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七十章前輩

  
  站在左躍背後的兩名男子忽然從衣服麵拔出年槍,迅速的抬起槍對準葉默就是兩槍。葉默暗歎一聲,看樣子身上還是要備用一些常用的鐵釘,不然他肯定可以在這兩人開槍之前,殺了這兩人。而風刃的瞬發速度卻跟不上子彈的速度,火球就更加別說了。
  槍響之後,所有的人都l出驚喜的表情,他們沒有想到,在葉默麵前居然有開槍的機會。
  葉默忽然手一揮,一道真元氣牆就瞬間布滿了周身,兩顆子彈以最的速度接近真氣牆的時候,速度立即就變得緩慢起來。
  可是這一切隻是在葉默的神識之下,別人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葉默已經夾起了兩顆子彈,迅速的扔了回去。
  再是兩聲槍響,這兩人第二次開槍的時候,葉默的擲出去的子彈已經從兩人的眉心穿入。
  兩點猩紅從兩人的眉心溢出,葉默的手恰好捏住這兩人射出的第二顆子彈。此時左躍背後的兩人才倒在地上。
  在會議室麵的沒有一個不是江湖大佬,沒有一個不是打生打死過來的。他們什麼世麵沒有見過,雖然聽說過有人可以接住子彈,但是他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有人真的接住了子彈,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這還不算,接住子彈的人,甚至可以用接住的子彈將開槍的人殺了。
  一些有見識的人已經猜測到葉默是隱門中人,混跡道上的人再厲害,人再多,也無法和隱門相抗。如果不是隱門中人追求的東西和他們追求的不同,哪有他們在這坐著開會?
  左躍雖然狠辣,可是麵對可以隨手殺了自己的人,他的背後已經溢出了冷汗。他警告自己,他是大棠的大哥,可是他無法抑製住內心對死亡的恐懼。別人說殺他,也許隻是帶著威脅,還要顧忌被報複,可以眼前的這人,連千龍頭都敢殺,對於殺了他左躍,簡直就和吃飯喝水沒有什麼兩樣。
  左躍有些希冀的看了看四周,剛才還在大論港道要團級的各方大佬,已經都低下頭去,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出來為左躍說一句話。
  掃了一下四周,左躍失望的收回了日光,看樣子在這尋找幫助是不可能的了。(百度搜索贏Q幣,都市小說www.9pwx.com)況且他也想明白了,就算是有人站出來幫助他,又怎麼樣?難道他還比千龍頭強勢不成。葉默進來的氣勢和舉動,左躍絲毫不懷疑千龍頭是他殺的。
  “朋友前輩”左躍抱了抱拳,想想還是改口叫了一句前輩。
  猶豫了一下,再也顧不得臉麵,直接說道:“前輩,我左躍雖然是大棠的大哥,可是下麵的人參差不齊,有得罪您的地方,我左躍給您賠罪了……………”
  說到這看葉默臉上表情平靜,不置可否的樣子,左躍不敢鬆氣,繼續說道:“左某知道得罪了前輩,前輩請說需要左某做什麼事情。
  如果需要左某的xng命,也請便。”
  葉默聽了左躍的話,一聲冷笑,他知道左躍不可能有這種視死如歸的氣勢,而完全是怕死。
  葉默忽然將手的一枚子彈擲出,子彈在左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直接穿入左躍的左肩。
  左躍臉s愈發的蒼白起來,他動都不敢動,他知道葉默要殺他剛才那一下已經殺了。
  “你回去立即將去培叔店的漏網之魚給殺了。還有馬上解散你的什麼大棠,並且去培叔靈堂前麵祭奠。做到這些後,你再來找我。”葉默冷冷的說道,他沒有說剛才那一顆子彈已經將左躍的心脈封住了。
  如果左躍敢不來找他,隻要三天時間,他就會心脈枯寂而死。而葉默算準了左躍不敢來找他。最多隻是解散了大棠,他就會跑路。
  所以葉默也不會去追他,既然他敢跑,就等著死吧。萬一自己預料錯誤,這左躍還真的有膽子來找他,他不介意饒他一命。
  左躍心狂喜,他當然不會傻的再來找葉默,他隻想離開葉默越遠越好。
  葉默冷眼看著左躍扶著左肩急切的離開,甚至連怎麼才可以找到自己都不問,葉默就知道他預料的不錯,這家夥確實是想跑路了。
  看著左躍急切的離開,很多人都感覺到了不對,但是左躍已經被立即逃走這四個字衝昏了頭腦,哪會感覺不對的。況且知道不對的人,也無法說出來到底什麼地方不對。
