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六十二章狠人


    第四百六十二章狠人

    韓嫣一個黃級後期武者,而這男子已經是黃級巔峰修為,又是出其不意的情況下,韓嫣竟然沒有躲開。聖堂最新章節

    “啪”的一下,韓嫣竟然被打個正著。

    韓嫣心的火氣再也無法遏製的冒了上來,她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竟然被人當麵扇了耳光,想也不想,立即就從後麵的背包麵抽出了一柄劍,直接刺了過去。

    “想打?很好,哥哥陪你打。”這男子在腰間一抹,一柄軟劍就出現在他的手。

    “叮叮……”才兩響,韓嫣手的長劍竟然被砍成了幾段,這男子得勢不饒人,絲毫沒有因為韓嫣是一個女的而有留情,抬起腳對著韓嫣就是一腳。

    如果韓嫣在理智的狀態下,這一腳就未必可以踢到她。可是她已經氣的幾乎失去理智了,隻想一劍殺了這個侮辱她的家夥,可是越是這樣,她越落在下風。

    這男子一腳正踹在韓嫣的腿上,韓嫣沒有絲毫反抗的被踢出數米遠,跌坐在地,表情呆滯。

    踢到了韓嫣,這男子走上前幾步,來到韓嫣的麵前冷笑著說道:“我一腳再踩下去,你的另外一條腿照樣斷掉,你相信不相信?”

    韓嫣咬著牙齒,憤怒的盯著這個男子,一句話都不說。

    “不相信。”一個冰冷的聲音代替了韓嫣的回答。

    這男子愣了一下,這才看見滿臉冰冷的葉默,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你又算是哪根蔥?敢和我作對?”

    周圍看熱鬧的人就更加興奮了,又來一個,又有的看了。

    葉默沒有理睬這男子,直接伸手幫韓嫣將斷腿接好,又塞了一顆藥丸給韓嫣吃下去,這才將韓嫣扶了起來,有些慚愧的說道:“對不起,我來的晚了點。《綠色小說網》”

    韓嫣看見葉默過來,再也忍不住心的委屈,撲在葉默的懷大哭。她知道大比的時候很亂,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這麼亂,這簡直就是拳頭說話,沒有絲毫同情的世界。

    葉默扶住韓嫣,又看了看她臉上的掌印,語氣冷厲的說道:“你的臉是誰打的?”

    韓嫣還沒有回答,那名男子就立即囂張的說道:“是爺爺打的,有種你來打爺爺一下啊?沒種就自扇幾個耳光滾。是滾出去哦,不是走出去。”

    周圍又是一些笑聲,但是明顯的這笑聲少了許多。很多人看見葉默幫韓嫣接斷腿的手法,沉默了下來。韓嫣的腿明顯的被踢斷了,就算是在醫院,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勉強可以下地,可是這個年輕人隻是簡單的幫她接了一下,然後拿了一顆藥丸給她吃了,就扶她起來了,這也太離譜的點。

    葉默冷笑了一聲,突然跨前一步,竟然眨眼就來到這男子的麵前,啪啪兩個耳光之後,然後抬起腳對這男子的胸口就踹了下去。

    沒有任何人可以反應過來,葉默這一腳已經踹在了這黃級後期巔峰男子的小腹。

    這男子後腿了十幾步,噴出一口鮮血,坐倒在地。滿臉的鮮血,明顯的臉被打的很厲害。

    葉默緩緩的走了過去,站在這男子的麵前,忽然又抬起腳踏了下去,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碎骨聲音響起,葉默竟然生生的將這名男子的一條腿踩的粉碎。

    周圍此時鴉雀無聲,剛才這男子欺負韓嫣的時候,他們看著都很好玩,覺得是一個娛樂。可是現在葉默踩碎這男子的腿骨的時候,周圍沒有一個人感覺到好玩,都有些陰慘慘的感覺。都在想這人是誰?下手好狠毒。

    剛才這男子打韓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出來說話,現在同樣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綠色小說網》)不同的是,剛才很多人都在嬉笑看熱鬧,現在卻是鴉雀無聲。

    “啊……”這被葉默踩碎腿骨的男子總算是慘叫了出來,聲音就連還在樓上的王西嶽都聽得見,可是他依然不敢出來看看,生怕惹火上身。他明白,現在酒店麵住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是他王西嶽可以惹得起的。

    “我是意劍門的參賽弟子馮難,你不能對我動手……”這男子的話有些漏風,隻是他還沒有說完,葉默又踩上了他的另外一條腿。接著葉默又一腳踩在了他的胸口,一陣骨頭斷裂的聲音,讓人感覺這個年輕人出手好狠毒。

    馮難隻是說了半句話,就再也沒有力氣說下麵的話了,而是將頭軟了下去,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去扶他一下。

    韓嫣此時已經冷靜下來,急忙將葉默叫過來拉住了他。葉默不知道意劍門,她卻是知道,一個不亞於隱門夏氏家族的門派。這種門派她們廣寒門一樣的惹不起,得罪這種門派簡直和滅門沒有什麼區別。

