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五十四章原始叢林中的悠閑人

  
  雖然方南給了大致的方位,但是因為事隔多年了,方南也記得不大清楚。雖然方南要陪他一起來找,不過葉默知道,這還不知道要多少天才可以找到。況且‘十三太保’才被滅掉,流蛇的利益要重新劃分,方南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所以他沒有讓方南一起來,更何況自己一個人在叢林婸﹞ㄘw還更加一點。
  葉默已經在無邊無際的叢林當中找了三天了,還是沒有找到方南說的埋葬那個喇嘛的地方。倒是遇見了多次的危險,遇見一次野豹,二十幾次各種毒蛇,野狼遇見了兩次。
  方南提供的信息當中,最重要的是兩棵‘萬年青’。幾天下來,葉默不要說兩棵,就是一棵萬年青都沒有看到。
  不過葉默最不缺乏的是耐心,雖然已經是叢林深處了,第四天他還是決定再往媊挐`入的找找看。不過在進去之前,他需要填飽一下肚子。
  葉默一邊烤著一隻野兔,一邊將已經找過的地方整理一下,幾聲清脆的槍響卻打斷了他的思路。葉默剛剛抬起頭,就看見一名三十多歲的彪悍男子踉蹌的跑了過來,手媮晹酗@把三棱軍刺。
  這男子渾身上下幾乎都是傷口,衣服被撕裂的破破爛爛,不過在葉默看來,他身上最重的傷口還是腰部的一槍,雖然這一槍有些貼邊,但是鮮血已經染紅了他的早已不像樣子的衣服。
  葉默看見這男子的同時,這男子也看見了葉默。當時就愣了一下,他也許沒有想到在這個荒山野嶺的原始山林,還有人在悠閑悠閑的烤野兔吃。不過就算是他還在逃亡當中,他饑餓的肚子還是忍不住叫了一下。
  葉默一看見這受傷逃竄的男子,立即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他練功的氣息還有身上的殺氣,和當初自己在蘇靜雯生日晚會上遇見的那個王敘有些類似。
  他們是一夥的,葉默立即就得出了這個結論。這三十多歲的男子和王敘是一夥的,不過他不知道被什麼人追的如此惶惶。正當葉默想著王敘的時候,後麵再次響起了急促的腳步,很三名手堜藒蛜j的男子出現在葉默的眼前。
  這負傷很重的男子歉意的看了葉默一眼,沒有說話。
  三名拿槍的男子見那負傷的男子沒有繼續逃走,都停了下來,看著正在烤野兔的葉默也有些驚訝。畢竟在這樣一個原始叢林媊悒蘤~的烤野兔,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這塊叢林可不安全,就算是要烤東西,也會選擇一個僻靜的地方,而不是在這個四邊都無處可藏的地方。
  現場的五個人都不說話,氣氛竟然一時陷入了僵持,甚至隻有葉默翻烤野兔的響聲和空氣中兔肉的香味。
  三人對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其中那名臉色稍黑的男子出口說道:“這位朋友,這堥S你的事情,你先讓開吧,我們隻想捉住剛才逃過來的那個人。”
  口音竟然有些古怪,葉默有些莫名其妙的盯著這說話的家夥,正想說這地方又不是你家的,我憑什麼要讓的時候,另外一名男子竟然突然提起槍就要對葉默開槍。
  不過他的手指還沒有扣動扳機,幾聲微不可聞的破空而去的聲響打斷了他的動作。三人的眉心全部是一點紅,接著就是大股的鮮血冒了出來,三人同時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盯著葉默,倒了下去。其間最多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葉默不喜歡殺人,但是對他生命有威脅的人,他是從來都不會留情的。手堛瘍K釘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再用槍對著他。
  那名受傷極重的漢子,睜大的眼睛,半天都不敢相信,拿著槍的三個追殺了自己半天的人,竟然如此輕易就被這個烤野兔的人殺了。難怪他敢在這堹N野兔,竟然是這麼逆天的一個存在。
  “野兔好了,要吃點吧。”葉默看了看半天沒有說話的漢子,淡淡一笑說道。他對王敘的觀感不錯,這人八成和王敘有關係,叫他吃點東西也沒有關係。
  “啊,好的,謝謝……我叫郭起,剛才多謝你的救命之恩。”郭起說著一抱拳,臉色恢複了平靜。
  葉默擺擺手笑著說道:“沒什麼,相見就是有緣,我叫葉默。”
  說完將野兔割下一半,從後麵的背包媊悎野X幾株草藥,搓成碎渣撒了上去。郭起看的有些莫名其妙,這看起來好像有點不講究衛生啊。
  雖然弄完了,不過葉默卻並沒有將手堛漸b邊野兔遞給郭起,而是說道:“你過來一下,我幫你看看傷口。”
  聽了葉默的話,再看看葉默的舉動,郭起似乎明白了葉默是在弄草藥幫他療傷,連忙走了過去。
  等郭起走到麵前,葉默抬手就是一掌,擊在郭起受槍傷的傷口對麵。一顆子彈猶如流星一般飛了出來,遠遠的落在一邊。
  郭起甚至都沒有感覺到疼痛,就發現自己腰部的子彈被取出來了。這人怎麼這麼牛?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取彈頭的人。
  似乎沒有看見郭起的驚訝一般,葉默將手堛漸b邊野兔遞了過去,然後又拿出兩株草藥遞給郭起說道:“你先將草藥嚼碎了敷在子彈的傷口上麵。然後吃了這個野兔,應該就沒有事了。”
  說完,葉默再也不管郭起,而是自顧自的啃起另外半邊野兔來。
  郭起卻驚喜的發現,他的傷口不但不疼了,而且還有一種清涼的感覺。這是什麼草藥?效果居然這麼好。頓時葉默在他眼堛漣庤H神秘起來,那已經不僅僅是感激了,還有一種莫名的敬畏。
  一個危機叢叢的原始叢林,他不但悠閑的烤著野兔,還可以隨意就治療了自己的槍傷,甚至連子彈也隻是一巴掌就取出來了。
  此人如此有本事,而且殺死南鬼的特種兵眼皮都不眨一下,肯定不是越國人,是不是可以請他幫忙?郭起的心思一動,立即就說道:“剛才那三個人應該是越國小鬼子,我們小隊因為任務被他們伏擊。除了我突圍到這堙A其餘的有兩位隊友陣亡了,還有三人被困在了一處山洞,我估計現在已經落入他們的手堣F,我現在就是想突圍尋找救援。”
  葉默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他知道郭起的意思,但是他又不是軍人。而且對被幾個南鬼打成這樣的隊伍,葉默心堳頇O不以為然。
  雖然很是不想幫忙,但是葉默對這些越國鬼子的印象卻很差,他一來流蛇就被這些家夥攔路,雖然最後這些家夥都被他殺了,但是他對越國人卻很是厭惡。
  “我雖然很想幫你,不過我還有事情要做,我要在這塈鉹@些東西。”葉默站起來說道,他準備走了。他和郭起根本不認識,剛才也救了他一命了,況且自己還有事情去做。如果是順便,他幫一下忙也無所謂,但是特意去幫忙,他覺得有些麻煩了。
  (看完了記得幫老五投推薦票哦!)
  (感謝我喜歡甘蔗、天山晴雪、某戰士、zhouen1972、羅漢果長眉、寸芒、焚天東皇的慷慨打賞,謝謝!感謝我喜歡甘蔗的更新票支持,謝謝!)
  

Snap Time:2018-10-22 16:07:28  ExecTime: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