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三十六張陰狠的人


    

    

    第四百三十六張陰狠的人

    如果說聽了葉默的話,現場還有一個高興的人,那麼這個人就是田遊能了。聖堂這個年輕人如此囂張,竟然敢對許石說這種不要命的話,他死定了。

    許石是什麼人,田遊能當然清楚,就是李家的家主來也不敢說和葉默一樣的話。什麼就要欺負‘天組’,這不是腦殘是什麼?‘天組’也是你可以欺負的嗎?這家夥應該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他知道了‘天組’是什麼,估計他現在就說不出來話了,甚至哭都來不及了。這年輕人說他叫葉默,不過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許石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隱約聽人說過連師父潭角都不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可是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師父是先天修為啊,一個先天修為竟然不是一個二十來歲年輕人的對手,他許石是真的不敢相信。

    沒想到竟然遇見了葉默,許石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是繼續對葉默進行挑戰,還是就此打住。他資質出眾,又是在潭角的精心培養下,這才在四十左右就踏上了地級初期。

    就算是在隱門之中,這也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可是如果當著這麼多的士兵麵前對葉默示弱,他許石以後的臉還往哪放?

    田遊能見許石臉色有些發白,他當然不會以為這是許石怕的,而是直接認為被葉默氣的,此時他知道應該出來表明一下態度了。

    他田遊能之所以可以在沒有任何背景的情況下爬到今天的地步,除了他善於利用別人外,還善於站隊。

    一個有本事的人不但要利用別人相鬥,而且還有在最快的速度找到應該站隊的一方,然後努力站好,並且要態度鮮明的表明自己的態度。他田遊能就是這種有本事的人,現在他已經成功的挑起了許石和葉默的鬥爭,葉默連這種狠話都說出來了,這個時候就是他立即站隊的時候了。(《綠色小說網》)

    田遊能一聲冷笑,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這才幾句話而已,就將要欺負‘天組’這種不要命的話都說出來了。

    “你是誰,你又算是老幾?這是李軍長和許教官說話的地方。是誰人讓你插嘴的?許教官是你可以大聲說的嗎?年輕人,不要有娘生沒娘養,這樣活不久……”田遊能口氣很是惡劣和尖銳。

    他知道葉默的來曆應該不簡單,但是他越尖銳,就越會引起這年輕人的怒火,這樣這年輕人肯定會繼續發飆。而許石絕對會馬上出聲製止,這樣兩個人就徹底的爆發。就算是他來曆再不簡單,也不會被許石看在眼,等許石收拾了這年輕人後,他田遊能立即表態支持許石。並且說出這年輕人的背後可能會對他田遊能不利,以許石的傲氣,肯定會罩住他田遊能,不可能讓他田遊能吃虧。

    隻要徹底的結交好了許石,他相信李千才不會因為這個年輕人的事情去和許石對著幹。而且一旦他田遊能結交好了許石,那麼丘家更會對他另眼相看。不說別的,就說剛才李千才還對他指手畫腳,後來許石一來,這李千才立即就改變了說話的態度就可以看出,李千才是怕許石的。

    雖然得罪這年輕人有些風險,可是要往上爬,哪有不經曆風險的事情?富貴險中求,說的就是田遊能現在的心情。

    “啪啪……”兩個清脆的耳光打在了田遊能的臉上,田遊能還沒有來的及懵掉,又是一隻大腳踹在了他的胸口。

    田遊能倒飛出十幾米這才跌倒在地,口中大口的噴著鮮血,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葉默當然知道田遊能的心思,可是他才不會和這種小人繼續囉嗦。這一腳他雖然沒有踢死這個田遊能,但是這田遊能已經隻剩下半條命而已。

    田遊能趴在地上,一名警衛員已經衝過去將他扶了起來,他吐出一口血,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綠色小說網》)這人竟然敢公開在軍營麵對他動手,他想讓人立即對葉默進行擊殺,雖然他還是個團級軍官,但是這還是他的一畝三分地。

    可是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能指望許石快點動手,殺了葉默。

    可是讓田遊能更加失望的是,許石卻並沒有因為他被葉默打的怎麼樣,就立即上前和葉默動手。甚至剛才囂張的話都不是他說的一般,而是沉默了下來。

    田遊能的一顆心頓時沉了下來,他感覺自己這次的計劃似乎有些不大妥當。

    四周的士兵看見葉默動手,打的人還是田團長,雖然有心要上前,但是偏偏許教官和李軍長都還在,這些人都似乎還在和葉默說話。一時間場麵都停滯了下來。

    “陳宏哲,你聯係一下韓將軍,告訴他這邊的事情。將郭起和方偉冤枉的事情反應上去,立即將通緝令撤了。”葉默回頭看了一下陳宏哲。

    “啊,是,葉教官。”陳宏哲愣了一下,立即就點頭應道。他也沒有醒悟過來,就算是葉默再強勢也不能在軍營麵直接對一個高級軍官動手啊,這還是這的一把手。可是葉默偏偏動手了,陳宏哲歎了口氣,田遊能自作聰明,這次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可以肯定葉默屁事都沒有,而田遊能的事情卻大了。

