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百五十一章都給我站出來


    葉默打量了一下這個和他說話的人,四十歲不到,臉s有些蠟黃。(都市小說www.9pwx.com!百度搜索贏Q幣)

    手拿著一把樣式很奇怪的長刀,頭發不長,卻烏黑發亮,和他蠟黃的臉極度的不對稱。

    這人的身手應該比胡邱還要高上一大截,雖然比不上烏強,但是應該不弱於張倔了。

    葉默沒有想到葉家竟然還有這種高手,按照他以往的經驗來說,此人應該已經是黃級後期的古武修煉者了。如果現在葉默還是練氣二層,他肯定是想也不想立即就走。不要說背著葉菱,就是他單獨對上此人,也不敢說全身而退。

    但是此時葉默已經練氣三層,烏強都不能在他手下堅持二十招,這個比烏強還弱的家夥葉默更是不會在意。

    葉默還在想是不是要殺他的時候,這人手的長刀已經帶著尖嘯直接橫劈向葉默的腰間,沒有絲毫的猶豫和停頓,看他的樣子就是想要一刀將葉默劈成兩半。

    雖然隻是一刀,可是入眼的卻是十幾片刀身。葉默暗歎,就算是胡邱的那個鞭子使得如此出神入化,也和這人的長刀有不少差距。

    這一刀的速度和變化,確實是很少見了。能夠將長刀玩成這樣,除了熟練的技巧和武技外,沒有內力的支持是絕對玩不起來的。葉默卻知道他這一刀不是要將自己腰斬,而是要將自己的雙tu砍了。

    這人剛才應該看見自己的出手了,所以他判斷自己應該可以躲過他這一下,然後他的殺手在後麵的一招地趟刀。從他這一刀去勢還未盡的時候,他的全身力道幾乎就已經轉往下盤,而且人也開始緩慢的往下蹲,這些細微的變化,葉默已經看出來了。無論葉默落在任何位置,隻要在他方圓三丈之內,雙tu就保不住。

    當然如果連他的第一刀都躲不過的話,那隻有被腰斬的份了。看樣子他對葉默還是有些信心的,希望葉默可以躲過第一刀,然後在他的第二刀下被斬tu。

    葉默冷笑,這和這種比他抵了幾個檔次的對手交鋒,實在沒有挑戰xng,對方的一舉一動全部在他的預料之中。

    盡管背著葉菱,但是葉默腰稍稍一擰,這化成數十道殘影的長刀影子已經被他躲開。

    果然這蠟黃臉s的男子見葉默躲開了他的長刀,不驚反喜。手的長刀沒有任何停頓的,化成了一道卷地反弧,在微黃的燈光下,這一刀猶如白銀泄地一般,籠罩了方圓兩丈範圍的地麵。

    他的嘴角l出譏笑,任憑葉默多厲害,隻要他落地,他肯定可以將葉默的雙tu砍去。

    葉默可以不落地,就算他背著葉菱也可以施展禦風術,飄出數丈開外。可是他偏偏落地了,不過他的腳落在地上的時候,滿地的白銀消失不見,隻有一柄長刀正好湊巧的被他踩在腳底下。

    這蠟黃臉s的男子本來譏笑的臉立即就凝固住了,他從來都沒有想到,有人可以將他這一刀“滿地霜刃,破解了,還以這種不可想象的方式。

    震驚之下,這男子立即就反應過來,手星的長刀一絞,他想要將長刀抽出葉默的腳底。

    葉默感覺到一股強大異常的力道傳來“咦,了一聲,剛想加力。

    長刀已經“崩,的一聲斷為兩截。這蠟黃臉s的男子手拿著半截刀柄絲毫不遲疑,刀柄已經化成一道影子直接擊向了葉默的小腹,而他自己竟然緊跟在刀柄後麵,兩手化成數道手影婁向葉默的xing口。

    葉默沒有想到這人除了刀使得如此好以外,他的拳法竟然也不錯。

    此時刀柄已經接近了葉默的小腹,葉默抬起腳,一腳就將刀柄踢飛,單拳已經迎上了這男子的拳影。

    “砰砰……”數聲拳風和手掌的撞擊之聲。

    “哢嚓”一聲,葉默絲毫沒有留手,他以最的速度將這男子的拳影封住,同時將他的兩個手腕擰斷。

    這男子退後數步,蠟黃的臉s變得蒼白起來,他的手腕被葉默擰斷的疼痛卻不能遮掩他的震駭。他雖然是黃級後期,但就是黃級巔峰的高手對上他也不一定贏他。可是眼前比他不知道小多少的年輕人,輕而易舉的破了他的“滿地霜刃,不說,還在和他以拳對拳的撞擊之下將他的拳影完全封住,甚至還擰斷了他的手腕。

    他出道以來,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高手,這人本事這麼大,在隱門之中怎麼沒有聽說過?自己和他前後連十招都不到,就慘敗。

    葉默冷冷的看著這黃臉男子說道:“剛才你是想砍斷我的再條tu還是想砍斷我的一條tu?”

