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八十章黑衣老婦

  
  第四百八十章黑衣老婦
  兩名盜墓男子進入盜洞後,葉默發現那名清冷女子也跟隨進了進去,葉默卻奇怪的發現他的神識竟然不能穿入墓門。(《綠色小說網》)葉默看了一下這個墓地的大門,竟然做的嚴絲合縫。以他現在的神識就是厚實的泥土下都可以穿入二三十米,如果是沙土甚至可以穿入近百米遠。這個墓門應該是厚青石的,比九月觀的那個要厚的太多了。想了一下,葉默也跟了進去。
  二牙和崗虎手腳非常的麻利,況且是已經挖好的通道。一隻雞被崗虎丟進了通道,半晌後,二牙點點頭說道:“沒事,可以進去。”
  二牙拿起一個折疊的小鼓風機,放在通道銜接的入口處。這才提著礦燈招呼崗虎小心的往媊挹N去,兩人一直走到那兩具屍體的麵前,二牙拜了一下說道:“兩位前輩,我們為生活所迫,借用前輩開出來的通道一用,等晚輩出來後,一定讓兩位前輩入土為安。”
  崗虎也拜了一下,然後跟著二牙的後麵問道,“不用蹄子嗎?”
  二牙搖了搖頭說道:“幹粽子不用管它,隻是可惜了那兩把鏟子,一看就是好東西,隻是現在肯定不能用了。”
  葉默跟在後麵發現那名清冷女子跟著兩名盜墓賊,竟然絲毫害怕的情緒都沒有,而是死死的盯著前麵的兩人,甚至一步都不願意拉下。
  那個墓門葉默早就注意到其實已經挖到了,但是二牙憑借著經驗,竟然可以知道這塈Y將挖通,可見他的經驗確實是很豐富。
  果然兩人隻是簡單的刨了幾下,那個墓門前麵稀薄的一層泥土被刨走,露出已經發黑的青石墓門來。二牙隻是在墓門上麵又鑿了一個小洞,然後放入炸藥,最後將炸藥封住。(《綠色小說網》)
  雖然葉默知道這些盜墓的人炸墓門肯定有辦法,不會造成塌方什麼的,可是葉默還是退到了很遠的地方。萬一這媔礞銵A就算是他要出去,也要費很大的力氣,況且他可不想被埋在地下。
  好在二牙的技術不錯,而且他還很相信自己的本事,一聲悶響之後,那個很厚的青石板墓門,竟然被炸開了三四尺方圓的大洞。
  二牙又拎起鼓風機,然後將那隻雞放了進去,並且將鼓風機放在了墓門門口。好一會二牙看見完好無損的公雞,這才關了鼓風機,和崗虎小心的摸了進去。
  此時那名清冷女子已經來到了墓門的門口,不過她並沒有進去,而是小心的注意著二牙的動靜。
  葉默的神識掃了進去,與其說這是一個墓地,還不如說是一個石室。石室的中間是一具棺槨,在墓地正中間的石壁上麵掛著一麵烏黑的半月形狀的東西。
  二牙在墓室媊拲膜F一眼,有些失望,似乎這媊悃癡S有他期待的那樣。
  “虎子,你先在東南角點支蠟燭,然後來幫我。”二牙說完,拿出一個黑驢蹄子先走到棺槨邊,用手指在蓋子上麵敲了敲,好像是在確認這是什麼材料一般。
  此時崗虎已經點好蠟燭,走了過來,“二牙,我倒是感覺這媊悀韖~麵的陰氣還要少點。
  “嗯,別說廢話,過來幫忙。”二牙隨口叫了一句。
  葉默雖然此時沒有進去,但是他的神識卻查看到棺材媊悁酗@名五十多歲的老者,而且屍體還沒有腐爛。這老者的衣服應該很是華貴,就是經過這麼多年了,還有一些金絲線頭在落在四麵。聖堂一個陰陽魚法器放在老者的腳上,除此之外,這老者的身上還有兩個玉佩。引起葉默注意的是他手堛漱@片玉簡。
  崗虎拿著一把鐵錐,用力的撬開了棺材的蓋子。二牙的礦燈就已經掃了進去,葉默卻清楚的看見棺材埵悛怐漱潀乎動了一下。
  但是崗虎卻絲毫沒有發現,他第一眼就看見了兩個玉佩和幾個瓷花碟,明顯的二牙也看見了。隻是崗虎的控製能力比二牙要差很多,他立即就叫出聲來,“二牙,有青花瓷和玉佩,是肉粽……”
  “肉粽個屁……”二牙臉色很難看,他想也不想,就將手堛熄藐j蹄子塞到了老者的嘴上麵。
  葉默的神識卻發現剛才還在動彈的老者手臂,在黑驢蹄子放上去後,竟然奇跡的落了下去,不由的大感驚奇。二牙似乎鬆了口氣,“虎子,趕緊拿了東西就走,這不是一個好地方。”
  葉默的神識卻清楚的掃到棺槨媊悀仱_一道虛影。
  陰魂?葉默不止一次的見過陰魂,他想不到在這個地方也可以有陰魂生存。不過葉默知道,就算是陰魂,這兩個盜墓賊一打攪,這個石室被打開,它就沒有了生存的地方,遲早要消失掉。
  可是讓葉默驚奇的是,這個陰魂竟然有思想一般,直接飄到了崗虎點燃的蠟燭旁邊,然後似乎有一陣微風吹過,這蠟燭的燈光竟然搖搖欲墜起來。
  鬼吹燈?葉默聽說過盜墓的人遇見鬼吹燈很危險,但是沒有想到被他的神識掃到了。竟然真的有這種事情。如果是葉默的話,他隻是一個火球術就能夠消滅這個陰魂,這個陰魂實在是太弱了。
