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三十九章青花青葉酒


    第四百三十九章青花青葉酒

    聽到這少婦的話,酒吧女孩立即就點頭退走。(《綠色小說網》)這個少婦她當然知道,酒吧的人都叫她盈姐,就是在她們酒吧推銷‘青花青葉酒’的人。因為調這種酒的主要原料就是她帶來的,隻是因為知道的人少,所以購買的人也就少。她為了讓自己帶來的酒賣的更好,所以就一直留在這家酒吧推銷這種‘青花青葉酒’。

    但是她的推銷和別人的推銷不同,或者說有些怪異。一般她隻會對陌生人去推銷這種酒,熟客她從不推銷。而且她推銷一般都隻是推銷一次,甚至還是自己買單。越是外地來的陌生人,她越喜歡推銷。但是一旦她推銷過一次的人,她就不會推銷第二次,無論是任何原因。

    隻是她也不是每個客人來了都會買單,隻是極少數的客人她才會說幫忙買單,大部分的客人,她也隻是說一句,“要來一杯‘青花青葉酒’嗎?這酒不錯。”

    說實在的,她的推銷詞實在是太簡單了一些。就是‘這酒不錯’四個字而已,從來不多加描述。而且如果客人拒絕,她絕對不會再推銷第二次。

    酒吧的老板也和她說過這種推銷方式不是很好,就算是有客戶來,還是會因為她第二次的冷漠,將客戶趕走。可是她依然如故,堅持每天對陌生人推銷自己的酒。似乎對她來說,賣出第一杯酒才是最主要的,至於這個客人會不會回頭,她根本就不屑一顧。可以說,這個盈姐是一個怪人。

    不過在她的推銷下,‘青花青葉酒’賣的確實要好一些。但是因為這酒的顏色不好看,所以也隻是稍微好一些而已。可以說如果沒有盈姐的推薦,這酒說不定早就被撤櫃了。因為‘青花青葉酒’就是她帶來的,加上她常年在這家酒吧推銷‘青花青葉酒’,所以這種酒每賣出一杯,她也有部分的提成。(《綠色小說網》)

    眼前這個年輕人一看就知道是個陌生人,從來沒有來過酒吧的。所以這叫盈姐得少婦一上來就請葉默喝酒,也就是推銷‘青花青葉酒’,這對酒吧麵的人來說實在是太正常了。

    “青花青葉酒?”葉默下意識的說了出來,沒想到真的有這麼巧的事情,竟然遇見了和自己栽的‘青花青葉草’同名就酒了。

    這少婦微微一笑說道:“是啊,這酒不錯。我在這酒吧沒有見過你,你以前應該沒有喝過吧?”

    葉默點點頭說道:“不錯,這酒我以前確實是沒有喝過。不過聽見這名字有些熟悉,所以有點驚訝而已。”

    這少婦淡淡一笑說道:“你應該是在別的地方聽別人說過這種酒吧?不過你喝了後,應該會喜歡的。這種酒雖然是雞尾酒,可是口感清新,沒有絲毫的塵俗味道。”

    出乎預料的是,今天的盈姐竟然多說了幾句廣告詞。不知道是因為葉默的打扮,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葉默搖了搖頭,“不是,我知道有一種草叫‘青花青葉草’,倒不是因為這種酒。”

    “什麼?你聽說過‘青花青葉草’?”這少婦豁然驚起,一臉驚容的盯著葉默,居然神情激動,顫抖的身體表明了她內心的不平靜。

    葉默奇怪的看著這少婦,從這少婦的表情和語氣,他當然知道這少婦應該知道‘青花青葉草’。可是‘青花青葉草’的名字是他從‘洛月大陸’帶來的,這少婦怎麼可能知道?就算是她知道,應該也隻能叫這種草為‘柳青蘿’啊?怎麼會是‘青花青葉草’?

    ‘青花青葉草’的這個名字確切的說現在除了他和妹妹唐北薇知道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而妹妹是不可能將自己說的事情到處亂說的,難道這個女人也是從‘洛月大陸’穿越而來?

    這不可能啊,在‘洛月大陸’如果知道‘青花青葉草’,就說明肯定是修真的人,一個修真的人怎麼會在這做一個勾引別人的酒吧賣笑女郎?葉默可不知道這個叫盈姐的是來推銷的。(《綠色小說網》)

    “盈姐,‘青花青葉酒’已經來了。”剛才過來招呼葉默的女孩端來了兩杯雞尾酒。

    葉默收回眼光,看向了放在桌子上的兩杯雞尾酒。顏色是青色,看起來有些嚇人,不過葉默鼻子稍稍一聞,臉色就大變。

    ‘青花青葉草’的味道,絕對沒錯,就是這種草的味道。葉默不等這少婦說話,端起一杯‘青花青葉酒’,一飲而盡。

    一股淡淡的幾乎覺察不到的靈氣隨著酒液流進了葉默的咽喉,果然是‘青花青葉草’,真的沒錯。雖然年份很短,但是確實是‘青花青葉草’無疑。

    在一個普通的酒吧,竟然用‘青花青葉草’來調酒,還是普通的一種雞尾酒。葉默心立即就打轉起來,是誰?竟然有這麼大的手筆?就算是最強大的隱門也不可能有這種強大的手筆吧?

