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五十章一邊倒的戰役


    第四百五十章 一邊倒的戰役

    看著臉漲得通紅難看的陸翠洋,鬱妙彤冷冷一笑,“回答不出來了嗎?我當然知道你回答不出來,因為你隻是河封遠家花錢叫的一個炮灰而已。還口口聲聲的關心民生,我看你是關心你有多少錢入賬吧。隻要有錢給你,我看也沒有你幹不出來的事情了。”

    “你,血口噴人……我要告你誹謗罪……”陸翠洋氣的臉色愈發難看。

    鬱妙彤不屑的說道:“至於告我什麼罪,你請便。我不但誹謗你了,我還誹謗‘遠北藥業’,要告狀,點去吧。”

    “鬱總,我不想幫誰說話,可是鬱總剛才的話直接指向了遠家,難道鬱總的意思是‘遠北藥業集團’在對‘洛月藥業’陷害?不知道鬱總是不是有證據。”一名記者立即就抓住了鬱妙彤的話問道。

    鬱妙彤淡淡的說道:“我‘洛月藥業’說話當然講究證據,方偉,你立即播放我們手機的視頻錄像。在座的各位記者,我想大家看了這段錄像後,相信每個人心都會明白,我為什麼請大家來這。”

    ......

    河封。

    幾乎所有的常委都呆住了,李春生放出來的這段錄像太震撼了。‘洛月藥業’的產品副作用原來是‘遠北藥業’炮製的,他們竟然將自己研製的‘融血藥劑’偷偷的注射進‘美顏丸’麵。如果隻是‘遠北藥業集團’陷害‘洛月藥業’也就罷了,可是他們不但是陷害,還讓四人毀容,六人死亡。

    可是這卻不是最讓所有人震驚的,最讓人震驚的是,他們竟然研製出來了‘wq033’號的病毒藥劑,這還是一款傳染性的病毒藥劑。而‘遠北藥業集團’竟然想通過這款病毒藥劑的克製抗生素,一下名震全球。喪心病狂,太喪心病狂了。震撼,這簡直太震撼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昌耀的身上,沒想到他竟然是遠智容的弟弟,而且沒想到他竟然想通過這款病毒藥劑要在政路上再進一步。

    “昌耀,你還有什麼話說?”錢方翰臉色冰冷的盯著昌耀,甚至連市長的稱呼都免去了。聲音也再沒有了那種慢吞吞的樣子,顯得幹脆果斷。

    錢方翰也沒有想到,李春生的錄像放出來,竟然如此震撼。他雖然也有一些零碎的證據,但是牛正滿和昌耀等人一直隱藏的很深,他總是沒有拿到可以一針見血的證據。沒想到這次上麵說李春生有證據,竟然是如此牛的證據。

    “這,這……”昌耀滿頭大汗,他想說這是誣賴。可是那拍攝下來的畫麵簡直比高清還高清,這怎麼可能是誣賴,甚至他的外套都沒有換。他還打算接下來提一提封殺‘洛月藥業’的事情,可是沒有等他提,自己就被幹掉了。

    是誰?到底是誰?為什麼昨晚的事情,今天上午就出現在了常委會?昌耀幾乎都要崩潰了。腦子隻有一個念頭,完了,這次是徹底的完了。

    牛正滿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被定格的錄像,他的腦海再沒有了當初的冷靜。昌耀竟然是遠智容的親兄弟?他腦子嗡的一下,他知道自己被算計了,被昌耀算計了。他一臉正氣的樣子,原來一直拿自己這個高他一頭的市長在當炮灰。可笑自己還數次為遠家幫忙,甚至在遠家的請求下,他還主動拉了昌耀也站在遠家的這一邊。

    此時牛正滿隻有一個念頭,自己就是一頭豬。

    “昌耀,沒想到你竟然是一頭披著人皮的畜生。錢方翰書記,這是我工作的失誤,我做自我檢討。我立即打電話讓人將昌耀帶走,這種人竟然混到了我們隊伍中間,我有罪啊……”政法委的計頓立即站起來說道。

    對於計頓的話,在座的倒沒有多大的抵觸,因為他是河封政法委的書記,同時也是河封警局的局長。這件事說是他工作的失誤,也沒有說錯。

    錢方翰微微一擺手說道:“不用了,外麵來人將昌耀帶走吧,我們的會議還是要繼續。”

    錢方翰的話音剛落,會議室外麵就衝進來兩名荷槍實彈的武警,沒有絲毫猶豫的將已經大汗淋漓的昌耀押走。

    這還不算,這兩名武警戰士帶走昌耀後,會場麵竟然衝進來數十名武警戰士,一個個都是荷槍實彈。

    計頓心一沉,竟然不經過河封的警局,而是武警直接帶走了昌耀,他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而且這門外什麼時候站了武警戰士,他竟然不知道。

