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七十六章南山就在腳下

  
  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南山就在腳下
  小說名:最強棄少
  作者:鵝是老五  收藏:加入我的書架
  葉默的飛劍在他的長刀即將擋住的時候,竟然突然轉彎,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從他的太陽穴刺入。
  汪冷禪手堛漯齯M落在地上,他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原來這才是你的殺手,我第四次低估……”汪冷禪的眼光漸漸的失去了神彩,他很是不甘心,他帶來參加隱門大比的汪家人,竟然在這個地方全軍覆滅。
  忽然他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一般,猶如回光返照一般的再次睜開了眼睛。從口袋媊悎野X一個三角形狀的東西,對著媊悗璊薊獄﹞F一句,“汪家即刻封山五十年……”
  從他急切的口氣知道,他手堛瑰雩茯O一個通訊器。
  這句話剛說完,他就將手堛熙q訊器投擲了出去,通訊器猶如長了眼睛一般從那名被中年男子救下來的蒼兒眉心穿入。此時的汪冷禪才吐出數口鮮血倒地身亡。
  連葉默都沒有想到汪冷禪竟然如此果決,臨死前連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來。既然他殺了這個青年,就可以肯定汪家來參加大比的人都在這堣F。
  那個叫蒼兒的青年就更是想不到,家主會殺了他。要知道他可是汪家的第一天才,才二十五歲不到就已經是玄級後期的修為了,可是這些話他都無法說出來了,他的眼神和汪冷禪一樣的無神起來,最後倒地身亡。
  葉默明白汪冷禪的意思,他吞了一顆療傷的藥丸,簡單的恢複了一下傷勢,這才站了起來。
  從和汪冷禪的打鬥開始到結束,他都沒有發現那個陰冷的氣息。似乎那一次襲擊不中,那個陰冷的氣息已經消失了一般。
  整個斷頂山的山腳,除了六具屍體外隻有葉默一個人站在這堙C那陰冷的氣息似乎更重了點,不過葉默已經打消了今晚繼續查探斷頂山的想法。
  他感覺自己有些小看天下高手了,不說和汪冷禪的一戰,如果在幾個小時前的交流會上麵他真的和項名王打起來的話。一旦汪冷禪和封武上前幫助。再加上眾多的古武高手,最後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同為六大門派,汪冷禪的修為竟然如此高,而點蒼和合流派相差的也太大了點。雖然葉默知道,南山汪家就是再厲害最多也隻是汪冷禪一個人而已,不可能每個人都會這麼厲害。但這也給葉默敲響了一個警鍾,汪冷禪所在的汪家還是外隱六門中排名第三的門派,如果是第一的葫蘆穀和第二的九明書院又當如何?還有葫蘆穀那位沒有出關的穀主。九明書院還有一個正院長。
  可以想象,內隱門的太乙門肯定比這外隱門的幾大派要強大的太多,如果以他現在的修為去內隱門找太乙門報仇,肯定是凶多吉少。
  葉默第一次開始正視自己的實力,華夏傳承悠久,能人輩出。隻是他們一心追求更高的境界。不會流連塵俗而已。難怪政府對隱門如此忌憚,他們的實力確實有讓人忌憚的理由。
  隱門果然不會讓第一高手坐鎮‘天組’,潭角晉級到先天,還比不上汪冷禪,這中間肯定有原因。不過無論是什麼原因,葉默也不想去問,這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幾團火球燒了幾具屍體,葉默起地上的兵器丟入一個大坑,抬腳推了一些泥土徹底的埋了起來。如果汪冷禪那把長刀沒有殘缺的話。也許葉默會收起來,不過對於一把殘缺的長刀,葉默沒有什麼興趣。葉默也知道這長刀的材料肯定不一般,如果加幾個陣法上去很難說不會成為一個上品法器,隻是現在肯定不行了。
  做完這些,葉默踏上飛劍直接飛往了‘西嶽酒店’的樓頂。
  已經是淩晨三點了,可是葉默卻發現小閣樓媊悛瑭嫣還沒有睡覺,隻是一臉擔憂的坐在閣樓外麵的院子中間。
  “韓嫣,你今天要比賽。怎麼現在還不睡?”葉默走進院子問道。
  “葉大哥。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韓嫣立即驚喜的站了起來,她已經打算好了天一亮就出去尋找葉默。葉默沒有來之前。她絕對不會單獨去參加什麼大比,此時的她已經知道了對隱門來說,人命根本就不值錢,況且她想要的東西葉默已經給她了。
  葉默奇怪的問道:“我會有什麼事情?”