    如果這一杯酒含有的‘青花青葉草’成分,完全被分解出來,這一杯酒就是好幾萬啊?

    葉默當然知道這一杯酒沒有幾萬,一個陌生的少婦也不可能用幾萬一杯的酒來請自己這個第一次見麵的人。

    這少婦的臉上依然激動無比,似乎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似乎很想和葉默說什麼,隻是就是沒有說出來。

    “你真的聽說過‘青花青葉草’?”這少婦依然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

    葉默恢複了平靜,他此時已經對這少婦有了一些興趣。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婦,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皮膚不算太白,但是有一種健康的光澤。頭發不長,隻是明顯的下過一些功夫。雖然她打扮的很媚,但是眼神內斂,卻並沒有真正的媚色。如果一定要說她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她胸前的兩大胸器,碩大堅挺。

    雖然這少婦知道‘青花青葉草’,葉默還是肯定她一沒有修煉過古武,第二沒有修煉過修真功法,應該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而已。至於她肌膚上麵的那些光澤,應該是長期飲用‘青花青葉酒’形成的健康顏色。

    葉默點點頭,“是的,我確實知道‘青花青葉草’,而且還知道這是一種藥材。甚至還知道它在這有一個另外的名字,叫……”

    “請問您貴姓?”這少婦已經恢複了平靜,雖然她眼的激動依然,但至少表麵上已經看不出來了,不過她眼的那種霧氣,依然在葉默麵前毫無所遁。她打斷了葉默的話,一看就是故意打斷的,目的就是讓葉默將另外一個名字不要說出來。

    葉默適時的住口,他當然看的出來這少婦是故意打斷他的,雖然不明白她的意思,但是葉默還是選擇了沒有說出來。

    “我叫陸盈盈,我住的地方離開這不遠,可以去我住的地方坐坐嗎?”這少婦忽然說道。

    葉默一愣,他和這叫陸盈盈的女人也不過是第一次見麵,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怎麼就邀請自己去她家了?而且葉默看的出來這個叫陸盈盈的女人並不是輕佻之人,可是她做的事情和說的話怎麼看都怎麼像一個流鶯呢?

    見葉默有些疑惑,陸盈盈低頭輕聲說道:“我隻是想和你討論一下‘青花青葉酒’的好處。”

    這家酒吧生意很好,陸盈盈的話雖然很輕,但是她的邀請已經讓周圍的人聽到。很多認識陸盈盈的人都很是奇怪,這個女人雖然一直在這家酒吧做生意,但是她隻是推銷‘青花青葉酒’,從來都不賣身。沒想到今天她竟然主動邀請一個小白臉去住處,這麵的貓膩顯而易見。

    關鍵是這個年輕人一看就不是有錢人,他雖然看起來很整潔幹淨,可是衣服和鞋子都很普通,沒有一樣是什麼國際名牌的。陸盈盈是哪根筋不對啊?這麼多年,這出入的高富帥也很多,但是從來沒有見她看中哪一個啊。

    葉默微微一笑,他正想去問問這個陸盈盈,‘青花青葉草’是怎麼回事?這種藥草屬於低級靈草。一般這的人是沒有任何辦法培育的,這家酒吧竟然拿來和酒,這簡直就是老鼠吃大麥,糟蹋了糧食。他當然想知道這麼多的‘青花青葉草’,是從什麼地方來的,難道她發現了一個專門生長這種藥材的山穀不成?想到這,他剛要答應,忽然心一動,他布置下來的神識印記已經被觸動。

    葉默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好快啊,他才走了一個小時不到。

    “好啊,不過我現在要去一個地方,你在這等我好了。等我辦完事後,我立即就回來找你。”葉默說完立即就出了酒吧,絲毫停頓也沒有。

    等陸盈盈反應過來的時候,葉默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陸盈盈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酒吧門口,可是哪還有葉默的身影?陸盈盈懊惱的幾乎要將自己的頭發全部抓掉,她在這守候三年了,總算是找到一個知道‘青花青葉草’的人,可是這人甚至沒有說幾句話就走了。

    ......

    

Snap Time:2018-08-21 07:56:15  ExecTime: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