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六十一章酒店衝突


    第四百六十一章酒店衝突

    葉默心說這丹藥豈止是貴,那是貴的沒邊了。《綠色小說網》不過為了不讓唐北薇心有負擔,葉默隻好拍拍她的手說道:“不貴,這東西我多的很,不過以後就不要當麵說了。”

    “哦。”唐北薇看了一眼葉默,卻知道這話有些假,‘駐顏丹’肯定是很貴的。

    葉默和唐北薇聊了好久,蘇靜雯才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她站在門口依然還不敢相信‘駐顏丹’竟然這麼逆天,她也吃過一些‘美顏丸’,但是和‘駐顏丹’比起來,簡直差的太遠了。

    這種丹藥直接將自己的皮膚變得光潔如玉,甚至臉上原來有的一個小灰點也消失不見,身上的皮膚更是光滑猶如凝脂。這種丹藥要是如葉默說的不值多少錢,她是絕對不信的。難怪北薇的皮膚這麼讓她嫉妒,竟然是吃了‘駐顏丹’的緣故。

    “靜雯姐,你本來就很漂亮了,現在簡直就和仙女下凡一般。”唐北薇走上去誇張的說道。

    蘇靜雯看了一眼葉默,沒有說感謝的話。她知道這丹藥肯定是價值很高,既然市麵上沒有的賣,就說明這丹藥不會是批量生產的。

    “葉默,你最近有事嗎?我媽媽想見你一次,隻是一直沒有看見你。”蘇靜雯有些期待的看著葉默問道。

    葉默遲疑了一下說道:“我會在這住兩天,可以去你家一趟啊。兩天後的十來天我估計都有事情,下個月應該沒有事了。”

    “那好啊,下個月月初,我在家等你好嗎?”蘇靜雯連忙說道。

    “我明天和後天都有空啊,為什麼要等到下個月月初?”葉默奇怪的問道。

    唐北薇一拉葉默的手說道:“靜雯姐這麼說,肯定是她媽媽不在家啦。(《綠色小說網》)哥哥,你現在是財主了,晚上我們要打土豪,去寧海最大的酒店請客吃飯吧。可惜,雲冰姐去燕京了,不然還可以叫雲冰姐一起來。”

    蘇靜雯臉一紅,沒有辯駁唐北薇的話。

    葉默也不在意,立即說道:“好啊,我們走吧。”

    ……

    連續兩天時間,葉默都陪著唐北薇一起度過的,沒有再提起去流蛇的事情,既然蘇靜雯和唐北薇住在一起,就由的她去。在這兩天時間麵,葉默不但教會了唐北薇火球術,還教了簡單的禦風術給她。

    兩天,葉默陪著唐北薇和蘇靜雯幾乎玩遍了整個寧海,這兩天是唐北薇過的最開心的日子。除了上次在靜一門葉默陪著她外,葉默很少有這種時間來陪著她一起出去遊玩。

    兩天後,在唐北薇和蘇靜雯戀戀不舍的眼光下,葉默離開了寧海。

    “北薇,你真幸福,你哥哥是個有本事的人,他的性格很真實。不虛妄,不浮誇,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蘇靜雯看著葉默消失的背影,竟然將心想的說了出來。說完後,蘇靜雯才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不對,她臉一紅,立即就要和唐北薇解釋什麼。

    隻是唐北薇一樣的有些失神的看著遠處,下意識的回答道:“我最開心和最幸福的就是葉默是我的哥哥,我最不開心的就是他是我的哥哥……”

    蘇靜雯看著有些失神的唐北薇心一愣,不過她立即就明白了過來。唐北薇和葉默的事情她知道,是北薇告訴她的。唐北薇從來都沒有見過葉默,長大後才突然得知葉默是她的哥哥,加上葉默對她的愛護,她依賴葉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綠色小說網》

    想到這蘇靜雯歎了口氣,就算是葉默不是北薇的哥哥,他和唐北薇依然沒有任何可能的。沒有別的,就因為寧輕雪。寧輕雪的優秀她是親眼見到的,那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美。

    也許自己和唐北薇都不會比她差多少,可是寧輕雪才是和葉默結婚的人,而且葉默已經認可了她。

    下個月初?蘇靜雯心暗歎,自己的想法真的對嗎?也許該放開的就應該放開。

    蘇靜雯和唐北薇站在路邊一直沒有動過,遠遠的望去,就好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

    ‘西嶽酒店’是桂呈市唯一的五星級酒店,因為這家酒店最近大半年來從來都沒有鬧過鬼。這在桂呈這個鬼城是很少見到的,一般的飯店一年總要鬧上個那麼一兩次,嚴重的會死人,不嚴重的也會讓人住上十天半月的醫院。

