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四十章地下研究基地


    第四百四十章地下研究基地

    不行,我一定要等他過來。聖堂最新章節想到這,陸盈盈坐了下來,她發誓如果不等到葉默,她決不罷休,絲毫沒有想過,這隻是她單方麵的想法。

    葉默趕到遠家別墅,在遠智容的書房卻看見了五個人。

    左邊的有三人,其中一人五十多歲,額頭有一道疤痕,鼻子有些塌,而且很有一股氣勢,葉默估計這個人應該就是遠智容。

    在遠智容的旁邊卻站著一個人,四十來歲的年紀,長相很是彪悍。在右邊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葉默在酒桌上麵看見的那個似乎滿臉正義的中年男子,姓名葉默卻不知道。這中年男子旁邊還坐了一個三十左右的青年,葉默估計這青年應該就是遠家的那個遠其斌了。

    一想到遠家派人跟上飛機要對寧輕雪下手,葉默眼立即就露出殺機。如果不是那個‘黑陽帝國’,寧輕雪說不定還真的吃了虧了。

    “爹,你這次的計劃真是無懈可擊啊,真正的是陰謀加陽謀,就算是流蛇那個姓鬱的知道是我們做的,也不能奈我們怎麼樣。今天的新聞實在是太解氣了,‘洛月藥業’完了。隻是可惜了,如果那個寧輕雪沒有死的話,那就是完美了。”遠其斌興奮之中帶著一些的遺憾,看樣子寧輕雪在飛機上的失蹤,到現在還讓他耿耿於懷。

    那名站著的中年男子卻忽然說道:“少董事長,寧輕雪應該並沒有死,我今天剛剛得到消息,一個極美的女人今天早上出現在了流蛇。並且通過描述,這個人很有可能是寧輕雪。”

    “什麼?”遠其斌忽地站了去來,滿臉的激動。他現在腦子麵隻有寧輕雪的樣子,別的事情都已經不在考慮的範圍之內。聖堂最新章節

    隻是片刻之後,遠其斌就繼續焦急的說道:“平叔,有沒有她的相片,快給我看看。”

    那名中年男子卻說道:“沒有相片,隻是別人遠遠的看了一眼,沒有來得及拍照,那個女人就進去了,後來一直沒有出來。不過聽說,那個女人的老公也出現在了流蛇,好像還是流蛇‘洛月藥業’的高層。”

    遠其斌愣了一下,立即咬牙說道:“果然,難怪可以讓‘飛芋藥業’中標,原來麵還有這種關係在麵。老子一定要那個男的看見我是如何折磨他女人的……”

    不過遠其斌的話立即就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父親,似乎感覺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

    遠智容掃了一眼遠其斌,淡淡的說道:“這些事情先放在一邊,女色隻是事業的點綴而已,如果你這一點無法克製的話。那麼我怎麼可以放心將‘遠北藥業’交給你?而且,如果那個女子真的是寧輕雪,現在絕對不能動她。飛機失蹤,唯有她一個人沒有事情,接下來要找她的人很多,你是動也不能動。況且,現在說‘洛月藥業’完了,還早的很。”

    “是,爹,我知道了。”遠其斌的臉色恢複平靜,一臉的慚愧說道,至於他心怎麼想的,似乎從他的表情就可以一眼看出。

    沒有理睬遠其斌的反應,遠智容卻對旁邊的中年男子說道:“為平,雖然你剛剛回來,有些辛苦,不過你還是先將流蛇的反應說一下。還有你動手的時候,是否做幹淨了,有沒有留下隱患?”

    “是,董事長。”這叫為平的男子答應了一聲,然後立即說道:“這次我一共對十個購買了‘養顏丸’和‘健體丸’的客戶動手,其中六人是購買‘養顏丸’的,我都是等他們開瓶吃了一顆藥丸後,然後對其它幾粒藥丸注射‘融血藥劑’的,絕對不會被發覺。聖堂最新章節”

    遠智容點了點頭,“雖然少了點,不過我們的初步效果和目的已經達到。”

    那叫為平的中年男子卻說道:“是的,我雖然對十人下手了,可是其中六人在吃了注射藥劑的‘養顏丸和‘健體丸’後,直接死亡了。隻有四例成活,不過成活的例子都達到了毀容的初步效果。我估計在他們‘養顏丸’麵注射的這個‘融血藥劑’成分還不穩定。”

    遠智容點了點頭,沉默了一會,然後繼續說道:“你回去後繼續督促‘融血藥劑’的研製,我們要的是更為準確的控製。另外‘wq033‘號病毒藥劑要加緊時間,爭取在‘洛月藥業’即將倒塌的時候拋出去。”

