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三十三章賣狗皮膏藥的人


    寧輕雪聽著葉默一口一個輕雪,而她自己也挽著葉默的手臂,那一刻,她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經是葉默的妻子了,那種感覺怎麼如此突然?

    她又想起了那天和葉默穿著睡衣讓李慕枚拍照的情景來,她似乎有些入戲的感覺,一想到那天,寧輕雪趕緊將手從葉默的胳膊麵抽了出來,她的心還在怦怦亂跳。每次和葉默接觸在一起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都無法保持那種淡然假裝的神態,而是很自然的喜歡那種感覺。

    葉默身上似乎有一種她想追求的東西,那好像是一種無法言表的寧靜和渴望,但又有些虛無縹緲。吸引她去做那撲火的飛蛾,她隻能不斷的提醒自己,葉默是個什麼樣的人。

    周蕾看著葉默的瀟灑自如,還有寧輕雪的小鳥依人,和她臉色那種淡淡的羞澀,心不由的更是懷疑,難道她真的是愛上葉默,然後兩人因為愛情結婚了,而不是因為別的?

    “走吧。”葉默見周蕾還在走神,他立即說道,對這個喜歡打聽別人隱私的八卦女人,他沒有任何好感。

    三人各懷心事走出小院,離住處不遠的地方是一家比較大的酒樓,叫‘輝煌美食’,這還是一家星級酒樓。寧輕雪不想跑的太遠,就指著‘輝煌美食’對葉默說道:“葉默,我看這家‘輝煌美食’不錯,我們就去這吧。”

    “不行,這東西太貴……”葉默話還沒有說完,寧輕雪就有些發怒了。

    “葉默,你留這麼多錢幹什麼?去這家酒樓吃個飯最多也不過千來塊錢而已,你那張……”寧輕雪不是要愛麵子的人,但是葉默留著五十萬,她同學來了去飯店吃個飯也斤斤計較,雖然這個同學她也看不習慣,畢竟也是一個同學不是。好歹她也是寧家的人,這葉默也太寒磣她了。

    周蕾有些詫異的看著葉默,她還是第一次遇見為了一餐飯如此斤斤計較的人。還是在自己的老婆同學麵前,可是看寧輕雪對他的依戀似乎也不是作假啊。

    見寧輕雪還要說什麼,葉默心雖然很是怒火,但是他不是小雞肚腸之人,知道現在要是發火,估計寧輕雪和他的表演就白費了。而且他很就會離開寧海,實在沒有必要和一個女人計較。

    想到這連忙說道:“好吧,聽你的,今天就去這吃飯。”話是這樣說,但是他心卻是鬱悶異常,他現在口袋隻有三千多塊錢了,這些錢還全部是他賣血來的。盡管那些血不獻出去,也是要白白放掉,但是用自己賣血的錢請一個他不大喜歡的女人吃飯,心卻是不爽。

    葉默已經決定,這次過後,再過幾天,他立即就離開寧海。至於寧輕雪的事情,他已經幫的夠多的了,他要找一個安穩的地方,種植他的‘銀心草’。他現在已經深深的明白,如他這種草根般的人,如果再沒有一定的實力,就是任人魚肉的存在。

    一頓飯還算是盡歡,周蕾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且她看的出來葉默和寧輕雪的消費觀點似乎有些不大一樣。不過從葉默對錢財上麵的斤斤計較來看,她更加有些確定,葉默是真的和寧輕雪在過日子。從葉默付錢用現金,而不是刷卡,她就可以看的出來,葉默似乎過得並不是很富裕。

    最不爽的就是葉默了,這頓飯吃了他三千多塊錢,就是連他身上的五塊十塊都拿出來了。如果不是寧輕雪特意點了一瓶兩千塊錢的紅酒,這頓飯也要不了這麼多。雖然紅酒都被他喝了,但是他還是不爽。

    他知道寧輕雪是故意的,給了一張凍結的卡,還這麼囂張,那一刻葉默差點將卡再次砸給她,讓她自己去取錢了。好吧,我養不起你,我讓的起,難怪別人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寧輕雪不就是這種人嗎。

    吃完飯後,周蕾沒有繼續留下來,而是選擇了告辭。也許是她看見葉默用五塊十塊的付賬,她有些悶的慌吧,這是向她展示自己沒錢還是什麼。

    寧輕雪和葉默回去的時候再也不像來的時候那麼親熱,寧輕雪不想理睬葉默,她感覺今天葉默實在有些丟她的臉,雖然她不在乎這些,但是葉默有卡不刷,反而拿出五塊十塊的來付賬。紅酒確實是她故意點的,但是最後還不是被他一個人喝了。