    現在這會議室麵這麼多的武警戰士,這哪是開常委會議?這簡直就是批鬥大會啊。

    不但是計頓想到了這點,就是在座所有的常委都想到了這點。河封的天要變了,地震了,這次絕對是大地震。

    錢方翰似乎沒有在意大家的反應,而是恢複了慢吞吞的語氣說道:“下麵我們要說的第二點,就是關於牛正滿和計頓貪汙受賄的事情,還有牛正滿草菅人命,坑害數百村民一案。”

    這果然不是常委會了,已經變成了審案了。

    牛正滿忽然感覺渾身發冷,他已經知道不好了,隻是沒想到這事情來得這麼。而且他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錢方翰,我小看你了。

    坑害數百村民一案,牛正滿不用想,就知道是‘西童水庫’的事情犯了。可是他還可以沉得住氣,他在等錢方翰的證據,如果沒有證據的話,他一樣還有反擊的機會。

    牛正滿耐得住,可是計頓卻耐不住了。他霍地站起來,“老書記,雖然我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可是錢書記你將這貪汙受賄的帽子蓋下來,我不敢接受。”

    錢方翰淡淡一笑,“帽子不是我蓋下來的,是你自己蓋下來的。”說完,錢方翰自己將手的一個存儲卡插入卡槽。

    投影麵板上麵關於計頓的各種貪汙違法,還有聯合遠家進行的一些不法動作,詳細的記錄下來。麵還包括了牛正滿的一些貪汙受賄的證據。

    計頓立即猶如放了氣的皮球攤了下去,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錢方翰來河封大半年了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了。原來他就是來收集證據的,根本就是要讓他們放鬆警惕。

    看著計頓同樣的被帶走,牛正滿卻鬆了口氣。還好就是這些證據,雖然是貪汙受賄,可是還不是最嚴重的結果。

    錢方翰若有意味的看了牛正滿一眼,然後說道:“之所以不將你帶走,是因為你還有錄像沒看。李市長,你是不是還有東西要讓牛正滿這個滿腔為民的官員看的?”

    “是的,錢書記。”李春生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知道到了這,基本上這已經是一邊倒的戰役了。

    接下來李春生的錄像徹底的讓牛正滿絕望了,連他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場上的情景都被拍下來了,別說在河封做的一些遮掩工作了。

    當看到遠家食物中毒案,還有葉默拍攝下來的地下製藥基地,牛正滿知道,他完了。

    直到牛正滿被帶出去,錢方翰才有些傷感的說道:“可惜了我們的一個好縣長,蘇縣長。他想為西童人民做點事情,可是偏偏有牛正滿這種蛀蟲。這次的事情多虧了李春生市長,如果不是李市長,我想我們沒有這麼就查出牛正滿的問題。我代表國家和人民感謝李市長的辛苦。”

    李春生連忙站起來說道:“其實,我隻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相比起老書記的工作,我還差得遠。”

    錢方翰一擺手說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們要求的是實事求是,我知道李市長手取得了一些證據,可是我沒有想到李市長隻是幾天時間,就比我大半年的工作還有成效。看來我們是要將這些重要的位置讓給可以打拚的年輕人了……”

    說到這,錢方翰再次伸手攔住了李春生的話,而是直接說道:“這第三件事就是就地免去牛正滿、昌耀、和計頓的職務,由李春生市長暫時代理河封市的市長,同時兼任河封市的市委副書記……”

    錢方翰的話還沒有落音,立即就響起了一片的掌聲。錢方翰的提議,全票通過。李春生的副市長位置是沒有坐穩就沒了,因為他已經是河封市的代市長了。

    李春生當然知道自己的這個市長是怎麼來的,他都已經準備認命了,可是葉默的出現隻是一夜時間就改變了結果,他甚至自己都不用過來說什麼。

    李春生心暗歎,無論是任何時候,無論是什麼地方,永遠也不要和葉默去鬥,他有一萬種辦法可以讓牛正滿完蛋。可是他偏偏選擇了最麻煩的一種辦法,也隻有這種辦法才會讓他和施修得益最多。李春生當然知道施修才是葉默要幫助的對象,這個道理他當然明白。

    “好,我們政府麵好的官員還是大多數的,現在我已經讓武警包圍了遠家,這個常委會是一個特殊的會議,是河封發展的一個轉折點。我們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去看看喪心病狂的遠家,他們到底想要做什麼?”錢方翰站起來,語氣很是響亮的說道。

    (看書想急切看到結果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本書還才寫了一小部分,不可能用大綱式的寫法。我隻想說,我用心去寫了,每一個細節,我都會去注意。這是沙漠,不是大海,所以也沒有你說的大海麵的東西。感覺到我用心了,就砸一張月票給老五,感謝!)

    ......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04-20 11:19:55  ExecTime: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