    “是,董事長。”這中年男子立即回答道。

    一直沒有說話的那名滿臉正氣的男子此時卻插嘴說道:“大哥,李春生的來曆似乎不小,而且此人本身也不簡單,幾次常委會都沒有拿他怎麼樣。這種人一旦等他站穩腳跟,在常委會上麵很少有人會是他的對手,時間一長,我怕河封就是他的天下了。而現在衛生這一塊由他代為管理,我想是不是可以從‘wq033’號病毒藥劑上著手,狠狠的對他來一下,就算是不能將他怎麼樣,隻要將他趕出河封,我們就贏了。”

    葉默心暗自點頭,原來這個家夥就是遠智容的弟弟,難怪可以參加這種會議。看樣子他應該也是河封的一個常委了。

    遠智容沉吟了片刻,然後說道:“可以,‘wq033’號病毒藥劑這種傳染性病毒一旦發作,肯定會引起恐慌,我想發生在誰的身上,誰都會承擔不起這個責任。既然李春生主管了衛生這一塊,那麼就從河封開始吧。不過這個地點我想還是選擇在西童縣。等李春生無法存身的時候,你立即在常委會上麵對他下手,我們‘遠北藥業’會在合適的時候提出解決方案,幫你造勢。”

    葉默眼神一冷,沒想到這個遠智容竟然敢如此大膽和喪心病狂,拿傳染病毒做文章。以葉默的秉性,直接殺光就算了。

    可是就算是他殺了這些人,‘洛月藥業’卻得不到什麼好處,而且外界的人還會懷疑這是‘洛月藥業’做的。既然要動手,不但要將遠氏徹底的滅掉,還要讓他們死的猶如落水之狗。

    “既然動手了就要一棍子打死,對待對手千萬不能優柔寡斷。為平,你密切注意‘洛月藥業’要采取的舉動,我估計明天早上他們肯定會有人出來說話。在沒有明確的風向之前,暫時不要再動手。流蛇最近的防範似乎嚴格了很多,你需要提醒我們的人注意一點,不要有任何把柄落在他們手上。”遠智容沉聲說道。

    “我知道,董事長。”叫為平的中年男子很是嚴肅的點頭說道。

    “大哥,你要嚴格督促‘wq033’的進度了,我回去後,立即會通過市政府發出通告,禁止購買任何有關‘洛月藥業’的產品,並且我會請牛市長發表電視講話。”遠智容的弟弟也站起來說道。

    “好,今天的事就談到這,明天等‘洛月藥業’的反應後,再繼續下一步的對策。昌耀,你是河封的副市長,現在還沒有人知道你是遠家的人,以後不是特殊情況,不要輕易來這。”遠智容點了點頭,隨後提醒道。

    看著幾人離開,葉默一聲冷笑,他收了數碼相機。這五個人除了那個叫為平的人修為接近黃級外,其餘的幾人都是普通人。以他現在的修為,隱身術沒有任何人可以看出來。

    葉默決定去遠家製藥的地方看看,不過在臨走之前,他還是拿出了一根細針,插入了遠其斌的眉心。

    遠其斌被細針插入眉心,不由的踉蹌了一下,那名叫為平的中年男子連忙扶住了遠其斌問道:“你怎麼了?”

    遠其斌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隻是頭有些暈而已。現在已經好了。”

    遠智容冷哼了一聲,“你這麼年輕,就頭暈了。斌兒,雖然我最看好你,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將主要精力放在公司上來,不要每天將時間放在女人的身上。”

    葉默卻懶得理這一家人的廢話,在他神識的搜索下,沒有用多少時間,他就在遠家別墅麵找到了一個製藥基地。

    製藥基地的入口在院子麵的一口井下麵,可見遠家對這下了好大的一番功夫。葉默拿著數碼相機一路拍攝了過去,同時躍下井口。雖然一路都是報警裝置,可是在葉默麵前等於虛設。

    遠家地下的製藥基地很大,葉默甚至懷疑這個基地是不是遠家可以弄出來的,竟然有如此寬敞的地下室。十幾名身穿藍色衣服的工作人員正仔細的研究著一瓶瓶的藥水,隻要看看他們卡白的臉色和皮膚,就知道這些人應該好久沒有見過陽光了。

    葉默立即拿起數碼相機一頓拍攝,隻是他才拍攝了幾分鍾的時間,遠智容就和他身邊那名中年男子也來到了地下室。

    遠智容一來,立即就來了一名研究人員為他介紹‘wq033’的進度。並且還說了針對這種藥劑的抗生素。

    不得不說遠智容的這些設施都非常的秘密,任何人想要從他這拍攝到一點點秘密,幾乎是不可能的。可惜他遇見了一個修真者,如果不是葉默想要將他的底細曝光,他根本就沒有機會繼續說話。

    ……

    

Snap Time:2018-04-23 06:19:38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