    葉默確實不能斷定,因為剛才那一招對麵這個男子已經收發由心了,如果不是葉默可以踩住他的刀,而變成另外一個人的話,這男子確實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隻想砍斷你的左男子蠟黃發白的臉上已經溢出了汗珠。

    “很好,還給你了。”葉默說完,腳底的半截斷刀已經被他踢出去,化成可一道白線,比剛才這男子砍向葉默的那一刀竟然還。

    “噗”的一聲,或者說如果不仔細,甚至都聽不到這一聲。

    這男子反應過來他的左tu給斷刃直接給砍斷的時候,葉默已經消失在他的眼前了。他驚恐的看著葉默消失的地方,直到斷tu上狂湧血跡的時候,才想起去止血。

    這一刀隻是那人隨意踢出來的,竟然斬斷他的tu猶如切豆腐一般利落。他是誰?他到底是誰?竟然如此恐怖,如此厲害,他想要滅了葉家不要說他,就算是來幾個他也不是此人的對手。在都市之中,竟然遇見如此高手,這蠟黃臉s的男子,再也忍不住內心的驚悸,有些顫抖起來。

    “師父,你怎麼回事?”一名二十來歲的責年,此時急匆匆的跑了過來,一把扶住搖搖y墜的蠟黃臉s男子。

    這蠟黃臉s的男子見這青年來了,鬆了口氣,立即說道:“我的手腕也斷了,現在你立即拿起我的斷tu,背我離開此地,走的越遠越好,,現在就走。”“二三十個人,加上黃越,怎麼到現在人還沒帶來?問進,你去看看。”葉北榮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無論那個踢壞了祠堂大門的年輕人是誰,問清楚了後,依然要殺了他。葉家不是什麼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不用了,我已經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葉北榮突地站了起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葉默的這個樣子明顯不是被人抓來的。好一會才反應了過來“你怎麼進來的?黃越他們呢?”

    “你不是讓我進來嗎?你說的是那個用長刀的黃臉嗎?他被我砍了腳,斷了手腕現在被人救走了。”葉默冷冷的掃了一眼葉北榮,這才說道。

    “什麼?”葉北榮腦子嗡的一下,黃越的本事別人不知道,他再清楚不過了。這人竟然說將他的tu砍斷了,這年輕人應該有多厲害?他怎麼看起來還有些熟悉?

    葉瀧當然也知道黃越的厲害,現在聽葉默這麼說他當然不相信。

    不過很就有人衝進來在他的耳邊報告了外麵的事情,葉瀧看向葉默的臉s立即就變了。可以砍了黃越tu的人絕對是隱門中人。

    葉北榮當然也聽見了來人的報告,眼l出凝重的表情,立即低聲說道:“馬上上報。”

    “哥,怎麼又來這了?”葉菱有些恐懼的看著這個會議廳,早上她就是在這被宣判了死刑,並且還要鞭撻三天,所以一來到這個屋子,她就有一種天生的恐懼感。

    “你是誰?竟然敢如此囂張,你不知道這是葉家嗎?葉菱,你竟然勾結外人來葉家撤野。”葉問啟已經看到了父親的不滿,他首先叫了出來。

    葉默淡漠的掃了一眼葉問啟“你耳朵聾啦,沒聽到葉菱叫我哥。本人葉默,不過不是你們葉家的人。”葉默當然不會承認是葉家的人,無論他是不是葉問天親生的,他都不是葉家的人。

    “你就是葉默?”葉瀧也站了起來,有些吃驚的盯著葉默。他終於明白葉默殺了宋家的宋少文,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事了。就憑借他可以砍斷黃越tu的本事,想要在宋家殺幾個人再逃,實在是太簡單了。

    宋家不是不動他,而是不敢動他。看樣子他的情報比起宋家來,要差的太遠了。

    葉瀧可以明白的事情,葉北榮當然也可以明白。他想不到葉默竟然成長到如此地步。

    葉北榮此時再次冷靜了下來,強壓住內心的震驚,他坐了下來,看了看葉默說道:“你既然是葉默,也是葉家的人,憑什麼要踢子葉家的祠堂大門?”

    “爸,葉默的血我是真的在醫院檢測過了,他根本不是葉家的人。”此時葉問啟立即說道。

    “住口。”葉北榮看著葉問啟斥道。

    葉默冷笑說道:“我當然不是葉家的人,這不用你提醒,我也從來都沒將自己當成葉家的人。今天我留在這還沒有走,是想收一些賬。

    昨天是誰打葉菱了,都給我站出來,不然別怪我斬盡殺絕。我葉默說到做到。”!。

    

Snap Time:2018-01-17 03:39:57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