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二十四章加入


    第四百二十四章加入

    莫海的話讓現場的氣氛沉重起來,鬱妙彤和藏家嚴都沒有話說話,他們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隻是原來流蛇荒涼無人管,他們也沒有在意。《綠色小說網》隻是沒有誰可以想到因為‘洛月藥業’,流蛇在短短的時間就已經繁華起來,這引起別人的覬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如果隻是一個人,或者一個集團,甚至一個幫派的覬覦,說實在的還真的沒有被這些人看在眼。鬱妙彤、藏家嚴、許平、羊九等等,這些人都是見過大世麵的,誰也不會在意區區一個集團和幫會。可是現在覬覦的是兩個國家啊,難道他們一個小小的企業還可以和兩個國家相比不成?

    再說了,從情理上麵說,他們還理虧,畢竟占領的是別人的領土。

    見現場的氣氛緊張了起來,鬱妙彤擺擺手說道:“這件事我們先不說吧,先談談‘遠北藥業集團’的事情吧。”

    “‘遠北藥業集團’的事情好辦,他們以為自己是老牌的醫藥企業,沒有將我們‘洛月藥業’放在眼,其實我們要打垮他們也很簡單。”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說話的是一直以駐留身份留在流蛇的莫海。

    莫海見眾人都看著他,他馬上說道:“‘遠北藥業集團’的拳頭產品叫‘九心安口服液’。而這種口服液的主要中藥材是‘秸烏’,而我們生產‘健體丸’也需要‘秸烏’。雖然大家需要的‘秸烏’都不多,但是這種藥材的產量本來也很少,所以我們可以大肆收購‘秸烏’,讓他們藥材短缺。

    第二,‘遠北藥業集團’的主要利潤產品是一款叫‘露凝粉’的美白皮膚的產品,我們的‘美顏丸’效果雖然比這種產品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價格上沒有競爭優勢。我們隻要拿出一款同樣的美膚產品,借‘美顏丸’的名頭,‘露凝粉’哪會是對手?”

    鬱妙彤聽著莫海的話,心暗歎,莫海是抓住了本質去打擊‘遠北藥業集團’,和羊九提出來的去殺了遠氏父子根本就有本質的區別。(《綠色小說網》)‘洛月藥業’雖然有很多人才,但是真正像莫海這樣精通商業,也了解行業內主要對手的軟肋的人卻是一個沒有。

    說白了,就連自己也是匪幫出身,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她需要召開一個專門的人才招聘會了,要召集大量的專業人才進來才行。

    ……

    香港‘虛越酒店’,是虛月華的酒店,在香港有一家五星級的酒店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虛月華在香港奮鬥二十年,香港和內地一共擁有七家酒店,其中五星級的酒店就有三家。

    從上次呂斯來投靠,加上她確切的調查了付家四兄弟的事情後,就知道如果要投靠葉默現在是最好的時機。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也許她以後就是想要改變主意,也很難被葉默看在眼了。雖然她能力不錯,但是她混跡江湖這麼多年,哪還看不出來葉默不喜歡三心二意的人?

    今年她已經是三十六歲了,如果再蹉跎幾年,她很快就會老去。錢她已經花不完了。可是掙這麼多的錢又有什麼用處?她始終懷疑葉默已經是先天,如果葉默真的是先天高手,要幫助她報仇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虛月華捏緊了拳頭,她決心立即聯係流蛇。

    “華姐,酒店來了兩個客人,有一個說是華姐的朋友,他叫葉默,還有一個女孩……”虛月華的秘書走到虛月華的門口,敲了敲門,然後站在門口說道。

    “啊……”虛月華忽地站了起來,葉默來了?“快,請葉先生進來,哦,我自己過去……”

    虛月華話音剛落,葉默的聲音就在門外傳來:“虛總,不用勞駕了,我已經來了。聖堂最新章節”

    “葉前輩,你請坐。阿紫,趕緊去泡茶。”虛月華有些慌亂的而將葉默和寧輕雪引進了大辦公室,表情很是緊張,她想不到葉默會主動過來。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虛總,以後就叫我葉默好了,輕雪,這就是我跟你說的虛月華。虛總,這是我妻子寧輕雪。”

    葉默沒有帶寧輕雪直接回寧海,而是帶著她來到了香港。他在香港還有些事情,來見虛月華就是他要辦的主要事情之一,這次他可以這麼快找到輕雪,可以說和虛月華的情報有很大的關係,這也是他愈發看重虛月華的原因。

    他的‘洛月藥業’還才剛剛起步,很需要如虛月華這種人才。

    “啊,葉……你的妻子已經找到了……”虛月華隻是說了一半,她就看見了寧輕雪,寧輕雪的照片她看過,是個很美的女孩。但是真正讓她震撼的是看見了寧輕雪本人的這一瞬間,她不知道葉默尋找寧輕雪是不是因為她的漂亮,但是寧輕雪確實是她虛月華看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

