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三十七章被暗算


    BAIDU_CLB_fillSlot;

    /*120*270x2,創建於2012-4-20*/ var cpro_id = 'u859044';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被暗算

    notice();

    第四百三十七章 被暗算

    一直被李軍長送到直升機上,盧琳等人依然不敢相信,就這樣沒有任何事情的得救了。盧琳聽了郭起和方偉的話,絲毫沒有猶豫的就選擇了加入流蛇。雖然還不是很了解葉默的來曆,可是對‘洛月藥業’卻是沒有一個人不知道的。

    鬱妙彤也不敢相信,葉默出去打個轉,就將人帶回來,而且還撤銷了通緝令。似乎他殺了軍官的事情也沒有任何影響一般。鬱妙彤感覺她再也不了解自己的這個老板了。

    隻有寧輕雪感覺這很正常,她相信葉默。葉默連修真這種神秘的東西都會,還有什麼事情可以難住他的?

    葉默卻發現鬱妙彤的臉色有些不好看,立即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寧輕雪卻走上來輕聲說道:“我們公司生產的‘美顏丸’被報道有副作用,而且全國已經出現了四例,這種病症還在增加。”

    “副作用?”葉默一皺眉,他還真的不相信自己的‘美顏丸’有什麼副作用,這根本就不可能。這些藥丸雖然算不上丹藥,但都是‘洛月大陸’經過數千上萬年的積累才有的成果,怎麼可能有副作用?

    有人暗算‘洛月藥業’,這是葉默唯一的念頭,肯定是有人暗算自己的藥業公司。葉默心冷笑,明的來不過就來暗的,好,我就讓你暗的也來不過。

    “鬱姐,是誰要暗算我們公司?”葉默直截了當的問道,他當然不會相信自己的藥有問題。

    “葉董?你怎麼知道有人暗害?”鬱妙彤更是驚訝,就算是對自己的藥再有信心,至少也該懷疑一下吧。

    葉默微微一笑,沒有回答,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生產線出問題了,出現例子的就不是全國各地的四起了。因為‘洛月藥業’的‘美顏丸’都是單線單賣的,就是一條線出來的產品都會直接賣往同一個地方,不會這賣一點,那賣一點。就算是各地都有賣,也不是四起,而是很多起了。

    寧輕雪卻回答道:“應該是‘遠北藥業集團’,他們根本就沒有隱匿暗算我們的舉動,可以說是明目張膽的暗算,甚至還怕我們不知道是他們暗算的。”

    “哦?”葉默皺了皺眉頭,竟然有這麼囂張的公司?輕雪的事情,自己還沒有來得及找他們算賬,這些人竟然主動找上門來了。

    鬱妙彤點點頭說道:“是的,輕雪說的對,我們的‘美顏丸’出了問題這種事情剛剛傳出來,立即就傳來了‘遠北藥業集團’的公開聲明。他們聲明,他們不會和生產害人藥品的公司合作,而且所有和生產害人藥品公司合作的企業都是他們打擊的對象。甚至還嚴厲的譴責了用偽劣藥材加化學藥劑坑害百姓的公司,這種公司他們‘遠北藥業集團’不屑與之同伍。他們就除了點名了,其餘的都指向了我們‘洛月藥業’,而且這次的事情傳的這麼,也是他們背後推手做的。”

    葉默心冷笑,果然是明目張膽的暗算啊。這聲明一出來,立即就會讓‘洛月藥業’知道暗算他們的就是‘遠北藥業集團’。這就和葉默對許石說的那個話一般,就是我‘遠北藥業集團’要暗算你們,你們又能如何?

    “這事情一出來,立即就有各路記者蜂擁進了流蛇,而且都準備對我們‘洛月藥業’挖根刨底。今天下午,我們的‘美顏丸’和‘健體丸’的銷量就銳減了。雖然還是當天就售完了,可是已經不是那種一到貨就賣光的趨勢。這還是第一天,我想以後這種情況更甚。”鬱妙彤擔心的說道。

    “副作用的反應是什麼樣的?”葉默繼續問道。

    “就是全身起紅色的斑點,而且會慢慢的往臉上集中,這還是初期。很多人都以為,這種副作用的後期,會讓人徹底的毀容。”鬱妙彤表情不容樂觀,雖然知道是被人暗害的,但是卻沒有辦法去解了這個局。

    葉默已經明白,他立即說道:“你們繼續規劃公司的發展,這事情交給我就好了。對了,鬱姐,我上次說讓你在西童縣設置一個分銷處,已經設置好了嗎?”

    鬱妙彤立即說道,“那個分銷處正在籌備當中,目前還沒有出售產品。”

    “好,那就抓緊時間。郭起和方偉,還有盧琳三人以後就是我們流蛇‘洛月藥業’的人了。輕雪,等會你安排盧琳幾人負責流蛇的建設,還有流蛇的治安管理都交給她好了,讓羊九和方南暫時協助盧琳。”

    葉默說完,又對盧琳說道:“等虛月華來到流蛇後,你可以直接對虛月華負責。”

    見盧琳等人都很讚同自己的安排,葉默才對鬱妙彤說道:“你去給我找一個像素高點的數碼相機過來。我準備去河封一趟,我倒要看看這個‘遠北藥業集團’有多大的本事。”

    說完,葉默似乎又想起了一件事,他立即問鬱妙彤道:“我們現在有人去盧瑟和越南兩國商議地皮的事情嗎?”

