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三十四章欲觀虎鬥

  
  第四百三十四章 欲觀虎鬥
  田遊能閃過完了的念頭後,立即就在想著應該怎麼去化解這個死局。他腦子轉的很,立即就想起了許石。
  李家是巨無霸,但也不是沒有人怕李家,許石就不怕李家。許石是‘天組’的人,他絕對不會懼怕李家,就算是李家的家主李閔庸看見許石也要給幾分麵子,如果是許石的師父,他更是要尊敬有加。
  如果搬動了許石去對付那個年輕人,就算是李千才也不能怎麼樣。而且許石是必須要對付那個年輕人,因為郭起殺了許石帶來的一名尉官,這就等於打了許石的臉。
  田遊能想到這堮t點笑了起來,這根本和自己沒有關係嘛,害怕個屁。隻是這些念頭在一瞬間就已經在田遊能的腦子媊捔鄐F一圈。他不由的為自己的機智暗暗叫好。
  “李軍長,第七特種軍團團長田遊能……”田遊能肥胖的身軀竟然矯健無比,他反應過來的瞬間就立即小跑著過來,掐笑著向李千才敬禮。
  李千才有些不耐煩的一擺手,阻止了田遊能的話。他能知道葉默在這堙A當然是李棟說的,李棟雖然想害田遊能一下,但是卻不敢隱瞞自己的族叔李千才軍長。
  李千才當然不是李棟可比,他對葉默知道的比李棟多的太多了,葉默的能量就算是李家也不一定可以擋得住。而且李家現在要交好葉默,上次李秋陽因為偶然結識了葉默,並且在一起吃了一頓飯,並且有幸幫了葉默一個忙,現在已經是李家重點的培養對象。這次他李千才遇見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想放過。可是他正和葉默說話的時候,這個田遊能竟然不識趣,這讓他很是惱火。
  “你叫李千才?”剛才李千才見到葉默的時候已經自報家門,現在葉默特意問出來,他雖然奇怪,但是卻依然謹慎的回答是的。
  葉默點點頭說道:“我見過你一次。”
  “葉教官見過我?”李千才心媢y時一驚,他肯定葉默不會說謊,可是他常年在軍隊,葉默怎麼會見過他?
  雖然他很想和李秋陽一般叫葉默葉兄,或者叫葉前輩也可以,這樣可以顯示的更加親近一些,但是他隻能按照葉默官方的教官稱呼來叫。
  葉默微微一笑:“一年以前,我在無量山的棲霞寺參加了一個拍賣會,甚至我還寄拍了幾枚丹藥。在進場的時候,我看見了你們李家的兩人……”
  “什麼?”李千才頓時懵了,葉默的話猶如石破天驚一般,將他炸的體無完膚。
  雖然李家和別的家族同樣屬於五大家族,但是唯有李家和張家有隱門中人。而張家隻有一個張之匯,而且這個張之匯基本上都不會留在張家。所以隻有李家才是華夏的第一家族,因為他們和隱門有直接的聯係,而且還有很多的弟子都會直接被送到隱門修煉。
  可以說同為五大家族,李家的實力遠遠不是別的家族可以比擬的。除非張家,可是如果張家的那個神秘老祖不在家,就算是張家也比不過李家。
  而李家有隱門的實力,除了寥寥幾人知道,現在竟然被葉默一口道破,這由不得李千才不驚訝。家族和隱門結交不是沒有,但是一般都不深厚,一旦深厚,就會引起國家的忌諱了。而他李家連隱門的拍賣會都可以參加,可見這關係如何了。不對啊,如果葉默知道當天他和李秋敏去棲霞寺的拍賣會,就說明葉默也去了,可是自己為什麼沒有看見他?
