三大名劍之一,韓嫣的長劍千萬不能和他的劍相擊……”

    似乎為了驗證曾震俠的話,他的話音還未落下,“叮叮當當……”一陣長劍相擊的聲音傳來。

    韓嫣的長劍竟然和錄冉手的‘去塵劍’接連撞擊在一起,可是讓曾震俠奇怪的是,韓嫣手的長劍竟然絲毫都沒有損傷。

    曾震俠舒了口氣,看了看葉默說道:“我倒是忘了葉兄弟有很多好兵器的,……”

    雖然韓嫣的長劍沒有被砍斷,但是韓嫣此時心卻是一沉,錄冉不但劍術比她的要高的多,而且內氣也遠遠不是她可以對敵的。就是剛才這幾下,差點讓她吐出一口鮮血來。

    錄冉一聲獰笑,“去死吧,賤人……”他的劍芒竟然在韓嫣的招式還未用完,內氣還沒有緩過來之前,重新透劍而出,直接刺向了韓嫣的胸口。

    (順便求一下月票!)

    ......

    

Snap Time:2018-01-22 10:30:14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