  韓嫣眼圈一紅低聲的說道:“淩晨時分,有一個叫蓋成的人上來,要我將閣樓讓給他和他徒弟住。我不肯,他就要動手,並且說你不會再回來了,說我明天早上說不定可以幫你收屍。就在他要動強的時候,‘三十六江’的曾震俠門主也來了。曾門主喝退了蓋成,一直在這媯奶F你兩個小時才走。曾門主告訴我,你得罪了項穀主和汪門主,並且告訴我,如果淩晨你還沒有回來,讓我立即離開鬼城。”
  葉默冷哼一聲,看來知道汪冷禪今晚要殺自己的人不少啊。他葉默還沒死,這些人就來了。如果他出了什麼事情,跟著他葉默的人哪媮晹酗偵穧n下場。想到這堙A葉默頓時動了殺機。
  “那個蓋成是什麼人?住在什麼地方?”葉默問道。
  似乎知道葉默的意思,韓嫣直接說道:“曾門主說他原本是個江湖郎中,隻是偶然的機會涉足了古武。因為機緣巧合他認識了汪家的人,這次他可以帶著唯一的弟子來參加大比,就是汪家出的力氣,他說現在他住在遠呈賓館……”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好,我知道了,你在這媯尼琚A我去去就來。”
  韓嫣隻是看見葉默離開,片刻就消失不見。她當然知道葉默是去找蓋成的麻煩了,不過對這個她倒不是很擔心,聽曾門主說那個蓋成最多也不過是地級初期的修為而已。
  韓嫣猜測的不錯,葉默確實是去殺蓋成了,遠呈賓館葉默當然知道,他在鬼城住過一個多星期。對這堛漲a方還是很清楚的。
  ……
  韓嫣知道葉默沒事後,心堜鯇P了不少。葉默出去後,她估計再回來的時候天就要亮了,隻是她絲毫睡意都沒有。可是讓韓嫣想不到的是才二十分鍾不到,葉默就再次出現在了‘西嶽酒店’的樓頂。
  “葉大哥,我還以為你去找那個蓋成了。”韓嫣盡管知道蓋成肯定不是葉默的對手,但見葉默沒事回來還是舒了口氣。
  葉默微微一笑,沒有說他已經殺了蓋成和他的那個弟子,隻是問道:“你今天的那幾招劍法學的怎麼樣?”
  “今天我就學了第一招,現在隻能說是勉強可以施展。”韓嫣聽到葉默問起她的劍法,立即就興奮起來。葉默教給她的這招劍法,她越練就越感覺到不一般,甚至還可以帶動內氣流轉。
  葉默點點頭說道:“嗯,你明天還要比試,先去睡吧,我還有點事情。”
  韓嫣這次沒有反駁,葉默已經回來,她明天有比賽,現在都已經是淩晨了,去休息一會還是有必要的。
  等韓嫣去睡覺後,葉默這才坐下來開始療傷。雖然和汪冷禪一戰中受的傷不算是重傷,但是現在葉默絲毫不敢大意。盡管葉默很想現在就去滅掉南山的汪家,可是他連什麼地方是南山都不知道。
  ……
  淩晨七點,葉默神清氣爽的站了起來,一夜過去,他內傷盡去,並且在汪冷禪的刀法中領悟到了一種劍法。就是通過劍芒裹住真氣而爆發出劍氣,然後通過劍氣傷敵。隻是這種劍法消耗太大,不能輕易使用,
  韓嫣起來看見背身站在樓頂的葉默,心堜艙M有一種感覺。葉默離開她有十萬八千堙A雖然他站在可以看見的地方,可給她的感覺,似乎葉默隨時都可以飛入雲霄一般,這種感覺很是怪異。
  “你起來了,你去洗漱,等會我們一起去斷頂山。”葉默回過頭微微一笑。
  韓嫣鬆了口氣,葉默回頭的時候,那種感覺突然消失了。葉默再次變回了那個普通的葉大哥,沒有了那種即將飛起的怪異。
  “葉兄弟,哈哈,我就知道你沒事。”一個粗狂的聲音傳來,葉默不用回頭就知道這是曾震俠來了。昨晚來過沒有找到他,沒想到他一早就又來到了這堙A這人還真是夠意思。
  葉默將曾震俠帶到閣樓的院子媊悝中U,這才抱拳說道:“昨晚的事情多謝曾兄了,如果不是曾兄出手,韓嫣肯定會吃虧。”
  曾震俠不在意的揮揮手說道:“這隻是舉手之勞而已,那個蓋成本身倒沒有什麼,隻是他認識汪家的人。我以為汪冷禪不會放過你的,沒有想到他昨晚竟然沒有找你,這確實是出乎我的預料。”
  在曾震俠看來,如果汪冷禪去找葉默的麻煩,葉默肯定不會有機會坐在他的麵前和他說話了。
  葉默微微一笑,隨意的問道:“不知道曾兄是否聽說過南山汪家到底在什麼地方?”
  曾震俠沒有聽出來葉默的意思,歎了口氣說道:“其實最隱蔽和最讓人看不透的隱門不是葫蘆穀和九明書院,而是南山汪家。聽說他們汪家得到的傳承叫‘南山就在腳下’,非常了得。‘南山就在腳下’的意思是沒有人知道南山在什麼地方,也許就在眼前,也許還在天邊,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實力到底如何……”
  說到這奡蕪_俠似乎想起了葉默問這話的意思,他霍地站起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
  (第四更送上,求月票!)
  ......

Snap Time:2018-10-23 03:10:07  ExecTime:0.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