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五十八章同學聚會


    鬱妙彤吃了點東西,又洗了把澡,整個人變得精神了不少,至少臉上也有了一絲血色。

    看著坐在麵前的鬱妙彤,雖然依然還是豐滿有致,但是和幾個月前相比,她的臉上多出了許多的滄桑和疲倦。葉默看看欲言又止的鬱妙彤,不需要問她什麼事情,就知道武學民肯定出事了。

    如果鬱妙彤是要自己去幫助武學民,他要不要去?這個問題要是在他剛剛來到洛倉的時候,葉默會肯定去幫助他的,沒有別的,隻是因為武學民還值得結交。但是現在,他卻不敢肯定自己是否會去了,雖然他從上次離開荊市後就沒有再見過武學民,葉默卻通過上次的事情感覺到武學民已經變了,至少已經不值得他葉默去結交。

    “學民變了很多,上次你在洛倉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說過他,可是他卻說女人不要管這些事情,甚至對我怒罵。他後來對權力的太大了,讓我漸漸的陌生起來。學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了,我不止一次的想要離開他,可是最後我還是沒有辦法做到,我一次次的留了下來。”鬱妙彤沒有等葉默詢問,自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見葉默在聽著,卻沒有發表任何意見,鬱妙彤歎了口氣接著說道:“他後來已經變得讓我感覺完全陌生了,甚至他都將鐵蘭山派來監督他的人殺了,我也是那個時候下定決心要離開他。他的權力也終於引起了鐵蘭山的顧忌,而他也太低估了鐵蘭山。

    學民以為‘鐵江’真正的實力大部分已經被他掌握的時候,鐵蘭山隻是花了一夜時間就將學民逼得沒有存身之處。”說到這,鬱妙彤擦了下自己的眼睛。

    葉默卻感覺她的手和身體在顫抖。

    鬱妙彤沒有接著說下去,而是拿出一個紙包遞給葉默說道:“學民臨走的時候突然醒悟了過來,他說……如果機會再重來一次,他肯定不會去做‘鐵江’的老大,而是帶著我遠遠的離開‘鐵江’。這個,是他托我送給你的。”

    說完鬱妙彤將手的紙包遞給葉默,她的臉色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絲毫看不出剛才她還在顫抖。

    葉默接過紙包,拿在手沉甸甸的,猶如鐵塊一般。皺了皺眉頭說道:“學民去世了?”

    鬱妙彤點了點頭,站了起來說道:“東西我已經幫學民交給你了,我也要走了。”

    “你等等。”葉默打開了紙包,麵竟然是一塊黑黝黝猶如鐵塊樣的東西。武學民將這個給自己幹什麼?

    見葉默露出疑惑的表情,鬱妙彤卻開口說道:“學民說你是修煉古武的,這東西對你應該有用處。”

    葉默點了點頭,神識再次查看了一下手的鐵塊。片刻之後,他的臉上立即露出震驚的表情,這竟然是一塊域外庚鐵精。地球上怎麼還有這種東西?武學民又是從什麼地方弄到的?

    這塊庚鐵精不要說在地球上,就算是在真正的修真界,也是極品的煉器材料。煉製飛劍的一流材料,隻是稍微小了點。盡管如此,這顆庚鐵精的價值在葉默的手也是難以估計。就算是他在韓在辛的材料倉庫拿到的所有材料加起來,也不及手這塊庚鐵精的萬分之一。

    瞬間葉默就明白了武學民的意圖,他猜測自己是修煉古武的,這種材料應該對自己有用處,也許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庚鐵精。他讓鬱妙彤帶著材料來找自己,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就是讓葉默看在這塊材料的份上救鬱妙彤一命。

    有這種材料拿來,就算是修真者要動鬱妙彤,葉默也會想辦法保住鬱妙彤,更何況還不是修真者,隻是一個黑.道組織而已。況且葉默也不是見死不救之人。

    “我承了學民兄的這份情了,你就留在我這,天王老子也不敢動你。至於‘鐵江’,我葉默還沒有放在眼。”葉默說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鬱妙彤特意逃到洛倉,說明她是被‘鐵江’的人追殺過來的。

    那麼自己的‘銀心草’是不是‘鐵江’的人發現了挖走的?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倒好辦了,直接將洛倉的‘鐵江’連鍋端了。

    鬱妙彤聽見葉默的話,忽然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她也明白了武學民讓她帶著東西來找葉默的原因了,因為在武學民的眼,隻有葉默才可以保住她的性命。葉默連千龍頭都不怕,豈會怕區區一個鐵蘭山?

