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二十章相逢如夢


        第四百二十章 相逢如夢

    葉默在炸彈落在船邊的同時就已經飛身上了海盜的骷髏旗船,可是他隻是飛到一半,神識掃到的人幾乎讓他不敢相信,竟然差點落進了海水麵。

    寧輕雪,竟然是輕雪,葉默根本不敢相信他會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了寧輕雪,兩個相同的船居然是對峙的,而對峙的一方竟隻有寧輕雪一個人,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到了一把衝鋒槍。

    葉默心神失守之下,立即就反應了過來,他是真的找到寧輕雪了,他在極短的時間就改變了方向,轉而落在了寧輕雪的船頭。葉默速度猶如閃電一般,從他飛躍而起,到中途轉向,再落在寧輕雪所在的船上,竟然沒有一個人看的清楚。

    寧輕雪如被雷擊,她呆呆的看著船頭落下來的葉默。“啪嗒”一聲,手的衝鋒槍落在地上卻渾不自知。

    “葉默,是你嗎?我已經死了嗎?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幻覺?”寧輕雪喃喃的自語道,她從不相信她的思念會感動上蒼,讓她在臨死的時候遇見了葉默。而此時遇見了葉默,除了死去後的幻想,還能是什麼?葉默又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出現在她的船上?除了死後的幻覺還能是什麼?

    看著寧輕雪呆立的表情和消瘦身影,葉默心無端的一疼,他知道輕雪已經恢複記憶了,不然不會是這種表情。

    葉默走了過去,伸出胳膊,將寧輕雪輕輕的摟在了懷,“輕雪,真的是我。”葉默忽然有了一種滿足感,原本無盡的殺意隨著他摟住寧輕雪的瞬間,竟然消失不見。可以在無盡的大海,遇見寧輕雪,這經是他最大的滿意了。他甚至感謝那幾個倭人送來的雷達了,如果不是那個雷達,他一樣的找不到寧輕雪。

    “葉默,真的是你?”寧輕雪忽然激動起來,她更加的摟緊了葉默,此時她的心歡喜的猶如要跳出來一般。腦海隻有一個聲音,這是真的,真的是葉默。

    是耶?非耶?如夢幻一般真實,又讓她不敢相信。

    不久前的迷茫、彷徨、傷感、絕望和思念立即就變成了激動、欣喜、火熱。那種澎湃到無法遏製的開心讓她難以自己,天可憐見,她終於見到了葉默,或者是她的男人。

    一那,他們心隻有對方,一切的話都是多餘的,或者說除了擁在一起,感受對方的存在外,沒有任何話可以代表此時他們心所想的,沒有任何話可以代表此時他們想要表達出來的意思。隻有擁抱在一起,讓互相感受到這是真的,確確實實是真的。

    時間似乎在這一瞬間停止了下來,整個海麵似乎寂靜了,除了艾頓的那個漁船的老式柴油機還在‘咚咚’的叫喊著,所有可以看見的人都呆呆的看著摟在一起的葉默和寧輕雪。

    在海盜船上的人,沒有人想的起來葉默是怎麼飛躍幾百米一下就到了寧輕雪那艘船的,他們也沒有想起來這件事。他們心此時想著的隻是,這兩個人竟然敢在他們這麼多人的槍下,若無其事的擁抱,他們傻瓜了嗎?

    不過隻是片刻時間,這些海盜都醒轉了過來,讓他們憤怒的是,寧輕雪這種仙女一般的女子,他們連手都沒有碰到,此時竟然被一個男人摟在懷。

    “給我殺了他。”被叫著西恩的海盜首領最先反應過來,他憤怒的指著葉默說道。在他眼,寧輕雪已經是他的了,竟然還有人敢摟住這個女人。

    艾頓還在緊張的控製著漁船,想要逃出這些人子彈的範圍時,卻突然發現槍聲和炮彈沒有再射過來,而是出現了短暫的寂靜。瞬時,他看見了葉默,他發現葉默竟然和一個白衣女子摟在一起,而那個白衣女子竟然是骷髏船上的人。

    艾頓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沒有看錯。

    “難道這個女人就是他的妻子?是他要找的人?她也被海盜抓過去了?可是為什麼現在海盜還沒有對他發出攻擊呢?”艾頓百思不得其解。

    “”的一聲,阻擊步槍的聲音讓正在出神的艾頓打了個激靈,不好,那個救了他的華夏人被海盜暗算了。這是阻擊步槍的子彈聲音,艾頓焦急起來,他已經忘了葉默怎麼會上了骷髏船的事實了。

    葉默猛的抬手,他的手瞬間就捏住了一顆子彈,然後看著寧輕雪說道:“輕雪,是這些人想要欺負你嗎?”

