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六十一章洛倉鐵江滅


    “你殺了千龍頭又怎麼樣?千龍頭在我麵前,我一樣可以殺掉。(都市小說www.9pwx.com!百度搜索贏話費)”王川忍住內心的震驚,給自己鼓了一下勇氣。然後突然躍起,朝葉默衝過去。他有意無意的忽略了葉默是在哪殺的千龍頭,那可是‘南青,的老巢,卻不是狹路相逢。

    葉默看著王川嚇人的氣勢,還有呼呼作響的拳頭,暗自搖了搖頭。王川和狼極比起來差的太遠了。甚至隻是比當初那個在寧海遇見的樸東橫稍強了一些,就是稍強也是有限。

    葉默動都沒動,隻是等王川要接近他的時候。他的手才對著王川的下盤虛空劃了過去,這還是葉默第一次在戰鬥中使出風刃。如果不是隻有練氣三層,他都不需要動手劃去,甚至是一個手勢就可以了。畢竟現在葉默才練氣三層,風刃還要手的動作來組形。而且以葉默現在的真元,也無法持續的使用風刃,最多隻能連續施展五六次而已。

    許木莫名其妙的看著葉默動也不動,後來隻是虛空的劃了一下,立即就有些呆滯了。葉默在幹嗎?眼看王川的拳頭就要擊到葉默,許木也驚喜起來,他想也不想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刀,也衝了過去。

    許木的速度比王川要了許多,竟然後發先至,他的短刀同時砍向了葉默的腰間。

    “砰砰”兩聲,許木感覺到自己的短刀已經擊中了葉默,心一喜。原來他也隻是這樣,不過許木立即就覺察到了不對,他的短刀既然砍中了葉默,應該不是這種如擊敗革的聲音啊。

    許木剛想仔細看看是怎麼回事,就看見了一個腳底貼近了他的麵門踢來。他甚至連躲避的反應都沒有,就被踢飛了數米之遠。

    還撲在空中的王川,忽然感覺到一道冷冽的寒風朝他切割過來,這種感覺很是怪異,如果手有東西,他真想去擋一下。這種想法還沒有消散,他就覺得自己的雙腿已經被這寒風掃過。

    他發現自己的下盤一輕,似乎有些疼痛傳來。下一刻他就再也無法往前,而是落在了地上,驚恐的看著憑空斷了的雙腿,直接暈了過去。

    許木立即就爬了起來,還沒有來的及慶幸自己沒有受到重傷,就感覺喉嚨一甜,一口血就盲接噴了出來,這個時候他才感覺到五髒要移位一樣的翻湧難受。(都市小說www.9pwx.com!百度搜索贏話費)

    可是許木沒有心情去查看自己的傷勢,而是拿著短刀呆呆的停住了腳步,一時間他的思維停滯住了。他的腦海麵始終隻是在轉著一句話,王川怎麼突然就無故落下,而斷了雙腿的?難道那樣虛空一劃,就可以斷了雙腿?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王川,許木驚恐的反應了過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

    吳弘看著滿目血腥的場麵,臉色蒼白,就算是他常年混跡道上,也沒有如此血腥的場麵。而葉默麵對這種場麵,卻臉色平靜,似乎地上流淌的不是血,而是剛剛翻了一盆水而已。

    隨手一劃就可以將王川的雙腳砍掉,這是什麼本事?許木不停的問自己,就算是師父過來,也無法做到這樣。葉默根本就不是他許木可以抵擋的,難怪他可以在自己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拿走精神感應石。

    如果他剛才對自己的腿上也這樣虛空一劃,而不是用腳踢自己的臉,自己會怎麼樣?

    許木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腳,他陰冷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叮當”一聲,許木終於無法忍受住內心的驚恐,手的短刀落在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葉默走到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才看著吳弘說道:“我說過上次沒有端了這的‘鐵江”是給武學民一個麵子,不過呢,你們再次惹到我了。而且我還承了武學民一個人情,所以今天我就將你們一鍋端了。你現在就打電話,將你們這的頭頭腦腦一起叫過來,我懶得一個個去找了。”

    聽完葉默的話,吳弘臉上再無一絲血色。

    原來他說的一鍋端是這個意思,難怪他剛才說還才開始。他一直以為上次是葉默找武學民求情的,現在才知道原來葉默是給了武學民一個麵子,從頭到尾,他就沒有將,鐵江7放在眼。

    葉默說完不再理睬吳弘,而是轉向了許木,“我剛才沒有殺你,甚至都沒有讓你受重傷,現在你回答我幾個問題,不要讓我心情不好。第一個問題,你是怎麼發現‘銀心草,

    的?”

