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四十四章約蕭蕾


    第四百四十四章 約蕭蕾

    “陣盤?”葉默拿著這個圓盤差點叫了出來,他在地球竟然看見了一個陣盤。這還是一個聚靈陣盤。難道這真的有修真者?或者說也有人和自己一樣從修真界穿越而來?還是說隱門中的有些人同樣可以製作陣盤?

    而且這個陣盤麵還有啟動能量,不知道是不是靈石,因為已經要耗盡,所以葉默也看不出來這麵的啟動能量是不是靈石。

    可惜的是這個陣盤麵的啟動能量幾乎已經消耗殆盡了,等麵的啟動能量耗盡,如果沒有靈石啟動的話,這個陣盤也就等於作廢了。

    這個陣盤製作的很簡單,但是最主要的是麵有驅動的能量,不管是元氣石還是靈石,對葉默來說都是極其珍貴的東西。相比之下,這個陣盤卻不值得一提了。因為這種陣盤葉默現在就可以製作出來,隻要有材料就可以。而且他布陣根本就不需要陣盤,陣盤雖然簡單,但是卻不完善。

    看來這的修煉者遠遠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啊。

    陸盈盈一臉緊張的看著葉默拿著陣盤沉吟,她不知道葉默會不會因為這個可以培養‘青花青葉草’的圓盤出手。

    看見陸盈盈緊張的表情,葉默淡淡一笑說道:“這個圓盤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用處了,你還是留下來吧。”

    陸盈盈聽了葉默的話,臉色一變,頓時心就沉了下去。爺爺的話沒有成為現實,雖然他在河封守株待兔,終於找到了知道‘青花青葉草’的人,但是人家對她的報價並不感興趣。

    葉默看見陸盈盈失望的表情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不過你不用擔心報仇的事情,我這次來河封同樣是找遠家報仇的。我也不瞞你,我就是流蛇‘洛月藥業’的負責人葉默。‘養顏丸’的事情,就是遠家背後下的黑手,你說我會讓這種人繼續生存下去嗎?所以,最多一個星期,你將會看見遠家在河封徹底的消失。”

    “你,你就是‘洛月藥業’的董事長?天啊……‘養顏丸’和‘健體丸’如此逆天,沒想到竟然就是你做出來的。我一看到‘養顏丸’副作用的報道出來,我就知道有人要害‘洛月藥業’,果然是這樣。”陸盈盈驚喜的站起來說道。

    她驚喜的一個是葉默承諾會滅掉遠家,第二個就是竟然看見了‘洛月藥業’董事長這種牛人,這可是一個傳奇人物啊。

    “所以你不用擔心,等遠家被滅掉的時候,你還可以和記者說出遠家對你家藥劑的謀劃。”葉默感覺可以順手幫助陸盈盈一下,又可以打擊遠家,這很不錯。

    陸盈盈對葉默再次彎腰說道:“多謝葉董事長,如果不是您,我想我一輩子都無法報了這個仇。”她是從心底麵真的感謝,雖然這個葉董事本來就和遠家有仇,但是她依然感激。

    葉默點點頭說道:“你的那個圓盤很就會失效了,所以你也不要用它去培植‘青花青葉草’了。你培植出來的‘青花青葉草’連一朵花都沒有開出來,這種‘青花青葉草’的藥效是很低的,除了治療普通病症和強身健體外,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

    一直到葉默走了很久,陸盈盈還在想自己是不是做夢了,居然碰到這種好事。不但不用自己動手,也不要自己的東西,直接幫她報仇了。

    “遠家,我一定要親眼看著你是如何被人滅掉的。”陸盈盈站在窗邊,盯著‘遠北樓’的方向咬牙切齒的說道。

    葉默離開了陸盈盈的住處,他決定先找一個有些名氣的記者來爆料,然後再去找一下施修。他要將自己手的東西交給施修,然後讓施修去找李春生。這樣一來,等李春生在河封站穩了腳跟,肯定會主動記住施修的好處。這和因為自己的關係去幫助施修完全不同。

    葉默對媒體行業接觸的很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有名的記者。他想這事情還是找燕京的朋友幫忙吧,張掘和卓愛國都可以。

    想到卓愛國,葉默忽然想起了蕭蕾。他第一次遇見蕭蕾的時候,就是和卓愛國一起去流蛇的時候,當時蕭蕾去流蛇采訪。結果就這樣認識了,甚至後來兩人又見過好幾次。上次在神農架的時候,蕭蕾還給了一張名片給他。

    想到這,葉默再不猶豫立即在戒指麵翻出了蕭蕾的名片。既然認識蕭蕾,而蕭蕾也算是燕京的著名記者,還不如自己打電話聯係一下她,何必要去麻煩別人呢?

