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三十三章完了


    因為李棟沒有打招呼,葉默的直升機無法直接落在軍區麵,隻能在較遠的地方落下。雖然是叫了一輛車開往軍區,但葉默幾人剛剛來到軍區門口,還是馬上被人攔住。

    出租車在軍營門口被攔住,葉默心了然。他當然知道沒有證件,出租車是進不去軍區重地的,可同時葉默已經明白李棟並沒有將他的話轉達回來。雖然他葉默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葉默相信就算是軍區的司令員,也不會不買他葉默一個麵子的。而現在他在門口就被擋住,很明顯李棟沒有將話傳回來,其用意不言而喻。

    葉默心冷笑,這個李棟果然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這麼剛烈。或者說他心機太多了點,不過將心機用在他葉默身上,是他瞎了眼,看錯了人。

    葉默之所以讓李棟將話傳回來,是因為他不想將這事情鬧大。這種黑暗到處都是,他不是救世主,而且他也沒有想去將這種事情徹底杜絕,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來隻是想救出盧琳,然後將郭起和方偉的通緝令消除掉而已。

    葉默下車還好點,可是隨之的郭起和方偉下車,立即就被守在門口的士兵認出來。隻是不等這兩名士兵舉起手的槍,葉默就已經將他的證件遞了過去。他是來救人的,不是來大殺一通的。這些守衛士兵的反應很正常,他們根本不知道內幕,就算是他們知道內幕,他們也隻會按照命令行事。

    大大的鋼印出現在兩名守衛兵的眼前,特種尖兵‘飛雪’的教官,這幾個字差點亮瞎了兩名守衛的眼睛。這些守衛士兵都經過嚴格的培訓,什麼人什麼證件到眼就可以看出來。華夏特種尖兵‘飛雪’的教官,就等於華夏特種尖兵的總教官啊。這可是準將級別的軍銜,雖然不領軍,可是位置擺在那個地方。

    “首長請進。”兩名士兵立即行了個軍禮,對葉默的身份他們是絲毫不會懷疑。不說證件是真的。就算是假的,有誰敢在軍區作假?

    ……

    “師父,你……”本來對葉默光明正大的進入軍區就感覺到緊張的方偉,這個時候就更加驚異了。郭起和他一樣,不知道葉默是什麼來頭,竟然還是首長。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你們隻管帶我去你們團部。我去和你們團長直接說話。”

    盡管這樣,但是葉默對韓在辛給他的這個有些虛的名頭還是感謝的,不然他隻能動手了。葉默不大想和這些駐守兵動手,但是他有他的底線,如果他們觸犯到自己了。他一樣的殺伐無情。

    “是郭起和方偉……”葉默三人剛剛走到特種戰隊的團部,立即就有人認出來了兩人,馬上就有士兵回去稟報。並且已經有人拿著槍圍了上來。

    “是你,葉教官……”一名少校軍銜的軍官正走出來,卻正好看見葉默。他剛說完這句話,立即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你是陳宏哲。”葉默淡淡的說道,這個人他認識,當初在沙漠他救的人當中,就有這個陳宏哲,他是李狐的隊友。不知道怎麼來到湘雲軍區了,還混了個少校軍銜。

    似乎知道葉默對他有些不大感冒,陳宏哲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因為湘雲軍區缺人。我就被調過來帶了兩個分隊。上次教官的救命之恩,我還沒有感謝……”

    葉默擺擺手,“那就算了。我是來找你們領導的,怎麼現在還沒有看見他的人?”

    看見葉默身後的郭起和方偉,陳宏哲立即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雖然他在‘飛狐’的時候就很是自私,但不代表他沒有腦子。

    郭起的事情他身為第七特種軍團的副教官當然再清楚不過,隻是沒想到郭起和方偉竟然認識葉默,還勞動他的大駕來到了邊營。這要是傳到燕京,絕對是一件大事。

    他和李棟一樣,都是對葉默有所了解的人。葉默此人別人不知道,他還能不知道嗎?就算是韓上將要請葉默做點事情都很難,別說讓他親自跑一趟了。田遊能完蛋了,這是陳宏哲唯一的念頭。

    “你們想幹嘛?造反嗎?還不快解散了。”陳宏哲回過頭對那些拿著槍衝過來的士兵怒吼了一聲。

    這些士兵如果不是葉默和陳宏哲在交談,郭起和方偉也在一邊,說不定早就開槍了。現在陳宏哲如此斥他們,他們立即就知道事情似乎有些不對,不過陳宏哲是教官,他們哪還敢不聽,立即紛紛散走。

    “教官,我帶您過去,田團長在訓練場,因為許石教官來了這,所以田團長要陪許石團長查看第七軍團的訓練情況。”陳宏哲回答的很是小心。

    葉默點點頭,“好,你現在就帶我去見見那個姓田的,就他這種人也能爬到團長的位置,看樣子也不簡單啊。”