    虛月華雖然不敢說自己也是個美女,但是對自己的長相還是有相當自信的。可是現在看見寧輕雪的時候,她才感覺自己長得也就這樣。那些明星歌星和寧輕雪比起來,更加就是一個渣啊。

    寧輕雪身上早已換了一套藍色的衣裙,如墨般的秀發落在了刀削一般的肩膀上,再配合潔白如玉的皮膚和鵝蛋形的俏臉,看了一眼就讓人忍不住產生親近感。她胸口的那一串乳白色的項鏈,似乎還散發出淡淡的膚暈,站在她的旁邊甚至感覺到一種空靈的寧靜。

    如果不是她的眼睛始終在葉默身上,臉色始終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愉悅,虛月華還以為是一個仙子。

    居然有這種女人,就算她是一個女人都對她產生了極大的好感,不要說男人了。虛月華在這一刻終於明白了遠其斌的想法,難怪了。

    寧輕雪微微一笑,伸出手和虛月華握了一下。她知道一般的人第一眼看見她都有一種驚豔,在她吃了‘駐顏丹’後,似乎那種驚豔更加明顯。不過時間長了也就會習慣了,就算是這樣,她們公司的員工每次還是會因為她失神,後來她幹脆將例會的事情交給了慕枚。

    虛月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讓葉默和寧輕雪坐下後,自嘲的說道:“寧小姐太漂亮了,簡直讓我都情不自禁了,。”相比之下,葉默找到寧輕雪讓她的震撼竟然減少了許多。雖然震撼葉默是怎麼找到寧輕雪的,但是她卻沒有問出來。

    “月華姐,以後就叫我輕雪就好。”寧輕雪當然知道既然葉默特意過來這,這個虛月華肯定不簡單,不然葉默是絕對不會特意跑來一趟的。

    葉默坐下來,端起茶喝了一口,虛月華不等他開口立即就說道:“葉董,我願意加入‘洛月集團’。這我已經考慮好了,隻是我在後來調查了一些事情,心也有些疑惑。”

    虛月華願意加入‘洛月藥業’對葉默來說是最好的事情,虛月華的能力毋庸置疑,她一個人就遠遠大於‘西沙’這個港道第一的組織了,隻是別人沒有資格用她,也不了解她而已。

    葉默點點頭,“嗯,你有什麼疑惑就說出來吧。”

    虛月華既然已經同意加入了‘洛月藥業’,也就不再顧忌,她整理了一下思路說道:“我派人去流蛇調查過,我發現‘洛月藥業’不僅僅是我們在調查,甚至還有好多人在調查。可見樹大招風,‘洛月藥業’因為太賺錢了,已經引起了別人的注意。當然,‘洛月藥業’能發展到現在,對這些打主意的人應該有足夠的手段去對付。”

    葉默點了點頭,虛月華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她人還沒有去流蛇,救已經知道流蛇有人在調查了。相比之下,‘洛月藥業’在流蛇的警惕性就太低了點。不過,他聽虛月華的口氣,應該不會隻是這些事情。

    果然虛月華再次說道:“最主要的是,我發現流蛇地處華夏、越南、盧瑟三國交界的地方。而且現在流蛇的地盤幾乎百分之八十都是盧瑟的,盧瑟立國時間也不長,隻有三十年左右。我想一旦流蛇繁華起來,盧瑟應該不會坐讓‘洛月藥業’繼續留在流蛇的,或者說會想辦法從‘洛月藥業’這拿到好處。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倒是希望是後者。可是流蛇又偏偏占了部分越南的地皮,越南人可比盧瑟人更加好鬥。”

    葉默聽了虛月華的話,對她更是看重,這件事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是作為一個修真者,他還真的沒有將這件事當成什麼大事,現在虛月華說起來,這事情倒也不能不去考慮。不然的話,萬一軍隊來接手他的‘洛月藥業’他是給還是不給?給你不可能的,不給的話,肯定要直接開打。

    他可以不在意盧瑟這種小國,但是虛月華如果投靠了葉默,她就不能不在意。她也知道,就算是葉默再厲害,難道還能和一個國家抗衡不成?

    還有一件事虛月華沒有說出來,盧瑟這個國家以失敗者為國名是有來曆的。不過這些事情,她倒也沒有必要說出來。

    葉默微微一笑,他看著虛月華問道:“以你的想法呢?”

    虛月華立即堅定的說道:“我的想法有兩個,一個就是公司現在馬上搬走,第二就是先找他們交涉買下這塊地皮。隻是如果在‘洛月藥業’沒有做起來之前購買的話,還簡單一些,隻是現在有些難了。”

    (二更求月票!)

    ......

    

Snap Time:2018-01-17 03:43:36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