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十七章對不起葉默


    寧輕雪從倉庫出來的時候,沒有看到許薇,她知道許薇對她有意見了。肯定認為她是一個很壞的女人,自己很壞嗎?寧輕雪問自己,卻無法得到答案。

    一夜沒睡,第二天起來的時候,許薇已經去上班了。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寧輕雪盯著屋外牆角的一個罐子有些失神,那個罐子葉默經常用來煮一些藥材,難道他就是用那些藥材去步行街擺攤騙人的嗎?

    目光又掃到了葉默放在角落處的一個黑色的馬夾袋,她知道那個馬夾袋麵裝的是葉默的那個小箱子,都是他賣狗皮膏藥用的東西。

    寧輕雪剛剛拎起馬夾袋,院子的門已經被敲響。

    打開院子門,李慕枚已經來了。

    李慕枚眼光掃了掃院子麵,沒有發現葉默,有些奇怪的問道:“葉默呢?”

    “他昨天就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寧輕雪下意識的回答道。

    “哦,我帶了一張卡過來,不管他是不是要,但是總要給點錢給他是不是,畢竟利用了別人這麼久。還有你父母到時候直接去渝州,就不來寧海了,我們去渝州和他們匯合。”李慕枚隨口說道。

    寧輕雪搖了搖頭說道:“哦。給錢就不用了,我已經給了一張五十萬的卡給他了。作為報酬,我想應該夠了。”

    “你從哪來的五十萬?”李慕枚有些詫異的看著寧輕雪問道。

    “當然是從燕京出來的時候帶的,就是上次你幫我辦的。”寧輕雪回答道。

    “啊,那卡是沒有用的,在我們離開燕京的當天就被他們凍結了。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忘了告訴你了。”李慕枚有些無奈的看著寧輕雪說道。

    寧輕雪愣了許久,才喃喃的說道:“沒用的卡?這麼說這段時間一直用的都是他的錢了?難怪他看起來不是很大方,原來是這樣……”

    “輕雪,你說什麼?”李慕枚見寧輕雪有些失神,說話的聲音也不大聽得清楚,連忙問道。

    “我……”寧輕雪忽然想起了什麼,立即轉回去,拿起葉默的那個馬夾袋。取出麵的小藥箱,急切的打開來看了看。

    七八個瓶瓶罐罐,還有一包銀針,身份證,還有她給的那張卡都在。甚至還有幾張各種各樣的符籙,上邊畫的奇形怪狀。最後還有一封沒有寫誰收的信。

    寧輕雪拿著那張卡,手有些顫抖,如果有個地縫可以讓她鑽進去,她會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

    一直以來,她都以為葉默用的是她的錢,甚至還理直氣壯的拿了他兩千塊錢,在這住,在這吃,她一直都是心安理得。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可笑,她用的一直是葉默的錢,可是他怎麼不說一句?

    難怪那天去‘輝煌美食’吃飯,他有些猶猶豫豫,最後付賬的時候,甚至還拿出了些五元十元的零錢,可笑自己還特意點了一瓶兩千多塊錢的酒。

    箱子底下還有一疊單子,寧輕雪拿起那疊單子,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嗡’的一下,她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了起來,差點倒在了地上。

    “輕雪,你怎麼了?”李慕枚連忙扶住了寧輕雪。

    寧輕雪拿起那疊單子,急匆匆的塞入了箱子,回頭對李慕枚說道:“慕枚,你在外麵等我一下。”

    說完,寧輕雪跑進房間,將門“砰”的一下就關上了。

    “輕雪,你怎麼了?你哭了?”李慕枚站在被關上的房門前麵,也有些發呆。她清清楚楚的看見寧輕雪流淚了,在她的記憶,寧輕雪,是從來都不會哭的,哪怕就是再傷心的事情,她都不會去哭。

    可是今天,寧輕雪哭了。

    她怎麼了?

    有什麼事情,讓她傷心了?

    寧輕雪坐在床前,再次打開葉默的箱子,一張張賣血單出現在她的麵前,最近的一張就是那天她同學來吃飯之前幾天的。

    葉默在賣血,可是卻被自己要走了兩千塊錢,還有就是被自己逼迫著去‘輝煌美食’吃了一頓三千多的飯,一頓飯需要他數次賣血的錢才夠啊。

    可是自己卻還在譏笑他越來越小氣,甚至還夥食還越來越差。

    為什麼他從來都沒有在自己的麵前說過一句不滿,是不願還是不屑?這是怎麼樣的一個男人?什麼樣的男人可以這樣做?真的是那個被葉家趕出去又被寧家退婚的廢材?

    如果這個世界最寬闊的是海洋,那麼現在在寧輕雪的眼,葉默的胸懷比海洋更加寬闊無數倍,他竟然是這樣一個男人。可是如今在他的眼,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呢?蠻橫?無情?冷漠?

    “啪嗒……啪嗒……”寧輕雪的淚水猶如斷線了一般,全部落在了手的賣血單上麵,單子上麵的字跡漸漸的模糊。

    也許她要將自己二十二年的淚水一次性的全部落在這,可是她抑製不住自己內心的後悔、自責和傷心。

    “來看一看勒,祖傳的藥方,包治百病。頭痛發燒、外傷內傷、風濕近視……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治不了的……”

    葉默在步行街叫喊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可是他的人卻已經不見。可笑她當時手拿著黃金糕,還盼望著那些城管點趕走這個人。

    可笑嗎?當時他的聲音聽起來真的很可笑,可是現在她隻覺得傷心。也許當時她手的黃金糕就是葉默賣血的錢換來的,可是她手拿著葉默賣血的錢換來的黃金糕,卻偷偷的躲在一邊,邊吃心還在一邊譏笑他的無知和無恥。

    無知嗎?在周蕾和她吃完飯在等著葉默付賬的時候,葉默拿出來的五塊十塊居然讓她感覺有些臉紅。

    這一刻,寧輕雪忽然無比的恨自己。

    “砰砰……”外麵又傳來了幾聲李慕枚敲門的響聲。

    可是寧輕雪卻什麼都沒有聽見,她隻聽見了葉默說的話:“不行,這東西太貴……”

    “……去這家美食樓吃個飯也不過幾千塊錢而已……”這是當時她的回答,幾千塊錢而已,可是幾千塊錢,需要葉默去醫院多少次了?他還是個學生,除了去醫院賣血,他又能從哪弄到錢呢?

    寧輕雪下意識的拿出葉默給她的那兩千塊錢,不過現在隻有幾百塊錢了,一直感覺錢很髒的寧輕雪,第一次撫摸著手的錢,覺得有些心疼。

    原來他一直留在後院的大樹下麵,還有就睡著青石板,是因為沒有錢去外麵住啊。為什麼許薇可以想到他是為了省錢,自己就想不到?

    對不起,葉默……

    (求推薦票哦,推薦票千萬不要消瘦下去啊。想要推薦票和收藏。)

    (感謝麵條站直、LJIN、南宮飄的打賞,謝謝!感謝LJIN的更新票支持,謝謝!,還有甘蔗大家都很想念你哦。)

    

Snap Time:2018-07-18 22:08:35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