  那名穿著黑衣的女子倒是詫異的看了看葉默,她當然看出來了葉默的舉動,知道葉默肯定在左躍身上下了什麼手段,如果左躍不來,就會死去。但是她也絲毫看不出來葉默到底下了什麼手段。
  在座的大佬,沒有一個覺得左躍稱呼葉默為前輩覺得可笑。如果葉默這種人都不是前輩了,那就沒有前輩了。
  田守臉s一陣青白,終手還是沒有說什麼,而是坐了下去。
  “前輩,晚輩焦邊義,現執掌西沙。不知道前輩到了,怠慢之處請海涵。彭揚是晚輩的兄弟,得罪了前輩,還請前輩高抬貴手。
  ”說完焦邊義看向被葉默扔到牆角的稍瘦男子。
  葉默點了點頭,心想這稍瘦的男子原來叫彭揚,看樣子是西沙的人。他本來就沒有打算殺彭揚,現在焦邊義求情,葉默就隨口說道:“這沒你的事,站到一邊去。”
  邊義臉上卻l出喜s,葉默這樣說就是放過他了。此時他才不會傻的要去和葉默論理,那才是找死。
  此時那名黑衣女子忽然站了起來,學著彭揚的口氣說道:“晚輩虛月華,江湖人稱黑寡f,見過前輩。”
  一見焦邊義和黑寡f這麼說,在座的大佬紛紛站起來,各自稟報自己的姓名和幫派,一時之間,竟然井然有序。
  葉默聽完,果然發現了鐵蘭山。鐵蘭山五十歲的樣子,保養的不錯,眼神很是沉著,讓人絲毫看不出來他心在想什麼。
  “本人葉默,一貫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惹到我了,就別怪我不客氣。鐵蘭山,你給我站出來。”葉默前麵的話讓在座的所有人都鬆了口氣,以為葉默就到此為止了,沒想到他後麵又讓鐵蘭山站出來。頓時所有的人心都懸了起來,生怕葉默還要找事。
  “前輩,晚輩鐵蘭山,不知道葉前輩找我有什麼事情?”葉默的名字鐵蘭山當然不知道,就算是閑道人也不一定知道。
  雖然鐵蘭山是港地赫赫有名的幫派頭腦,但是此時他的表情甚是恭敬。和大棠的左躍不同的是,鐵蘭山雖然恭敬,但是表情卻顯得很鎮靜。
  在座的人都知道鐵蘭山之所以如此鎮靜,是因為他有一個極強的助手叫閑道人。這也是他可以執港地黑道牛耳的原因。
  “因為你的人惹了我了,我這次特意來這找你的。”葉默看見鐵蘭山的樣子就知道這人不簡單,聽說他的外號叫“鐵索橫江”一看果然是個辣手的家夥。難怪武學民不是他的對手,這家夥確實是個人物。
  “晚輩今天才第一次見到前輩,不知道是誰惹到了前輩?”鐵蘭山雖然自稱晚輩,但是卻並沒有左躍和焦邊義的害怕,因為他現在還不確定閑道人是否被殺了。如果閑道人在這,他不會懼怕任何人。
  就算是葉默的身手很厲害,但是他鐵蘭山也相信,葉默不是閑道人的對手。
  葉默一看鐵蘭山的表情就知道,他還在指望著閑道人。冷笑一聲說道:“那個道人是你的人吧,他的徒弟將我栽種的一種草藥挖走了,所以得罪我了。對了,再說一句,那個道士和他的兩個徒弟已經被我宰了。你在洛倉的鐵江己經被我端了。”
  葉默的話猶如一個大鐵錐一般砸在了鐵蘭山的xing口,閑道人被殺了,意味著他的老大地位就此結束了。
  鐵蘭山下意識的看了看在座的大佬,果然發現幾人眼角l出厲芒。
  他的心就是一沉,對閑道人在洛倉的幾個徒弟已經恨之入骨了。什麼人不好惹,偏偏要去惹這個葉默。
  他沒想到葉默竟然厲害到連閑道人都可以殺了,要知道閑道人可是隻差一步就是地級的高手了。
  看見葉默嘴角的冷笑,鐵蘭山打了個冷戰,他終於體會到了左躍的心情。再也沒有了當初的冷靜,他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立即說道:“前輩,我現在就帶前輩去閑道人住的的地方,如果東西在的話,現在應該還在那。”
  他知道閑道人的徒弟在內地運回來一些草芽,不過他對這些事情根本就不會去過問,現在葉默問起了,他當然就想起來了。
  “帶路。”葉默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取回“銀心草”現在鐵蘭山的口氣,他似乎知道,心一喜,當然不想在這浪費時間。
  看見葉默和鐵蘭山走出去,屋子麵的人才長長的籲了口氣。對他們來說,葉默太恐怖了,已經不是任何幫派可以威脅的了。!。
  

Snap Time:2018-12-12 02:34:11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