    “葉默,就算你是飛字特種尖兵的總教官,但是這樣不嫌欺人太甚了點嗎?”許石憋了一口氣,在田遊能被踢出去後,終於忍不住說了出來。

    田遊能聽了這句話後,心徹底的涼了下來。葉默他不了解,但還是偶而聽說過的,應該是個厲害的人物。現在自己幫助許石,都被葉默踢成這樣了,而許石卻沒有選擇動手,而是說了一句不疼不癢的話,他就知道自己這次可能選錯方向了。而後反應過來葉默是飛字特種尖兵的總教官,他的心徹底的冰涼起來。

    他此時腦子還沒有醒悟過來,如果他醒悟過來葉默說的那個韓將軍就是韓在辛,估計他心更加的絕望。

    葉默掃了一眼許石,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對李千才說道:“李軍長,那個丘誌飛的事情,麻煩你幫忙處置一下。”

    “這當然沒有問題,軍隊麵出了這種敗類,是我們的恥辱。”李千才不怕葉默找他做事,就怕葉默不找他做事。

    許石的臉一陣青紅,但是最後依然沒有上前找葉默的麻煩。他對自己的師父一直是非常的崇拜,師父都說不能惹葉默,他能行嗎?如果葉默不對田遊能動手,他說不定還會去找葉默挑戰一下,可是葉默對田遊能的動手,他看的清清楚楚,下手絲毫不留情麵啊。

    如果葉默真的如師父說的有那麼厲害,那麼自己和他比試的時候,肯定是凶多吉少。盡管他不相信葉默真的有這麼厲害,但是他還是不想去試試。師父不會騙他,萬一葉默下狠手,他這一輩子就完了。

    見許石終究是忍下了怒火,在葉默如此的話語下麵,都沒有上前動手。宋映竹暗地失望的搖了搖頭,這許石實在是太膿包了點。可是她自己卻不能動手,她知道以自己這點修為在葉默麵前根本就不夠看。

    對許石的忍功,葉默也是暗自敬佩。隻有這種人才是最危險的,一個動不動就如火藥庫一般的人,就是再厲害,也不會有多大的威脅。如果在修真界,許石這種人是極其危險的,這種人儀表堂堂,但是聲音極陰,而且還可以忍受各種譏諷。一旦被這種人抓到機會,他就會想盡一切辦法將對手以最殘忍的方式斬盡殺絕。

    如果許石動手,就算是不殺他,葉默也打算廢了他。可是許石不動手,葉默總不能主動上前去打他一頓。葉默眼不經意的閃過一絲失望,許石能忍而且聰明,他雖然很囂張,但是也隻是對可以囂張的人囂張。許石此人,絕對能不是他表麵表現出來的如此囂張。

    葉默雖然很想廢了許石,但是心還是有些讚賞。如果是他,他也不會明知要被廢還上前去挑釁對方的。他葉默雖然看起來很囂張,但是也是在實力的對比之下。

    宋映竹卻撲捉到了這絲失望,頓時心一驚,難道葉默希望許石動手不成?

    “盧姐回來了。”方偉眼尖,第一個看見了盧琳從一輛軍用吉普上麵下來。郭起已經直接衝了過去,隻要盧琳沒有事情就好。

    葉默也看見了盧琳沒有事情,並沒有被拷打,放下了心思和李千才告辭。他之所以將丘誌飛交給李千才處理,是因為他不想將丘家怎麼樣。

    雖然丘家兩次犯在他的手上,但是沒有一次是主動挑釁他造成的。處理了丘誌飛就好了,沒有必要,他也沒有時間去和丘家死磕。

    丘家和宋家不同,宋家時時刻刻要置於他死地,而且時時刻刻對他的親人下手,這才讓他動了殺機。

    他葉默不是救世主,這種大家族的紈少爺太多了。根本就殺之不盡,隻要沒有冒犯到他葉默,誰有空去管你是不是紈,是不是囂張。就是滅了一個丘家,還有春家,還有夏家,還有冬家……這種事情是永遠也無法滅絕的。

    看見葉默帶著三人在李千才軍長的陪同下,遠離了軍營,許石卻暗地鬆了口氣。有一瞬間,他恨不得立即向葉默挑戰,哪怕他是自己師父點名不要對著幹的人。可是就在他想動手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一絲殺機,是葉默身上傳來的殺機。

    許石若有意味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師妹宋映竹,她從來都不會多管閑事的人,今天竟然主動因為郭起的事情和葉默衝突,甚至自己要動手的時候,絲毫沒有說什麼,可見今天的表現有些反常。

    (為了感謝各位朋友的月票支持,還有感謝無線朋友的積分支持,今天可能要爆發了。)

    ......

    

Snap Time:2018-01-18 02:25:43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