    “葉大哥,我們走吧。”韓嫣拉住葉默的手臂,有些擔心的說道。說完還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馮難,估計他死多活少了。雖然警察不會來‘西嶽酒店’,這也不會有人去報警,但是萬一葉默殺了人,還是讓韓嫣非常的擔心的。

    葉默擺了擺手,“我們要住在這,怎麼可能走的?你說一下,還有誰欺負你了。”

    葉默的話剛說出來,夏森下意識的將頭縮了一下,以葉默的身手肯定是玄級以上。而且葉默下手很辣,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他既然可以將馮難打成這,就說明他一樣可以將他打成這樣。

    夏森有心要叫師門的長輩過來,可是現在師門的長輩卻一個都不在。

    韓嫣沒有說話,但是葉默已經看向了夏森,因為在場的人都將目光看向了夏森。

    葉默走上幾步,冷冷的打量了一下夏森,這才說道:“剛才你也動手了?”

    夏森打了個冷戰,他同樣下意識的看了看還躺在絲毫不動的馮難,再也沒有了譏諷和調戲韓嫣的那種從容淡定,而是一臉驚慌的說道:“沒有,前輩,我剛才沒有打她。”

    看著葉默愈發冷厲的眼光,夏森再也忍受不住,‘撲通’一下就跪了下來,“前輩,饒命,我真的沒有動手打她。我隻是譏諷了她幾句,我,我……”

    夏森隻是說了幾句話,就抬起手對自己的臉上不斷的打耳光,一直到臉上被打出鮮血後,葉默才冷冷的說道:“滾,下次別讓我看見。”

    “是,是,前輩,我馬上就滾……”夏森雖然憋屈憤怒,也知道現在不是發怒的時候,他必須要保住命,然後才能向長輩去告狀。

    夏森再也顧不到別人的恥笑,他急忙低著頭退後了數步,匆匆忙忙的進入電梯,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去了。不過他心已經將葉默看成了死人,區區一個玄級武者,也敢對他夏家的人動手,而且還將意劍門的馮難打的生死不知。

    原來還在大廳麵喧嘩的各門弟子,此時自覺的安靜了下來。意劍門的另外兩名弟子小心的將生死不知的馮難抬起來快步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今天的事情,他們必須要告訴師門長輩給他們出頭。

    靠近窗戶邊的一張桌子卻坐了三個人,一男兩女。兩名女子竟然是女冠打扮,而那名男子也是英俊非常,舉手投足之間就有一種高貴的氣勢,他們從頭到尾的觀看了這個事件。

    “此人下手狠辣,果斷,而且修為至少是玄級後期,不知道是那個門派的弟子。不過他認識廣寒門的人,應該不是什麼大門派。隻是可惜了,等意劍門和夏家的人回來,估計……”那名年輕的男子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心和別人一樣,將葉默看成了不久將死的人了。

    “師姐,這人我們是不是見過?我怎麼感覺他像那個人呢?”年紀小點的道姑忽然插口說道。

    年紀大點的道姑點了點頭小聲的說道:“雨兒,你沒看錯,他就是上次去無量山棲霞寺參加拍賣會的那個蒙麵的人,記住千萬不要惹他。”

    “兩位師妹,你們認識這人?”那名英俊男子疑惑的問道。

    年紀大點的道姑點了點頭說道:“嗯,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人當年參加了無量山棲霞寺的拍賣會,那次師兄你沒有去。當時他一個人殺了龍氏兄弟,並且聽說地級高手獨狼也是死在他的手,是一個殺伐果斷非常厲害的人。石師兄,你盡量不要和他接觸,他很嗜殺。”

    “哦,竟然可以殺了龍氏兄弟?還可以殺了獨狼?難道他是地級高手不成?不過這怎麼可能,看他的年紀才二十來歲,二十來歲的地級高手,不要說我沒有見過,就是聽也沒有聽過啊。”這石師兄眼神一動,有些驚訝的說道。

    他石仲之天縱奇才,二十六歲就已經是玄級後期修為了,可以說能到他這種程度的人已經是絕無僅有了。可是今天他竟然聽說那個年紀比他還要輕的人殺了龍氏兄弟,更何況還殺了獨狼,可見他的修為至少是地級。

    因為地級修為和玄級修為相差太大,所以石仲之不認為葉默以玄級修為可以殺了獨狼。

    “有些意思。”石仲之知道葉默的戰績後,並沒有因為兩名道姑的話有所顧忌,而是有些興趣的看著葉默。

    雖然韓嫣很想離開,但是葉默卻帶著她來到了前台。

    “對不起,先生,房間已經沒有了……”這位前台的小姐親眼看見葉默大發神威,說話的語氣都有些戰戰兢兢,她生怕葉默不講道理。

    葉默微微一笑:“叫你們老板王西嶽下來一趟,說老朋友來了。”

    (三更求一下月票!)

    ......

    

Snap Time:2018-01-22 06:47:02  ExecTime: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