    葉默也同樣不想說話,晚上一頓飯吃了他三千多,現在他的口袋隻有二十多塊錢了。

    接下來的日子,葉默如果不出去找活幹,他甚至連飯都沒有的吃了。也許他真的要去賣血才可以吃飯了,不過真想讓他去賣血吃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他還沒有混到這麼慘,小藥箱麵還有一百多塊的零碎。雖然自己獻血的價格和別人一樣,但是葉默卻認為他的血肯定比別人的質量要好,這個價格他覺得很虧。

    寧輕雪的感覺最明顯,因為葉默燒的菜越來越簡單,雖然她對吃的不講究,但是對葉默這種小氣之人還是很看不起。

    當天晚上,葉默就背著小醫藥箱出去了,他沒想到在寧輕雪來了以後,讓他提前出去擺夜攤。原本他以為幫那個老人治療了‘紫焦’中毒後,他就不用出來擺攤了,沒想到最後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不過讓葉默失望的是,他在熱鬧繁華的寧渡區步行街擺攤擺了兩天,一個生意都沒有接到。甚至還讓城管趕了一次,這讓他非常的鬱悶。

    寧大葉默已經很少去了,第一不想去看到那個雲冰,第二就是他去寧大已經沒什麼可學的了。本想拿幾顆自己煉製的藥丸給施修的,但是施修卻因為家有事請假了一個星期。

    寧輕雪雖然這幾天基本上不和葉默說話,但是葉默的所作所為還是看在眼。她父親已經打電話給她,告訴她,讓她不要擔心。就是他寧中飛被趕出寧家,他也不會將自己的女兒賣出去,更何況是宋家的那個惡魔。

    父親的話,讓寧輕雪心多少有了一些安慰。而且她的父母已經趕往燕京和寧家攤牌,不管結果如何,後天父母就會來寧海將她帶走。

    寧輕雪看著葉默留在過道一個煮藥的罐子,還有他的那個爐子,心對他的鄙視忽然有些淡漠起來。他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這完全是一筆交易而已,自己給了他五十萬,那錢就是他的了,他願不願意花錢,是他的事情,何必為了這種人失望?

    想通了這一點,寧輕雪心情似乎稍稍好了點。盡管他很小氣,但是畢竟每天還買點菜回來燒飯不是。葉默又背著小箱子出去了,許薇還沒有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許薇和葉默同居的原因,寧輕雪盡量不去麵對許薇,至於出於什麼心理,她卻不清楚,也許為了避免尷尬吧。

    不管真假,畢竟她和葉默現在還算是夫妻,丈夫每天睡在隔壁的那個女人家,就是他們這對夫妻是假的,她也不想麵對那個女人。

    想到後天就要離開這,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回來,寧輕雪莫名的升起一股淡淡的惆悵,她知道這種心情不是因為葉默,而是因為別的原因。寧輕雪第一次走出院子,也許她想看看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天的地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名渡步行街也許是寧渡區晚上最熱鬧的地方了,寧輕雪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步行街。

    熱鬧的燈紅酒綠,各種零食和小玩意到處都是,而且路邊還有許多的小商販擺的地攤。

    一個小攤邊的黃金糕烤的金黃誘人,看起來熱氣騰騰,從來都不吃路邊零食的寧輕雪還是沒有忍受住誘惑,花了兩塊錢買了一塊黃金糕。輕咬一口,有些糯,口感卻很不錯。

    “來看一看勒,祖傳的藥方,包治百病。頭痛發燒、外傷內傷、風濕近視……隻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我治不了的……”這個叫喊的聲音讓寧輕雪差點笑了出來,這人的口氣是什麼病他都能治了。

    寧輕雪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這個賣狗皮膏藥的人,愣住了。這不是葉默嗎?他雖然戴著墨鏡和鴨嘴帽,但是寧輕雪依然一眼就認出來了是他。況且他身邊還有那個標誌性的小箱子,寧輕雪一直不知道那個箱子麵是什麼,現在知道了,原來是一個小藥箱。

    ......

    這是今天的第三更,也是今天最後一更,當然如果在晚上十二點之前推薦總票達到了5500票,老五立即加更哦。現在好像隻差五百票了,哦哦哦……

    (感謝chillonzhou、羅漢果長眉、桃源§天夢的慷慨打賞,感謝

    桃源§天夢的更新票支持,謝謝哦!!!老五現在總榜第十三,隻有一位就可以衝上去了,嘿嘿,加油哦,加油!!!)

    

Snap Time:2018-06-25 23:23:46  ExecTime:0.276