    ‘銀心草,?不過許木立即就反應過來葉默說的應該是,銀葉,。許木看了看地上依然昏迷的王川,下意識的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他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顫抖。

    他甚至覺得葉默才是真正的混黑的,他們‘鐵江,和他比起來,簡宣是善良的不能再善良了。在,鐵江,已經十幾年了,許木也見過師父殺人,而且他自己也殺過人,還不止一個。但是和眼前的葉默比起來,他感覺自己就是八十歲的老太大。

    再看了看葉默淡定的眼神,想到剛才踢在自己臉上的一腳,葉默說那還是沒有下殺手。

    許木知道葉默說的是真的,從他剛才一腳踢死一個就可以看出來,他是真的沒有下殺手。

    他再也忍受不住那種沉重的窒息,有些驚悖的開口說道:“我天生對比較珍貴的藥材還有礦石敏感,甚至一、二十米外,我都可以感覺到。因為我要在洛倉常住,所以準備買一個別墅。恰好俞二虎住的那一塊別墅區有人出售,我就去看看房子,結果發現了‘銀葉,。

    當時我就感覺這東西不簡單,我打了電話給我師父,我師父讓我立即挖了帶回港。“葉默驚奇的看著許木,對靈物敏感,這可是天靈根啊。就是在修真界,天靈根也是千年不遏的,沒想到在地球這個天地元氣匿乏的時代,居然還可以遇見天靈根。許木的靈根要是放在修真界,就是無數門派搶奪的人物。

    良久葉默才平靜了下來,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居然有天靈根。這要是讓許木修真,就算是天地元氣匿乏,進度也肯定比自己的太多了。雖然葉默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靈根,但可以修煉應該是有靈根的,不過這修煉速度就可以看出他的靈根應該不會太高。

    就在許木驚疑不定的看著葉默的時候,葉默忽然再次一揮手,正在打電話的一隻手掌落在了地上。

    吳弘和許木都驚駭的看著葉默,不知道他為什麼無緣無故的砍了吳弘一隻手,葉默卻淡淡的看著吳弘說道:“你還有三次撥打報警電話的機會,不過三次以後,你就沒有手腳再按電話號碼了。”

    吳弘立即顫抖起來,他剛才根本就沒有讓葉默看到他撥打的電話號碼,葉默怎麼知道他打的是報警電話?可是葉默後麵的話他立即就明白了,如果他要是再不聽話,下麵的手腳似乎都要被砍去。葉默似乎很喜歡砍人的手腳,這人太恐怖了。”

    很吳弘就驚奇的發現,他的手腕雖然被砍斷了,但是血卻流的很慢。

    “不用看了,不讓你的手腕流血太多,是讓你辦事點,如果在磨磨唧唧,你就不用再打電話了。”葉默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默說完看了看許木說道:“你師父是不是隱門中人?進入隱門的辦法你是否知道?還有你師父要‘空冥石,和‘銀心草7目的是做什麼?”

    兩個小時後,葉默走出,域外休閑,的地下室,這次他沒有留手。鐵江在洛倉的頭頭腦腦幾乎被他全部殺幹淨,這中間除了因為要幫助武學民外,葉默還知道,他要留在洛倉的話,這種勢力還是鏟除了為妙。這一夜之間了,是他重生後殺人最多的一次。就算是上次在沙漠,他也沒有殺這麼多人。最後一團火球,讓所有的證據都化為灰燼。

    ,空冥石,被許木的師父當成了精神感應石,這說明在地球上肯定還有空冥石,不然閑道人不會知道這種石頭。而且據許木所言,閑道人還知道如何進去隱門,因為他本身就是隱門中的道家子弟。

    這讓葉默期待起來,不管是閑道人懂得‘銀葉,的價值,還是知道如何進入隱門,葉默都要調查清楚。雖然隱門中人不出世,誰知道哪天突然有隱門高手來圍攻他,這些他不得不防,至少如果可以進入隱門,他也好去查看一下隱門的真正實力。

    現在葉默的修煉幾乎看不到進展,這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彌補的,就算是在修真界,修煉到練氣十二層,用幾十年也很正常。有的人甚至一輩子都無法修煉到練氣巔峰。

    還有兩天閑道人會來到洛倉,也許那個時候,自己就可以從他口中撬出來些什麼有用的東西。至少也比那個悟光和尚知道的多吧,或者說他至少會說出來。悟光不說葉默無法用強製手段,可是這個閑道人不說,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葉默將整個洛倉的‘鐵江,一鍋端了,卻猶如沒事一般的離開了‘域外休時,可是洛倉第二天卻亂成了一鍋粥。

    所有‘鐵江,的人才發現,他們的頭頭部不見了,而且還消失的很徹底。驚慌籠罩了整個洛倉的地下混混世界,很就人反應了過來。洛倉的‘鐵江,應該是出問題了,眾多小弟紛紛外逃。

    (第三更,月底了,老五不得不求月票,菊花要緊!)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20 05:46:00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