    葉默不是菜鳥,他當然明白丘誌飛敢在軍營麵對盧琳動手,肯定後麵有人撐腰。如果說自己的地盤發生這種事情,它的內幕詳細情況連一個團的團長都不知道,那麼這個團長可以去吃屎了。如果這個團長知道,這種惡劣的事情還發生,那麼唯一的原因就是這個團長在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似乎看出來了葉默的不屑,陳宏哲卻自顧的說道:“田團長叫田遊能,他的妻子叫丘萍,應該是燕京丘家的人。聽說他很快就會再升一級了。”

    葉默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肯定是這個丘萍和那個丘誌飛有些關係。不過陳宏哲這個人有些不簡單啊,雖然很是自私,但是他看起來比李狐玲瓏多了,難怪他升官比李狐要快。他知道自己是來幫郭起的很簡單,但是隱晦的提醒自己田遊能背後的能量,卻表現了他的心思很細膩。

    除此之外,他看起來隻是平常的說了一句,既討好了自己,也沒有怎麼得罪田遊能。

    郭起和方偉卻是呆住了,就是他們再傻也知道葉默的來曆不一般了。陳宏哲是什麼人,才調到第七特種軍團做副教官的人,這種人對葉默都敬畏不已,可見葉默確實是來曆不一般。郭起對救出盧琳心更是多了一些希望。

    ……

    第七特種軍團的訓練場地龐大無比,雖然很多人看著郭起和方偉都很是詫異,可是看見在前麵小心帶路的陳宏哲,都沒有上前輕舉妄動。

    郭起和方偉因為這次的事情,已經是全軍聞名了。

    一陣的鼓掌聲傳來,原來中間有人表演對打,可能因為表演精彩,這才傳來了掌聲。

    “陳教官,你過來了……”一名軍官走過來剛說了一句話,立即就頓住了,他看見了陳宏哲後麵的郭起和方偉。

    “郭起,方偉……你們竟然還敢大搖大擺的進軍區,餘祥,你立即……”另外一名四十來歲的肥胖中年男子剛剛回頭,就看見了郭起和方偉兩人,立即大怒。不過他和剛才那位軍官一樣,隻是說了一半就停住了。

    不是他看見了葉默,他不認識葉默。而是他看見了李軍長,李千才軍長。當然這不是讓他停下憤怒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李軍長沒有坐車,而是一路小跑過來,身後的兩名警衛員都跟不上。李軍長跑向的對象竟然就是那個和郭起在一起的年輕人,似乎陳宏哲也陪在這名年輕人的身邊。

    這肥胖的中年男子當然就是湘雲軍區的特種軍團團長田遊能,他雖然能力不行,能爬到這個位置大部分都是借助於他老婆娘家的人。一個靠察言觀色,再憑借裙帶關係爬到上校級別的人,怎麼會看不出來葉默的不簡單?而此時郭起和方偉就站在那個年輕人的旁邊,可見他們的關係也不一般。

    不說李軍長已經小跑到葉默的麵前了,就算是陳宏哲這種人也對葉默點頭哈腰,他就感覺不對勁了。陳宏哲就算是在他麵前,也不會用這種態度。

    可是更讓田遊能驚掉下巴的是,李軍長竟然特意跑到這個年輕人麵前來敬禮,這差點讓他平地跌了一跤。

    田遊能揉了揉眼睛,他差點以為自己的眼睛出問題了。可以讓李軍長敬禮的是什麼人?就算是司令員來了,軍長也隻是行軍禮就好,而且表情也不會如現在這般恭謹啊。

    田遊能忽然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好,他在縱容丘誌飛對盧琳動手,和對郭起動手之前,他就查過這幾人的資料。都是沒有任何後台的人啊?為什麼這事情一出,郭起就叫來了這麼大的後台?可以肯定那個年輕人和郭起關係不淺,隻要看看他們一直走在一起就知道。

    李千才是什麼人,田遊能再清楚不過了。李家的核心人才,他雖然是個軍長,可是就算是比他更高級別的首長,一般也不會對他拿架子。

    可是現在李軍長竟然對那個年輕人如此恭敬,而這年輕人表現的似乎還很是平淡,他到底是什麼來頭?如果他是來調查盧琳的事情,那麼?想到這田遊能後背的冷汗直接濕透了襯衣。這哪是如果?隻要看看他和郭起的關係,肯定他就是來調查盧琳事情的。

    為什麼連陳宏哲都認識的大人物,他田遊能偏偏不認識,這一刻田遊能隻想吐血。唯一的念頭就是,這次完了。

    (感謝所有訂閱、月票、打賞、推薦、評價的朋友;多謝多謝!最後老五弱弱的問一句,那個,月票還有木有......)

    ......

    

Snap Time:2018-01-22 10:32:27  ExecTime:0.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