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三章響亮的耳光


    第一卷 第四百八十三章 響亮的耳光

    小說名:最強棄少

    作者:鵝是老五  收藏:加入我的書架

    dian2();    曾震俠驚詫的看著葉默,他覺得經過幾天的接觸,自己還算是了解葉默這個人了。為人做事或者說話都並不囂張,前提條件是不要惹到他,一旦惹到他後,他會毫不留情。但是他並不是一個喜歡管閑事的人,更何況因為一個名不經傳的少年,而得罪強大的葫蘆穀?

    就算因為他是評判,要說一句公道話,以葉默的性格也不會說的如此囂張吧?不過曾震俠轉念就明白了過來,葉默是故意的,他在挑釁葫蘆穀的項名王動手,說不定他心甚至打算將葫蘆穀和南山汪家一般,全部滅掉。

    想到這,曾震俠打了個冷戰,好狠,好有魄力,竟然打算滅掉葫蘆穀的項名王。曾震俠心猜測項名王如果早知道葉默如此厲害,還如此果決,他肯定不會在交流會上麵針對他了。

    封武眼閃過一絲精芒,不過轉眼就將眼簾耷拉下來。似乎沒有聽到葉默的話一般。

    葉默冷冷一笑,他的想法雖然不是曾震俠猜測的全部,不過也**不離十。他確實是想滅掉項名王,如果葫蘆穀敢動手,他不介意滅掉整個葫蘆穀。這是一個好機會,葉默沒有自大到一個人可以抵抗整個隱門的聯手,不過他肯定在這件事上麵葫蘆穀不會有多少幫忙的同道,因為他們做的太過霸道。

    所以沒有別人的幫忙,就算是項名王比汪冷禪還要厲害,他滅掉葫蘆穀的這十幾個人,還是不成問題的。

    “刷”的一下,幾乎所以的眼光都看向了葉默,很多人知道葉默,但是幾乎沒有人想到葉默竟然敢公然站出來打葫蘆穀的耳光。而且還一巴掌一個響。

    那名要去砍掉擂台上少年一條胳膊的葫蘆穀裁判,也是一臉陰沉的收住了腳步,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別人不知道葉默的厲害。他作為一個葫蘆穀的高層,不可能不知道。所以此時他的目光看向了項名王,他在等自己穀主的命令。

    整個近萬人的會場頓時鴉雀無聲,甚至另外一個擂台的比賽都暫時停了下來。來參加這次大比大會的並不全是隱門中人,大部分都是有些名望的世界各地名流和大佬。這些人中有很多都不知道葉默,甚至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葉默。都很想看看到底是那一尊神祗可以對葫蘆穀無視。

    雖然明知道葫蘆穀的長老那種判斷並不是很公正,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公正和不公正隻是建立在實力之上。葫蘆穀的弟子可以不小心殺了對手。但是對手卻不能不小心碰到葫蘆穀的弟子。

    項名王氣的臉色鐵青,他忽地站起,用手指著葉默厲聲說道:“葉默,你是評判,比賽現場使用恢複藥丸明顯是不公平的事情,你為什麼要阻止裁判上去?”

    葉默冷冷一笑。使用恢複藥丸不公平,那是你葫蘆穀沒有恢複藥丸吧。

    “項名王,我是評判,我怎麼沒有看見有哪一條不能使用恢複藥丸呢?難道你和對手打生打死的時候,還要限製對手吃恢複丹藥?”葉默譏諷的說道。

    此時那名一直跟在項名王背後的中年男子又小聲說了幾句,項名王哼了一聲坐了下來。那中年男子卻抱了抱拳說道:“葉兄,本人是葫蘆穀的外事長老嚴凱。在比賽當中使用藥丸是肯定不對的,就算是現在的國際體育比賽,也禁止用興奮劑。這位小兄弟使用的藥丸類似興奮劑。所以判他犯規是沒有錯的。”

    說完嚴凱的目光看向了封武,他是指望封武也幫忙說幾句的。可是封武似乎沒有注意到他一般,依然老神在在的看著手的比賽資料。

    葉默依然懶洋洋的說道:“國際體育比賽禁止用興奮劑不錯,可是第一人家的比賽章程上麵明言禁止了。這隱門大比,我怎麼沒有看到禁止的條例?第二,國際比賽還有重量級呢?我怎麼看見一個玄級中期和一個黃級後期的少年在比賽?第三,你那隻眼睛看見國際比賽的裁判可以上擂台教訓比賽隊員的?他以為自己是閻王爺呢。”

    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葉默心卻很是失望,項名王這種火爆脾氣竟然沒有衝上了和他打一場。讓他沒有借口殺了這個老東西。可是他勢必不能主動上去找項名王。

    “哼。我是裁判,難道比賽的隊員犯規我還不能動手不成?”那名處在中間進退不是的葫蘆穀裁判漲紅著臉說道。他也是葫蘆穀一個長老,沒想到今天竟然將麵子都丟光了。

    葉默站起來,微微一笑,“不錯,你提醒我了。我一個評判,裁判犯規我當然是可以管的。”