    “來追殺你的人是什麼樣的人,你知道嗎?”葉默一想到自己的‘銀心草’可能被追殺鬱妙彤的人挖走了,心就有了一個大致的譜子。

    鬱妙彤停住了抽泣,想了一會才說道:“有一個人長得瘦瘦的,三十多歲。我在車站遠遠的看過他一眼,有些陰冷。我估計那人是追蹤我的,後來我偷偷的跟在一個旅遊團後麵躲開了那人。”

    葉默立即就知道,鬱妙彤說的人和俞二虎說的人應該是同一人。他想起了當初在法器交流會上和他搶奪‘空冥石’的那個陰冷男子,可能就是他。這男子既然可以認出‘空冥石’是好東西,說不定對自己的‘銀心草’也有感應,他搶走‘銀心草’也在情理之中。早知道是這家夥,上次在會場出來就應該幹了他,而不是將他的東西偷走。

    這麼說這家夥就是‘鐵江’的?上次狼極說‘鐵江’有一個相當厲害的高手要突破,難道說的是這人不成?可是在葉默看來,這陰冷男子雖然厲害,也沒有厲害到比狼極厲害啊?不過他的那個眼光還真是不錯,可以認出‘空冥石’是好東西。

    不要說‘銀心草’應該就是‘鐵江’的人挖走的,就衝著武學民給自己的這一份禮“鐵江’的事情他就接下來了。

    “你以後就住在這吧,如果感覺有些無聊,就和魯小珍還有二虎學學醫。我的一些東西我也懷疑被‘鐵江’的人拿走了,就算是他們不找我的麻煩,我也會找他們,等我將‘鐵江’滅了,你想去什麼地方都可以。”葉默已經確定那個陰冷男子應該是‘鐵江’的,就算不是‘鐵江’的,也和他們有關係。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葉默將所有的材料都煉製了陣旗和陣盤,在別墅的周圍布置了一個防禦陣法。又煉製了三枚手鏈,交給二虎、小珍和鬱妙彤三人。並且告訴了他們自己在這別墅周圍設置了障礙,進出的時候都要戴上手鏈。如果有病人,一定要走固定的通道進來。

    雖然鬱妙彤有些將信將疑,但是二虎和小珍對葉默卻堅信不疑。在他們兩人的心,葉默說的任何事情都是對的。

    葉默又等了幾天,還是沒有人來別墅,看樣子那些人搶走了‘銀心草’,說過來也隻是說說而已,並沒有打算真的過來。倒是葉菱打了個電話過來,告訴葉默,大伯和四叔都被爺爺趕走了。現在留在燕京還算是清靜。

    ‘鐵江’的人不主動找過來,葉默卻不想等下去,他過段時間還要去流蛇一趟,沒有時間和他們耗住,既然不找過來,他就主動找過去。

    ……

    蘇靜雯已經三年沒有參加同學聚會了,今天還是她畢業後第一次參加同學聚會。如果不是聚會正好定在寧海,或者說如果不是蕭蕾特意趕到寧海來參加聚會,蘇靜雯還是不想去。

    “靜雯,大家都在等你了,你才來。過來啊。”蘇靜雯剛到,蕭蕾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蘇靜雯無論在什麼地方,似乎都是焦點,很就有許多同學圍了過來。

    “是啊,靜雯,你畢業後就從來沒有參加過聚會。蕭蕾這次從燕京過來,都比你來得早。”又是一個女孩過來拉著蘇靜雯,口氣有些不滿的說道。

    蘇靜雯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前幾次我母親生病,我實在是沒有心思。”

    “對了,靜雯,我聽汪鵬說,你母親的病是一張符籙治療好的,是不是啊?你不會告訴我真有這種神奇的事情吧?”拉著蘇靜雯手的女孩聽蘇靜雯說起她的母親,立即就八卦的問道。

    “當然是的,那天還是我和靜雯一起去買的呢。”汪鵬卻走了過來。

    蘇靜雯皺了皺眉頭,心說,汪鵬又不是她們的同學,來自己的同學聚會幹嘛?

    似乎看出來了蘇靜雯的疑惑,蕭蕾立即在蘇靜雯的耳邊輕輕的說道:“汪鵬在追求我,可是我最近對男人沒什麼興趣,就敷衍他說我晚上要去同學聚會,沒想到他竟然也跟過來了。”

    蘇靜雯這才明白了過來,不過她還沒有說話,旁邊的一位同學就說道:“符籙救人這種事情也不能說完全不信,我說個事情,你們說不定也不信吧。前段時間我表姐去洛倉參加了一個法器交流會,,法器這東西是不是聽起來有些玄乎?”

    “是有些玄乎,成飛你點說你表姐後來怎麼樣了。”另外一名男同學立即催促道。

    成飛卻說道:“別急啊,我再次聲明,我說的都是真人真事。我表姐在交流會上麵花了二十萬購買了一個防禦法器玉墜,後來聽攤主說他的藥丸也很有效,就又花了二十萬購買了他的一顆‘美顏丸’”。

    “你表姐還真有錢啊,這個出售法器的人,我估計也是個會忽悠的家夥。老趙都不一定比的上他,這人不上春晚真是可惜了。你表姐也是,就算是再有錢,也不能這樣浪費吧。”又有一名同學插口說道。

    (第三更了,今天月票有些消瘦,現在距離前麵也越來越遠,剛剛還四十票的,現在已經被拉到五十多了,也許我們加把勁就上去了,繼續求一張月票,感謝了!)

    

Snap Time:2018-01-19 04:06:07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