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四十五章果然是找死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果然是找死

    收藏本站    第四百四十五章 果然是找死

    葉默趕到西童縣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百 度 搜 索 逆龍道中文網 速進入本站 無 彈 窗 廣 告 下載葉默不知道施修的住處,他剛剛撥打施修的電話,隻是響了一聲,電話就被接通了。施修的語氣沒有絲毫的睡意,葉默就知道施修一夜沒睡。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葉默還是很趕到了縣政府的臨時宿舍,這是施修現在居住的地方。葉默趕到的時候,施修和宋小芸早就等在門口了。

    “施修,你們怎麼還住在這種地方?”葉默一看這個陰暗潮濕、破敗不堪的臨時住處,立即就來了火氣。這個吳澤好大的膽子,就算他葉默不是官場上的人,也不能讓施修住在這種破敗的地方吧。

    施修眼睛通紅,而且眼圈發黑,一看就知道一夜沒有睡過,甚至好長時間沒有睡過好覺了。他雖然驚奇葉默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西童縣,但是卻沒有問出來。

    不過施修一看葉默的表情,立即就知道葉默心很是生氣,連忙說道:“這事情不關吳縣長和周平大哥的事情,他們現在也是焦頭亂額的。”

    葉默生氣隻是一瞬間,他很就想明白了這麵說不定還有別的原因,不然的話吳澤應該不會有這麼大膽。

    葉默和施修進屋坐下來後,施修才說出來具體的原因。

    原來施修來到西童縣後,因為資曆的問題,沒有入常委。這樣他就無法在常委會上麵幫到吳澤,而西童的縣委書記宏超卻是一個強勢的人。在吳澤還沒有來的時候,他就將主動權抓在了自己的手。而吳澤來了後,隻有周平幫他,所以在和宏超的對抗下,處處落在了下風。

    如果‘洛月藥業’不出問題,吳澤還有說話的底氣。可是後來偏偏又因為‘洛月藥業’的‘養顏丸’出了問題,而‘洛月藥業’這個企業卻是吳澤和施修引進西童的,這樣一來吳澤更是處於雪上加霜的地步。

    盡管吳澤是李家的人,但是這種事情如果吳澤都需要李家去幫忙的話,他的存在就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在一切隻靠吳澤自己的情況下,局麵愈發的不好看。而且現在河封的李春生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也是幫不到吳澤。 /逆龍道中文網/  下 載

    政治上處於這種劣勢的劣勢,當然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去管住的地方了。

    “我的工作基本上已經被宏超派人完全架空了,宏超的背後是河封市的牛正滿市長,所以,他的後台很硬朗。昨晚小芸和我商量了一晚上時間,小芸勸我放棄了這個縣長,可是我不甘心。不說這是你幫我爭取來的,而且我不甘心我還沒有開始就失敗了。”施修有些無奈的說道。

    葉默點了點頭,難怪上次西童縣的水庫決堤都可以被壓下來,原來連西童的縣委書記也是牛正滿的人啊。

    葉默拍了拍施修的肩膀說道:“施修,你不用擔心,我肯定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你知道西童水庫決堤的事情吧,你的副科級別應該也是因為這次的事件才提拔的吧?”

    施修立即點頭說道:“這我當然知道,‘西童水庫’是豆腐渣工程,這誰都知道,隻是上麵壓了下來而已。我懷疑工程款應該是被宏超和他的上司牛市長弄掉了,可是這東西沒有證據誰也不敢說的。而且,我直覺告訴我蘇縣長是被冤枉的。”

    葉默不由的有些佩服施修的政治覺悟,他竟然懷疑到牛正滿的頭上了,不過,這種事情懷疑的肯定不是施修一個人。

    “你的懷疑很正確,我這有牛正滿貪汙受賄,還有貪汙那筆工程款的錄像證據。”葉默說完拿出了那張存儲卡,讓施修打開電腦。

    半個小時後,施修徹底的呆滯了,竟然是這麼機密恐怖的資料,而且還有‘遠北藥業集團’的草菅人命,甚至有他們冒天下之大不韙研製傳染性藥劑。包括遠家的秘密會議,暗算‘洛月藥業’的事情,全部詳細的都拍攝了下來。

    “葉默,這……”施修也不敢相信葉默手竟然有這種逆天的東西,他此時已經緩過神來。似乎前天才爆出‘美顏丸’的副作用,今天葉默竟然連錄像證據都拿出來了。葉默也太逆天了點吧,如此厲害,‘遠北藥業集團’還怎麼鬥?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和葉默鬥,果然是找死。