  他說他寄拍丹藥?啊……李千才立即震撼起來,難道他就是那個出售‘駐顏丹’,最後從夏家拿走‘柳青蘿’的黑衣人?不是難道,肯定就是他。
  葉默一看李千才的表情,立即就知道他認出自己來了。當初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現在他的實力也沒有必要去躲藏。隻是那天在拍賣會,他看見一個人有些像李秋陽,那旁邊還有一個蒙著臉的人,看樣子就是這個李千才了。
  “您……”李千才再也遏製不住內心的激動了,‘駐顏丹’一顆就是十來億,如果葉默是出售‘駐顏丹’的人,他隻要不斷的製造‘駐顏丹’,所得的財富就可以買下任何一個國家了。李千才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他不知道‘駐顏丹’的藥材是多麼的珍貴,就算是葉默也沒有多少。
  葉默點點頭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看向了站在一邊豎著耳朵的田遊能。他真的是很佩服這個胖子,剛才這個胖子讓餘祥來抓郭起的話雖然隻是說了一半,但是他依然聽的很清楚。後來這個胖子來和李千才敬禮,他就知道自己果然沒有猜錯。
  這人臉色轉變極,如果不是葉默的觀察力很是逆天,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剛才他還要發怒抓起郭起和方偉。而此時郭起和方偉站在自己的身後,這個田遊能就好像沒有看見一般,甚至還帶著一臉的微笑。那笑眯眯的樣子,就好像滿心的愉悅。
  這是一個人才啊,葉默心媟t歎,就連他都很是佩服這個田胖子。
  看見葉默和李千才的談話告一段落,田遊能連忙再次說道:“李軍長,我在軍部食堂準備了一桌歡迎宴,感謝李軍長蒞臨我第七特種軍團指導工作。李軍長,請問,這位……”
  說完田遊能很是恭敬的對著葉默問道。
  葉默不等李千才說話,直接揮手說道:“你叫田遊能嗎?現在還才下午兩三點鍾,你就要吃飯了,難怪你長得這麼結實。”
  葉默的話讓田遊能差點吐血,他身上一身的肥肉,哪堜M結實有任何關係。不過他雖然心堳諵ㄠo將葉默吞下去,表麵上依然還是滿臉堆笑的說道:“哪堙A哪堙K…現在吃飯確實是早了點……”
  葉默同樣不客氣的打斷了田遊能的話,“既然早了點,就去將盧琳隊長請來吧,我沒有時間和你墨跡。”
  田遊能的表情雖然看不出來難看,可是一張臉漲的有些豬肝色了,剛才的笑眯眯也有些勉強了。就算是李軍長要人,也不會如葉默這般大大咧咧,這簡直當麵打臉啊。當初盧琳是他親自簽發抓人的,現在這個年輕人來了,根本就不說任何理由,就直接要人,這不是打臉是什麼?就算是你要人,隨便說一個理由也好讓他田遊能麵子上好過一點,無論任何理由,他都會說原來是這樣啊,我現在就讓盧琳過來。至於後麵的事情,他會報告回去,我鬥不過你,有人鬥你。
  可是這人偏偏什麼都不說,直接要人,這也太強勢了點。而且這年輕人連自己的家門都不報。雖然田遊能想發怒,可是他卻不敢發怒。有幾個人可以讓李千才這樣對待的?他不是傻瓜。
  “是,是,隻是盧琳的事情有些嚴重,她剛剛被轉送出去,現在還在路上。請問您是……”田遊能小心的說道。
  葉默冷冷一笑,“那就馬上讓她回來,我要帶她走,如果少了一根頭發,我就要你一條胳膊,少了一個指甲你就準備償命。”
  “你……”田遊能雖然圓滑,也不由的氣結,他田遊能好歹馬上也是準將級別的軍官了。這年輕人說話不是不給麵子的事情,而是太過猖狂。
  李千才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此時見田遊能的神態,也插口說道:“田團長,我看你還是按照葉教官說的去做吧。”
  “哦,是,是……”田遊能張張嘴,他沒想到李軍長竟然不問事情的緣由,就直接讓自己聽這個年輕人的。這年輕人到底是誰?怎麼又是一個教官了?
  “餘祥,你立即讓人馬上帶盧琳返回營地……”田遊能一肚子火,隻能朝他的手下發飆。
  看見餘祥離開,田遊能這才轉頭再次笑眯眯的對李千才和葉默說道:“盧琳最多一個小時就可以返回,我們先去校場看看訓練。”
  田遊能當然打的好主意,許石現在還沒有回來,等許石回來第一個要去的地方肯定就是訓練場,這樣他就會和郭起會麵。一旦許石回來看見郭起,他肯定要發飆,而這個年輕人肯定要擋住許石,這樣一來,他坐山觀虎鬥的目的就達到了。
  此時他卻慶幸郭起幸虧殺了許石的尉官,不然,他這個計策就行不通了。雖然他屬於丘家的人,但是他不會以為丘家會為了他這個無關緊要的女婿去和李家對著幹,更何況讓李千才都含乎的這個葉教官。
  李千才看向了葉默,他當然會以葉默為主。葉默雖然不知道田遊能的意思,不過無論田遊能打的是什麼主意,他葉默也不會在乎。
  田遊能親自帶著一幫人來到訓練場,圍觀的人群紛紛讓開。甚至已經有人已經認出來了李千才軍長,隻是不知道李軍長身邊的人是誰。
  不過當周圍的人看見郭起和方偉的時候,幾乎一個個都石化了。這通緝令還在貼著,現在這兩個被通緝的家夥就由田團長親自帶進來了,田團長似乎還有些恭敬。
  郭起和方偉已經迷糊了,他們現在再不敢去猜想什麼,隻能默默的跟在葉默的後麵。雖然不知道葉默的來曆到底有多厲害,但是郭起已經親耳聽見田遊能派人去接盧琳了。
  “郭起和方偉不是被通緝了嗎?這是怎麼回事?”雖然大部分人都沒有說出來,但是依然有人疑惑的小聲問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田團長,為什麼這兩個通緝犯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軍營?”別的士兵沒有問出來,不代表沒有人問出來。幾人剛剛走進去,就立即有一個清冷的聲音問了出來。
  ......
  [email protected]#

Snap Time:2018-10-23 02:32:39  ExecTime: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