    所以很多酒店業的老板開始搬離這個鬼城的時候,‘西嶽酒店’的生意卻愈加興旺。別人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家酒店的老板王西嶽當然再清楚不過了,就是因為當初葉默送的那個八卦圓盤法器。

    王西嶽和別的老板不同,他知道這個世界還是有很多隱士高人的。這次隱門大比,雖然政府隻是隱晦的通知了他,但是他卻知道這次大比絕非尋常。

    而且從各界社會名流,還有一些電視上經常露麵的一些國術高手,甚至商界巨亨都來到了這,就可以看出一二了。更重要的是,連這些原來高高在上的人也沒有機會在‘西嶽酒店’住宿,王西嶽就知道,這次的大比絕非尋常。

    還有一點就是,這些社會名流們,每天都會很恭敬的來‘西嶽酒店’拜訪住在這的人,而且有的時候一等就是一整天,沒有絲毫的急躁。王西嶽當然知道這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這完全是因為住在他酒店麵人的緣故。

    所以他早就吩咐酒店麵所有的服務員,凡是入住‘西嶽酒店’的人都不能得罪,哪怕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必須用最周到的服務。如果有誰得罪了人,後果自負。

    可是現在王西嶽卻很是苦惱,他是不想,也不敢得罪任何人。但是住在他酒店麵的人要互相鬧起來,他也沒有辦法。此時他已經得知有人要住酒店,但是因為沒有房間了,這人卻沒有走,結果得罪了住在酒店麵的客人,雙方現在已經打起來了。

    因為他知道這次大比肯定非同尋常,無論是被欺負的,還是欺負人的都不好惹,所以他隻能不出麵。

    ……

    韓嫣現在心別提多鬱悶了,她按照葉默的說法來到了‘西嶽酒店’,告訴服務員說已經訂好房間了,訂房的人是葉默。可是服務員查了半天,告訴她並沒有一個叫葉默的人訂房,這讓韓嫣感覺很丟麵子。

    也是,她雖然在隱門之中沒有地位,可是在燕京,她韓嫣什麼時候這樣丟過麵子的。‘西嶽酒店’住的都是一些來參加大比的隱門高手,她一個女孩子雖然被服務員委婉的拒絕,但是很多人看她的眼光都有些怪怪的,就好像她假裝來要麵子似地。要知道可以住在‘西嶽酒店’的人絕對都是大門派,或者是實力非凡之人。

    她韓嫣孤單單的一個人來到‘西嶽酒店’說已經訂好房間了,結果一查,根本就沒有她說的那個訂房間的人。而這個時候偏偏有很多人看著她,這讓她怎麼不丟人。

    “你是廣寒門的?”正當韓嫣無法下台的時候,一名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似乎不在意的問道。

    韓嫣鬆了口氣,從剛才尷尬的局麵解脫開來,這人認識她是廣寒門的不稀奇,因為她穿著的衣服有廣寒門的標記。

    “是的。”韓嫣很客氣的回答道。

    這男子卻很是嚴肅的說道:“我說小妞,你覺得廣寒門這種小不點,能在‘西嶽酒店’開房間?我看你還沒有睡醒啊。唉,其實你們門派來不來都是一樣,何必死要麵子活受罪呢?”

    四周的人看著這男子嚴肅的表情,聽完他的話一起哈哈大笑。這才明白這人原來是故意調戲這個說已經訂了房間的女孩。

    韓嫣的臉漲得通紅,這個時候,她那還不知道自己被戲耍了。可是她卻不敢動手,那個假裝嚴肅譏諷她的人是夏家的人,她雖然不經常出去,但是這些人的衣服還是可以認識一二的。夏家雖然不是六大門派之一,可是卻是僅次於六大門派的幾大隱門勢力

    廣寒門相對於隱世家族夏家來說,的確就是一個小不點。韓嫣知道一旦她發怒,牽連的不是她一個人,不但會連累到師門,甚至有可能牽連到她韓家。

    “夏兄說的對啊,要不妹子去我的房間住吧,我的房間很大,嘿嘿,雖然你長得不怎麼樣,可是我不介意……”圍觀的人中又有人插口說道。

    又是一陣的哄堂大笑,這些人常年在門內修煉,難得出來一次,在他們眼沒有什麼同情與否。他們接受的教育就是強者為尊,如廣寒門這種弱者,是不會有人去在意的。

    “放你媽的屁,你怎麼不回去和你老娘睡。”韓嫣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她身邊的人一直以來都是彬彬有禮的,哪有這種侮辱。更何況,又有誰敢對她說這種話。

    “臭婊子,不想活了。”這說話的男子臉色一冷,一步就跨到了韓嫣的麵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第二更送到!)

    ......

    

Snap Time:2018-07-18 22:15:52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