    葉默帶著的殺氣寧輕雪沒有絲毫的感覺,她此時已經沉浸在了葉默的懷,別的事情都是次要的。甚至她都沒有聽清楚葉默說的是什麼,更不知道葉默已經捏住了一顆子彈。

    “射偏了?”西恩船上的那名阻擊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手的槍,這麼短的距離,他是絕對不可能射偏的,可是事實是他偏偏就射偏了。他絕對不會去想自己的子彈已經被葉默捏住了,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葉默沒有任何事情,這不是說明他射偏了,那還有什麼?

    他懊惱的正想射出第二槍,可是此時葉默已經帶著寧輕雪落在了他的麵前,“第二槍你就不用開了,我送你下海。”

    葉默說完抬腳就是一下,剛才還在準備射出第二槍得阻擊手,被葉默一腳踢飛,落在了海。隻是在他沒有落在海之前,就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西恩反應了過來,他有一手飛鏢技藝,靈敏程度遠遠比自己的同伴要高出很多,此時他總算是反應過來,二十來米的距離,那人怎麼說過來就過來了,甚至還帶著一個女人?

    隨即他就想起了原先的事情,葉默剛才在漁船上麵離開那個女人的船似乎有兩三百米,他是怎麼突然就過去的。

    來不及等他想清楚這兩個問題,葉默已經抬腳踢飛了二十多名海盜,這些海盜無一例外的全部被葉默踢進了海。無一例外的沒有一個人可以掙紮一下。

    這前後也不過才區區一兩秒的時間而已,看著船上餘下的七八個人,西恩的額頭忽然滲出了冷汗,他知道完了,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自己的人連槍都來不及舉起來,就已經被他殺的差不多了。他硬生生的咽下了開槍這兩個字,他知道這兩個字說出來和不說出來已經沒有分別了。

    西恩和約翰傑一樣,對神秘的華夏都有一些了解,隻是他和約翰傑不同的是,約翰傑的飛刀是跟一個華夏人學的,而他是自己摸索過來的。

    “前輩留情……”好在西恩還知道華夏應該稱呼高手叫前輩。

    葉默絲毫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在他說話的時間,又踢飛了四名準備開槍的人,整個船上加上他一起,就剩下了三名海盜。

    寧輕雪卻被這句話驚醒,她豁然抬起頭,才發現自己一直在葉默的懷,而此時葉默卻已經不在剛才那條船上。

    寧輕雪知道葉默的厲害,她掃了一下西恩的船,隻看見了三個戰戰兢兢的海盜一臉驚恐的看著葉默。猶如看見了地獄來的魔鬼一般,和原先對付她的那種從容不懼沒有絲毫的相同之處。

    “他說讓你留情……”寧輕雪看了看臉色煞白的西恩,對葉默說道。

    葉默臉沉如水,冷冷的說道:“欺負我的女人,還想讓我對他留情,別做夢了。”說完再次踢飛了餘下的兩名海盜,整個倒骷髏旗幟船上隻餘下了西恩一個人。

    寧輕雪聽了葉默無意中的話,臉微微一紅,雖然葉默這話說的有些霸道,可是她卻毫無惱意,甚至心還有些甜意,可是轉眼就想到了自己現在還不算是他的女人。

    兩三百米之外,艾頓總算是控製住了漁船,他抬起頭,卻恰好看見葉默一腳一個,將那些凶悍無比的海盜全都踢進了海。艾頓立即就呆住了,喃喃的驚叫一聲,“ohmygod!”

    他猜測葉默敢一個人用一條漁船尋找自己的妻子,肯定不是普通的人,但是葉默的強悍還是太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了,他怎麼可以如此凶猛?這些幾天前猶如虎狼一般的海盜,在他的麵前簡直猶如泥人一般的不堪一擊,甚至連抬槍的機會都沒有。

    艾頓不是傻瓜,他立即就想到了剛才葉默是怎麼離開漁船的?似乎是一個炮彈落在了漁船的上麵,他還在擔心葉默的時候,那個華夏人已經出現在一艘骷髏旗的船上,等他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華夏人帶著他要找的那個女人又出現在另外一隻船上。

    “天啊,太神奇了。華夏人,真是不可思議。”艾頓再也想不通葉默是怎麼來來去去的。不過他立即就興奮起來,難怪這個華夏人要求自己將船開到出事的地方,原來他有恃無恐啊。想到這,艾頓立即控製漁船朝海盜船開了過去。

    西恩無數次想要拔出手槍試一試,可是他終究是不敢去拔槍,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留下他的命,並不是善心大發。而是這人肯定有事情問自己。連阻擊步槍都不能擊殺這人,讓他在幾秒鍾的時間,將自己的同伴一殺而空,自己用手槍是絕對對付不了他的。

    (相見時難,求一張月票祝賀一下!)

    ......

    !#

    

    

Snap Time:2018-04-24 18:24:05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