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四百一十九章不躲避的漁船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不躲避的漁船(求月票)

    看著已經靠近的倒骷髏旗幟的船,寧輕雪失望的放下了繼續控製風帆的企圖,抓起了手的衝鋒槍。

    那艘風帆已經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船上的數十人都直盯盯的看著寧輕雪,那眼神猶如餓狼一般的恐怖。似乎他們根本就沒有看見寧輕雪手的衝鋒槍,而隻是看見了猶如仙子一般的寧輕雪。

    相距還有十幾米的距離,寧輕雪卻聽見了一陣咽吐沫的聲音,她的心沉了下去,她很想開槍,可就算是她一槍一個,也不一定打的完這麼多的海盜。可是一槍一個,那是做夢而已,就算是阻擊步槍給她,也不能一槍一個。

    “天啊,好美的女人,我一定要了……”為首的那個白人男子一聲驚歎,雖然說的是英語,但是寧輕雪卻聽得明明白白。

    “西恩,那是我們首領坐的船,這個女人在這,我怎麼沒有看見首領?”這白人男子旁邊的一名壯漢忽然想起來了他們來尋找這艘船的目的。

    他們是來尋找失蹤的首領的,不是來尋找美女的。但是這個美女太美了,那種東方美女的韻味被她一個人占領了。

    被這一句話提醒,這船上的所有人都醒悟過來,他們在首領的船上沒有看見首領,卻看見了一個美得不像話的女人,這在一望無際的大海麵似乎有些詭異了。

    “她還拿著槍,哈哈……”隨著一聲笑聲,似乎這船上所有的人都沒有將寧輕雪手的衝鋒槍看在眼。

    “放下你的槍,然後上我們的船上來,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一名拿著喇叭的男子對寧輕雪高聲叫喊道。

    寧輕雪對他們說得話都聽得清清楚楚,她的英語不錯,這些話都聽得懂,心也知道如果落在這些人的手該是如何的淒慘。

    寧輕雪忽然發現那名白人首領的手揚了一下,一道白色的亮光帶著尖嘯直接射向了寧輕雪的手腕。

    是飛鏢?寧輕雪立即就反應了過來,可是她卻來不及躲開,隻是那飛鏢還沒有到她的麵前就被一團白光突然擋住,寧輕雪知道又是項鏈擋住了飛鏢,她低頭看見暗淡了不少的項鏈,心大怒。

    她沒想到這個外國鬼子,竟然還使得這麼一手好暗器。不過隨即她就端起衝鋒槍,朝對麵的船上開槍亂掃。

    對麵船上的海盜一個個都是經驗老道,寧輕雪端起槍得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爬了下來,除了一個倒黴的家夥被子彈擊中外,其餘的人都躲了下來。

    因為船邊類似女兒牆的凸起阻攔,寧輕雪這一通掃射隻是打中了一個人,她雖然沒有經曆過海上槍戰,但是也知道她這一通槍可以打出來,是因為那些海盜不想殺她,而是想要活捉她,甚至都沒有將她看在眼。寧輕雪也躲進了船艙,她的帆船依然在快速前進,但是隨著幾聲槍響,她發現她的帆船上的風帆已經倒了下來。

    正在快速前進的帆船突然的停了下來,寧輕雪心湧起了一陣的傷感,她不是因為馬上就要被海盜逼死傷感,而是因為沒有見到葉默而傷感。

    她不怕死,但是就這樣死了她不甘心,連葉默的麵都沒有見到,她還沒有對葉默說過對不起,她還沒有補償過葉默。

    寧輕雪默默的換了一個彈夾,剛才那一通掃射已經將一個彈夾打完了。她總共也隻有兩個彈夾而已。

    銀子默默的擠在寧輕雪的身邊,它似乎可以感受到寧輕雪心的無奈,隻能不時的哀鳴一聲。

    “對麵船上的女人,放下你手的武器,然後走出來,我們保證不會傷害你。如果你再抵抗,我們立即就要將你的船給炸了。”海盜船上傳來了喇叭的傳話。

    寧輕雪抿著嘴唇,從船艙縫隙處伸出衝鋒槍,又是一通掃射,這一次打中了兩人。餘下的人似乎被她激怒了,盡管如此,依然沒有亂槍掃射過來,似乎怕傷害到了寧輕雪。

    兩枚炸彈落在了寧輕雪的帆船上麵,頓時將她的船頭炸出了兩個巨大的窟窿。似乎怕將這船打的怎麼樣了,這些海盜並沒有在整個船上丟炸彈,而是丟了著兩枚炸彈後,又是拿著喇叭進行了一番威脅。