    封武看見葉默一站起來,立即就知道不好,他想也不想先攔在了葫蘆穀的那名長老麵前,立即大聲說道:“葉默是評判,你是裁判,你退下去吧。葉評判,看在我的麵子上,這次就算了。”

    那名長老當然明白葉默的意思,現在封武幫他擋了一劫,哪還敢再多話,趕緊灰溜溜的退了回去。

    葉默冷聲說道:“這次就看在封門主的麵子,饒了你一次。下次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封武心很清楚,一旦葉默傷了葫蘆穀的長老,那就是結下死疙瘩了。而他九明書院還在這,這個時候葉默和葫蘆穀打起來,他沒有任何益處。

    “好了,現在比賽繼續。大家後麵的比賽盡量不要下重手,得饒人處且饒人。”封武一揮手說道。

    看見封武並沒有幫自己說話,項名王的臉色更是不愉。他之所以忍住沒有站出來和葉默交鋒,是因為他知道汪冷禪的本事。以汪冷禪的厲害,竟然被葉默無聲無息的殺了,而且汪家還全軍覆沒。

    他項名王就自認比汪冷禪要厲害一些,但是也無法做到無聲無息的殺了汪冷禪,然後自己還毫發無損。這次他葫蘆穀不是自己一個人來的,一共來了五名核心弟子,這可是葫蘆穀的未來啊。甚至有一名天才中的天才,萬一這些人都被葉默這個瘋子殺了,他就是葫蘆穀的罪人。

    低估他了,項名王沒有想到葉默竟然厲害到可以殺了汪冷禪。而且因為汪冷禪的被殺,封武和他站在一條線上的思想並不堅定,這也是項名王猶豫的原因。項名王現在很後悔,早知道前天晚上的時候,在交流大會上,就應該攔住不讓他走。那個時候有汪冷禪和自己聯手,甚至交流會上麵很多人都會上來圍攻葉默。

    可是機會稍縱即逝,那種機會再也沒有了。如果現在和葉默動手,項名王肯定可以幫助葫蘆穀的人不會超過十人。這也是為什麼嚴凱勸說後,他雖然怒火攻心,還是生生的忍了下來。

    他同意盧凱說的話,葉默要殺,但是不是現在殺,必須在無人的地方殺。

    “師兄,現在就讓那個葉默囂張一下,下午還有一輪比賽,我可以讓錄冉上場對上那個韓嫣。以錄冉的本事,完全可以在韓嫣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殺了她,這是擂台比賽,就算是韓嫣被殺了,他葉默也沒有辦法跳個天出來。”嚴凱看見項名王臉色陰沉的可怕,卻小聲的獻策道。

    項名王點了點頭,‘好,下午就先殺了那個韓嫣,我看他如何。至於葉默本人…...”

    嚴凱卻更是陰狠的說道:“葉默不用著急,我們晚上回去再說,我有辦法讓他死無全屍,而且他的那個流蛇也要歸我葫蘆穀以後的世俗產業。”

    ……

    此時的現場也是一片啞然,葉默敢站出來挑釁葫蘆穀就算了。更讓所有人吃驚的是,葫蘆穀吃了這麼大一個虧,一向火爆性子的項名王竟然忍了下來,這個葉默到底是何方神聖?一時間,大家紛紛打聽。

    坐在‘三十六江’位置的韓嫣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默,她知道葉默很有本事,甚至可以結交曾震俠這種人。但是也想不到葉默公開打了葫蘆穀一個耳光後,葫蘆穀竟然熄火了。

    山頂會場最後麵一角的紫絮看見葉默後,下意識的摸了摸曾經斷過一次的胳膊,心有餘悸的低聲對旁邊的一名美貌道姑說道:“師父,那個葉默到底是什麼來頭?連葫蘆穀的項名王都不敢對他怎麼樣?萬一他認出我來,會不會……”

    那名美貌的道姑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她知道葉默不是她們可以惹的,但是也沒有想到連葫蘆穀也不願意惹他。

    現在聽紫絮問起,這道姑沉吟片刻說道:“他應該早就認出你來了,不過他沒有動手,就是已經不屑動手了。我懷疑上次我們兩人去拍賣會就被他認出來了,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好厲害。”

    “師父,你上次做的真對,幸虧你及時拒絕了千龍頭,帶我離開了塞納,不然我們可能早就死了。”聽了師父的話,紫絮後怕的低聲說道。

    除了這兩名女子在聲的說話外,在另外一個角落麵,一個清冷女子死死的盯著葉默,心卻在暗歎,“他太厲害了,可是我還在為一顆‘升玄丹’拚命。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宋家的仇需要我去報?就因為我也姓宋嗎?為什麼燕京宋家那麼多出去的嫡係子弟都不去報仇,偏偏是我?”

    (昨天又是三更啊,可是今天才兩張月票呢,緊急求月票支持!!推薦票也漸漸被推下分類榜,求我們的最強團幫忙啊!!!)

    ......

Snap Time:2018-06-25 04:25:33  ExecTime: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