  正當葉默想要看看這個陰魂接下來要怎麼做的時候,他的臉色突然一變,一股淩厲陰冷的寒風掃過二牙和崗虎挖出來的盜洞邊,這種熟悉的感覺,葉默立即就知道這就是昨晚偷襲自己的那股冷厲的寒風。
  一個比起石室媊悛熊篥v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的陰魂凝聚起來,這道陰魂似乎包含了太多的怨氣和不甘。
  相比起這個墓室,葉默更加在意的是這個偷襲自己的東西。他幾乎想都沒想就飛身出了這個盜洞,同時幾個火球朝洞外已經凝聚起來的陰魂打去。
  一聲尖叫過後,那股陰魂被葉默的火球灼燒的頓時暗淡了許多,這陰魂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還有能看見它的人,甚至還可以輕易的殺滅它。暗淡之後的陰魂立即落入了泥土,眼看就要消失。
  原來還會入土的陰魂,葉默恍然大悟,難怪昨晚自己的神識沒有找到它的蹤跡。不過既然被自己給發現了,他怎麼會讓這陰魂走掉,又是幾個火球過去。
  微弱的叫聲之後,這個陰魂已經被葉默的火球燒的無影無蹤。
  葉默還沒有來得及查看這到底是什麼陰魂,一股淩厲的腥風當頭而下。有人暗算,葉默連飛劍都沒有祭出,直接一拳擊出。
  “轟”的一聲,一個全身都包裹在黑色衣服媊悛漱H被葉默一拳擊飛,遠遠的撞在一處岩石上麵,然後吐出一口烏黑的血。
  葉默手一揚,飛劍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不過他沒有繼續攻擊這被他擊飛的黑衣人,而是用神識觀察了一下。
  這竟然是一名老婦,她全身都死氣沉沉的,指甲幾乎都有一寸多長。剛才偷襲葉默的武器是一根黑黝黝的棍子,隻是這棍子還散發出一陣陣的腥臭味,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作的。
  如果是別人看見這個老婦,肯定以為這又是一個惡鬼。葉默卻知道,她不是鬼,而是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和當初被他殺了的紅衣女子屬於同類的人。
  “你到底是誰,我在斷頂山,沒有招惹閣下,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的陰寵?”這老婦的聲音竟然清脆無比,隻是語氣有些陰冷。如果隻是聽見她說話的聲音,很有可能會將她當初一個二八少女。
  陰寵?葉默想起了養鬼寵的紅衣女子來,隨即冷聲問道:“你也是九月觀的人?”
  “什麼我也是九月觀的人?九月觀就是我一個人。那個賤人隻是仗著比我厲害一些,奪了我的九月觀,遲早有一天我要奪回來。”這老婦厲聲說道,隻是她脆耳的聲音讓她的厲聲顯得有些聲厲色茬。
  葉默無語,為什麼這些修煉鬼物的人都是九月觀的。聽這老婦的口氣,她似乎和原來九月觀觀主爭權失敗,然後才蝸居在這個地方。
  那一本好好的修真功法,竟然被練出這麼多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葉默實在是想不通。不過既然是九月觀的人,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那個陰寵會鑽土了。如果說這個地方還有一本修真功法的話,葉默知道肯定就是九月觀的那個‘九月長青決’了。
  一本修真功法,有土遁的辦法也不算是稀奇,更何況是沒有身體的陰魂。說白了,這陰魂也不過是沒有消散,強大點的魂魄而已。
  看著一臉怨毒的黑衣老婦,葉默淡淡的說道:“你沒招惹我嗎?難道你敢說昨晚偷襲我的不是你的陰寵?既然惹了我,就別怪我不客氣。”
  “……”黑衣老婦一時語塞,她昨天是想殺了葉默的,因為感受到葉默的靈魂很強大,對她陰寵的好處多多。隻是她沒有想到葉默竟然這麼厲害,甚至比這堨籉韞j武修煉者都要厲害。這老婦肯定,如果她出山的話,除了自己的那個師妹,估計沒有任何人是她的對手了,因為她有陰寵。
  可是今天遇見了葉默,她才知道什麼才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
  

Snap Time:2018-10-16 20:05:31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