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六十七章果然很亂


    1葉默加入的這個旅遊團還是洛倉比較有名的一家旅遊團。(百度搜索 贏Q幣,都市小說www.9pwx.com)可能是得到了關照。所以旅遊團的導遊從來沒有過來問過葉默什麼事情,導遊應該知道葉默隻是借助旅遊團去香港而已。

    旅遊團到了香港後,第一件事當然就是去采購。葉默卻和旅遊團分開,他準備先辦理自己的事情,將“銀心草,弄到手後,再去治病。

    葉默知道鐵江的老大是鐵蘭山,他也知道鐵蘭山在香港,可是他卻不知道鐵蘭山住在什麼地方。不過這個葉默卻不急,既然鐵蘭山住在香港,那麼他在香港肯定有勢力,到時候隻要找上門去就可以了。

    在上飛機前,導遊就說過廟普這是最亂的,雖然熱鬧非常,外地遊客最好不要過去。葉默要找鐵蘭山,當然就是要找最亂的地方去打聽。誰讓鐵蘭山是混黑的呢,隻有那些越黑越亂的地方,才會有鐵蘭山的的消息。

    廟普確實是很熱鬧,而且各種娛樂休閑場所還有外麵的各種大排檔和地攤,組合起來簡直就是個會場。

    而且各種小吃看起來也真的是讓人想吃上一口,葉默看見一家魚丸粉條做的精致yu人,有些忍不住的叫了一碗。這家魚丸粉條店的老板已經五十多歲了,葉默聽人叫他培叔,他的生意很是不錯。

    葉默來的時候應該還不是最高峰的時間,還有幾個空位子。這大叔的手藝不錯,而且動作很是利落。葉默剛坐下才幾分鍾的時間,這位大叔就將一碗熱氣騰騰的粉條端了過來,上麵的魚丸金黃yu人。

    “從內地來的吧。”將魚丸粉條端給葉默後,這個老板暫時也沒有什麼事情。隨口就和葉默聊了起來。

    葉默吃了一口粉條,味道確實不錯,有些辣,可是香味很純正。聽這老板問起,也不覺得奇怪,他的口音本來和香港本地的口音不同。

    兩人剛說了幾句話一陣嘈雜聲就傳了過來。葉默立即回頭看去,兩幫人已經在菜市場對麵打了起來,甚至有兩人已經往這邊跑了過來。

    後麵追的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了一把砍刀,直接就追了上去。

    見葉默看著兩幫人打鬥有些恍然這果然是夠亂的。(都市小說www.9pwx.com!百度搜索 贏話費)粉條店的老板立即說道“年輕仔,千萬不要看,這過幾天就有這種事情。

    你不要去管他們,他們不會打過來的。,…

    葉默點點頭,繼續吃粉條。這粉條店其餘的人見到兩幫人打到這邊來了,紛紛放下碗,一個個急急的跑走了生怕殃及池魚,一會時間這粉條店就隻有老板和葉默兩個人,葉默卻在吃粉條。

    不要說這家魚丸粉條店了就是周圍的幾家小吃店的客人也紛紛撤退。

    粉條店的老板願望是好的,可是事實卻偏偏不如他的意,前麵逃走的兩人有一人卻逃到粉條店門口被堵截住了。

    其中一名微胖的青年被後麵拿刀的人一腳踹在xing口,倒退數步就往葉默的桌子邊撞來。

    葉默頭都沒會就是一個踢tu,這撞過來的男子被葉默踢到了屋角,竟然一張桌子都沒有碰到,就好像他主動走過去坐下來一般。

    “小子,滾開大棠在這辦事。”後麵追來的三名青年看了一眼還在吃麵條的葉默,一腳將培叔門口的一個爐子踢翻,麵的粉條湯水立即撤的滿地都是,卻狠狠的朝葉默叫道。

    葉默好好的心情被破壞的一點都沒,他拿起碗走到剛才說話的青年前麵一把將碗蓋在他的臉上,這才冷冷的說道:“我不滾開又怎麼了?”“啊”的一聲,這剛才被葉默用碗蓋住臉的青年慘叫,他的臉被滾燙的粉條湯油燙的紅白相間。

    “給我上,砍了這王八蛋……”這青年立即就忍住了疼,也不去管被葉默踢到屋角的男子舉起砍刀就朝葉默衝了過來。

    另外兩人此時才反應了過來,同時拿起手的砍刀對葉默卑了過來。

    “砰砰砰”葉默連續幾腳,幾名衝過來的小青年立即就被全部踢翻葉默甚至站在原地動都沒有動。

    被葉默踢倒在地的幾名青年,驚恐的看著葉默半晌才爬起來,

    慢慢的往後退去。他們知道遇見硬茬了。

    “小子,你跟老子小心點,得罪了我們大棠,你等著吧”一名青年一邊後退,還一邊放出狠話說著,可是他的這句話還沒有說完,

    葉默就又是上前一腳,正踹在這家夥的臉上。

    這說話的青年,被葉默再次踢出數米之遠,抹了一下鼻血又吐出兩顆牙齒,這才驚恐的轉身就逃,再也不敢說一句狠話。

    此時被葉默踢在屋角的那名微胖的青年,也戰戰兢兢的爬了起來,就想往後退走。

    “你過來。”葉默忽然說道。

    這青年顫抖著走到葉默的麵前“請,請問,您找我”

