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八十二章雲冰的歎息


    聽了雲冰的話,葉默沉默半晌,沒有說話。{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讀看 看} ~昨天的事情他高估自己了,當時他去隻是找胡邱,但是沒有想到宋少譚也在。而且寧輕雪受傷就是宋少譚手下的人幹的,所以他忍不住將宋少譚給殺了。

    這已經和他的計劃嚴重脫節了,本來殺了宋少譚也沒什麼,他連夜可以離開寧海。但是還有一個沒想到就是,胡邱的身手遠比他預料的厲害,他竟然身受重傷。如果不是雲冰將他帶回來,說不定現在他已經出現在宋家的大院子麵了。

    不要說現在他隻是一個孤家寡人,就算是他有身份背景,一旦進了宋家大院,他也是絕對沒有出來的可能了。

    現在怎麼辦?葉默忽然發現現在他竟然沒有任何辦法。寧海肯定已經被封鎖住了,如果現在他已經是練氣三層,說不定他很容易就能離開寧海,但是他現在隻是練氣二層後期。

    見葉默沉默不語,雲冰以為葉默聽了自己的話,正想開門出去到車看看,葉默的包是不是在。卻不防被葉默一把抓住,雲冰回頭疑惑的看著葉默。

    葉默搖了搖頭說道:“不要下去。”

    葉默之所以讓雲冰不要下去,是因為他發現他的神識經過這一次受傷,已經可以接觸到十二米到十五米的範圍了。他神識掃出去的時候,發現了兩名有點像便衣的人正在下監視著附近來來往往的人,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有關係,但是葉默認為小心點總是好的。

    “為什麼?”雲冰當然不知道下有人監視,她還在奇怪剛才葉默還對那個包很緊張,怎麼突然又有些不在意了。 ~

    葉默不好說自己有神識,隻能說道:“這半夜三更的去車庫拿東西,一個不安全,還有就是容易被人發現而懷疑。”

    雲冰想想葉默說的也有道理,便不再堅持。

    葉默估計既然雲冰都可以想到人是自己殺的,宋家的人肯定也能查到人是他葉默殺的了,看樣子寧海要越早離開越好。{請 記住都市小說www.9pwx.com}經曆了這件事,洛倉是不能去了。

    歎了口氣,葉默心想,這計劃真是趕不上變化啊。他還在想找個地方安頓下來,然後種上‘銀心草’,就單獨去沙漠的,可是現在卻不行了。

    “你去睡覺。”葉默回頭對雲冰說道。

    “你不睡嗎?”雲冰想的卻是家隻有一張床,自己睡了葉默就沒有地方睡了。

    葉默搖了搖頭:“我不困,你先睡好了。”他是真的不困,這個時候,他哪有心思睡覺。既然計劃被打破了,他就要重新製定新的計劃了。

    看了看沒有穿上衣的葉默,雲冰猶豫了半天才說道:“晚上還有好幾個小時,床很大,我們一個人睡一邊。”

    葉默卻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雲冰,他想不到雲冰會說這種話,她看起來不像是那麼開明的人啊。不過怕雲冰多心,點了點頭說道:“好,你睡好了,我就在床上靠一會。”

    他想的是坐在床上修煉也可以的,幾個小時對他來說轉眼就過去了。現在他重傷還沒有徹底的痊愈,不能太大意了。

    葉默坐在那很就進入了修煉狀態,雲冰睡覺卻很是不老實,一點都不像表麵上有些冰冷的她。隻是翻了一個身,她就再次抱住了葉默的一條腿。

    葉默雖然在修煉當中,但是依然能夠感覺到雲冰貼過來的身軀,和胸前的柔軟。不過他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都是一個處男,又是修煉之人,雖然有一些心動,但是立即就拋到一邊,再也不去理睬,繼續自己的修煉。

    ……

    幾個小時過得確實很,葉默依然沉浸在修煉當中。雲冰卻睡得很香,她嘴角微翹,不知道做夢夢見了什麼。

    也許在幾年前那件事發生了後,她就從來沒有睡的如此香過了。她似乎感覺到自己實實在在的抓住了一個依靠一般,沒有以前那樣總是很虛的感覺。所以她的手抱的很緊,絲毫沒有想要放開的意思。

