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六十六章這個世界就這樣


    歡迎訪問【文趣吧-提供小說作品免費閱讀】 請牢記我們的域名: ,以便隨時閱讀小說《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第四百六十六章 這個世界就這樣

    可是這老者和他身後的那名五十來歲的男子似乎沒有看到他一般,而是直接走到葉默麵前躬身說道:“夏氏家族夏長天、夏旁見過葉前輩。 ”

    葉默隻是點了點頭,這個夏長天他見過,當初在棲霞寺的拍賣會上麵自己和他還有交易。自己的‘青花青葉草’就是從他手交易來的,不過當時他葉默可不是夏長天的對手。隻是世事無常,這轉眼他已經是夏長天要仰望的存在了。

    葉默沒有和夏長天說話,而是看向已經呆滯的培少冷笑了一聲說道:“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怎麼不給我臉的,我就在這看看你又是怎麼讓我朋友活得不耐煩的。”

    “我……”此時的培少已經呆住了,他哪可以想到在他心需要仰望的夏氏家族族長夏長天,竟然還要對這年輕人如此恭敬,如果知道,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會這樣做啊。雖然他還不知道這年輕人是誰,但是他已經知道踢到鐵板了。

    如果說培少已經呆掉了,那麼烏應元更是全身冷汗直冒。他混跡官場,經驗比培少要老到的太多了,可就是他的世故油滑,也想不到區區一個王西嶽的朋友竟然這麼逆天。

    “意劍門的於韜見過葉前輩,門下弟子不肖,於韜特來請罪。”培少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外麵又急匆匆的跑進來一個精瘦的老者,還沒有進來,就先道歉唱了個肥諾。

    又是一個門派的門主來見這個年輕人,還這麼恭敬,這叫培少的再也無法遏製住內心的恐懼。他幾乎要崩潰了,天啊,自己到底是惹到什麼人了?他感覺到自己的腿在發抖,但是內心深處驚恐害怕的同時,已經將烏應元恨的要吃掉他的肉了。

    “你是坪江門的弟子?”夏旁聽了葉默的話,又看見意劍門的於韜到來,他忽然轉頭對著培少寒聲問道。他知道如果夏家不表現的話,也許表現機會就立即會被於韜搶走。

    這培少打了個激靈,磕磕巴巴的說道:“是的,夏前輩,這……不是我,是烏應元說王老板有地方不讓我住……所以,我就來找王老板……”

    隻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一隻大腳踹在他的胸口,培少直接被踢出房間,空中噴出一口血來,倒在地上不知死活。W  混*混 小  說 網/  全 文 字

    葉默的通過神識卻知道這培少的丹田已經碎裂,可以說是徹底的毀掉了。

    “你坪江門的梁啟生和霍去鳴也不敢在葉前輩麵前無禮,你的膽子不小啊。”夏旁雖然將培少踢了出去,但是這功勞還是要表一下的。

    葉默冷眼看了一下夏旁,不置可否。心卻感覺霍去鳴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聽到過,葉默很就想起了霍去鳴是誰了。當初他陪著落喧去尋找‘羅經’的時候,遇見的就是那個霍去鳴,是淳安霍家的人,隻是沒想到他還是一個隱門的弟子。

    於韜此時已經徹底的明白看過來,應該是烏應元帶著這個培少來挑釁葉默,結果被趕來的夏家討好了。於韜立即就想到了還有一個烏應元,他想都沒想,就走到烏應元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可憐烏應元好歹還是一個副市長,竟然被人扇了巴掌。

    正當於韜還要打的時候,於韜後麵的那名長老卻插口說道:“門主,這個人應該是桂呈的一個副市長。”

    烏應元心雖然憋屈憤怒,可是他也知道他被打也算是白打了。他心現在也是暗中後悔,他哪想得到王西嶽的一個普通朋友竟然這麼逆天。

    “,原來還是一個市長,我於韜實在是失敬了,不過如你這種人怎麼能夠當市長呢?言師弟,這件事你去處理一下,這個烏應元我看實在不適合當市長。”於韜聽說這個烏應元是市長後,立即停止了動手,有些規則還是必須遵守的。雖然他沒有將一個市長放在眼,但是這樣動手就打也是不能的。

    “也算我夏家一份,夏旁,你和言兄一起去處理一下這件事。”夏長天見於韜已經出手,哪還會落在後麵。

    烏應元徹底的傻掉了,他沒有想到最後竟然連自己的烏紗帽也要被拿掉。他可是知道這些隱門中大佬的能量,如果說要拿掉自己的烏紗,那就絕對不是開玩笑。

    “葉前輩,我烏應元瞎了眼,求你放我一次啊……”烏應元是官場老油子,立即就知道這事情求情的對象應該是葉默,而不是要教訓他的於韜。

    葉默冷眼看了一下烏應元,淡淡的說道:“滾,如果你還繼續留在這,就不用再走了。”