    看著呆滯的施修,葉默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份資料我拷貝到你的電腦麵,然後就作為你這次的政治資本。如果你這樣還爬不起來,我就不幫你了,你幹脆去流蛇幫我的忙好了。”

    “葉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不說感謝的話。如果這樣我都爬不起來,我買塊豆腐撞死算了。流蛇我肯定會去的,等我這邊的仇報了,我就去流蛇,雖然我喜歡當官,但是這官場上麵的事情小芸很不喜歡。”施修肯定的說道。

    葉默點點頭,“那你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我先知會一下吳澤,然後我立即就去河封找李市長,他最近也是焦頭爛額。我想這些東西隻要落在了他的手,李市長肯定會知道如何去利用。”施修立即說道,他知道他的能量太低,如果讓他利用這份資料,還不如直接交給李春生,這樣才會最大利益化。

    “好。”葉默對施修的反應很是滿意,施修可以立即知道這資料在誰的逆龍道中文網揮作用,說明他已經成熟了。

    葉默打了個電話給鬱妙彤,並且將‘遠北藥業集團’暗算‘洛月藥業’的這段會議錄像發了過去。並且告訴她,一旦接到他的電話,立即就將這段視頻在‘洛月藥業’的官方網站發出來。

    鬱妙彤實在是不敢相信,葉默隻是出去轉了一晚上,這麼就將證據弄到手了,還是新鮮出爐的視頻錄像。這段會議錄像,不但拍攝的清清楚楚,甚至連每一個人的動作表情都淋漓盡致,難怪葉默讓自己幫他找一個像素高的數碼相機。

    鬱妙彤實在是懷疑葉默是不是就站在別人的麵前拍攝的,如果她知道葉默真的是這樣拍攝的,她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無論怎麼樣,有了這段視頻錄像,就算是別的什麼都不做,‘洛月藥業’也是安然無恙了。鬱妙彤放下了緊張的心思,心對葉默更是敬佩,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葉默將錄像發給鬱妙彤後,立即就和施修分別前往河封。施修更是要及時找到李春生市長,然後和他探討一下怎麼才可以將對方一棍子打死。

    ……

    李春生從燕京來到河封後,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他不是李家的嫡係,而且他一來河封就知道這的水不是深,是很深。

    幾次常委會,他甚至連自保都難以做到。他隻是一個副市長而已,好在他暫時代理河封市的市委副書記,不然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一個普通的常務副市長在常委會麵最多隻能排在第六和第七而已。

    李春生知道就算是他再困難,這個時候也不能去找李家,他原本隻是一個常務副市長,因為李秋陽的關係,才得以代理市委副書記。這可以說完全是一個特例了,等於生生的從牛正滿的頭上將市委副書記拿走。

    這還是李家的強勢,或者是牛正滿即將調走的緣故。不然一般的市委副書記都會由市長代理,絕對輪不到李春生這個剛來的副市長。

    不過這也給出了一個明顯的信號,就是如果李春生可以做出成績來的話,那麼牛正滿調走後,下一任的河封市市長就是李春生。

    如果他有了這些資本,還是不能在河封站穩腳跟,那隻能說明他李春生名不副實,被李家拋棄也是有可能的。

    李春生知道,今天牛正滿要繼續召開常委的會議,目的就是為了打擊他李春生。因為李春生作為下一屆內定的河封市市長,這第一步引進企業就走的大錯特錯,居然將賣假藥的‘洛月藥業’引進了河封市。

    李春生歎了口氣,雖然明知道牛正滿的心思,可是他還不能不去。正當李春生準備出門的時候,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人來到了他的住處。

    “施縣長,你怎麼這麼早就來我這了?是不是西童縣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看到施修,李春生第一感覺就是不好。

    施修和吳澤在西童的境況甚至比他還糟糕,因為他已經對葉默表過態。此時他完全和施修是一條線上的螞蚱,此時施修來找他,百分之九十都是西童出了什麼問題了。

    不對,李春生立即就看到施修雖然兩眼通紅,但是表情卻很是興奮。

    “李市長,這次我們可以翻身了……”施修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開口就說要翻身了。

    李春生的政治素質畢竟不是施修可以比擬的,他立即小心的四處看了一下,然後很是平靜的說道:“施修,你先到家坐坐再說吧,一路也辛苦了。”

    說完,李春生將激動的施修讓進家,立即將門關上。雖然他不知道施修說的讓他們翻身的是什麼,但是他知道既然施修這麼說,就說明他有一定的道理。

    (四更求月票!)

    ......

    *j

    !!

Snap Time:2018-08-17 13:13:50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