    葉默撥通蕭蕾的電話時,才發現現在已經是淩晨三點了,不過既然已經打了就沒有必要關掉。

    蕭蕾睡的迷迷糊糊的,卻聽見自己的手機在響。她想不通是誰這個時候打她的電話,真正的是毛病。

    淩晨三點鍾打別人的電話不是有毛病是什麼?蕭蕾最近的采訪剛剛告一段落,還沒有來的及好好休息一下,就半夜被人吵醒,她當然不會願意。

    雖然有心要將電話掛斷,但是職業的習慣,她還是選擇了接聽電話。

    “哪一位?”蕭蕾的語氣有些不大好聽,畢竟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

    葉默知道蕭蕾的脾氣,隻要有重大的新聞,她肯定是放在第一位的,倒也沒有在意蕭蕾電話麵的語氣。

    “我這有幾個重大的新聞,河封的一個市長貪汙數千萬建造豆腐渣工程,造成數個村莊被毀。一家製藥公司為了打響自己的名氣,推出自己公司的主要產品,竟然準備傳播傳染病毒。不知道蕭記者對這種新聞有沒有興趣啊?”葉默笑著說道。

    “什麼?”蕭蕾被葉默的話驚住了,她做記者這麼多年了,這種大新聞還真是很少見。這個爆料的人甚至還爆了不止一個料,而且還連續爆了幾個大料。

    “你是誰?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說謊?”蕭蕾很就恢複了平靜,睡意也沒有了,語氣變得冷靜起來。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我們認識,我當然不會騙你。”

    “你是誰?”蕭蕾忽然感覺葉默的聲音似乎真的有些熟悉,這到底是誰的聲音?

    “我是葉默,我……”葉默還沒有來的及說出自己在什麼地方,忽然電話那頭‘嘟’的一聲,電話竟然斷了。

    蕭蕾在這一那似乎有些懵了,打電話給她的竟然是葉默。是自己單相思的那個有老婆的人?他半夜打電話給自己幹什麼?還故意以新聞為借口?她才不會相信同時會發生這麼多的大事。

    蕭蕾忽然發現自己的手有些顫抖起來,她已經明白了,那就是葉默的聲音。葉默在約自己,還是在半夜三更的約自己。她從未想過葉默會主動打電話給她,所以這才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等蕭蕾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的電話已經落在了床上。蕭蕾來不及想更多的,她第一時間就回撥了過去,可是她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撥不通葉默的電話。她當然不知道葉默的電話和號碼都是特殊的,如果他不設置一下對方的號碼,外麵的電話是打不進去的。

    “沒電了嗎?”葉默拿著已經被掛掉的電話自言自語的說道。想了想再次撥了過去。

    蕭蕾急的滿頭大汗的時候,葉默的電話再次打了過來,她以最的速度接通了葉默的電話,不等葉默回答,她立即說道:“葉默,你在什麼地方?”

    “我在河封市的‘烏河畔酒吧’,我是真的有事情需要你幫忙。這些新聞都是真的,我需要你將這些東西以最,最廣泛的程度捅出去。”葉默盡量平緩的說道,他不想引起蕭蕾的誤會。

    “真的有這種事情?”蕭蕾徹底的冷靜下來,她明白自己有些花癡了。葉默和寧輕雪似乎很相愛,他怎麼可能在半夜約自己的呢?而且就算是葉默約自己,自己也沒有必要這樣吧?

    蕭蕾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再次恢複了那種職業的嚴謹,想了想,還是找了個比較緩和的語氣說道:“葉默,這種話可不能亂說的,這種事情如果沒有什麼證據,一旦說出來就是誹謗。你先不要走,無論是什麼事情,就算是要幫忙,也要等我來了後再說,在我來之前,你千萬不要先說或者做什麼。就算是有了證據,關於一個市的市長,也不能隨便捅出去的。”

    “好,我今天上午在‘烏河畔酒吧’等你。”葉默當然知道蕭蕾的擔心,她肯定以為自己沒有證據,就想要扳倒一個市長。不過他卻不在意,如果蕭蕾不敢捅出去,他就直接讓李秋陽幫忙。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實在是小事而已。別說有證據,就算是沒有證據,他葉默要做一樣做了。

    如果以為自己的行事習慣,哪還需要證據,直接大殺一通就好了。不過葉默也知道,這種行事方式不適合現在的他。他現在有家有地盤的,不是一個人了無牽掛。而且現在所處的地方,也不是‘洛月大陸’的那種意恩仇的地方。

    就算是退一步說,他這麼做還可以幫助李春生一把,然後讓李春生繼續照顧施修的政路。葉默雖然不是官場上的人,但是他知道隻要在官場上,一定就不能和寡婦一樣,上麵沒人。

    (繼續三更求月票,今天星期天了,順便求一下推薦票。同時感謝天山晴雪和黃鼠狼22的萬幣砸票!)

    ......

    !@#

Snap Time:2018-06-21 18:07:00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