    鬱妙彤立即點頭說道:“這事情會議一開完,我這邊就派人去辦理去兩個國家的手續了。”這事情不但葉默著急,就是鬱妙彤心也很是著急。

    得到了肯定的答複,葉默才放下心來。

    將這些事情都安排下去後,葉默去流蛇轉了一下。流蛇在羊九和方南的打擊下,已經完全的好轉了起來,雖然依然是人蛇混雜,但是強搶強賣這種事情已經杜絕不見。

    一柄斷劍?讓葉默止住了腳步,這是一個地攤。擺攤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沒有修為,應該隻是一個普通人。隻是這男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土腥味,應該是一個盜墓的。地攤上麵都是一些古董還有一些首飾,但是吸引葉默的卻是他麵前地攤上麵的一柄斷劍。

    這柄斷劍葉默認識,因為這把劍就是他削斷的。當初他在無量山剛剛煉製成了飛劍,就遇見了張之匯,他的飛劍削斷了張之匯的長劍。

    這把斷劍就是張之匯的,當初他沒有殺張之匯,而是讓他去了斷拳堂,目的就是讓張之匯將斷拳堂滅了。而這柄斷劍也是張之匯當時帶走的。

    隻是張之匯當時走了後,他就再也沒有見過他。甚至他後來還相約去了宣江的張家一趟,可是卻並沒有看見張之匯,而且張家的族長,也說張之匯很久沒有回來了。

    後來因為他很多的事情,也沒有時間去斷拳堂查看一下,沒想到今天竟然在流蛇的一個地攤上麵看見了張之匯的斷劍。

    這柄劍葉默肯定張之匯很在意,因為當初被葉默削斷劍尖的時候,張之匯依然將這斷劍帶走了。如今他帶走的斷劍被人在流蛇的地攤擺出來,這是什麼意思?

    看見葉默拿起斷劍,這地攤上的男子立即說道:“這劍很古老了,雖然是一柄斷劍,可是收藏價值肯定不錯,我是不懂這斷劍所以才拿出來賣的。如果朋友有興趣的話,我可以降低價格。”

    葉默點頭說道:“不錯,我是對這柄斷劍有些興趣,隻是你必須將這斷劍的來曆告訴我,我才會購買。”

    聽說葉默隻是想知道這斷劍的來曆,這男子立即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這柄斷劍來曆可不一般,當初我和幾個朋友在沙漠中發現了樓蘭古城的遺址……”這男子還想繼續編故事的時候,被葉默冷笑打斷。

    “如果你再繼續編故事,我立即讓你滾出流蛇,或者還可以讓你在流蛇將牢底坐穿。”葉默語氣很是惡劣的威脅道。

    說完這話之後,葉默心一動,他當然知道流蛇是沒有牢房的,不過萬一在流蛇建立一個牢房,是不是更好?隻是這樣一來和建立一個類似於國家的城市有什麼區別,葉默搖了搖頭,放下了這件事。

    這男子打了個冷戰,乖乖,雖然流蛇遍地都是黃金,可是這法製不健全,萬一在這坐牢,他一輩子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這人既然敢這麼說話,就說明他在流蛇肯定是一個地頭蛇。

    “我說。”雖然葉默知道這沒有牢房,但是這男子卻不知道,連忙說道:“這柄斷劍是我在四川青峭山的時候,當時我和兩個朋友上山做事,在一處山穀撿到了這柄斷劍。”

    “這斷劍的周圍還有什麼東西?”葉默沉聲問道。

    這男子不敢隱瞞,連忙說道:“在這斷劍的周圍還有一些血跡,以及一些被撕裂的碎布。我估計應該是一個單獨上山的人在山上遇見了什麼野獸。”

    葉默一聽就知道張之匯凶多吉少了,當初他說斷拳堂的老巢正是青峭山,這麼說眼前的這個男子倒是沒有說謊。

    不過張之匯的本事葉默是知道的,地級中期的修為。不要說斷拳堂的主力已經被葉默殺了。就算是沒有殺掉,以張之匯的修為,也不會喪命斷拳堂吧?看樣子張之匯應該是遇見什麼狠人了。

    既然張之匯是去幫自己辦事的,他出了問題,自己就應該幫他去調查一下。

    “這把劍多少錢?我要了。”葉默拿起斷劍說道。

    “一千……不,五百塊錢就好了。”這男子連忙改口,他怕葉默是流蛇的混混。

    葉默拿出一千塊錢丟給這男子說道:“就一千吧,你將你發現斷劍的地方畫給我看看。”

    見葉默不在乎錢,這男子連忙將錢收了起來,也是,流蛇這個地方到處都是有錢人,又有誰將幾百塊錢放在眼的。

    葉默拿起斷劍和這男子畫的圖,滿心疑惑的回到了‘洛月公司’的總部,他想不通以張之匯這種在地球幾乎已經是最好修為的人,怎麼被人莫名其妙的殺了?

    ( 第二更求一下月票,第三更還在碼當中......)

    ......

      更新超,請按“CRTL+D”將“UC電子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Snap Time:2018-07-17 19:59:03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