    剛才葉默的動作太過嚇人了,他甚至一句話都無法完整的說出來。

    “你知道鐵江吧?”葉默隨口問道。

    “鐵江?”這胖子立即臉s一變,說道“我不知道,我走了。”說完,這胖子跌跌撞撞的衝出粉條店的門口。

    葉默也沒有去阻攔他,心說不知道就是算了,有必要這麼害怕?

    粉條店的培叔卻反應了過來,有些崇拜的看了看葉默,這才上來說道:“年輕仔,你剛才打的人是大棠的,就是警方拿他們都沒有辦法,你趕緊走吧。萬一他們來了,你就不好脫身了。”

    在他看來,就算是葉默很能打,但是麵對大棠你能打又怎麼樣。

    葉默見這培叔還有些熱心腸,感謝了一句,站了起來。此時警車才“烏拉烏拉,的姍姍來遲。出了粉條店,葉默準備找一個旅館先住下,他當然不是怕混混報複,而是不想和香港警察羅嗦。

    沒有打聽到鐵江的情況,葉默有些失望。不過他來香港的主要目的就是將自己的“銀心草,弄回去,其次的目的才是幫人家去治病。

    所以他準備先找個地方住下來,晚上去夜總會這種混雜的地方打聽一下消息。

    找了一個住的地方,葉默洗了把澡,眼看天s已經是傍晚時分,葉默準備去那個魚丸粉條的大叔那再吃一碗魚丸粉條,然後去查探鐵江的消息。

    可是葉默來到這賣魚丸粉條的地方後,才發現這家店鋪的門已經關了,而且門口還圍著一些人,地上一灘血跡。

    葉默立即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果然他隨即就聽到有人說道“培叔一輩子老好人,沒想到隻是因為提醒了一下那個大陸仔就被人砍了,真是冤枉死了。”

    “你們說的那個培叔怎麼樣了?”葉默立即來到這人群中間問道。

    正在議論的人群,一看見葉默,立刻就紛紛轉身就走,竟然沒有一個人原意和葉默多說一句話。

    葉默一把抓住最近的一名老者問道:“你說一下,培叔怎麼了?”這老者一看葉默將他抓住,臉上l出驚恐,連忙說道:“我不知道,放開我。”

    “哦,你不知道嗎?那我馬上就說你到處宣傳大棠幹的壞事。”葉默立即狠狠的說道。

    這老者聽了葉默的話,嚇的趕緊說道:“千萬不要去說啊,老培被人砍死了,隻是因為今天下午他讓一個得罪了大棠的大陸後生點走。後來這大陸後生倒是走了,可是老培卻賠了一命。”

    很明顯這老者還不知道葉默就是老硌讓走的那個大陸仔,他隻知道葉默是大陸人。

    葉默的臉s立即就yn沉起來,心已經憤怒之極。隻是因為勸了自己一句,老培就被這些家夥殺了。看樣子自己還沒有找到鐵江,就要去大稟一趟了。

    “砍人的歹徒呢?”葉默隨即問道,現在的香港應該不會殺了人還沒事吧,更何況是這種光天化日之下。

    “已經逃了,現在警方正在追捕,具體我就不知道了。”老者很就回答道,不過從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這件事肯定是沒有結果的。

    “再問你一句,大棠的人一般在什麼地方聚集?”葉默恢複了平靜問道。

    老者看看周圍,沒有一個人來解圍,他越來越驚慌了,連忙說道:“一般三烽的“地心娛樂”就是大棠的地盤。術求你,放了我吧。”葉默送開手,這老者迅速的逃離,甚至連回頭看一下葉默都不敢。

    “地心娛樂,?葉默沒想到自己剛剛挑了鐵江,來到香港也要和黑幫鬥在一起。說句心話,他根本就不想和這些黑幫鬥,不是怕他們,而是怕麻煩。況且黑幫做什麼根本就不關他的事,奈何他偏偏一次一次的遇見這些人。

    一般的人遇見這種事情,立即就懷著歉疚逃得越遠越好了,可是葉默卻不會,他不可能讓老培因為他的事情而死,甚至死的莫名其妙。

    也許在大棠麵可以打聽到鐵江的情況,葉默叫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前往“地心娛樂”如果可以的話,他不介意將大棠也一鍋端了。

    他做事喜歡徹底,不喜歡拖泥帶水。!。

    

Snap Time:2018-06-21 18:06:46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