    葉默一個大周天運轉下來,睜開眼睛發現外麵的天色還沒有完全亮起來。又看了看幾乎將頭縮進被子的雲冰,還有完全貼過來的身軀,葉默有些發熱。他有心想要將雲冰的手扳開來,但是雲冰似乎貼的很緊。

    見她睡得很香的樣子,葉默歎了口氣終究沒有再叫醒她,而是繼續進行下一個周天的運行,他估計自己醒來的時候,雲冰也該起來了。

    當葉默再次進入下一個周天運行的時候,雲冰卻醒了過來。她醒過來立即就發現自己摟住的是葉默的腿,嚇得趕緊鬆手。雖然天還沒有完全亮,但是雲冰隻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有一股火辣辣的熱。

    不過她隨即就想起了葉默,他該不會就這樣坐了一晚上?見葉默依然閉著眼睛,似乎睡著了一般,雲冰總算是舒了口氣,幸虧葉默睡著了,不然自己的樣子可是丟死人了。

    隻是回想起來,她感覺抱著葉默睡過去,有一種無擾的寧靜感,讓她很舒暢,沒有擔心和害怕。他身上的味道也很好,甚至讓雲冰從心底泛起一種脫塵的超越來。

    雲冰抬頭看了看葉默依然沉睡的年輕臉龐,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已經三十歲的臉,雖然依然是年輕光滑,但是她的心還是泛起一種苦澀。她忽然感覺到回燕京去見馮榮也許並不是一件好事,有的東西她不敢去想,但是不代表不存在。

    馮榮還是許多年前的他嗎?自己也不是許多年前的雲冰了。自己想去見馮榮,也許隻是問問幾年前他為什麼不告而別,為什麼從來都沒有聯係過她。

    可是現在她忽然覺得這些是多餘的,他記得她又如何,不記得又如何?如果再來一次,他再消失一次呢?這種男人可以依靠?就算是他帶自己去了美國又如何?也許她太想婷婷了。可是就算是她去了燕京,就能夠見到婷婷嗎?

    葉默依然在沉睡,雲冰低頭看了看自己傲人的身體,她想到了那天自己的上身全部被葉默看去的情景,忽然有一種火熱從心底湧起。她開始顫抖,感覺自己有些入魔。趕緊下了床出了房間,倒了一杯涼水喝了下去,這才漸漸的平靜下了。

    再次回到房間的雲冰卻不敢繼續留在床上了,她靜靜的看著葉默,良久才發出了一聲輕不可聞的歎息,她從來都不會想到,她會對葉默動春情。可是她還有理智,她和葉默根本就是兩條平行線上的人。無論是現在還是將來,兩人都不會有交集。

    ……

    雖然經過寧中飛和藍芋再三的勸說,但是寧輕雪就是不願意離開這個小院子。寧中飛和藍芋兩人很是無奈,隻能由得她去,留下了李慕枚暫時陪著寧輕雪,他們卻需要返回渝州了。

    “慕枚,怎麼樣?”寧輕雪心始終掛念著李慕枚說約個記者出來的事情,她很想從記者的口中得知案情的進展,也好知道葉默現在的狀況。

    “我問過了,今天晚上寧海市警察局的記者招待會後,靜雯的一個朋友會過來的。明天我們一起過去就好了,輕雪,其實我覺得這件事對我們有好處,但是去見記者也沒有必要啊。”李慕枚說道。

    寧輕雪當然知道自己想打聽什麼,她卻無法向李慕枚解釋,隻好說道:“畢竟有可能和我有關係,去看看。”

    死的人是宋家的人,李慕枚當然也知道。既然寧輕雪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好阻止。

    (求三江票和推薦票!)

    (感謝飄渺星域、書友0907020 FA、好看沒說的的慷慨打賞,謝謝!感謝4336234的評價票支持,謝謝!)

    C

    

Snap Time:2018-04-23 06:18:42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