    寧輕雪帶著銀子躲在船艙的一角動也不動,她知道自己最多隻有十發子彈了,如果再來一次掃射,她隻有自殺一條路,一旦沒有子彈,那些海盜肯定是一擁而上。

    她的火球符就算是再厲害,也隻能是殺三個人。

    寧輕雪正焦急的想著應該怎麼辦的時候,忽然她感覺到船身微微一震。寧輕雪下意識的看向船頭,一個不小的黑色鐵錨已經落在了船頭,準確的落在剛才炮彈炸出來的兩個洞穴之上。

    原來這些海盜用炸彈在船頭炸出兩個洞,就是想要拋錨。一條白鋼繩索已經通過這個錨連接到了追來的那艘倒骷髏棋船上,寧輕雪知道,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寧輕雪忽地站起,她端起衝鋒槍要再做最後一次掃射,這次掃射後,她立即跳海,然後在海自殺。

    “銀子,等會我跳海後,你立即飛走,雖然這附近不一定有島嶼,但是總比留在這等死要強的多。”寧輕雪撫摸了一下銀子的羽毛,她有些舍不得這隻鳥兒。

    如果不是銀子一直陪伴她,在這鬼船上呆一分鍾她都感覺到煎熬,可是銀子給了她一些膽量。甚至有銀子的陪伴,她都可以在這修煉。

    銀子明顯的可以聽懂寧輕雪的意思,它一陣的哀鳴。忽然銀子止住了哀鳴,它開始鳴叫起來,並且用嘴拉扯這寧輕雪,似乎讓她看什麼一般。

    寧輕雪下意識的沿著銀子鳴叫的方向看去,她竟然看見了一艘船過來,她明白了銀子的意思,那是讓她上那艘船逃走。

    寧輕雪苦笑了一下,那船的速度很快,她已經看清楚了那是一艘漁船,她將目光收了回來,再次撫摸了一下銀子的羽毛說道:“那隻是一艘漁船而已,開船的人自己都難保了,怎麼可能救我們?”

    那艘想要抓住寧輕雪的骷髏旗船也看見了飛快過來的漁船,立即都拿著槍指著漁船,等著漁船一到射擊範圍,立即就開槍。對待漁船,他們可不會像對待寧輕雪的船那樣。

    他們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對寧輕雪下殺手,一個是因為寧輕雪所在的船隻是他們首領的船,還有一個就是,寧輕雪是一個絕世美女。對於海盜來說,他們追求的隻有兩件事,第一就是金錢,第二就是美女。

    如寧輕雪這種美女,他們不要說見,就是聽都沒有聽說過。可是還有一個讓他們想不通的是,這艘漁船為什麼看見了他們的船不躲避,反而加快速度開了過來。更讓他們想不通的是,在這深海的地方,竟然有漁船。

    ……

    艾頓很遠就看見了他用雷達搜索出來的兩個黑影竟然是那兩艘骷髏旗幟的船,他立即就要將船改變方向,隻是葉默卻止住了他。

    艾頓不知道葉默叫什麼名字,他隻能焦急的叫喊著:“那兩艘船就是我原來說的那兩艘骷髏船,那是海盜船,他們有武器,我們上去隻是找死而已。”

    葉默卻緩緩的走到船頭,然後說道:“你的達芙妮是不是被那船劫走的?”

    艾頓毫不猶豫的說道:“就是他們劫走的,他們殺了‘北瑪號’上麵無數的乘客,然後將上麵的女人全部劫走了,他們是魔鬼,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葉默冷笑:“既然魔鬼將你的達芙妮抓走了,你不去救她,還打算逃走,我看你對達芙妮也不是真心啊。既然這樣,你走吧,我是要過去的看看的。”

    葉默當然是要過去,這一片海域遇見的任何人,他都不會放過,萬一這些人知道寧輕雪的下落,他錯過了,那才叫後悔。

    “不是的,我們去隻是送死而已,我要回去叫人來救達芙妮,不然我死了沒有任何的價值,達芙妮也救不出來。”艾頓見葉默誤會了他,連忙辯解。

    從艾頓的角度來說,葉默不得不佩服他的理智,他說的一點都沒有錯,如果隻是他一個人去了的確是送死。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艾頓,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和我一起去救你的達芙妮,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你現在乘坐你的救生圈逃走。這些海盜我還沒有放在眼,你要選擇卻要快點了,不然的話,我們的船已經靠近那個大船了。”

    艾頓臉色急劇的變化,最後他歎了口氣,就是不相信葉默,現在也來不及了,他們的船離開那兩艘海盜船隻有兩三百米了。就算是他現在跳海,也會落在海盜的眼,最後依然是死路一條,左右都是個死,還不如跟著這個膽大包天的華夏人,死的幹脆點。

    “轟”的一聲,一枚炸彈準確的落在了漁船的邊緣,艾頓感覺到船身一震動,知道完蛋了,這些海盜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開炮了。

    艾頓控製著漁船,想要將漁船開遠一點,他朝船頭的葉默喊道:“你快點進艙,我要換個方向……”

    艾頓剛說完這句話,卻驚駭的發現那個華夏人已經不見了,剛才還站在船頭的那個華夏人,在剛才那一聲炮響之後,竟然不見了。

    (三更送到,求一張月票!)

    ......

    !#

    

    

Snap Time:2018-01-18 02:25:37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