    烏應元心一寒,他馬上就知道葉默說的這話應該不是威脅他。雖然他不知道葉默是誰,但肯定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丟官總比丟命好,這些人本來就無法無天,不代表不敢殺他這個副市長。想到這,他哪還敢再囉嗦,趕緊退了出去,他想找一下自己的後台,看看還有沒有轉機。

    如果烏應元知道拍培少的一個馬屁,居然拍出這麼個嚴重後果來,他寧可在醫院麵住著請病假,也不想在這個時候來找什麼機遇。

    王西嶽爬起來後,整個人已經糊塗掉了。他知道葉默是個隱世高人,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麼有威望。連那些住在這麵的大佬也要來巴結,他太牛了點吧。看著打自己的那個青年被人一腳踢飛,斥自己的烏副市長像乖乖孫子一般的逃走,王西嶽隻感覺到一種暢。自己一直以來就是在這些人麵前裝孫子,今天總算是做了一回爺爺。

    葉默看著已經站起來的王西嶽,知道他沒有什麼內傷,又看看他空空的手腕,不由無語的問道:“老王,我給你的手鏈呢?”

    王西嶽有些慚愧的說道:“我回去試了一下,那個手鏈果然有防禦功能,我給我兒子了。我沒想到烏應元這麼不顧規矩,他堂堂一個副市長竟然帶流氓來打人,我以為他最多隻是背後弄點小花招而已。”

    原來將自己給的東西給他兒子了,葉默也沒有辦法去責怪他。隻好說道:“有空我再幫你弄一個,現在身上已經沒有了。”

    “葉前輩……”於韜見葉默總算是回過頭來,有些尷尬的又叫了一句。

    葉默點點頭,雖然知道他們的行事是為了討好自己,不過在他們的世界麵就是這樣,誰的拳頭大誰就是老大。

    夏家來這肯定是因為那個夏森,而這個於韜應該就是馮難得師門長輩了。自己打了他的人,他們還像孫子一樣上門來討好,隻是因為自己比他們強勢而已,這沒有什麼好感激的。萬一自己沒有實力,或者是一個普通人,現在等著他葉默的就不是這種恭敬的禮節了,那就是一口棺材。

    “於韜這次來特意向前輩請罪,我門下弟子馮難冒犯了前輩,於韜管教不嚴……”於韜見葉默願意心平氣和的和他說話,心頓時鬆了一些。隻是他的話沒有說完,就被葉默打斷,心不由的有些惴惴不安。

    葉默看了一眼於韜和夏長天,平淡的說道:“你們的來意我已經知道,這件事就此了結。王西嶽是我的朋友,希望你們的人住在這不要鬧事。”

    葉默沒有說什麼不要仗勢欺人之類的話,他知道這就是廢話。這個世界欺善怕惡的不是他們兩家,到處都是,這種事情無論是隱門還是在外麵的世界都太正常不過了。對葉默來說,唯有讓自己比別人強大,才不會讓別人欺負。

    這一點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世界都是一條鐵律。

    “是,請葉前輩放心。我們一定約束門下弟子,爭取讓王老板滿意。”於韜立即就接口說道,這才徹底的放下心來。對他來說,葉默說這件事結束了這是最好不過的了。葉默的果斷殺伐,和心狠手辣他聽過太多了。

    王西嶽愣愣的在一邊聽著,心感慨萬千,就是因為自己結交了葉默這樣一個朋友,結果這些來曆不明的大佬還要約束門下的弟子,讓他王西嶽滿意。要知道,在昨天,他王西嶽在這個酒店還是地位最底下的一個人,才一天時間就鹹魚翻身了。

    果然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啊,自己在半年前就想到了在這幫葉默造一個閣樓,看來這一舉動實在是太正確了。因為自己的舉動,他得到葉默的友誼,也得到了這些大佬的尊敬。

    “葉前輩,這是今天晚上參加隱門交流會的玉牌,如果葉前輩有空的話,也可以去看看,地址在鬼城的‘秦廣王殿’。”夏長天知道現在是討好葉默的最佳時候,他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玉牌拿了出來,反正這種玉牌他們門派有三塊。

    “哦,那就多謝夏門主了。”葉默接過玉牌,他晚上正打算去隱門的交流會看看,夏長天拿出一個玉牌,對他來說卻正是有用。

    (昨天前天都連續三更,想的就是求一下月底的月票,不想被追上來。求月票緊急支援啊!!!)

    ......

    .

Snap Time:2018-07-17 19:59:39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